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死后,最受宠的五姨太每天浓妆艳抹,却将东北沦陷推迟三年

1900年,八国联军悍然发动侵华战争。作为中国的邻国,沙俄不仅派兵加入联军,走海路登陆天津,进而直取北京。与此同时,沙俄还在远东集结20万兵力,准备一战占领整个东三省。

就这样,俄军渡过乌苏里江,大举南下,而黑龙江自然首当其冲。虽然经过奋勇抵抗,但清军依然寡不敌众。黑龙江将军寿山见大势已去,国土不保,于是愤而吞金自尽,年仅41岁。而此时,他的小女儿寿懿才仅仅只有3岁。寿山,虽然是满人,但却是抗清名将袁崇焕的后裔,传到他这一辈,已经有八世了。

寿山有一个外室,名叫王松岩,生下小女儿寿懿。寿山死后,寿懿母子饱受主母和兄长的歧视。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刚强的王松岩二话不说,直接带着女儿就回了奉天的娘家。此后,寿懿随母改姓为王,视为王雅君。

为了让寿懿能够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王松岩重操旧业,在一个戏班子登台演唱,供女儿上学。而寿懿也很有出息,她刻苦读书从而知书达理、品学兼优,是当时少有的知识女性。

1917年,她在奉天省立女子师范学院毕业,并作为毕业生代表宣读答谢词。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她,很快就受到正在台下作为嘉宾的东北大帅——张作霖的注意。典礼结束后,张作霖立即向寿懿提亲,并将之纳为自己的五姨太。

一个知识女性,却为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大军阀做小,在世人看来这是十分可惜的。然而即便如此,寿懿却出人意料的,做出了不凡的业绩。

对于张作霖来说,娶一个知识分子,实在是倍有面子的事情。与此同时,寿懿在日常生活中所表现出的干练,也让他惊讶和佩服不已。

一次,张作霖带寿懿去驻地视察。到了军营,数千士兵列队迎接。按照惯例,张作霖对士兵们做了训话。由于张作霖没读过什么书,还当过土匪,其言语自然是粗俗不堪,“妈拉个巴子”不绝于口。讲到最后,张作霖突发奇想,竟让寿懿也给士兵们说几句。

面对数千持枪士兵,寿懿毫不怯场,大大方方地赞扬张作霖如果体恤士兵,还说要给官兵们赏赐。寿懿短短几句话,激起士兵们的齐声喝彩。她大方的发言,为张作霖的鸡头续了个豹尾,也让他挣足了面子。

张作霖先后有6个夫人,8个儿子和6个女儿。为了约束家庭主要成员,他严令妻妾不得干政,也不许请托以及安插亲信。但这条规矩,对于寿懿却是个例外。

一次在营口,寿懿发现一个叫栾贵田的人颇会算账,于是将他举荐给张作霖。而张作霖二话不说,就将栾调往奉天,担任军需处长。

还有一次,张作霖检阅部队,发现队伍中有个矮个子士兵。于是他大怒道:“妈拉个巴子,这个小不点是怎么进入部队的?”正当张作霖准备责问时,有人告诉他:此人是寿夫人举荐的。谁知张作霖的态度立即来了个180°的大转弯,转口夸赞道:

“你有很有精神,做个班长吧!”

元配赵春桂去世后,凡是需要夫人出面的场合,张作霖都会带寿懿出席,即使她的年纪在当时众多姨太太中是最小的。除此以外,张府的大小事务,张作霖也将之交给寿懿打理。

然而要管好张作霖的一大家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时,张作霖的事业发展到了顶峰,在北京就任海陆军大元帅,长期驻留北京和天津。因此大本营奉天的事务,都交由寿夫人处理。然而寿夫人持家有方,将张府上下管理得井井有条,张作霖的儿女、妻妾都对她佩服备至、言听计从。而仆人,也为寿夫人的宽厚和公平所折服。

1918年,张作霖曾特意为寿懿修建了一座独立小楼,同时又先后在和平区和沈河区修建了两栋别墅,只差没有给寿懿建一座金屋。这种待遇,是其他妻妾所难以望其项背的。然而寿懿情商颇高,她没有将这些房产独吞,而是将其他夫人所生的5个女儿邀来住在自己公馆的二楼。而她则带着自己所生的四个儿子——森、学俊、学英、学铨住在一楼。后来,女儿们陆续出嫁了,她才与儿子们住到楼上来。

除了治家有方,寿懿还御夫有术。1923年,有人给张作霖介绍了一个戏子,名叫马岳清。算命先生给她看了相后,认为马岳清贵不可言,是旺夫相。一向迷信的张作霖听闻此事后非常高兴,但是要将其纳为外室,却着手有些踟蹰。

此时的张作霖已经年过五旬,他担心自己再纳妾,寿懿恐怕会不高兴,还会落个老不羞的名声。

然而张作霖的想法,哪瞒得过寿懿的眼睛。她得知消息后,立即登门拜访马岳清,并将她迎入府中,暂时以丫鬟名义处之,并提供条件,让张作霖与马岳清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张作霖成功入关、大获全胜。而就在此时,马岳清刚好产下一女。因此,马岳清愈发为张作霖所看重。于是,庆功宴办成了正名宴,马岳清成为了张作霖的六姨太。

从现代的角度看,寿懿的不骄不妒以及“成人之美”,着实令人作呕。但从寿懿自身的角度看,实际是巩固自己地位的妙招。她很清楚,在张作霖的世界里,娶一个美人,就像是添了一件锦袍,加一餐美味佳肴,对自己并无实际性的威胁。

或许相比于爱情,寿懿更重视的是自己的事业。她清楚地明白,张作霖可以舍弃所有的妻妾,但唯独不可能舍弃她。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正所谓盛极必衰,就当张作霖的事业到达顶峰之时,厄运却随之而来。

首先在1928年4月,蒋介石发动“二次北伐”,奉军一触即溃,主力受到重创。因此,张作霖有了退出华北,据守东北之意。而与此同时,张作霖与他的后台——日本人也闹僵了。

为了成为东北的土霸王,张作霖曾与日本深度合作,出卖了不少利权。虽然卖国,但是张作霖卖得也有底线。对于日本人在东北修筑铁路、派遣移民、购买房屋等事宜,张作霖始终不肯松口。

奉军战败后,日本决定趁火打劫。1928年5月17日,日本驻华公使芳泽亲自出面,要求张作霖立即同意日本在东北修筑“满蒙五路”,并允许日本人在东北置办房屋。对于日方的无理要求,张作霖自然是不愿意的。由于话不投机,张作霖勃然大怒,他将自己手中的翡翠烟斗扔在地上,指着日寇大骂:

“岂有此理,他妈拉个巴子的。”

日方见文攻不成,于是决定以武力取之。日本关东军图穷匕见,威胁张作霖,如果再不肯就范,日军将会解除奉军的武装。

正当张作霖准备离开北京时,芳泽又带着条约来到府上,非要张作霖签字,要求他履行日方帮助他镇压郭松龄起义时签订的《日张密约》。然而张作霖却梗着脖子说:

“我不能出卖东北,以免后代骂我张作霖是卖国贼。我什么都不怕,我这个臭皮囊早就不打算要了!”

面对怒气冲冲的芳泽,张作霖依然选择拂袖而去。就这样,穷凶极恶的关东军,决定直接除掉张作霖。

此时的张作霖,已经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因此,他将自己的“福星”马岳清带到了身边。然而这一次,马岳清没有给张作霖带来好运。

1928年6月4日6点,张作霖的专车开到皇姑屯时,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四中队长东宫铁男大尉按下了电钮。只听“轰”一声,200公斤烈性黄色炸药瞬间起爆。根据当时新闻报道,有20人被炸死,53人被炸伤。

当时,张作霖并未被当场炸死,但已被炸断一臂,身受重伤。在场的奉军官兵赶紧拦下一辆婚车,将新娘强行赶走,并将大帅塞入车内,运回了沈阳大帅府。虽然经过救治,但是由于张作霖伤势过重,还是于上午9点30分死去。临终前,张作霖嘱咐寿懿:

“我受伤太重,恐怕不行啦,叫小六子(张学良)快回沈阳,好好干吧!”

张作霖死后,张府乱作一团。此时的张学良,正在滦州前线指挥战斗,可谓群龙无首。张府内没有见过世面的几个夫人和少爷小姐们惊慌失措,除了哭泣世面都做不到。

正所谓虎父无犬女,作为将门之后,寿懿展现出过人的镇定。她清楚地意识到,关东军所忌惮的,唯有张作霖、张学良两个人。若关东军发现张作霖已死,他们必然会突入奉天,进而鲸吞东三省。如今张学良未归,决不能将张作霖已死的消息泄露出去。

于是,寿夫人当机立断,做了三方面准备。

首先,寿夫人秘不发丧,张府上下皆不准哭丧,更不准穿着素服。在此期间,寿夫人以身作则,不仅滴泪不流,而且每天浓妆艳抹,一如往常。而张府依然歌舞升平,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每天,张府都照常为张作霖做饭,医官每天都要入府诊治。

其次,寿夫人派人请来奉天省省长刘尚清、省军署参谋长臧士毅。在寿懿的命令下,他们对外公布消息:

“主座由京回奉,路经皇姑屯东南满铁路时,桥梁发生爆炸事故,伤数人,主座亦身受微伤,但精神尚好。”

此外,《东三省公报》《奉天民报》也陆续刊登新闻,表明张作霖现在十分平安,即将康复。同时,“京奉铁路昼夜不停,奉军主力已经大部返回奉天”。

这些真真假假的消息控制着东北的舆论,也让关东军摸不清虚实,更不敢下手。

最后,寿懿秘电张学良,要他立即返回奉天,主持大局。

然而即便如此,关东军依然不死心,仍然派出大量密探,想解开张作霖的生死之谜。对于日本人的图谋,寿懿心知肚明,因此她必须严防死守。

一天,日本领事内田的夫人突然到达张府,说是要和“好闺蜜”寿夫人一起聊聊天。内田夫人来得非常突然,而此时寿懿正为张作霖的死悲伤不已。然而听闻日本人进入张府,寿懿却立即收起戚容,命令丫鬟给自己梳洗打扮。很快,身穿平日艳丽华服、满门春风的寿夫人走进客厅,连声向内田夫人道歉:

“大帅遇险受到惊吓,我刚刚安置他睡下。”

随后,她命副官开了一瓶香槟,与内田夫人共庆大帅脱险。此时,寿懿还故意命令下人在楼上放留声机,营造出一种快乐安恬的气氛。

寿懿的泰然自若,成功掩盖了张作霖未死的事实,使日本人深信张作霖还活着。虽然关东军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样,寿懿整整忍受了13天的煎熬,终于等到了张学良的归来。张学良得知父亲被炸死的消息后,立即化妆成普通士兵,瞒过了关东军的重重盘查,躲过了日本特务的刺杀,终于回到了奉天。

6月21日,张学良正式发布了张作霖的死讯,关东军听闻后大呼上当,但也只能徒呼奈何。关东军炸死张作霖,不仅没能夺取东北,反而让张学良下定了改旗易帜的决心。1929年1月,张学良降下五色旗,升起了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归顺南京国民政府。中国在分裂多年后,终于实现了形式上的统一。关东军,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可以说,寿懿以她的智勇,整整将东北沦陷推迟了三年。

然而到了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突然发动袭击,迅速攻占了奉天以及大帅府。虽然寿懿有勇有谋、长袖善舞,但却无法应对武装到牙齿、穷凶极恶的关东军。于是在沈阳沦陷后不久,寿懿便带着两个儿子秘密前往北平,和张学良会了面。

故乡的沦陷,让寿懿悲痛欲绝。此时,她的母亲王松岩还在沈阳。因此她迫切希望中国军队能打回东北,收复故土,让骨肉不再分离。然而可悲的是,直到抗战胜利,寿懿也没能和老母再见一面。

寿懿守寡时,才刚刚30岁,然而她已经不准备另嫁他人。而23岁的马岳清,也自愿跟随在她身边。两人从此形影不离,成为异姓姐妹,一同由青丝熬到了白发。

此后,寿懿、马岳清一直居住在天津,一直等到了日本的投降。此时,在美国学习航空技术的长子——张学森回到了天津,在警备司令部任职,寿夫人从此有了新的依靠。

而在审判中,炸死张作霖的主谋也终于伏法。策划皇姑屯时间的河本大作被关押在太原的监狱。到了1953年,他病死在了那里。而按动电钮的东宫铁男大尉,也早就在侵华战争中被中国军队击毙。这是侵略者应有的下场。

天津解放后,寿懿、马岳清又跟随着三个儿子一同去了台湾。虽然,寿懿与幽禁在阳明山的张学良近在咫尺,但始终没有相见的机会。她多次向台湾当局想写,请求和张学良见一面。但是直到1959年,寿懿的愿望才得以实现。

当时,已经进入暮年的张学良正以养兰花打发着余年的光阴。寿夫人,是张学良难得见到的故乡人。每个月,寿夫人都会带着一家人和张学良、赵一荻一起聚餐,不断地诉说着当年大帅府的往事。有时,寿夫人还会亲手烹制东北菜,给张学良送去。

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光,寿夫人依然有一件牵挂的事,那就是张学良和赵一荻的婚姻问题。张学良和红粉知己赵一荻已经相伴三十年,却一直没有名分。出于对赵四小姐的关爱以及敬佩,寿夫人一再鼓励和催促他们结婚。

到了1964年7月,在台北杭州南路的一座私宅内,51岁的赵一荻和64岁的张学良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场的宾客,只有十多人,他们有宋美龄、张群等达官显贵。而74岁的寿夫人,是他们的主婚人。

当年风华绝代、力保东北不失的寿夫人已经身染重疾。张学良和赵一荻的成婚,让她了结了最后一件尘世。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看到张学良重获自由的一天啊!

然而时间不等人,寿夫人的病情逐渐加重,甚至到了不能下地行走的地步。1965年1月,她没能挺过台北的寒冬,不幸去世,享年75岁。这位几乎以一己之力推迟东北沦陷的奇女子,最终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她那场了不起的表演,将作为一桩美谈而代代传颂。

值得一提的是六姨太马岳清,她和张作霖的婚姻非常短暂。但是即便如此,从23岁开始守寡的她竟为张作霖终身守节,最终于1975年去世。中国台湾的报纸发表评论:

“我们不鼓励守节,但能为爱牺牲一切,仍是值得敬佩的”。

上一篇:犯我河山者,虽远必诛,历史上有四位皇帝真正做到了,确实大快人心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