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戏剧性一幕:被包围的英军听着,包围你们的日军快要饿死了

1942年以来,日本大本营正陶醉在不管是入侵中国,还是南下南阳都取得的出乎意料的成功之中,小小岛国人民的心被撑得无限膨胀,即使中途岛、瓜岛遭到重大打击,也没有好好反省正视自身,只想进攻进攻再进攻,直至征服星辰大海。

赶赴前线的日军

1943年,日本缅甸方面军第15军新任司令官牟田口廉计划进攻印度东部的英帕尔地区。英帕尔是印度东部与缅甸交界地区的一座边境城市,自英军被赶出缅甸后的两年中,这里已建成了一个巨大的军事和后勤补给基地,也是英军的反攻基地。

牟田口是日本陆军中知名的少壮派,脾气暴躁,目空一切,是个被武士道精神浸泡起来的标准的法西斯军人,他在“七七事变”时任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联队长,是他下令向宛平城开炮,亲手点燃了全面侵略中国的战火。

牟田口出狂言:“只要用3个师团的兵力,携带3个星期食用的口粮,轻装越过若开山脉,渡过钦敦江,发动奇袭作战,就可在短期内攻占英帕尔”。

冲锋中的日军

毛老人家讲,战略上可以藐视敌人,但战术上一定要重视敌人,可是这个狂妄的小鬼子只懂前半句,他这么说的,还这么做了。在只准备了20天的粮食和弹药储备的情况下,把希望寄托在突然袭击,迅速取胜上,以便抢夺英军的物资补充自己。

1944年3月8日,牟田口指挥第15军10万官兵渡过钦敦江,拉开了英帕尔战役的序幕。牟田口站在钦敦江畔,狂傲地宣称: “陆军现在已达到天下无敌的地步,太阳旗将宣告我们在印度取得胜利的日子为期不远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通过空中侦察等手段,英军驻英帕尔的第14集团军司令斯利姆作出了正确判断,其准确程度除了进攻发起的具体日期之外,其他有关日军兵力、进攻路线及目的等方面,几乎与日军的计划完全吻合。

蒙巴顿将军

因此盟军东南亚战区司令蒙巴顿决定把在钦敦江以两的英军部队,撤至英帕尔附近的高地组织防御,即先放对方深入进来,再进行集中打击。

一方面使牟田口越来越远离自己的后方基地,另一方面英军方面的空中优势不仅会保证可能遭包围部队补给供应,而且还能通过轰炸日军的地面运输队阻止其获得补给品。

日军的进攻一开始非常顺利,北翼直取科希马,南翼迂回英帕尔。至4月6日,日军冲进了科希马,切断了科希马和英帕尔之间的公路,并占领了英帕尔南北的制高点,形成了对该城的包围态势,还直接威胁到英军的补给中继站迪马普尔。

面对来势汹汹的日军,英国第14集团军司令斯利姆迅速调兵谴将,驰援科希马和英帕尔,仅对英帕尔一地就空运援兵2个半师。盟国的空军尤为活跃,经过艰苦激烈的浴血奋战,使日军无法达成战役目标。此时,英帕尔地区的英军已增至12万多人

很快,这场计划中的“闪电战”打成了持久战,仅仅带了20天口粮的日军到4月中旬已经感到补给缺乏的可怕。开战以来,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军需品的补充,弹药几乎告罄,北线两个师团的官兵只能依靠山坡上种植的早稻勉强充饥,战斗力迅速下降。反观英军,虽然被包围在英帕尔地区,但却牢牢掌握着制空权,从不为缺少弹药和粮食发愁,前线将士甚至还能喝到甜酒,得到换洗的干净衬衣。

5月底,日军后勤补给线正在被英国空军及地面渗透部队一点点地掐断,雨季河水泛滥,使仅有的丛林小道变得泥泞难行。补给上不来,士兵们半饥半饱,怨声一片,伤病员也无法医治,只好躺在山洞里等死。

这种情况下,侧翼进攻科希马的佐藤师团自己就先跑了,而且佐藤撤退时没有向一直在英帕尔以北作战的第15师团通报,使该师团一下子陷入被英军南北合围的危险境地。

佐藤这一退,使战场上的攻守已经完全易势。英军不仅收复了科希马,而且切断了日军各师团之间的联系。英军的攻势越来越猛, 6月23日,无计可施的牟田口不得不承认失败,下令退兵。然而,在英军的一路追击之下,日军的退却很快演变成一场大溃败。

这样,历时4个月的英帕尔战役以日军的惨败而告终。参战的10万日军有5万人陈尸战场,残存的5万人也有半数以上是病号。武器装备的损失更大,有的师团只剩下600支步枪和10门左右的火炮。第15军3个主力师团的损失率分别是78%、67%和84%,远远超过了瓜岛战役61%的损失率。

英帕尔之战的失利,让本来在瓜岛之战后失去攻势的小日本陆军再次衰弱了下来,自此,日军直到投降,在南洋和太平洋战场上转入了守势。

上一篇:蒋介石孙子走在路上,小混混却上去一个耳光!警察得知原因哭笑不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