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8年,一名骨干工人被逮捕,牵出了一桩23年前的大案

上世纪50年代,刚刚建立不久的新中国为振兴国家经济,大力发展工业。在那个年代,工人是最光荣的身份,拥有工人身份对一个人来说是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在工人当中,“骨干工人”更是个中翘楚,是人人敬佩的新时代英雄。在1958年有这样一位炼铁厂的“骨干工人”,被送往烈士遇难地就地处决。他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呢?

事情要追溯到23年前,当时我党正在危难关头,不得不开始长征之路,在经过安顺县时,就地休整了两天。众所周知,长征之路困难险阻,有不少红军战士在长征途中失去了生命,还有很多人身负重伤。

两天后,红军大部队撤走,有两名受伤的红军战士留在这里休养。

因为害怕被别人发现,他们没有在县城里住着,而是躲进了老凹坡后山。当时吕启明是安顺县的保长,一天他带着手下的保丁在经过后山时看到了这两个深受重伤的战士,他一路跟着他们走进了老凹山里,确定了他们的落脚之处。

当时,发现这两名红军战士的还有山下的村民谢绍奎和王元巴,这两个村民朴实热情,在看到两名受伤的战士之后,赶忙走上前询问他们从哪里来,要到哪儿去,怎么会受伤。

其中一名红军战士看他们不像坏人,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两名村民对红军战士们非常同情,主动提出要给战士们送饭,在此以后他们二人轮流上山送饭。

眼看着两名红军战士的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很快就可以去追赶大部队了。谢绍奎特地多煮了几个鸡蛋,想要给战士们加些营养,但上山之后他就发现这两名战士不见了。

他以为战士们出去摘果子打猎去了,可是他在山上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两名红军战士的身影。他猜想战士们或许已经上路追赶大部队去了。

没过两天,县城里传来消息,说保长吕启明抓获两名“共匪”。为了警示众人,他把抓获的两名“共匪”交给了当时的联保主任张伯勋。他们对这两名战士进行了非人的虐待,在他们奄奄一息时,将其分别扔在了水淹坝和朝天洞,就这样一名红军战士活活饿死,一名红军战士活生生被淹死。

谢绍奎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悲痛难忍,他想起了曾经和红军战士们相处的一幕幕,他知道他们都是保护人民的好人。

1949年11月,安顺县正式宣布解放,新中国建立后,当地也开始大力发展重工业。谢绍奎也从家乡出来当上了一名工人,他勤劳踏实,热情好学,很快就成为了厂子里的“骨干工人”。

一天,打饭时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走上前一看,竟然是曾经杀害红军战士的吕启明,这让他大为震惊,他不知道这个“刽子手”怎么会和他在一个地方上班,甚至也当上了“骨干工人”。

他回家立刻写下一封检举信,交给了相关政府部门。接到举报之后,相关部门立刻派专员展开调查,的确查到了这段历史。公安局立刻展开行动对吕启明在内的三名“反共”人员进行了抓捕。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方选择便装行动。

当天上午,吕启明像往常一样来炼铁厂上班,车间主任把他叫到了办公室,说有事情找他谈。吕启明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发现今天的工厂里十分安静,刚走进办公室他就看到有几个身强体壮的男人,他猜想有事发生。但他并没有惊慌,反而笑嘻嘻的问道,“你们也是来找厂长的。”

几名警察相互对视后,说“我们是来找你的”。话罢,就将其按在了地上,并表示了自己的身份,吕启明大为惶恐说“我是一个好人,工作一直勤奋努力,我是这个厂子里的‘骨干工人’,你们凭什么要抓我?”

警察同志回答说,“就凭你曾经杀害的两名红军战士”。话音刚落,吕启明的脸色就变了。

在经过一番审讯之后,警方确定了曾经烈士被害的地方,县政府决定从朝天洞里迎回烈士遗骨。并将吕启明在内的三名反共人员在烈士遇害的朝天洞执行死刑,以慰烈士们在天之灵。

一开始,政府并不知道这名红军战士的真实姓名,经过多方走访查证才确定这名红军战士叫作刘少山。1976年,刘少山烈士遗骨被迁进安顺市烈士陵园,而另一名在水淹坝遇害的红军战士至今都没能找到。

上一篇:《山海经》记载的盘瓠到底是不是“狗”?他的后裔是哪个民族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