23团十四:八路军和敌人进行两次白刃战,天黑以后顺利突围

到了1942年6月21号(也有回忆录说此战是在7月3号)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久攻不下的日军抛弃了人类的底线,丧心病狂的使用了烈性毒气弹。而我军虽然有了防毒的准备,但是由于没有想到敌人的凶残狠毒,一直坚持在阵地上,导致很多战士深度中毒。

但是即使在如此情况下,我军一连和四连的指战员们仍然坚持奋战,拖了日军很长时间,直到我军第二道防线建成。

一、巷战中的第一次拼刺刀

当戴着防毒面具的日军经过苦战,终于突破了我军外围防线以后,首批冲到村口和围墙附近的敌人,仍然遇到了我军坚决抵抗。虽然最外层的夯土围墙防线已经失守,但是我军早已经打通了院落,在院墙上挖出了射击孔,提前准备好了第二道防线。

当日军冲破围墙以后,我军就以村里的高房大院做为火力支撑点,和敌人进行着巷战。敌我两军都已经杀红了眼,在村里一碰面,立刻就开始了决死的拼杀。

战况最激烈的时候,日军已经占领了大半的东卷子村(东圈子村)主街,一度对我军形成了分割包围之势。在这个危急时候,特派员刘世斌同志振臂一呼:同志们,跟我上!然后不容分说,他立刻第一个持枪冲了出去。我军的一大特色,就是指挥员带头以身作则,这领导冲在最前面,战士们还有什么话说?当时退守第二道防线的一、四连的战士们立刻紧随其后,和敌人打起了白刃战!

狭路相逢勇者胜!当时我们的指战员们虽然疲惫不堪,但是日军这种毫无人性的使用烈性毒气的做法,也已经彻底激怒了我军。战士们人人义愤填膺,拼尽全力也要为战友报仇。他们一个个如同被激怒的猛虎,挺着雪亮的刺刀,向着街口的日军发起了凶猛的冲锋。

在我军的猛攻之下,经过不长时间的拼杀,号称善于白刃战的日军也被我气势所摄,丢下十几具尸体退了回去。我军初步稳定住了村里的局势,勉强算是守住了第二道防线。

二、巷战中的第二次拼刺刀

但是这白刃战中日军失败的一幕,又深深刺激了那个已经陷入疯狂状态的日军大队长。这进攻战打不过八路也就罢了,好歹还有烈性毒气挽回面子。这白刃战被硬生生打退,那皇军的脸又被打得啪啪的了。

这位作战风格“刚猛无比”的日军大队长,马上又陷入了更进一步的癫狂状态,他立刻连打带踢,又组织起了一波人手,再次发动了第二次白刃突击。说真的,小编天刑17算是服了这位陆士培养的招核军官了,你说你为了所谓“皇军”的面子,放着自己的一堆重武器不用,非要跑过来和八路军拼刺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脑子没长熟啊?

而且现在的问题是,他们现在对面的,可不是能任由他们欺负的鱼腩部队,或者是已经被打崩溃放羊了的国军。他们面对的,可是一帮子开了狂暴的“铁军”!我们以前说过了,这个23团一营都是善战的老八路,他们不仅人人都是夜行百里的飞毛腿,也是攻如猛虎的克敌钢刀。队伍里有不少的训练标兵、神枪手、神投手,而且部队组建磨合多年,战友之间都是亲如兄弟的真挚感情。

如今我军剩下的战士们,见到一个个战友倒在日军卑鄙的毒气弹之下,那是人人气得两眼血红,直接进入了暴走的狂怒状态,真的恨不得生生撕了鬼子。

看过《那兔》动画的诸位都知道,当人畜无害的我兔拿起了那菜刀和板砖,进入了狂暴模式的时候,那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节奏。这时候我们的战士正愁没人报复,这小鬼子又冲上来了,那还有什么说的?我军战士们立刻一声怒吼,再次挺起刺刀冲了上去,和对面冲过来的鬼子撞在了一起!

这刺刀战是最勇猛刚烈的,靠的就是一股战无不胜的气势。据拼过刺刀的老兵回忆:

“集体冲锋拼刺刀,根本就没有什么花哨,就是冲上去对准日本鬼子一捅!如果被敌人格挡开就全速从他身边冲过,用刺刀尖划过去或者用枪托砸过去,划不划中或者砸不砸中都不要管了,冲过去就是;如果敌人先出手,就等他的刺刀到了身前,格挡开它然后还一刺刀,或者根本不管他刺过来的刺刀直接反刺过去;我们就是用这样命换命的打法,弥补刺杀技术的不足。”

经过长时间的血战,我军终于再次凭着血腥的刺刀见红,把日军又一次打出了村子!

这里小编天刑17禁不住对天狂吼:还有谁?!古往今来,被烈性毒气杀死了一半人的一支部队,已经完全超过西方三成伤亡就崩溃的一支部队,立刻就和敌人连打两次白刃战,硬生生靠着刺刀突击把敌人挑了回去,古往今来又有几支部队能够做到?

另外请不要忘了,这支部队刚刚进行了160里的行军,然后又挖了一早晨的工事,在还没来得及休息的时候,紧接着就和敌人苦战了整整一天,整整打退了敌人八九次总攻。然后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又被敌人用烈性毒气偷袭!

什么是英勇无畏?什么是钢铁军队?这就是活生生的无敌铁军!这才是杀敌如砍瓜切菜的钢刀部队!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这支部队延续下来的403团1连,在天津战役中仅用三分钟,便突破攻克了敌人重兵设防的民权门,被授予“钢刀连”的荣誉称号!

冀中军区八分区二十三团,不愧是响当当中原猛虎!不愧是实至名归的“钢刀团”!

三、天黑以后的日军火攻

我军和敌人在大街上接连拼了两次刺刀,把敌人打退以后,我们也并不恋战。毕竟在大街上无遮无拦,这热血上头的时候日军会打白刃战,等他们回过味来,那是会调大队炮、掷弹筒和重机枪来的,在这里坚守是白白送死。

因此我军获胜后,立刻转向了几个高房大院,准备继续坚守高房工事。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黑了,我们的弹药再次告急!经过长时间的战斗,我军不仅携带的弹药几乎打光,连陆续从敌人尸体上收集的武器弹药,也几乎消耗殆尽了。

因此当时我军的方针是:敌人不进院子我们就不打枪,如果敌人攻进院子,就向敌人一起扔手榴弹,然后拼刺刀突围。

但是日军也并不傻,他们被我们这两次凶猛的刺刀战打怕了,知道我军绝对不好惹,因此当时鬼子进村以后,并没有立即发动进攻,也不敢草率地到各户去搜索,而是集中的控制了几个高房大院的火力点,在高房之上架起了机枪和掷弹筒,控制了高处,和我军的高房工事对射了起来。而我军苦战一天,这时候弹药已经将近枯竭,这种对射是我军打不起的。

当日军自认为已经压制住了我军的高房工事火力点,一切都做好准备以后,他们就又使出了更加毒辣的招数。日军在我军高房的南院和北院,同时开始焚烧房屋。这些阴毒狠辣的鬼子,又不顾老百姓的死活,直接发起了火攻!

而且我们当时还在望远镜里面看到,日军正借着火势在火堆后面集合,准备发起新一轮的冲锋!这日军是不肯休息,还要打夜战啊!

四、入夜以后的转移

当时在团部指挥的姚国民政委和刘江亭营长一商量,都认为目前情况看来,眼看着村子明显就是守不住了,必须立刻趁敌人的注意力还在我们的高房工事身上的时候,马上开始撤退。

应该说当时我军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要知道当时一连和四连损失较大,每个连只剩下了六七十人,按理说应该先撤。但是他们当时正处在和日军战斗的最前沿,正承受着敌人的火攻和围攻,这时候压根撤不下来。

战斗时候容不得婆婆妈妈,当时团部果断命令,团直属队立刻带二三连,向敌人兵力薄弱的东边突围。而正和敌人对峙的一连和四连,则坚守村内,待大部队突围以后,也立刻转移。

命令下达以后,我军团直属队和二三连立刻开始撤离。不过当时日军也占领了高房,控制着制高点。他们在暗夜之中借着火光,发现我军开始突围以后,立刻枪炮齐鸣,向着我军不停扫射,造成了我们不小的伤亡。不过因为天色已暗,日军只能盲打,命中率并不高,因此我军大多数的指战员都顺利突围。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二十三团的电台,在电台队分队长李丙昌的带领下,连人带机器都完整无缺的突围了出来。这一不为人注意的小细节,是后来23团联系上接应部队,顺利突围的重要因素。

而大部队的顺利突围,也造成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当时日军以为我军已经全部撤离,加上苦战了一天,他们也是伤亡惨重而且疲累不堪的。因此在这以后,日军也停止了预定的夜间进攻。

我军留下来断后的一连和四连,继续悄无声息的隐藏在高房工事之中。在天色完全黑下来,而且日军点燃的大火逐渐熄灭以后,他们也借着夜色的掩护隐蔽出村,最终顺利的突围,并没有受到更大的损失。持续了一整天的东卷子村突围战,到此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致敬英雄,治史铭记!

参考资料

《冀中军区第八军分区第二十三团简史》

《冀中平原的交通战》

《冀中抗战简史》

《冀中人民抗日斗争资料》

《冀中抗日斗争史》

上一篇:岳飞被杀后,他的一支后代逃到韩国,成了开国元勋,如今认祖归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