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破虏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并非战死襄阳,而是被俘,女儿是黛绮丝

《神雕侠侣》中郭靖的儿子郭破虏在疆场被俘三年之后,随华筝公主一同远赴波斯。郭破虏加入波斯明教后,暗中授意衣琇重振中原明教,后虽被暗害,但其女儿黛绮丝最后还是将他的骨灰带回了中土。

南宋末年,皇帝昏庸,奸臣当道,朝廷偏安一隅,以致国力积弱,大宋已是岌岌可危。

蒙哥死后第十年,忽必烈率蒙古铁骑重新围困襄阳。郭靖黄蓉夫妇深知大宋主昏臣庸,气数已尽,襄阳孤木难支,城破国亡乃是大势所趋,虽以一己之力扼守襄阳,只是过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郭靖黄蓉夫妇料定宋亡之后,江南士民必不甘被蒙元统治,定会奋力反抗,为了日后汉人起兵驱逐鞑虏,也恐自己毕生心血就此湮没,于是制定了刀剑计划,铸造了倚天剑与屠龙刀。

襄阳城破,郭靖黄蓉夫妇以身殉国,郭襄因突围求救于临安而躲过一劫,郭破虏疆场之上身负重伤不幸被蒙古人所擒,屠龙刀也一并落入敌手。

年迈的哲别不忍故人之子命丧己手,于是向忽必烈述说起金刀驸马昔日在大漠中的种种往事,忽必烈不由地也对郭靖肃然起敬,随即下令不得伤害郭破虏,将其押到大都,软禁于大宁宫。

年过六旬的华筝公主,因与郭靖感情无果,一直未嫁,今见到年轻的郭破虏,从其音容相貌之上回忆起了年轻时的诸多往事,不禁泪流满面。

三年之后,南宋灭亡,忽必烈正式称帝,遂开始遵奉祖父成吉思汗之遗训,拓展疆土,开藩建汗。

成吉思汗四子拖雷三次西征波斯,待到战争结束,因其功勋卓著而被封为金帐汗国的大汗,由此而引发了元廷的宫廷内斗。

华筝公主不愿卷入内斗之中,决意远赴波斯以依兄长。临行之际,求得忽必烈释放了囚禁三年的郭破虏。

郭破虏虽获自由,但其身份使然,唯恐被俘之事蒙羞于郭家满门,以至郁郁寡欢。华筝公主见其无处可去,于是恳求忽必烈归还郭破虏屠龙刀,并相邀郭破虏一同前往波斯。

此时的波斯虽被蒙元纳入版图,却非静水一湾。各方宗教、帮派势力彷徨四顾,迟回观望,不知该何去何从。

波斯大哲"山中老人"霍山所创的波斯明教,以杀人越货,夺取财物起家,结党据山,广招门徒,历经百年之后,明教教徒遍布金帐汗国的广袤北疆。

汗国初定,波斯明教不愿臣服于蒙元,暗杀暴动此起彼伏,激烈异常。拖雷以铁血手腕,亲率蒙古铁骑五万,短短半年之间,便平定了反抗,令波斯明教俯首称臣。一众反叛势力,随即也臣服于蒙元。

随华筝公主来到波斯的郭破虏为掩人耳目,遂改换头面,以商贾名流之身份加入了明教。

郭破虏谈吐高华,形貌儒雅,又熟知中原文化,加之才华出众,武功又强,不过数月,便在总坛内声名广播,而被封为明教总坛的辉月使。

郭破虏虽远在波斯,但却决不敢忘记自身乃是中华血脉,郭家后代,更是不忘驱除鞑虏,恢复河山的父亲遗志,于是暗下决心,欲将波斯明教改弦易帜,使之成为抗击蒙元的中坚力量。

便在此时,昔日襄阳祝寿的武林能人异士百草仙衣孟秋携子衣琇来波斯经商。二人多年未见,当年情不淡反深。郭破虏与衣琇本是才华横溢之辈,甚为投缘,一见之下便引为知己,情谊可谓极深。

郭破虏将衣琇引荐给总坛三大长老之首的“暗星长老”阿萨辛,并乘势提出让衣琇回归中土,整顿中原明教。

此时的中原明教已四分五散、苟延残喘,总坛早有放弃之意,今见有人主动接手,并接受总坛号令,自是喜出望外,虽不报太大希望,总可一试,也就答应了郭破虏的请求。

临别之际,郭破虏授计衣孟秋父子,回去之后,让其以中原明教现任教主石元丢失总坛圣物圣火令为名,逼宫石元,令其退位,然后以总坛之法度并不适合中土为由,更改教义,以抗击蒙元为宗旨,听宣不听调于波斯总坛,有朝一日分庭抗礼于总坛。

衣琇不负郭破虏所托,短短时日,中原明教便以西域光明顶为据,使得天下汉人万众归心,无不欣戴,江湖武林豪杰愿为犬马,听从驱策,中原明教再度中兴。

久居于波斯的郭破虏与总坛三圣女之一的梅绿荻,两人年纪相若,极为投契,经年共处,日久情生。两人踏雪寻梅,登山踏雾,心下皆是说不出的愉快和快乐,爱意溢胸,只是他们心中都知,梅绿荻贵为圣女,需恪守波斯明教圣女规条,注定二人不可以光明正大的双宿双飞。

然而情到深处自然浓,二人还是逾越了雷池,偷偷生下了女儿黛绮丝。

明教自创派以来,圣女皆是无旁骛之人,如今梅绿荻不仅情丝纠缠,更有儿女羁绊,以至终日极尽惶恐,唯恐东窗事发。

明教诸位长老感慨总坛多年来顺利局面,认为波斯属地,再无人可以阻挡明教锋芒,向金帐汗国朝中拓展势力之时机已然成熟。

待到拖雷、华筝公主相继离世,拖雷之子斡儿答统领汗国之时,总坛尽遣手下,开始频繁向朝中大臣伸手,欲借此巩固明教之宗教领袖地位,以期重建一个以波斯人为主的新的王朝。

郭破虏虽恨蒙元占我大宋江山,欺辱我大宋遗民,然而蒙汉毕竟是中华同根,同根同源,如若金帐汗国被明教掌控,流落于波斯的数十万大宋遗民再无东归故土之可能,自然是极力反对。

便在此时,总坛三大长老之一的“寒日长老”哈贾尼,以梅绿荻乃是失贞之人,按教规,应该以火焚而死为要挟,逼迫郭破虏刺杀大汗斡儿答。

当郭破虏拒绝哈贾尼后,哈贾尼恼羞成怒,趁郭破虏不备之时,突施毒手,欲将其置于死地,亏得梅绿荻用自己的身躯将哈贾尼的长剑挡去,郭破虏才免于一难。

眼见爱人死于自己面前,郭破虏心痛欲裂,以至心神不定,精神恍惚,不慎为哈贾尼所乘,腰胁间中了一掌,当场就吐了一大口血。好在郭破虏临危不乱,屠龙刀一挥,一招之间便砍下了哈贾尼的脑袋。

郭破虏知道自己受伤颇重,命不久矣,于是临终之前将自己的身份和盘托出给年方十二的女儿黛绮丝。

郭破虏将屠龙刀与倚天剑的秘密告知黛绮丝,希望其有机会一定要重回故土,摆脱圣女的身份,莫要让母亲的悲剧再次发生,一并将屠龙刀与自己的骨灰带回中土,叶落归根。

哈贾尼一死,波斯明教再无重建波斯王朝的想法,总坛也就只好死心塌地的效忠于蒙元王朝。

待到黛绮丝年满十八,长得高鼻雪腮,肤如凝脂,端丽难言,姿容绝世。黛绮丝谨记父亲遗言,念念不忘回归中土,伺机而动。

此时,中土传来消息,中原明教如日中天,几与武林泰斗少林、武当比肩。波斯总坛一时眼红,决意要重新掌控中原明教。

黛绮丝许以假言,愿以圣女的身份,前往中土,控制中原明教。

这时的中原明教教主已是武功几乎达到当世无敌地步的阳顶天。当初,衣琇带领明教再度中兴,引起了元廷恐惧,于是挑唆海外灵蛇岛岛主韩不臣重伤了衣琇,以致其不治身亡。阳顶天为报衣琇之仇,一掌重伤韩不臣,令其跪在地下,站不起身,致其郁郁而终。

韩不臣之子韩千叶为报父仇,杀上光明顶,欲要与阳顶天在碧水寒潭之中一决胜负,阳顶天武功虽高,却不识水性,就在明教上下无所适从之际,黛绮丝来到了光明顶。

黛绮丝冒充阳顶天之女,越众而前,应对韩千叶的挑战。碧水寒潭一战,韩千叶不敌黛绮丝而落败,由此为明教立下大功。

黛绮丝将自己的身份与刀剑秘密相告于阳顶天。阳顶天唯恐屠龙刀重现江湖,会引起天下纷争,于是将屠龙刀与郭破虏的骨灰一并存放于明教禁地,光明顶的的密道之中。

待到阳顶天失踪后,与韩千叶因怜生爱结为夫妇的黛绮丝破教而出,开始寻找阳顶天的下落,更是不惜让自己的女儿小昭甘当丫鬟,潜入光明顶打探消息。

小昭在密道中拜祭祖父郭破虏时,偶然发现了阳顶天已走火入魔而死。黛绮丝唯恐自己的秘密藏于遗书中,遂命小昭一方面寻找遗书,一方面看守屠龙刀,以防屠龙刀流入江湖,引起武林大乱。

岂料,成昆为了一己私欲,还是将屠龙刀偷走,让其重现江湖,以至武林群雄如蝇见血,掀起了血雨腥风。

上一篇:赵云一生斩将七十余人,为何杀的都是二流武将?此人要负很大责任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