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赫鲁晓夫访美,玛丽莲梦露表现热情,事后赫鲁晓夫表示满意

美国表示就这多大点事?于是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可真到了访美当天,落实情况却令人大跌眼镜——首先是民众在迪士尼门口抗议,军警维持不了秩序,赫鲁晓夫去不成,第一个要求凉了。

紧接着是好莱坞那边临时变卦,把预订好的晚餐改为午餐。

总结下来,赫鲁晓夫要的这两件事美国没一件是办得明白的。

赫鲁晓夫是个脾气火爆的领导人,纵使美国政府有再多的理由变动行程,在他的眼里依旧是出尔反尔、不给面子。

照这个剧本走下去,赫鲁晓夫应该愤而回国,从此对美国深恶痛绝,两国关系走势一路恶化才对。

赫鲁晓夫之所以能够为旅途中的不愉快感到释怀,全因为一个女人——玛丽莲 梦露。

梦露这辈子最想去的地方也是苏联。可没等她订好机票,死亡就抢先一步来临。

说起来,赫鲁晓夫和玛丽莲 梦露,一位是苏联最高领导人,一位是好莱坞影星。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为何会联系在一起?

赫鲁晓夫访美期间都发生了什么?玛丽莲 梦露又发挥了什么作用?

时间回到赫鲁晓夫访美的第二天,按照行程,他来到了好莱坞。大牌们在此风云际会,迫不及待地想见见他们心目中的“大独裁者”。

此宴不仅关乎两国关系,还极有可能成为美国打开苏联市场的一个重大商机。

因此,当收到赫鲁晓夫即将到访的消息时,几乎大半个好莱坞都在争夺宾客名单。

在这么多影星当中,最让20世纪福克斯影业总裁斯皮罗斯·斯库拉斯不省心的,是玛丽莲 梦露。

梦露是一位做事随性的大牌明星。好巧不巧,她刚好又是赫鲁晓夫唯一钦定要见面的。

万一她因为性格上的问题放了赫鲁晓夫鸽子,坏了两国好事,那可要如何是好呀?到时候可就不是不欢而散那么简单了。

然而,令在场嘉宾大吃一惊的是,这位以迟到著称的影后,居然早在几个小时前就抵达了现场。

总裁见状,赶紧前去确认,看她有没有依照公司的指示穿上那件紧身低胸黑色连衣长裙。

1959年,玛丽莲 梦露主演的喜剧《热情似火》。

作为第一部在苏联公映的美国电影大获成功,观影人数一度达到了四千五百万人,玛丽莲 梦露从此成为在苏联家喻户晓的美国人。

早些时候,赫鲁晓夫通过一些内部渠道提前观看了此片,并立刻被玛丽莲 梦露的才华和美貌所吸引,成为超级粉丝,这就是赫鲁晓夫执意要与她见面的原因之一。

而当梦露刚收到赫鲁晓夫想见她的消息时,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激动。

跟大多数美国人一样,在梦露眼里,苏联是一个陌生的国家,赫鲁晓夫是个陌生的人物。

一开始,她甚至有些犹豫,直到20世纪福克斯公司的工作人员向她介绍:

“在苏联,美国意味着两件事情:可口可乐和玛丽莲 梦露。”

梦露很喜欢听这种话,内心也产生了些许好奇,于是就同意了。

赫鲁晓夫从一辆豪华轿车里走了出来,在随同的引领下,他走进餐厅,明星们赶紧起立鼓掌致意。

此时此刻,赫鲁晓夫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那年,玛丽莲 梦露33岁,正值事业的巅峰期。

梦露用刚学的俄语对赫鲁晓夫说:“我代表二十世纪福克斯的工人们欢迎您的到来。”

听罢,赫鲁晓夫龙颜大悦,紧紧握住梦露的玉手,激动地说:“您真是位非常可爱的女士。”

随后,两人在一张桌子旁坐下,一起吃波士顿龙虾和西式乳鸽。

宴会在无拘无束的气氛中进行着。赫鲁晓夫与明星们亲切交谈、推杯换盏。

尽管这些人对苏联的态度各有不同,但他们的言行举止都十分友好,不见反苏举动。直到一个人上台做出全场首次发言。

二、针锋相对的对话

“您的国家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公司,最伟大的垄断体。”斯库拉斯总裁如是说。

这位总裁本是一位希腊人,17岁时,跟两个哥哥一起来到美国闯荡,先后做过杂工、服务员之类的活。

四年后,兄弟三人把积攒的3500美元投资到一家小电影院,投身电影产业。经过苦心经营,他们建成了美国最具影响力的院线,旗下的连锁电影公司多达650个。

他对美国的制度充满了感恩与认同。此次担当接待赫鲁晓夫的东道主,他自然不会放过拷问布尔什维克领袖的大好机会。

他想借助好莱坞这个舞台,给赫鲁晓夫上一节资本主义的宣传课。

于是,几杯酒下肚,趁宴会的气氛正热闹,福克斯总裁斯库拉斯走向前台发言致辞。

他望向赫鲁晓夫,说:“我本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希腊男孩,来到美国只为追求梦想。现在竟有幸当上了二十世纪福克斯的总裁,请允许我在此感谢美国。”

赫鲁晓夫也跟着鼓掌,但他笑而不语,一脸不屑,心想:就这?也不问问我赫鲁晓夫出道前是干啥的?

斯库拉斯这么说,无非是想证明美国的体制更好,资本主义的穷人也能翻身。

而赫鲁晓夫却对这种资本家由贫到富的感人故事嗤之以鼻。他是这么回应这位“白手起家”的总裁的:

“这个故事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想向你表达深深的敬意。可是你想知道我的故事吗?”

赫鲁晓夫接着说:“我从刚学会走路起就开始工作了,还没满15岁的时候,做的工作都可以列出一长串清单了。”

“起先,我为资本家放羊,接着在工厂、煤矿、化工厂,都工作过。而现在的我,是伟大的苏联领袖!”

这是双方对不同制度所具有的发展机会的友好交锋,赫鲁晓夫用一番巧妙的回答征服了在场观众,又赢麻了。

三、剑拔弩张,梦露圆场

占据上风后,赫鲁晓夫的发言开始转向另一个话题。他先表示了,自己一行人在访问途中的享受都得很愉快,但也提出了自己的失望。

“就在我来到好莱坞之前,行程安排上说我可以去参观迪士尼乐园的。但在刚才,有人告诉我,不行,您没法去了。”

“我问,为什么不能去呢?他们告诉我,美国当局无法保证苏联访美团在那里的安全……我想问,到底是霍乱流行还是鼠疫爆发?我去了也会染病?或者说有一群匪徒劫持了迪士尼,如果我出现就会被杀掉?”

原来,赫鲁晓夫一行人即将参观迪士尼乐园的消息走漏了风声,被媒体大肆报道。附近的民众甚至自发组织了反苏游行,以抵制赫鲁晓夫的参观。

为避免尴尬,美国官员只好改变行程,收回当初的承诺。

“我本以为你们井然有序、安全平和,当我来的时候,我的安全可以不需要通过封闭的防弹车来保障,我以为我能自由的行走在美国人民中间。”

说道这里,赫鲁晓夫龙颜大怒,在场嘉宾也感受到了不对劲,于是纷纷沉默了。

“但他们说这不可能,我对美国只剩下失望和沮丧。”赫鲁晓夫被气得满脸通红,向空气挥舞双拳表达不满。

看到情况不妙,座位上的梦露姐立马出面打圆场。

她凑到赫鲁晓夫耳边,轻声地给他讲了几个笑话,至于是讲了啥,大伙都没听见。

只见赫鲁晓夫转怒为喜,笑颜大开,大伙捏了一把汗,这事这才算翻篇了。

在席间,梦露及时发挥了她常年混迹交际圈学来的本领——察言观色。

为了缓和剑拔弩张的气氛,梦露竖起大拇指连连夸赞赫鲁晓夫的演讲精彩,并希望他能够继续倾诉,以忘掉旅途上不开心的事情。

事后,记者过来采访玛丽莲 梦露,他们问:“你觉得赫鲁晓夫的演讲怎么样?”

梦露答道:“有趣,很有趣!”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下午。”

那场午宴上,赫鲁晓夫和梦露聊了许多。

讲到陀思妥耶夫斯基代表作《卡拉马佐夫兄弟》时,梦露告诉赫鲁晓夫,如果将来翻拍成电影,她希望自己能够饰演格鲁申卡这个角色。

赫鲁晓夫被梦露的热情打动了,并称赞她是全美国最美丽的女子。如果有朝一日梦露能来苏联拍电影,当局必以国礼相待,并且随时欢迎。

事后,因为梦露的热情,没去成迪士尼乐园的赫鲁晓夫依旧表示对此次访美行程的满意。

只可惜,造化弄人。

1959年的玛丽莲 梦露已时日无多,谁也没有料到这么一位聪慧的影星居然会在几年后毫无征兆地离开人世。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而就在梦露身死的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把美苏的对抗推向了最高潮。

文/尕娃子

参考资料:

1、《梦露饭局:赫鲁晓夫席间会美人》,陶短房

2、《赫鲁晓夫与梦露的一次“约会”》

上一篇:史上“嗜血成性”的皇帝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