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文帝元宏(之二十三)

第八章平城梵音

孝文帝长大了。

在太皇太后多年精心教育、辅佐下,年轻的皇帝不仅精通儒家精义,了然佛道、史传百家,而且积累了丰富的治国经验。无论是朝堂之上,还是朝堂之下,他的表现都令太皇太后满意,祖孙俩的沟通异乎寻常地顺畅。

第一节春风少年

拓跋族人成熟都早,往往十三四岁的少年就发育得与成人无异,到十六七岁时身体与智力已发育完全。太皇太后思虑周全,早早就为孝文帝的后宫精心做了安排。太皇太后的哥哥冯熙,家有八女,个个识文断字,才貌双全,太皇太后挑选出二女入宫,天天接受太皇太后的教育和培养,时不时与皇帝读书、玩耍在一处。孝文帝十四岁起,二女先后入掖庭,嫁与孝文帝。考虑到冯家此举可能会引来非议,太皇太后又安排常太后恩宠过的林金闾侄女林氏入宫。太皇太后能有今日,当年的常太后功不可没。常太后至死都不忘那林金闾,如今太皇太后将他的侄女诏入后宫,也算还常氏太后一个人情。另外,又选司徒公高肇之妹、高丽女子高氏和李冲之女入宫,算是给孝文帝的后宫充实了起来。林氏贵人姿色美艳,很得孝文帝的恩宠,最先生产,生皇长子拓跋恂。孝文帝初为人父,非常高兴,请示太皇太后,要立林氏为皇后。太皇太后虽然不悦,但没说什么,恩准立后,但随即依照例制赐死。

这是孝文帝始料未及的。他苦苦哀求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叹息说:“你以为哀家愿意这样做吗?祖制如此,从道武宣穆皇后始至今日,后宫产子将为储君,其母皆赐死,有多少年轻美好的生命因此而丧生,谁不心痛!”孝文帝说:“难道祖制就不能改变吗?林氏没有罪啊!”太皇太后劝慰道:“祖制不是不能改,要改,但不是现在。目前大魏积弊冗杂,各地起事层出不穷,百姓尚于水火中挣扎,皇上不为天下苍生考虑,求助于变革,却哭哭啼啼为一女子百般纠缠,若被大臣们知道,你待怎讲?”孝文帝黯然离开。林氏死后,孝文帝追封她为皇后,并赐其谥号曰“贞”。十几年后,死去的贞皇后又因儿子被废为庶人,用命换来的封号又被儿子拿命抵消了,若泉下有知,林氏也该为自己的牺牲不值,此乃后话。不久,高氏产下次子拓跋恪,孝文帝方又得到一些安慰,但再不提议立皇后的事情。冯家先入宫的二女虽亦受宠,却始终无一有孕。意外的是,其中一个居然得病死了,只剩下了叫冯洁的,被封为昭仪。林氏与高氏相继产子后,太皇太后又从哥哥冯熙家里选出两女入宫,均被封为昭仪,一个叫冯清,另一个年龄与孝文帝相仿的,叫冯润,特别柔媚可人,性格活泼,也很霸道,虽是冯熙家中次女,但冯熙与太皇太后因为她性格的原因,起初并不看好。此次既被选中,冯润便竭尽全力施展手段,令孝文帝颇为迷恋。

孝文帝迷恋的不仅仅是冯润的美丽,他更为喜欢她的朝气活泼和无法掩饰的骄纵之气。他的内心深处,多么渴望放松一下自己,哪怕只是一瞬。他贵为天子,却不得自由,身为人子,却不得尽孝,纵是男儿,却不得自主……他特别喜欢出宫,去郊外,去鹿苑,乘着八面来风,纵马驰骋,仿佛鲲鹏,自由翱翔。可是,每当他生出一些遐想之时,都会及时勒住这自由的野马,将之驱赶回黑暗的牢笼。周围,始终有一双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他不知道那是谁,但那双眼睛,分明就在身前,或者身后。那双眼睛,看得见他所有的举动,能让他即刻遭受太皇太后的杖责。太皇太后打也好,骂也罢,他都不记恨,太皇太后就像他的母亲,有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也有苦心孤诣的培养和教育,有哪个孩子会记恨自己的母亲呢?他只是不愿意惹她生气。他害怕她的雷霆之怒,更害怕她的冷若冰霜,童年的一切,都未曾远去,未曾忘记……

作为一个身负重任的皇帝,他一刻也不能放松自己,他有太多的责任与顾虑。即便是与太皇太后一起出巡的时刻,在平城广袤的蓝天之下,太皇太后都已经陶醉了,他也不敢放松自己的神经。可是,他毕竟是个正在成长中的少年,内心的热烈,不在皇宫,也不在朝堂,而在让他能够感受到自由的一切人、物及空间,甚至空气。冯润聪明透顶,但也骄傲妒忌。她吸引他,也折磨他。少女冯润的鲜明个性,有如一块磁铁,牢牢地吸引着同为少年的拓跋宏。

初夏,孝文帝与太皇太后巡幸平城东部的火山。在火山群附近,他捡到了一块玛瑙,玛瑙于他而言,并非稀罕之物,但这块玛瑙,的确稀罕。

平城火山群属于第四纪火山运动的典型遗存,有 30 多座完整的火山锥体分布于桑干河流域的河谷地带,就在这山间河谷之中,散落着许多火山喷发后形成的玛瑙石,这是大自然的馈赠。孝文帝无意之中捡到的这块玛瑙,晶莹剔透的石头里面,居然有一团金黄色的胆芯,阳光下映照,胆芯里是一滴清纯的水。孝文帝越看越喜爱,拿给太皇太后看。太皇太后也啧啧称奇,爱不释手。孝文帝便将这玛瑙石献给了皇祖母。

回宫后没几天,冯润手里拿着那块黄胆玛瑙噘起了嘴,质问孝文帝有了宝贝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她?如果不是在姑母那里见到就不肯撒手,她必定与这石头无缘了。孝文帝差点笑趴下,敢和太皇太后抢东西,天底下,大概也只有她了。

隔月,冯润求太皇太后带着她再幸火山。太皇太后不同意,冯润便央孝文帝一起去求,太皇太后没有办法,只好带众人一起又走了一趟。这次,先去了昊天山上的昊天寺。昊天山原本也是一座火山,南来的和尚慧明发愿,四处化缘要于此建庙,朝廷有感于大和尚的诚心与功德,资助其建成昊天寺。这昊天寺建得极有特色,正殿供奉着释迦牟尼塑像,东殿是老子像,西殿是孔子像,也是儒释道三教合一的代表之作,与恒山悬空寺如出一辙,只是规模和机巧略为逊色于后者。月门内,玉皇阁供着玉皇大帝像。所谓“昊天”,即为天上,乃玉帝之所。昊天寺建于火山之巅,就是天上的寺院了。“拜拜玉帝,提前拉拉关系,他日相见,也不至于生疏。”冯润悄悄和孝文帝取笑道。

冯润此行的目的很明确,也想寻宝,寻一块像孝文帝捡到的那种玛瑙石。可是,凡事皆讲一个“缘”字,冯润捡到的,都是些普通的玛瑙,有侍卫呈上一块极大的玛瑙,看看,也没什么稀奇,冯润又噘起了嘴。太皇太后与孝文帝不禁相视而笑。

正值青春期的冯润骄纵而任性,还有一些疯狂。有时,孝文帝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她,可是即便他生了她的气,他也无法摆脱她银铃一样的笑声。她就是一束光,一束谁也无法约束的光,一直照进他的心里。他感觉到了快乐。

那是爱情的光与乐。

李文媛,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同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大同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大同市博物馆理事会特聘理事、大同市妇联执委、大同市传统文化促进会文化顾问、中国观赏石协会鉴评师、价格评估师 。法学学士。14岁开始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太阳风》(作家出版社出版)、传记文学作品《孝文帝元宏》(北岳文艺出版社)。其它作品散见于《青年诗人作品选》、《意林》《小品文选刊》、《红楼梦学刊》等刊物杂志。

【来源:大同市传统文化促进会】

上一篇:他抗战时2天消灭日军2将军,贪图享受娶40个妻妾,活了83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