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伞下去的一瞬间,他拉响手雷,扔到飞机里

半夜来了架C-46

1952年2月19日凌晨,在朝鲜战场38线附近的铁原山区,一架美军C—46型运输机飞了过来。铁原阻击战刚打完,志愿军第63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在此阻击了美军。

为了防止敌人进一步的行动,志愿军的防空火力在此加强了许多,国内防空高炮部队也来了不少在此部署。

发现有敌机到来,志愿军高炮部队立即进入阵地,密切观察,等待开火命令。我们也担心这是敌人的侦察,一旦开火,我们的位置就暴露了,容易遭到敌人的远火打击。

空中自己爆炸的敌机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敌机在空中发生了爆炸,先是一个小的爆炸,火光一闪,接着敌机就冲向地面,“轰隆”一声,火光冲天。在火光的映照下,天空中还有两个降落伞在晃晃悠悠地往下掉。

很快,这两个跳伞的人都被抓住了,一个是中国人、一个是美国人。审问之后,志愿军人员的眼睛湿润了,美军的一个巨大阴谋和我军人员的一段传奇经历被揭示出来。

此人来历不一般

跳伞的中国人叫张文荣,辽宁省辽中县人,1926年出生,1948年8月,他考入国民党成都陆军军官学校第23期通讯科,这个学校的前身就是黄埔军校;而所谓的“通讯科”,大多成为特工培训中心。

1949年12月18,解放军二野发起成都战役,成都陆军军官学校3000多名学员被国民党纠结起来,试图作最后的负隅顽抗;12月23日,张文荣和绝大多数学员参加了学校地下党组织的起义,随后他们被编入西南军政大学学习。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张文荣和400多名起义同学一起参加了志愿军,被选派到第三兵团60军第180师任正排职报务员,并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80师以前在山西驻扎,入朝前补充了很多人员,大多是以前国民党投降来的部队。

美国人在战俘问题上的花招

在第五次战役中,180师被美军包了饺子,没办法,师长郑其贵根据上级指示,命令全师各部分散突围,结果组织得不好,一万多人的整编师作鸟兽散,跑出去四千人,被美军俘虏五千多人,张文荣就是被俘人员之一。

实际上,在第五次战役后,中美就开始谈判停火事宜。但美军非常傲慢,他们一是要给韩国一点交待,因为李承晚集团不想停火;二是要给我们一点难堪,因为我军被俘人员很多,加上北朝鲜的,就更多了。

战后资料显示,我军被俘约2.17万人,失踪0.4万人;联合国军被俘约1.4万人,其中美军7245人,8177人。谈判时,对于俘虏,美军坚持“志愿遣返”和“对等交换”原则,就是说:战俘愿意去哪里都行、美军一比一与志愿军交换战俘;我军坚持要求“全部遣返”。

美军之所以这样要求,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他们人数少,占了上风,他们怕我军人员回去后,又成了战场上的对手;第二个原因是美军和蒋介石集团做了工作,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在战俘中进行策反,打算利用这个事让我们难堪。

将计就计,置之死地而后生

美国人从台湾找来很多特务,把他们化装成战俘,在我军战俘里做工作,威逼利诱,让他们选择不回去;这些特务很恶劣,他们毒打坚决不叛变的人,有的被活活打死,造成恐怖气氛;战俘中也有不少是以前国民党的战俘,很容易就被吸引过去。

张文荣因为是黄埔系出身,被国民党特务重点策反,加上他又是通讯处出身,利用价值更高。张文荣决定坚决不投降,他和战俘中的党组织一起进行抗争,许多战友都死在战俘营。后来,为了保存力量,战友们决定让张文荣假投降。

见张文荣可以争取,美军如获至宝。他们把张文荣送到日本东京的特务学校进行培训,这些都是张文荣以前学过的,很快就掌握了;接着又在汉城进行强化训练。美军打算把他和一些别的间谍培训好,再空投到我军后方,进行破坏活动。

所有工作都做好了,1952年2月18日,美军让张文荣等5人穿上志愿军军服,携带袖珍收发报机、苏式步枪、小型手雷以及地图、指北针等间谍使用工具,登上了美C—46型运输机,给他们送行的还有平时训练他们的十几个美国教官。

飞机起飞前,国民党特务和美军教官告诉大家:只要完成任务,回来后“要啥有啥”。随后,飞机起飞,站在飞机舱门附近的是美军特务机关“远东司令部联络队”行动负责人哈里森,他把十几个要空投的特务分成几个小组,他将在舱门口一个个送行。

飞机到达铁原上空,已经是2月19日凌晨2点20分,为了防止被我军发现,美军一到地点就赶快组织空投。

哈里森大声命令张文荣准备跳伞,张文荣暗地把手雷拿了出来,手指放在拉环上;听到哈里森“跳”的命令后,张文荣一转身把手雷扔进飞机里面,随后,自己跳出飞机。

手雷在飞机里“磁磁”地冒着烟,机舱里的人先是一愣,接着都向机舱口跑,乱着一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有机舱口附近的哈里森有时间反应,他什么也顾不上,也一转身跳了下去,因为他在舱口负责,所以也背着伞包。

就在哈里森跳下的一瞬间,手雷在飞机里爆炸,飞机立刻失去控制,一头栽向地面。飘在空中的哈里森看着掉下去的飞机和飘在下面的张文荣,心里明白了怎么回事,心头一万匹XX马飘过。

复杂、谨慎,可以理解

志愿军从两人的证词中得到了准确的信息,知道了我军战俘在美军那里的情况。他们向上级报告,并把张文荣送到总部。

但是,由于战争期间,情况复杂,即使相信张文荣的清白,他也不可能再进敏感要害部门工作,这是规矩,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

对张文荣的英雄壮举志愿军保卫部门是认可,但必要的审查还是要进行的,这项工作直到1958年3月才结束,最后给张文荣的证明是这样的:

张文荣在朝鲜战场上被美军俘去后,强迫其充当特务,当张乘敌飞机降落前,用身带之手榴弹将敌机炸毁,向我投案自首,有立功表现,为此奖给张文荣人民币800元。

张文荣随后被遣送回了老家,没有恢复军籍。而根据张文荣提供的情况,我军掌握了美军虐待战俘、强制“甄别”战俘、逼迫战俘当特务的情况,这明显违反国际公约,明显违背《日内瓦公约》有关战俘处理的基本原则。

当谈判再次开始时,我军以大量一手资料和翔实的时间、地点、人物,揭露美军无耻的嘴脸,美方最后不得不在战俘问题上让步,但是,仍不敢开放战俘营给国际媒体。

实际上,美国占着拥有话语权,做尽了无耻的事,“撒谎、欺骗、偷窃”,这是他们那个胖得像猪的国务卿洋洋得意自己承认的。

最后的认定

张文荣回家务农后,在特殊时期,因为这件事还受到冲击,他于2000年3月去世,同年6月,北京军区政治部恢复了张文荣军籍,算是盖棺认定了,给这位坚强的志愿军老兵的人生画上了虽不圆满但很光荣的句号。

上一篇:1997年,辽宁挖出青铜蟠螭纹盖壶,引出一段燕太子丹和嬴政的往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