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不亡家,更换三位皇后,竟使奸雄乖乖做了十二年“忠臣”的天子!

一千七百多年前,中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位著名的皇帝,他的祖上三代都是盖世无敌的大奸雄,后来他登基做了天子,不想他那一生“明断如神”的父亲却给他指派了一位更加奸猾无比的辅政大臣,这位大臣为他扫平四境之内所有的忧患,还的的确确做了十二年“精忠之臣”,直到咽气那一刻,都将自己隐藏多年的“反心”给压回到了嗓子眼里。

可不想大奸雄的儿子继承父业后,居然不出三年时间,就把曾经与之其乐融融的“好皇帝”视作了眼中钉,最后竟一脚踹翻龙椅,打上金銮殿,逼得这位原本“相知相爱”的少年天子退位让贤,最后竟使后世之人只记得这位皇帝在位十五年换了三位皇后而已。

而奸雄之子大胆妄为,做了他父亲想做而不敢做的各种“坏事”后,临到要被天下人推戴做一代崭新天子时,他又像被施了魔法一法,不敢在他父亲生前定的规矩面前越“雷池”一步,最后居然惨死于恐怖的顽疾之下。后来他的胞弟父子又捡了大便宜,父封王,子称帝,终于取代了老东家的花花江山,削平了天下所有割据,成就了一世帝业。

而老东家的那位少年废帝,也活到了新王朝的第十个年头,亡国却没有亡家,一直传承下去居然享祚二百一十四年,历经五个朝代,才彻底被废除帝胄封号,而他家实际坐拥天下才四十六载,你说这样一个王朝,这样一个天子,这样一家弄权乱政却又“似忠似奸”的臣子,在历朝历代当中奇也不奇?

今天小编就来为看官们,讲一讲这位生于三代奸雄之后的少年天子,与他那三代奸雄权臣父子间的恩怨史事。这位天子对于熟悉历史的朋友,抑或并不陌生,他就是三国大魏齐王曹芳,字兰卿。由于魏烈祖明皇帝曹叡没有子嗣,就将曹芳及秦王曹询养在宫中,这是宫闱秘事,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孩的出处。魏明帝青龙三年,也就是曹叡去世前的第五年,曹芳被封为齐王。

魏明帝景初三年正月,曹叡病重,不顾宗亲大臣的非议,将曹芳强行立为皇太子。就在这一天,曹叡咽气驾崩,七岁的曹芳当众即位称帝,并宣布大赦天下。魏明帝明元皇后郭氏被尊为皇太后,大将军曹爽(曹操养子秦真之子,后改曹姓)、太尉司马懿共同辅政。

少帝曹芳下诏言道:“六十岁太尉仲达老先生,尽忠三世,南擒蜀降将孟子度(孟达),西破汉诸葛丞相,东灭燕虏公孙渊,威震海内,功盖华夏,寡人要像周成王对待叔父周公那样,无比尊崇,封仲达公为太傅大人,依旧持节统兵,都督天下诸军如故!”给司马懿升完官,他又封太爷爷曹操的老部下,当年的“关羽克星”征东大将军满宠为太尉。又把当年刘备的心腹大将、蜀汉降臣黄权从镇南大将军晋升为车骑大将军。

少帝正始二年五月,东吴大将朱然率兵围攻魏国襄阳郡樊城,曹芳立马派出司马懿带兵抵挡,东吴吓得连忙退兵,为了加强对东吴的防备,曹芳又将征东大将军王凌晋升为车骑将军。正始三年冬十二月,魏郡地震。

正始四年,少帝曹芳立皇后甄氏,并下诏强行将已故大司马曹真、曹休、征南大将军夏侯尚、太常桓阶、司空陈群、太傅钟繇、车骑将军张郃、左将军徐晃、前将军张辽、右将军乐进、太尉华歆、司徒王朗、骠骑将军曹洪、征西将军夏侯渊、后将军朱灵、文聘、执金吾臧霸、破虏将军李典、立义将军庞德、武猛校尉典韦这些开国老元勋的神位全都摆放到太祖武皇帝曹操的庙庭。这一年冬十二月,倭奴国女王俾弥呼遣使向大魏称臣纳贡。

正始五年,曹芳传诏大将军曹爽率众征伐蜀汉,专门对付蜀汉第一名将姜维,结果被蜀汉大将军费祎击退。这一年,曹芳的兄弟秦王曹询薨逝,鲜卑大首领也向大魏称臣,曹芳将他们迁到昌黎县居住,并设为辽东属国。冬十一月,曹芳把已故尚书令荀攸的神位也放进了太祖庙庭。

正始六年十二月,曹芳下诏命天下的学者开始研究已故司徒王朗所作的《易传》,同时又准许老迈的太傅司马懿乘坐天子的銮舆进殿上朝。正始七年,曹芳又命幽州刺史毌丘俭讨伐高句骊,不久之后,高句骊周边数十国部族全部向大魏乞降。

嘉平元年春正月,自认为功业大成,天下太平,得意非凡的少年天子曹芳前去高平陵祭拜他的先帝老爸曹叡。太傅司马懿为了自己两个儿子的性命和前途,趁少帝外出,立马拿出天子兵符和尚方斩将剑,强行奏请罢免大将军曹爽、爽弟中领军曹羲、武卫将军曹训、散骑常侍曹彦四兄弟的全部官职,只得以侯爵之位归还府第,不得出门。

少帝曹芳怕回不了京师,又不敢立马在先帝陵前召天下兵马勤王,于是答应了司马懿的要求,命有司将曹爽兄弟、黄门张当、尚书丁谧、邓飏、何晏、司隶校尉毕轨、荆州刺史李胜、大司农桓范这些人全部交付廷尉下狱,最后以谋逆不轨之罪,尽皆夷灭三族。曹芳回到京师之后,吓得赶紧要晋升太傅司马懿为丞相,司马懿冷笑着坚拒不受。

嘉平二年,魏国征南大将军王昶强渡长江,突袭东吴,斩获无数而还。嘉平三年,荆州刺史王基、新城太守州泰再度攻吴,捉回降者数千人。司马懿命曹芳将南郡的夷陵县给降兵降将集中居住,以便监视和控制。不久之后,司马懿还不放心二子,又让曹芳任命其弟尚书令司马孚为大司空,以做身后之万全准备。

同年三月,太尉王凌准备废掉曹芳这个窝囊的皇帝,另立五十七岁的曹操庶子楚王曹彪为帝,司马懿得知后,立马带病东征王凌。五月份,王凌兵败自杀,曹彪被赐死。七月,甄皇后驾崩,司马孚被晋升为太尉,没过几天司马懿也薨逝了,按照他的遗命,曹芳任命司马家长子司马师为抚军大将军,录尚书事,总揽一切政事,并把司马懿的神位摆在太祖庙庭最高处,并亲题了“功高爵尊”四个大字,曹操若泉下有知,不知会不会冷笑。

嘉平四年,曹芳又继立张氏为皇后,并传诏征南大将军王昶、征东将军胡遵、镇南将军毌丘俭三路大军伐吴,东吴大将军、太傅诸葛恪(诸葛亮大侄子)挥兵拒战,魏军诸路人马惨败,曹芳只好命他们退兵。

嘉平五年,诸葛恪又率吴军围攻魏国合肥新城,曹芳吓得赶紧命太尉司马孚带兵抵挡,诸葛恪这才退兵。同年八月,西平郡中郎将郭脩被蜀汉姜维活捉,结果在宴会上竟将蜀汉大将军费祎一刀扎死。

曹芳闻讯感动得大哭,当着群臣百官的面将已壮烈牺牲的无名小将郭脩,比作战国时的大刺客聂政、汉朝时击杀楼兰王的介子傅,并以“杀身成仁、释生取义”八个大字相赠,追封其为长乐乡侯,食邑一千户,谥号“威侯”。

他的儿子也被授予奉车都尉一职,并承袭世爵,赐银千两,绢千匹,在全天下大加褒扬。他内心肯定是在想,要是寡人能再得到这样一位不怕死的勇士,前去击杀司马氏叔侄,来拯救我大魏就好了。

不久之后,中书令李丰和皇后之父光禄大夫张缉想要废杀司马师,他们共推宗亲太常大人夏侯玄为大将军,准备向司马家夺权,结果被发觉,这些人全族都被诛杀。张皇后也因此被废,曹芳又立了夫人王氏为皇后。

到九月份的时候,天干物燥,已做了大将军的司马懿长子司马师脾气相当不好,就想将少帝曹芳彻底废掉,并直接找到郭太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太后也没办法,就下旨道:“皇帝阿芳已经长大,却不亲自处理万方机务,而沉湎于内宫女眷,三次废立皇后,千古未有,致使后宫不安,倡优日盛,且阿芳恭孝日亏,悖逆狂傲,简直没法再承受天绪,奉祀宗庙,如今哀家命太尉高柔老先生拿着我的诏命,前往太祖武皇帝宗庙报告,将阿芳遣还齐王藩邸,以避皇位!”当天少帝曹芳就被废掉了帝位,年仅二十三岁。

不久,郭太后又下旨将魏世祖文皇帝曹丕之子,东海王曹霖的儿子高贵乡公曹髦迎进宫,立为魏明帝曹叡的嗣君。西晋代魏建国之后,曹芳被削去王爵,降为邵陵县公,和蜀汉后主刘禅的安乐县公是同一个等级待遇,而他竟活到了晋武帝司马炎泰始十年,终年四十三岁。

而曹家的天下,从魏武帝曹操开基,魏文帝曹丕强行代汉建国,到魏元皇曹奂禅位给晋王司马炎,后被降封为陈留王(最早汉献帝刘协也是陈留王),一直经历了西晋、东晋、刘宋王朝,到南齐萧道成称帝才被彻底废除,享国竟达二百一十四百之久。

魏帝曹芳在位期间,其实也并无大的过错,司马懿老先生发动高平陵兵变时,都没想过要废掉魏明帝亲自托孤给他的少帝曹芳,而司马师居然敢将自己老爹辅佐了整整十二年的宝贝皇帝给直接废掉,不得不说这家伙,确实厉害!

接下来小编就来给大家讲一讲这个凶狠的司马懿长子是何许人物,西晋世宗景皇帝司马师,字子元,是太祖宣皇帝司马懿的长子,他年轻时儒雅有风采,性格沉毅,胸怀大略,在士族之中流有美誉,和当时的夏侯玄、何晏两大才子帅哥齐名。何晏常说,司马子元是能够成就天下霸业的英雄俊才!

魏明帝曹叡景初年间,司马师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多年后官至中护军一职,他选用官员,只看功劳,从来没有私情。他的妈妈宣穆皇后(替司马懿亲手斩杀晒书婢女的张春华)去世的时候,他整天都在家中居丧,因此恭孝之名传扬于天下。

宣王司马懿将要诛杀曹爽兄弟的时候,只和长子司马师深谋秘策,每天都单独与老爸潜画阴谋,就连二弟司马昭也不可以知道,可见老奸巨猾的司马懿有多阴险、谨慎、善于隐忍和谋划。等到要发动兵变的前一天,才通知司马昭,这天晚上司马师睡得像猪一样,直打呼噜,一点害怕也没有,而司马昭却翻来覆去,不能安席。

天亮之后,司马懿将所有的亲兵和死士都招集到司马门,在京师洛阳内外进行戒严,司马师总领各处兵马,安排得非常严谨,司马懿见了,赞叹道:“这个儿子可以大用了!”起初,司马师替老爸瞒着曹家偷偷养了三千死士,都散放在民间,到关键时刻,振臂一呼,一朝云集,天下众人都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等到曹爽一党被全部斩杀,司马师论功被封为长平乡侯,食邑一千户,又晋升为了卫将军。司马懿去世的时候,朝野天下之人都议论说:“司马懿是商朝开国元勋伊尹,司马昭就是继续主掌殷商朝政的伊尹之子贤相伊陟”,而当时人们完全没有把次子司马昭当一回事。

魏少帝只好任命司马师为抚军大将军进行辅政,嘉平四年又晋升为大将军,加侍中大臣、持节大臣、都督中外诸路兵马、录尚书事,司马师上任之后,立马命令朝廷百官向他举荐贤才,并抚恤天下的孤寡穷人,梳理好大魏开国以来所有废滞的政务。

这样和他老爸司马懿完全不一样的,高强度的工作作风,也导致他积劳成疾,突生眼疾,一边眼袋下长起了一颗又疼又痒的瘤子,但是他却毫不在意,每天强行撑起全天下的军国重事,让大魏王朝压得东西两边的吴蜀两国大气都不敢出,国内四境之中的反臣逆党也统统不敢作声。

一时间,像诸葛诞、毌丘俭、王昶、陈泰、胡遵、王基、州泰、邓艾、石苞、卢毓、李丰、傅嘏、虞松、钟会、夏侯玄、王肃、陈本、孟康、赵酆、张缉等等这样的大贤大才都云集在了朝廷之中,而一扫了魏明帝在位时起的人才断层,他对四海倾注了无限的热忱,才使得魏国朝野肃然,中原出现了自三国鼎立以来,不再有蜀汉诸葛亮骚扰边境之后,前所未有的安定。

当时甚至就有人提出“请改易制度”,也就是请司马师登基称帝,司马师答道:“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自非军事,不得妄有改易!”也就是说我只想做个无知无识,顺应帝运天命之人,我从来除了军事打仗,其他一概不管,你们也不要再妄议改朝换代了!

魏少帝嘉平五年,东吴太傅带兵北上,攻打合肥新城,魏国朝臣们商议说要派兵分驻淮泗一线各个水口要塞,来防备东吴,司马师冷笑道:“诸葛恪比他爸爸诸葛瑾、叔父诸葛亮差远了,他在东吴新官上任,成为幼主的辅政大臣,想侥幸立马建立天大的功勋,所以集中了东吴全部的兵力攻打合肥,就是想一下子吃掉我大魏淮南之地,然后就可以吞掉青、徐两州,直接威胁我京师洛阳,这样的话,他哪里还会分兵到处袭扰各处水口,且东吴的兵力也是有限的,我们根本不用惧所他们,叫合肥守将死守待援就可以了!”

后来诸葛恪果然只是全力攻打合肥,就连他叔父在祁山惯用的疑兵之计都没有用上,完全如司马师所料,结果就成了魏军围点打援的靶心了。司马师则派出镇东大将军毌丘俭、扬州刺史文钦与诸葛恪先行交战。

毌丘俭、文钦多次要求决战,司马师冷笑道:“诸葛恪卷甲深入,投兵死地,一开始他们的士气是无法抵挡的,我们再等一等!”于是就命诸将在周围筑起高垒,来虚耗诸葛恪的锐气。相持了数月,东吴已是疲敝不堪,军马死伤过半,司马师立马命令文钦带着数千最精锐的武士埋伏在东吴退兵的必经之路上,又叫毌丘俭率领全军正面猛攻,诸葛恪大惧退兵,结果在回去的路上遇到文钦的伏兵,惨败无余,被斩首数万级。

司马师因此“一战封神”,魏少帝曹芳吓得整天都躲在后宫沉溺于酒色,并且任由魏国宗亲大臣与司马师叫板争斗,司马师再也看不下去,觉得曹芳并不是一条好汉,做人极不痛快,于是找到郭太后,直接将他废黜,并狠狠地打击了反对他的曹魏宗亲。

不久便将高贵乡公曹髦扶上了皇位,并改元为“正元”元年。这个曹芳,就连司马懿在兵变之时都没有被废,司马师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他即位十五年后将其踹下龙椅,不得不说司马师的风格确实比他父亲老仲达要狠辣得多了。

当时中书令李丰,光禄大夫张缉、黄门监苏铄、永宁署令乐敦、冗从仆射刘宝贤等人都想帮着曹芳推翻司马师,让太常夏侯玄来主持国政。司马师得知之后,立马命自己的心腹舍人王羡驾车去接李丰来见他。

李丰吓得赶紧跟王羡来到司马师面前,可却忍受不了司马师当面的责骂,于是口出恶言百般顶撞,司马师震怒,立马派出军中勇士用刀环将李相活活敲破头颅至死,接着逮捕了夏侯玄、张缉等人,都诛灭了其三族。不久又逼着皇帝废皇后张氏,曹芳当时不肯接受这样的安排,司马师便召集群臣商议对策,他流着泪说道:“皇帝这样对孤,可现在太后也听孤的,你们这些人该知道如何报效王室吗?”

群臣都说道:“那就像伊尹流放放甲,霍光废黜昌邑王刘贺那样吧!只要能安定社稷,扫清四海,大将军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臣等唯命是从!”司马师冷笑着答道:“诸君这样看得起孤,孤安敢避之?”

于是集合所有的公卿大臣上奏郭太后言道:“天子阿芳每天都和优伶郭怀、袁信等人裸身嬉戏,又在广望观下宠幸辽东妖妇,路边行人没有不掩目唾骂的,清商县令令狐景向天子进谏,也被他用烙铁炙烤,太后的妈妈郃阳君杜老夫人去世,天子欢纵自若,太后在北宫斩杀他的爱姬张美人,他心中大为怨恨,清商县丞庞熙多次进谏,他一怒之下将其罢免,朝臣每次将奏疏送进宫中,他看都不看,太后要他到式乾殿讲学,他也不愿意,那么臣请依照汉朝大将军霍光的做法,收皇帝玺绶,让他归位齐藩。”

这一天,群臣商议再立曹家哪位宗亲为帝,司马师说道:“彭城王曹据,是太祖武皇帝的儿子,国赖长君,可以即位!”郭太后却冷笑道:“哀家是烈祖明皇帝的继室,世祖文皇帝的儿媳,现在是太后娘娘,要是一个叔辈做了皇帝,按昭穆之序,那哀家算什么了?如果叔父称帝了,明皇帝不就绝嗣了吗?东海定王曹霖是明皇帝的亲弟弟,他的儿子曹髦可以过继来做烈祖先帝嗣君吧!”

司马师表面百般不愿意,内心却认为这样一个孩子更易控制,就顺从了郭太后的意思,可当“熊孩子”曹髦来到京师举行登基大典的时候,司马师将天子玺绶递给他的时候,这位人如其封号一样高贵的嗣君,手都懒得动一下去从“乱臣贼子”手中接过天子之宝,他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散发着高贵天子的气度,司马师见了之后大为忧患。

等到大朝会的时候,司马师又想教训这位新天子一番,还搬出了自己从老爸司马懿那学来的易经之说,高贵乡公不等他说完,就直截了当下诏言道:“让大将军司马昭登上相国之位,增食邑九千户,进号天下兵马大都督,假黄钺,入朝不趋,奏事不名,剑履上殿,再赐钱五百万铢,帛五千匹,以彰元勋!”这番“逆操作”吓得司马师固辞相国之位,不过这位高贵天子最后还是死在于司马兄弟之手。

正元二年,镇东大将军毌丘俭、扬州刺史文钦看不惯司马师所为,举兵反叛,并假传郭太后懿旨,传檄天下,要求四方各郡国同时起兵勤王清君侧,同时又把自己儿子送到东吴做人质,以求外援。毌丘俭、文钦率兵六万渡淮西进,准备攻打京师洛阳,司马师立马召集公卿商议对策,朝臣们多说派遣诸将领各路兵马一齐讨伐,只有中书侍郎钟会劝他自行征剿才是万全。

司马师也很害怕军队交到别人手中不安全,于是亲自统中军步骑十余万东征,由于进军神速,淮南叛军史招、李绩先后前来投降,毌丘俭、文钦吓得躲进了项城,司马师又拿出当年对付东吴诸葛恪的办法,在敌城外筑起深壁高垒,进行残酷的围困,以等待天下兵马的云集。

这时那些左右摇摆的将领又个个想要请战攻城,司马师冷笑道:“淮南将士本无反志,只是毌丘俭、文钦非要带着他们作乱,你们看史招、李绩这么快就跑来投降就应该明白,他们也很快会从内部瓦解的,只不过如此自知必败,却还要困兽思斗,速战强攻只会让他们更加团结齐心,那样我们就算赢了,也会损伤惨重,我们现在只要困住他们,时间一长,就能不战而克也!”

说完这些,司马师又派诸葛诞带着豫州兵马攻打他们的大本营寿春,征东将军胡遵带青、徐两州人马跑到谯、宋两郡之间,切断他们的归路,而他自己屯兵汝阳,作为后援,接着又遣兖州刺史邓艾带领泰山诸军进驻乐嘉,示弱以诱敌出战,结果文钦真的出城攻击邓艾,却正中司马师埋伏,一战惨败,要不是文钦十八岁的儿子文鸯武功高得出奇,勇冠三军,保护老爹杀出重围,文钦恐怕早就被擒斩于阵前了。

可这个文鸯却不肯甘心逃跑,还对他爸爸说道:“听说司马师用兵比他爸爸司马懿还要厉害,不先折其势,不得去也!”说完,非要带着麾下骁骑十余人反向冲锋,将司马大军杀得大败,人人见了他无不摧锋坠马,所向皆披靡。

司马师见了,惊叹道:“真勇将也!”于是命左长史司马琏带骁骑八千人猛追,又叫将军乐林带步兵紧跟其后,跑到沙阳的时候再次大破文钦兵马,敌兵基本全都弃戈投降,文钦还是在儿子的保护下退入了项城,后来毌丘俭实在扛不住司马家的攻势,大半夜弃众南逃,在安风津被当地都尉所捉,最后斩首传至京师示众,而文钦父子逃入了东吴,淮南之乱就这样被司马师所平定(文鸯后来又在诸葛诞之乱的时候投降了司马昭)。

打这一仗的时候,司马师的目瘤越长越大,他就叫来太医给他割破来,当时文鸯反向冲锋的时候,他竟受到惊吓,目瘤把眼珠子都给从创口挤了出来,为了不使麾下六军产生恐惧,司马师居然强忍剧痛,将眼珠又塞入了眼眶,并拿布蒙住创口,然后立于大军之前,鼓舞士气,他痛得将身上的被褥都咬得粉碎了,可左右之人都不知道,后来叛乱平定,他也病入膏肓,就赶紧让他弟弟司马昭前来总领诸军。

最后,司马师驾崩于许昌,时年四十八岁,魏天子曹髦亲自为他戴孝举丧,最后赐谥号“忠武”,后来司马昭封为晋王,便追尊其兄为景王,由于司马师无子嗣,司马昭为了报答他的哥哥,还将自己的次子司马攸过继给他承嗣续后。

后来司马昭将死,准备立储,还假惺惺要将王位归还给“兄子”司马攸,结果识趣的大臣谋士们异口同声坚持扶立其长子司马炎为王,这样才使得这位“奸诈类其父”的“老弟”瞑目于九泉,后来司马炎称帝建立西晋王朝,他同父同母的“堂弟”司马攸被立马封为了与曹芳一样的爵位——大晋齐王,而他那废齐王芳的大伯司马师也被追尊为西晋世宗景皇帝。

上一篇:僧人不吃荤吗?“荤”并不是肉!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