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付鸦片战争赔款,道光查国库,账面1200万两,为何只剩下零头?

鸦片战争的赔款是2300万两白银,清廷勒令广州十三行商人付了几百万两,剩下的只好自己掏腰包。虽然赔款金额巨大,但道光皇帝并不太担心,手里有银子、心里不慌。

如今的大清虽然不比康乾盛世那会儿,雍正皇帝给儿子乾隆留下了5000万两,败家的乾隆不管怎么折腾,不还是给嘉庆留下了和坤吗?一抄家就有了两、三千两万白银,也算是吃了个半饱。

道光皇帝的运气差一点,接了个烂摊子,鸦片走私把大清的银子都快榨干了,要不然怎么会派林则徐去禁烟呢?没想到捅了这么大一个漏子,前前后后支出去4000多万两军费,还要赔给洋人2000万,真让人闹心啊。

所以,道光皇帝拼命省钱,连龙袍都舍不得多做几件,缝缝补补又三年,上朝居然穿着打了补丁的旧龙袍,十两银子一个的鸡蛋也舍不得多吃,如此节俭的皇帝,绝对算得上是古往今来独一份了。

擅长理财的道光皇帝估摸,国库里应该有上千万两银子,等秋税收上来,凑齐赔款不是大问题。为此,道光专程派人去清点国库,别到时候又出洋相。

哪知,这个国库不清点也就罢了,一清点,把道光和满朝文武都给吓坏了。账面存银应该有1218.2万两,实际仅有292.9万两,925.3万两白银不翼而飞。

道光皇帝震怒,马上命三朝元老潘世恩主持调查,一定要把偷国库银子的硕鼠揪出来。潘世恩不负圣望,一口气查出321名涉事官员。但是,再往深追究的话,大清的根基恐怕就不稳了。

这么多银两失踪,肯定不是近几年、少数几个人所为,很多账目都要查到几十年前,打击面实在太大。道光皇帝想了个办法,管过国库的官员一个也跑不掉,全都有责任。

从嘉庆五年(1800)到道光二十三年(1843)间的所有库官和查库御史,按在任时间计算,每月罚银1200两,次一级的官员每月罚银500两,已故者减半。比如说库官当了两年,就罚1200×12×2=28800两。

即使采用如此激烈的手段,追缴的罚款也不足925万两的一半。这个案子若是搁在雍正朝,恐怕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头要落地,道光皇帝却做不到,整个朝廷都已烂了,把人杀光了,谁还给皇上办差啊。

在这起国库亏空案里,有个小人物留下了记录。北京万泰银号的老板张亨智花了11000两给儿子张鸿利捐了个知州,当他拿着现银缴入国库时,当班的银库库丁是他弟弟张诚保。

按章程,收银时应该有其他人监督,但这天很忙,张诚保独自一人在办业务。于是,他多报了银两,张亨通带来的11袋银子只入库了7袋,国库账面上多了11000两,实际仅入库7000两。

大清的国库就是这样一点一点被硕鼠们搬空的。案发后,张家也只是补上4000两欠银,张鸿利捐来的知州被撸掉,仅此而已。这样的大清还能弄得好吗?

上一篇:劫杀赵楷之战:徐渭熊命悬一线,徐凤年修为耗尽,陈芝豹成为赢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无情离开

    今天班导师在群组说班上有人确诊,但是却不说确诊者这几天是否有来学校,还要我们到处问有没有人知道是谁确诊,我们只是想知道这几天我们去学校上课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