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起义时,傅作义放走了哪五位高级将领?他们的结局如何?

在解放战争时期,为了适应形势,我党先后成立了四大野战军(华北并未设立野战军司令部机构,也没在整编中获得野战军番号)。同样的,国民党也先后成立了四大“剿匪”总司令部,这都是重要的战略机构。

不过,与我党上下一心不同的是,国军各大“剿匪”总司令部之中派系非常复杂,内部倾轧的现象屡见不鲜。

比如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他属于地方实力派,与蒋介石一直貌合神离,他这个“剿总”名义上下辖了李文第4兵团、石觉第9兵团、孙兰峰第11兵团、侯镜如第17兵团,但实际上他能调动的仅仅只有孙兰峰这个嫡系兵团。

其他三个都属于中央军,要守城可以,但要出击,就得有蒋介石的命令了。因此平津战役前,傅作义的部署真的是费了一番心思。

他收缩了防线,将主要兵力分配到了张家口、北平、津塘三大区域,张家口是他陆路西逃的通道,北平是他企图决战的地点,津塘则是他海路南下的渠道。看起来没啥问题,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看起来固若金汤的防线,实际上都会如纸糊一般。

我东北野战军入关后,先是配合着华北野战兵团在张家口、新保安解决了傅作义嫡系11兵团、35军,然后又以极快的速度攻克了天津,使北平变成了一座孤城。

万般无奈之下,傅作义终于愿意与解放军和谈,之后又决心发动起义,这个想法得到了绥远将领的支持。不过当时北平城里的中央军可比他的绥军多太多了,如果贸然起事他自己的安全都会受到威胁。

所以傅作义提前将一些中央军调到城外布防,随后以召开军事会议为由将国军的高级将领扣押了起来,使中央军将兵分离,这才促成了起义的成功。

中央军不愧是蒋介石的嫡系,即便已是这样的情况,大部分人还是拒绝在起义和平协议上签字,傅作义也没有为难他们,还是放走了五名国军高级将领,让这些人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那么这五个人最后的结局如何呢?

首先从职务高的说起,第4兵团司令员李文是黄埔一期生,毕业后就开始追随老蒋,几十年下来对老蒋有很深厚的感情。他得知傅作义要起义的消息后拼命反对,但此时他说了已经不算。

李文虽然不想起义,但要他拼一下也还是不敢,他当时兼任着北平警备总司令,真要拼,可以试着妥协然后出去搞点风浪。不过他是个聪明人,大势所趋之下还是没有生事端,就上了蒋介石派来接人的飞机。

之后李文被任命为西安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五兵团司令官,换到西北继续顽抗。当然,这也是徒劳的,1949年12月,李文与第五兵团残军在四川邛崃被解放军包围,走投无路的他选择了投诚。

解放军对这些投降的国民党军官还是非常优待的,让他们进入了西南军政大学高级班学习,改造思想。

不过李文的心始终还是跟着蒋介石走的,1950年3月,他找到机会从学习班逃跑,之后辗转到了香港,又经蒋介石允许去往台湾。

这样一个有过起义经历的将领自然是没办法再得到重用,蒋介石念在李文的执着,还是给他安排了个所谓的“国防部”高级参谋闲职,混点薪水,生活没太大问题。1977年李文病逝于台北市。

第9兵团司令员石觉是黄埔三期生,他能崛起主要靠汤恩伯,从1928年到1945年他都在汤恩伯麾下任职,还有个外号叫“汤恩伯的干儿子”。他是1948年11月才被提拔为华北“剿总”第九兵团中将司令官,之前当了几年13军军长。

所以得知傅作义要起义后,他向傅作义请求能批准运走13军。傅作义不想把事情做绝,没有同意,但也表示此后不会过问13军的事,算是变相的默认。

只不过消息不知道从哪里泄露了,解放军随即对东单机场进行猛烈的轰击,国民党飞机再也找不到适合大量降落的地点,因此13军最后没能出去,只有石觉等少数高级军官跑了。

回到南京后,石觉发现老上级汤恩伯还担任着京沪杭警备总司令,于是连忙过去投奔混乱个副司令。

比较有趣的是,这时候的老蒋对汤恩伯和石觉两人的评价截然不同:除汤本身外,其副司令石觉本为最有希望之将领,竟亦被其牵累,不能复指挥其所部,是诚等于灭亡矣!大概意思就是汤恩伯实在扶不起来,还是个猪队友连累了石觉。

所以上海解放后,石觉被蒋介石任命为舟山防卫司令官兼浙江省主席,汤恩伯则被撇开了。

石觉打仗能力怎么样说不好,但是开溜本事绝对够强,舟山撤退时他把12万多人带到了台湾,因此受到了蒋介石的重用。

此后石觉担任过台湾防卫总部副总司令、北部防守区司令、南部防守区司令、第2军团司令、金门防卫司令官等职,并且军衔也晋升为2级上将,晚年还挺风光。

1986年石觉病逝于台北。

下面就是三位军长,13军军长骆振韶是黄埔六期生,他的资料很少,没搜索到肖像图,所以就用北平解放的图片代替了。

石觉是汤恩伯的嫡系,骆振韶则是石觉的嫡系,最初他是13军主力师4师的师长,石觉升任兵团司令后,他就接任了13军军长。从北平被送回后基本上也是跟着石觉,到台湾后还担任过北部防守区少将副司令,1992年病逝。

16军军长袁朴是黄埔一期生,他极其反对起义,当时甚至还进行了一番哭闹,不过嘛,这种时候眼泪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他也只能坐上去往南京的飞机。

后来在西安绥靖公署干部训练团担任过教育长,1950年经海南逃到台湾。当时蒋介石麾下也没啥人可用了,袁朴这个擅长搞军事教育的反而得到提拔,历任台湾东部防守区副司令、预备部队训练司令部司令、陆军副总司令等职,也晋升了2级上将。

1991年袁朴病逝于台北。

94军军长郑挺锋是黄埔三期生,他哥哥是著名的大特务郑介民,有这样一个哥哥罩着,官运还算亨通。辽沈战役期间,傅作义想出的西柏坡“斩首”计划,蒋介石就是让郑挺锋去实施的。

被送回南京后,郑挺锋很快又担任了二十一兵团副司令驻守海南。不过海南也是守不住的,郑挺锋再次转进到了台湾。

郑介民后来被蒋经国重用,所以郑挺锋也担任过澎湖防卫司令部副司令、第一兵团副司令等职,1961年病逝。

傅作义起义时麾下还有八个军的编制,其中三个是绥军,五个是中央军,92军军长黄翔在上级侯镜如的指示下起义了,第31军廖慷则是先起义,后害怕清算又跑到了香港。

别的不论,中央军对老蒋的忠诚度还是挺高的。

上一篇:为什么楚国国君感觉一直叫王,其他六国国君一直叫公?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总是不够勇敢

    鲁妹本人我一直对感情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虽然平常讲话都装作大剌剌的,可是内心真实的我其实是内向爆炸的俗辣,有过几任暧昧到极限的异性朋友,但总是走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