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州马场村轶事

马场村轶事

作者:马兴平

马场村是华州区大明镇的一个自然村,位于大明镇南五里,大桥路东侧,北接龙湾村,南至桥峪水库,南北狭长,总面积3000多亩,共三个村民小组,110多户人家,400多人,可耕面积1800亩。

远古传说

很久以前,有个大户名叫李凤仙,拥有百亩庄园,千顷良田。除霸占了南山峡谷天然水利资源外,还拥有24口大水井,农作物灌溉便利,旱涝保收,各种树木万株以上。李凤仙为富不仁,私设公堂,欺男霸女,声称“种粮不靠天,烧柴不进山。吃的飞锣面,24个丫鬟连轴转。若想难住我李凤仙,除非干了黄河霸了天。”实在是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老天爷为了惩罚这个恶人,连降三天三夜暴雨。从秦岭山脉南山峡谷中喷涌出来的特大洪水,迅速将李氏庄园和千顷良田化为乌有。随后,就留下了这块南北长十华里,东西宽五华里的河床地带。最初称这里为“千顷漫”,当地曾有一出古戏描述了这个故事。“千顷漫”也称之为“遇仙河床″,但马场人一直称为“马河”。

马场风光 何小勇供

明清考证

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于1630年掀起波澜壮阔的农民起义。1644年1月,李自成定西安为西京,建国号为大顺,同年3月,李自成率百万大军兵分两路 ,攻占北京。1644年3月19日,明朝末代皇帝崇祯感到回天无力,为留皇家血脉,嘱咐好太监王承恩保护三位皇子等事宜后,在梅山自缢。当日,李自成攻入北京,俘虏了三位皇子,这三个皇子分别是:太子朱慈烺、三皇子定王朱慈垌、四皇子永王朱慈照。由于镇守山海关的明朝大将吴三桂,投靠了满族首领多尔衮。他们里应外合后,致使清军顺利入关。1644年4月29日,李自成被迫放弃北京城,携三位皇子急忙向西安撤退。

1645年,清军分路攻打西安,李自成只好从华州赤水沿遇仙河进入台塬。经遇仙河床进山,快速向湖北襄阳转移。大军进入秦岭峡谷时,曾搭建许多浮桥(后将此地取名桥峪)。途中,除了朱慈照趁乱逃脱外,太子和定王均死于战乱。朱慈照后来在今大明镇太平寺立足,因为朱慈照变成唯一生存的皇子,当地人直接称为“四太子”。几千年来,由于汉人统治华夏的理念根深蒂固,清朝初期,大家对满人非常仇恨,明朝的遗臣纷纷向四太子靠拢,信徒很快遍布了整个三川两塬。

马场村农田 何小勇供

四太子振臂一呼,反清复明的烈火立刻点燃。遇仙河床变成牧马练兵场,全民动员声势浩大。康熙皇帝为了尽快剿灭这一股敌对势力,曾多次派兵征讨,均告无效。为了获得汉人的信任,巩固其朝政。康熙采取了“一国两制”策略:只要四皇子不再造反称帝,拟将这块根据地予以赐封,允许现存的明朝势力进行区域自治。1674年3月17日(农历),朱慈照接受了议和,但庄严声明:“身为明朝的四皇子,生不做清朝的官员,死不沾清朝的土地,随后,进入蕴空山寺院修行,拒食俸禄。

从此,太平寺这块区域,正式竖立起“大明”旗帜,成为大清帝国的“国中之国”。将南山改为清明山,标志着清朝版图中的明朝自治。将牧马练兵场命名为“十里马场"。珍藏在蕴空山禅院等处的壁画之中,有一幅“还我河山(南山训马图)”,就是指的马场这个地方。

蕴空禅院“还我河山”壁画 刘亦农供

1701年3月17日(农历),朱慈照在蕴空山与世长辞,按照其遗愿,以悬棺(未沾清土)的方式下葬。明朝的余党们树倒猢狲散后,十里马场也失去了人欢马叫的热闹场面,重新沦为荒无人烟的景象。

从1730年开始,十里马场又被潼关驻军正式接管,恢复为牧马场。随着时代的发展,对战马的依赖性日益衰退。到了清朝末期,牧马场已是石头遍野,坑洼起伏。昔日的营房、哨所、仓库、马厩、围墙、白庙等仍依稀可见,各种灌木荊棘郁郁葱葱,野生小动物繁衍生息,给人的感觉一片狼藉。

民国称村

1927年后,蒋介石正式成为北伐总司令后,中华民国正式进入到国民党蒋介石统治时期。由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从1913年开始,陆续有人从四面八方来到“十里马场”,搭建茅草庵,烧草垦荒。直到20世纪30年代末,这里才逐渐形成靠近东部河床根基除保持正常洪水泄流外,其余部分都被开垦的局面。当时的景象是:星星茅草庵,石头望无边。地畔是石链,小树围成圈。各家独庄院,深夜心胆寒。土匪任意窜,联络靠大喊。人们将这个新兴的贫穷村庄称之为“马场村”。

马场村地畔 何小勇供

马场村都是外迁户,有陕西的,湖北的,河南的,山西的,也有从甘肃,宁夏迁来的。其中,也不乏附近村庄移户过来的。所以,马场村姓氏复杂,如:周吴程王,马宋代杨,张李阮宁,朱童刘方,袁夏许陈,岳史肖黄等各种形式杂陈,不胜枚举。其中,马家来自湖北郧西,袁家来自陕西,他们迁住最早,从明朝中后期陆续迁入。

因地广人稀,匪患扰民,故以集居为院,如方家院、马家院、李家院、许家院、朱家院等等。院内房屋以草房为主,住户门窗窄小,后发展成土打墙,换成瓦房。沙土打墙是马场民居一大特色,有诗为证:“沙土打墙墙不倒,墙板翻飞入云梢。七十二柱三十脚,唯见板底老鼠窝。”院与院之间比较分散,星罗棋布。

马场民居 作者供

各院互通往来,若遇匪情及突发事件,击鼓点火鸣号,互传消息,互帮互救。时间长了,他们便互通姻缘。因土地贫薄,乱石遍地,故各自开垦,打链圈地,移土复垦,在长时间生产生活中开垦出具有特色的链圈地。他们谁的劳动多,势力大,就占种的地域大。他们各自经营,自给自足,土地面积最多的是许氏、方氏和马氏等几个大家族。

由于兵荒马乱,土匪猖獗。这些可怜的外来户也曾遭遇周边村民的歧视、凌辱和骚扰。为了团结起来共同对外,许坤任村甲长,组织村民也做过许多努力。(未完待续)

图文来源:作者推荐·华州文艺

原文作者:马兴平

整理编辑:华州文艺、华州文史荟萃

上一篇:看电视纪录片《五大道》随感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打工一直被回绝

    不知道是自己运太差还是真的疫情太严重,半工半读一直被砍班/面试回绝,目前只有做过餐饮跟补教跟诊所的打工,都只能上很多家(鸡蛋分散方的风险),虽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