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长试图叛变,质问团长:我六道命令调不动你的枪

作者:卡迪罗

1939年3月秋林会议后,山西军阀阎锡山将原决死第三纵队拆分成独立3旅和第197旅两个旅,并提拔原第9总队队长赵世玲为第197旅旅长。这个赵世玲,字世珍,1905年出生于山西山阴,毕业于太原北方军官学校,系追随阎锡山的顽固分子。

第197旅下辖第9总队和游击第10、11团,赵世玲虽然当上了旅长,但能指挥得动的也只有其老部队第9总队,游击第10、11团均不买他的账。赵世玲为了削弱这两个团,扩充自身实力,便以旅长的身份几次下命令,要求这两个团调人枪数百来组建旅部特务营。由于赵世玲指名道姓,要多个地下组织成员带队过来,大家都猜到了他的用心,自然没人理会。

1939年12月19日下午,正当赵世玲及其同伙紧锣密鼓地策划叛变时,旅政治部主任张凤阁(1940年牺牲)路过游击10团的驻地。团长雷震着急地向他询问当前新军各部队反击顽固分子的情况。时年33岁的雷震,是一员红四方面军的老战士,担任过团政委和师参谋长,凭着多次出生入死的经验,他已经意识到当前三纵队所面临的险恶形势。

毕业于清华大学历史系的张凤阁,却有点情报闭塞,对雷震的询问答不出个所以然,雷震遂要求跟着张凤阁一起去见赵世玲,打算摸摸他的底。张凤阁听后忙劝阻道:“你不能去啊,你这一去不就是自投罗网吗?”雷震则反驳说,自己是团长,赵世玲手里也只有一个团,如果一旦发生军事冲突,赵世玲也占不了便宜,所以暂时不用担心。

【开国少将雷震,曾任决死三纵队游击10团团长】

1939年12月20日晨,张凤阁带着雷震来到旅部,虽然他们已经走了100多里路,但赵世玲连早饭都没给他们安排,就劈头盖脸得质问起了雷震:“军人以什么为天职?”雷震回答道:“当然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赵世玲又质问道:“既然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是我的命令你为什么一个也不执行?”他一边说,一边取出了之前要求游击10团抽调人枪的六个命令。

雷震急中生智,从容不迫地回答:“赵旅长,你那边的情况我是知道的,但我也有我的难处呀!”赵世玲追问:“什么难处?说来听听!”雷震回答道:“有一个情况想必您也是知道的,就是现在的部队里啊,都在模仿八路军,没有政治干部的同意,就算是我这个团长也调动不了一个班啊……有空咱晚上再聊聊?”

赵世玲不知道雷震是个老红军,但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心花怒放,以为又找到了一位能帮他发动事变的好帮手。不过因为此时张凤阁也在现场,赵世玲感觉说话不方便,于是说:“那好,晚饭后我再派人来找你。”当天晚上,雷震假装找赵世玲诉苦,说平日里什么事情都得政治干部说了算,自己已经几乎被他们架空了,这个团长当得实在是太憋屈。

【决死三纵队197旅政治部主任张凤阁烈士】

赵世玲对雷震的话信以为真,安抚他道:“对,你可以以开会为名,把他们骗来全逮住,领头的几个直接干掉,然后把部队拉出来向我靠拢。”赵世玲顿了顿,接着说:“阎长官已经给我下了密令,三天之内我们就一起动手,夺取决死三纵队的指挥权。”雷震听完这话感到十分震惊,但表面上仍装出一副不动声色的淡定神情。

赵世玲随后问雷震:“你能掌握多少人?决定何时把部队拉出来?”雷震瞎编道:“我现在只能掌握一个营,另外两个营长不怎么理我,要做通他们的工作,恐怕得花二十天。”赵世玲说:“那不行,三天之内一定要把部队拉出来,不然会影响到咱们的集体行动的。”雷震含糊地表示尽量抓紧去办后,赵世玲才让他回宿舍,并约定之后以机要密信的方式联系。

第二天一早,雷震就急匆匆地赶回游击10团驻地,并召集连以上干部开紧急会议,对之后的行动作了部署。12月23日下午,赵世玲果然派专人送来密信,要雷震赶紧把部队带到旅部去,借清点人数的机会将政治干部全部逮捕。雷锋则回信说,部队尚未准备就绪,无法立即出发,同时他又制作了一份假的花名册给赵世玲,弄得好像真要去清点人数似的。

此时,独立3旅8总队队长孙瑞琨按捺不住,已经率先叛变,赵世玲则心急如焚,由于太把雷震的话当真,他决定等两天再叛变,并于12月24日又派了一个副官去催雷震,结果依旧被雷震给打发了回来。软的不行,就用硬的,赵世玲随后联系蒋军第27军范汉杰部,让他们发公函给雷震,以要和日本人打仗为借口,“请”游击10团让出防地南移。

雷震意识到,最后的危险来了,游击10团一旦南移,将陷入蒋军和赵世玲叛军的前后夹攻之下,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因此必须在赵世玲给出的最后期限之前向北转移。考虑到强行向北移动,目标太大,有遭敌人追击的危险,雷震下令让三个营长分别带领一部分部队,从小路翻山越岭向西北方向转移。

为了吸引蒋军的注意力,雷震自己则带着几个伤兵,赶着几辆大车,从大路大摇大摆地向西北移动,遇到有蒋军哨兵阻拦时,则谎称自己即将南移,现在往西北走,只是为了回拢掉队和后勤人员。蒋军哨兵当然不知道赵世玲阴谋消灭游击10团的计划,遇到雷震这样的团级长官,当然得毕恭毕敬得敬礼放行。就这样,游击10团成功跳出了蒋军的重重包围。

【1938年7月,决死三纵队部分指战员在勘察地形】

在向西北方向转移的路上,雷震收到了独3旅政治部主任董天知派人送来的亲笔密信,称第8总队已经叛变,要他速去平叛。考虑到这封信的落款时间是12月23日,但现在已经是12月26日,耽搁了三天,再去平叛恐怕为时已晚,雷震遂决定维持原计划,向西北方向的决死一纵队靠拢。

在回去的路上,雷震还遇到了正要回独3旅去的独3旅旅长颜天明,在得知独3旅旅部在第7总队挟持下已于12月25日叛变后,颜天明也只好跟着游击10团一起走。由于老红军雷震的机警和果断,在“十二月事变”中,游击10团成为决死三纵队的六个团中唯一成建制归队的团。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上一篇:杨震裔孙骆驼刺杨 为先辈们自豪与骄傲 第十四篇 对腐败集团亮剑清官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