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年许世友病重,医护不敢送医院,向守志拍板:其他事以后再说

“别看我打过多少年仗,负过多少次伤,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年纪,身体不一定比得上我!”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许世友信心十足。在他看来,自己打了一辈子仗那些小病小伤根本不是问题。

1985年,许世友总是经常会感到腹部胀痛,以他的性格,不管有多疼也从来不跟人提起,也从来不服输,更不能让别人认为是他的身体不行了。

这一年许世友病情加重,医护人员深知当前的第一要务就是把他送到医院,但他们却一动不动,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才好。

直到向守志赶来之后,才拍板决定:“赶快送到军区总医院!其他的事以后再说!”那么,医护人员为何不敢送许世友上医院呢?把许世友送进医院之后又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呢?

不服输的许世友

3月份的一天,许世友并没有吃早餐,因为这天早上他要去检查身体,工作人员已经事先给他安排好了去上海华东医院做例行检查。

许世友

经过检查之后发现,医生发现许世友的血液有异常,结果显示许世友的甲胎球蛋白自测定结果非常高,每毫升甲胎球蛋白大于1000毫微克,超过了正常值的40倍以上。

而这也意味着许世友的身体确实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为何这么说呢?甲胎球蛋白是人在未出生之前的胚胎时期一种特有的蛋白,而这种蛋白随着孩子的出生会逐渐消失。但当人患上肝癌时就会再次重现。因此,许世友的病情不容忽视。

为此,上海华东医院立即成立了专家组,经过研讨之后决定:严密观察许世友的病情变化,定期复查。

两个月之后,许世友再次来到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显示,除了有肝硬化的情况之外,并没有明显的癌症病变。

当医生再次检查许世友血样的时候,却发现结果还是在1000微克以上。

接二连三的状况,令医院和医生心惊胆战。但为了保密,他们并未告知许世友,却还是向上级领导报告了许世友的病情。

尽管几次的检查结果足以确定许世友患的就是肝癌,但却没有任何一位专家愿意在许世友的身上下这样的结论,所以使得病情难以确诊,情况一时间变得复杂了起来。

许世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时与战士们合影

对于自己的身体情况,许世友尚未得知,在此之前,医院将许世友的情况上报之后,军区直接下发了一份关于许世友的红头文件,印发十份。

而在报告上也写着,许世友的肝硬化有癌变的可能,所以建议迅速到解放军总医院去做检查。

一天之内,包括向守志在内的军区党委领导立即签了字。经过商量之后,大家决定让许世友立即住院治疗。

第一就是将军区总医院的初步接军报告给南京军区和中顾委委员杜平、唐亮。

第三,准备安排会议结束之后送许世友到北京301医院治疗。

当天晚上,聂凤智和许世友见了面,在谈话的过程中,聊到许世友的病情,小心翼翼地说道,会议结束之后,直接去北京做进一步的治疗和检查。但许世友不由分说拒绝了。

聂凤智好言相劝,软硬兼施想要送许世友去医院。但许世友坚持己见,始终表示自己不会去医院的。

聂凤智

随后,聂凤智又叫来了杜平、唐亮、萧望东三位南京军区的老领导来劝说许世友,但不管大家怎么说,许世友依旧说道:“我不去北京,我不上301医院。”

8月6日晚上,聂凤智再次来到了许世友的住处,因为上次因为不去医院一事,两人这次见面的气氛有些尴尬,在客厅里两人都默不作声。

许世友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聂凤智没听清楚,何鸣小声地告诉他许世友说的是要回南京去。

许世友知道聂凤智要说什么,防止对方劝说,便立即下了逐客令表示:“我要休息了。”

聂凤智回到住处之后,对于许世友的固执很是不理解,干脆想了一招,他不愿意上北京,那我就不愿意和你乘坐公务车了。

就这样,聂凤智回到了南京以便尽快安排许世友治病的相关事宜。

许世友

对于许世友为何不愿意上北京一事,尚未有明确的原因,但在他病重期间,与301医院政治委员刘轩庭的谈话中能够得知一些真相。

刘轩庭也是许世友的老部下,对于他的脾气自然十分清楚,在聊天中,他问道:“首长,你转到北京治疗多方便啊!北京的条件那么好。”

许世友回答:“北京的路太窄,人太多……”

尽管,我们并未得知许世友不去北京的真实原因,但仔细想一想,许世友不愿意去北京的也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原因。

医护人员迟迟不送医院,向守志:其他的事儿以后再说

许世友的固执是出了名的,且对于自己的身体有着十足的自信。

所以当他回到南京之后,对于自己的治疗也不当回事,不愿意去医院进行治疗,更不肯离开南京中山陵8号。

1985年9月30日,许世友病情加重,昏迷不醒的情况原来越多,而且还大小便失禁,最重要的是下肢有不少血淤和斑点,而这也是肝癌最明显的症状之一。

许世友的身体已经亮起了红灯,医护人员深知病情的严重性,便立即进行准备工作以防出现什么意外情况。

与此同时,军区总医院的专家们经过会诊之后认为许世友已经是三级肝昏迷的状态,为此下发了“病危通知书”。

许世友

许世友的情况不容乐观,医护人员建议立即把许世友送到医院去抓紧时间进行治疗。但此时,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却迟迟不动,站在原地不敢行动。

那这又是为什么呢?其实,身边的工作人员是最了解许世友的脾气秉性的。

在治疗的过程中,许世友多次不配合治疗。而他公开提出不去医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大家都不敢擅自把他送到医院,害怕许世友醒来之后大发雷霆。

在此,我们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许世友对于医院这么抗拒呢?其实,这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在长征时期,他就受过七次伤,伤得很重的时候也当回事,都是用传统的土办法来治疗。

到了后来的和平时期,许世友更加懒得看病打针去医院。

医生的话,他从来都不听,甚至还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每当提起这个,他就会说道:“医生给我看病,怎么能比我自己了解自己的清楚,要是全听医生的,人就活不成了。”

许世友和同志们握手

有那么一次,他出访阿尔巴尼亚回来,身体感到有些不舒服,于是工作人员把他拉到了医院看病。

而在做口腔检查的时候,医生让他张开嘴,要伸进去一块压舌板,许世友见此非常震惊,以为医生要谋害他随后便愤愤离去。后来,经过大家的再三劝说,许世友这才愿意再次去医院检查。

所以,到了必须要送许世友去医院的时候大家迟疑了,因为他们并不能决定首长的来去。

这时,人群中有人建议可以向许世友司令的亲人征求同意。当工作人员找到许世友的儿子许援朝时,对方也不敢做主,表示要和大家商量之后再说。

军区司令员向守志得知该情况,当即拍板决定:“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赶快送军区总医院!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得到了司令员的命令,大家着急忙慌地将许世友送到了医院。而这一次离开家,许世友也再也没有回来。

许世友

将许世友送进医院之后,医护人员立即对其展开了抢救。半夜时,昏迷中的许世友突然醒来。一睁眼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心中非常疑惑。

周围的医护人员站在周围惴惴不安,他们也已经准备好了被许世友挨骂的准备,但却迟迟没有听到许世友的声音。

当他们抬起头发现,许世友正在观察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收回目光后,安心躺到了床上,一句话不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大家如释重负,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擅自把他抬进医院肯定是要发脾气的,但这一次许世友却出奇地安静,或许,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便不再强撑。

向守志:听听他还有什么要求

1985年10月1日,是共和国的36岁生日。就在国庆的前一天晚上,南京军民联合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那天晚上,在前排党政军领导席位上空出了一个位置,而他们空出来的就是许世友的位置。殊不知,此刻缺席的许世友正躺在病榻上实施抢救。

许世友和家人的合影

许世友在病榻上的最后时刻,田普和孩子们都在轮流照顾他。

在这期间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杨尚昆也曾来到南京专门看望许世友,由于当时的许世友正处于昏迷状态,医护人员准备让许世友醒一醒,好知道杨尚昆远道而来的心意。

医护人员想尽办法都找不到让患者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苏醒的药剂,最后身边的工作人员想出了一个办法。把床摇高一些,让许世友坐起来,然后在他耳边大声叫他。

当杨尚昆来到病房之后,工作人员便在他的耳边大声喊道:“杨尚昆副主席来看你了!是代表邓小平主席来的!”

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不一会儿,许世友的喉咙突然发出了声音。在杨尚昆的注视下,许世友缓缓睁开了双眼,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只是稍微动了动脑袋。

看着杨尚昆,许世友模糊地说出几个音节,趴在他身边的杨尚昆听清楚了许世友的话,身边的同志们也都听清楚了。大家听后心中不由得紧缩了一下,许世友说的是:“我完蛋了!”

从不惧怕生死的许世友,这一次认命了。而这句话也令在场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同志们悲痛不已。

杨尚昆和许世友

在被病痛折磨的现实面前,一向强硬的许世友将军选择了向命运低头。

死神正在逼近,接连几天高烧不退,使得许世友不断说着胡话。军区党委得知许世友的病情之后,向守志伤心地说道:“老首长怕是不行了,要抓紧时间抢救!重新制定方案,想尽办法,使他苏醒,听听他还有什么要求?”

田普收到军区的指示之后,向医院进行了转达。

为此,医生给许世友打了一剂强心剂,许世友这才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在清醒昏迷中徘徊的许世友醒来之后,述说着自己最后的想说的话,和自己唯一的遗愿。

他说道,自己最担心的是上级领导是否能批准他的最后要求,这个要求就是,他不想让自己的躯体火化,希望组织上能够将自己送回故乡土葬。

最后他深切地说道:

“人生自古忠孝难两全。我一生自幼参加武装斗争,报效老母不足。活着尽忠,死后尽孝。愿与老母合葬。”

邓小平和许世友

邓小平收到许世友的丧事安排的报告,不由得想起几年前,毛主席倡导火葬时的情景。

在当初的火葬倡导书上签字的将领,大部分都已经火化,有的被放在了骨灰盒有的被撒放到了江河大海中,唯独毛主席的遗体是被全部留下来的,而这也并非是他本人的意愿。

对于许世友的遗愿,邓小平有些纠结,如果自己同意了他的要求,该如何向人民交代。

如果不同意,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

不过,他想到当时的火葬是自愿的,而且许世友本人也并未在上面签过字,所以邓小平经过深思熟路之后决定同意许世友的要求。

事后,王震也将邓小平对许世友身后事的意见传达给了各位同志,他说道:

“许世友同志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许世友这次土葬,是毛泽东同志留下的、邓小平同志签发的特殊通行证,这是特殊的特殊!”

许世友

1985年10月20日,许世友已经到了生命垂危的最后时刻,从五湖四海的专家涌来南京军区总医院,准备立即投入抢救许世友的行动中。

然而,不管现代医学怎样发达,依旧改变不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22日下午,许世友在深度昏迷两天之后,悄无声息地逝世了,享年80岁的他永远地沉睡了。

1985年10月31日,许世友将军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南京军区礼堂隆重举行。

上千名吊唁者庄重地走进礼堂,凝视着将军,心中无限悲伤。遗体告别仪式结束之后,南京军区的领导们正在筹划着如何将许世友送往故乡,达成他最后的心愿。

经过三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他们带着许世友将军终于到达了他梦中的故乡——河南省新县田铺乡许家洼。

许世友墓碑

11月9日凌晨6时,在日出的照耀下,许世友将军被安葬在青山的山腰上。就这样,在金色的阳光洒向大地之时葬礼结束,许世友终于安然地躺在了母亲的身边,了却了他最后的遗愿。田普在心里默念着:“娘,我把世友交还给您了……”

许世友将军从平凡中走来,最后归于平凡,生前的他保家卫国,死后守护母亲。

就他的一生来说,是辉煌的,更是伟大的。他也如愿躺在了母亲的怀抱,躺在了大别山的绿色山野中,安详而又幸福地睡着了。

睡梦中,母亲注视着他笑容可掬,嘴里呢喃着:“三伢子,你回来了……”

上一篇:顺治死亡迷雾:生于帝王家,是幸运还是不幸?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美髮业霸凌

    刚踏入职场,是个新手 学习也比较慢,但总是一直被设计师靠腰东靠腰西的,处处针对,穿衣打扮,脸只是不笑比较臭一点,就说什么我脸很臭都不会笑,然后到处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