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冶诚:“养”了蒋介石10年没名分,为帮他还债认蒋的朋友为干爹

春天只剩个尾巴,梧桐絮飘起来了,在南京街头纷纷扬扬。

惹得路人喷嚏不止,回头就在朋友圈发了牢骚:今天又是为蒋介石宋美龄的神仙爱情痛哭流涕的一天。

传言宋美龄钟情法国梧桐,为讨娇妻欢心,蒋介石不惜从法国引进树种,从美龄宫种到中山北路,一路串成宝石项链赠予爱人。

被蒋宋“神仙爱情”感动的人不知凡几,直到现在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但很少有人提及蒋介石和宋美龄是三婚,蒋还有个相伴多年的小妾,出身烟花之地。

年轻的蒋介石对她一见钟情,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还亲自为她改名为:姚冶诚。

“诚心对待美人”,蒋对姚的真情烈火,可见一斑。

1927年9月,为了迎娶宋美龄,蒋介石连登三天报纸,表示自己与以往的妻妾都脱离关系。

知道了报纸消息,姚冶诚也只是微微失神,指尖佛珠拨动不止,口中喃喃诵经未断。

蒋介石之于姚冶诚,是黑夜燃起的柴堆,能温暖她亦会灼伤她。

【1】

1887年,生活在江苏吴县的一对姚姓小夫妻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小女孩生的玉雪可爱,在家中十分受宠,被视为掌上明珠,夫妻二人为其取名为“阿巧”。

几年后,夫妻意外去世,阿巧并无兄弟姐妹,孤身一人,跟着小叔生活。

那时候四处都有人闹革命,穷人的日子不好过,姚小叔身无长物,为了养活小侄女只能去干卖苦力的送货船夫。

船夫接一单生意要不停歇地摇桨两天两夜,如此才能换来微薄的薪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阿巧自懂事起就十分体谅小叔的辛劳,将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并练得一手好女工,远近闻名。

转眼间,阿巧也到了及笄之年。江南美女多如牛毛,阿巧的容姿在一众美女间也是打眼得紧。

身材丰满,面若桃花,眉目含情。一时间说亲的媒人踏破姚家门槛。

姚小叔一个都没答应,因为他膝下无所出,想要将阿巧收为自己的女儿,招婿入赘延续香火。

他打听到一户沈姓人家男丁众多,守着几亩田地日子过得紧巴巴,愿意让自己的二子“天生”入赘。

两家一拍即合,连忙办了婚礼,阿巧稀里糊涂地进入了婚姻。

婚后二人进沪谋生,天生跟着自己的叔父干些脚夫、丧葬的体力活,阿巧则去有钱人家做娘姨(保姆),因为阿巧玲珑白净,手脚麻利,常得东家赏钱。

夫妻二人年轻力壮,没有孩子要养,手头自然宽松,天生时常去茶馆寻乐,久了竟然染上鸦片,日子过得七零八落。

原本温和憨厚的天生变成暴躁易怒的瘾君子,时常因为家中没有钱供他抽鸦片而打骂阿巧。

本就不深厚的夫妻情分也在拳打脚踢间渐渐消失,阿巧开始不回家,能躲就躲。

旧上海里有一类“先生”,她们是高级妓女,通常被养在各个隐秘的公寓或茶楼里,会读书识字、弹琴唱曲,颇有才情。

一些有钱人会来到这种风月场所边谈生意,边吃花酒,兴致来了还能抽两口大烟。

陪客的高级妓女身旁通常要有两名娘姨随侍,这里的娘姨和妓女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对外名声不显,且工资丰厚。

姚阿巧凭着出色的姿容进入一家名为“群玉芳”的小茶馆做娘姨,这里只有一位“先生”需要伺候,阿巧每日干些待人接物,端茶倒水的活。

身处靡靡之地,阿巧轻易就被这些花红柳绿迷了眼,她变成了盛开的石榴花,美的热烈诱人,一举一动带了些风尘味。

【2】

1911年,一个莽撞的青年敲响了群玉芳的门,阿巧从里面走出,二人照面,一段纠缠55年的爱恨情仇就此展开。

二十出头的蒋介石从日本回国,通过上海革命党首领陈其美的介绍认识了孙中山先生,开始从事革命工作。

他此次进沪便是要和陈其美商定起义大事,但他没想到议事的地点表面是个茶馆实则是个妓院。

开门的女人,与他的乡下妻子完全不同:只穿一件红色改良旗袍,胸口敞着呼之欲出,裙衩开得往上,露出雪白的大腿,侧着身子倚在门框,浓郁的风情裹得蒋介石面红耳赤。

阿巧满月般的脸庞铺满红晕,黑珍珠似的双眸含嗔瞪着面前人,伸出胳膊递给直愣愣的蒋介石一杯浓茶,转头就进了内间。

陈其美将二人之间的暧昧看得清清楚楚,便多次安排在群玉芳议事,每逢蒋至,必要阿巧随侍左右。

俩人是同年生日,均是二十出头的青年人,一个英俊赤诚,一个妩媚风流,才子佳人常常相见,不多时就浓情蜜意,确定了恋爱关系。

但蒋介石有工作在身,为了革命,他忍着相思之苦回到了日本。在日本的短暂时间里他常望月思念阿巧,感情经过时间沉淀反而愈发浓厚。

同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蒋介石回到上海闹革命,也因此有了和阿巧会面的机会。

时局动荡,蒋介石的工作进行困难,在一次刺杀行动中遭到追捕,慌忙间翻墙进入一家庭院,这正是阿巧的居所。

不多时,几个士兵闹哄哄地涌入院子,捏着阿巧的脸就开始盘问:“你是这里的娘姨?常来这里的陈其美、蒋介石是不是在这里?”

阿巧眨了眨眼,说:“前几天还来过咧,你要向他们汇报工作?告诉我也行,我给你转告。”

士兵朝地“呸”了一口,恶狠狠地说:“他们是乱党!我们是来抓他的!”说完士兵就在四周查看了一番,见没有蹊跷就撤了出去。

阿巧回到屋里关上门就被蒋介石捂住了嘴巴,二人相视一笑,没有声响地过了一夜。

姚阿巧救了蒋介石一命,二人之间除了激情,掺进了更为深沉的救命之恩,使得这段露水情缘开始变得真挚。

【3】

1915年,上海局势愈发紧张,人人自危闭门不出,群玉芳生意凋零,蒋介石将阿巧接了出来,安置在上海法租界蒲石路新民里13号,蒋姚正式同居。

当天夜里,二人依偎在一起,蒋介石沉浸在温柔乡里,抚摸着阿巧的乌发,说:“你以后不用去伺候人了,我们可以开始新生活了。”

阿巧黑亮亮的眼睛看着他,心中是从没有过的甜蜜,小声答应。

“而且,你不要叫怡琴(阿巧的花名)了,我给你取个新名字。”

“不叫怡琴那叫什么?”

“叫'冶诚'好不好?“冶”是漂亮,指的是你;“诚”是我,我真情实意地爱着你。”

蒋介石的花言巧语迷得姚冶诚头晕脑胀,只觉得自己撞了大运,有一位这般好的情郎。

此后,姚冶诚就像真正的贤妻良母,每天做好饭等着蒋介石回来,替他缝缝补补,收拾家里,并且拿出自己的积蓄供养着二人的生活。

一天,姚冶诚买菜途中遇见了姚家的一位堂姐,寒暄几句离开,并未做他想。但这位堂姐回去后却将姚冶诚的踪迹告诉了姚小叔。

姚小叔在侄女失去音讯后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现在知道这个不孝女竟然抛家舍业和一个男人在上海同居,震怒非常,直奔上海和天生一起找去蒋姚住处。

见到侄女,姚小叔破口大骂:“阿巧,你怎么能做出这般不知廉耻的混账事,你知道阿叔跟天生是怎么过得吗?”

旁边的天生闷不吭声,脸色气得铁青,恨不得立马揍妻子一顿,抓起姚冶诚的胳膊就要往外扯。

姚冶诚看着震怒的丈夫,身体不自主开始颤抖,她想起了被打骂的疼痛,死命扒着门框,说什么也不肯走。

侄女死不悔改,姚小叔只好放弃拉扯,三人一直僵持到蒋介石回来。

蒋介石见到姚小叔先拜一礼,直言自己与姚冶诚的深情厚谊,并恳求姚小叔宽恕两人的罪过。

转头又同天生道歉,并承诺给他钱财补偿、另说一门亲事。

这天生为了抽大烟早就倾家荡产,对姚冶诚也并无夫妻情谊,见能有银子拿也就不闹了;姚小叔却是心疼自己的侄女,要求蒋介石必须要娶姚冶诚。

蒋介石为了姚冶诚自是满口答应,为了显示诚意还承诺给姚小叔一笔赡养费,姚小叔也就不再过问此事。

蒋介石答应的爽快,自己却是真没钱,现在还靠着姚冶诚的积蓄过活。

他找到了自己在日本的同学张静江,张静江出身江南丝商巨贾之家,对蒋介石很是照顾,经常借款给蒋活动关系,加上这次借的赡养费,竟然共有10万银洋之多。

见蒋介石为自己“倾家荡产”,还欠了一屁股账,姚冶诚感动之余也跟着苦恼,毕竟二人都没有收入来源,这样大一笔欠款压得她喘不过来气。

但蒋介石却是丝毫不慌,他早就想好了对策:让姚冶诚拜张静江干爹。这样一来,这欠款就成了干爹给干女儿的见面礼,不用还了!

自己认丈夫的朋友为干爹,这是什么混乱羞耻的关系?姚冶诚不太情愿,但二人也实在想不出别的赚钱法子。

姚冶诚硬着头皮喊了张静江一声“干爹”,抬眼看见蒋介石奸计得逞,洋洋得意的样子,心中对他又爱又恨。

此后五年里,姚冶诚一直跟在蒋介石的身边,随他下乡尽孝、南下革命,二人始终没有孩子,蒋介石顺势领来自己的二子蒋纬国让姚抚养。

有人说这是蒋介石留学日本的私生子,但蒋介石不承认姚冶诚也没有追究,只当做亲子抚养。

姚冶诚开始学做一个母亲,凡涉及蒋纬国的事必亲力亲为,蒋纬国被教育得聪明有礼,惯会讨蒋介石的欢心。

在上海的小院里,经常是蒋纬国骑在蒋介石的脖子上,父子二人满院子跑,姚冶诚立在一旁笑着喊:“慢些,小心!”一家三口,温馨快活。

【4】

时间飞逝,蒋介石与姚冶诚已经共同生活了近十年。

蒋的事业一路高走,他获得了孙中山的器重,成为国民革命的中流砥柱。

姚冶诚已是中年妇女,色衰爱弛,蒋介石不再觉得她美丽可爱,甚至觉得姚冶诚没文化配不上自己。

邻居经常能听见二人的争吵声,内容不外乎是蒋介石嫌弃姚冶诚整日打麻将、花钱等杂事。

自己整日神出鬼没不能陪伴妻儿,连对方打发时间的消遣也能拿出来争论,实在不像他过往作风。

其实,蒋介石早就遇到了新的钟情对象,是还在上学的中学生陈洁如,他被迷得神魂颠倒,恨不得立马结婚,那痴情的模样与他24岁时没有什么不同。

为了向陈证明自己的真心,蒋介石甚至拿刀割破自己的手,对天发誓:“我誓将用自己的鲜血,为你写一封爱永不休的誓书!”

他对陈洁如百般示爱,哄骗到手后,姚冶诚成了蒋介石新生活的绊脚石,争吵不过是战争的号角。

姚冶诚的积蓄都资助了蒋介石,后面一直靠蒋给生活费,他狠心想要与她分开,只需通知一声,姚冶诚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蒋介石搬到陈洁如的住处后,思念成疾的姚冶诚只能以“儿子想爸爸了”为由头,趁机见一见蒋介石。

姚冶诚对来接送她们去见蒋介石的侍从人员十分客气,见面先送上两碗亲手做的酒酿汤水浦鸡蛋,笑着同人话两句家常。

接着再转到蒋介石身上,仔细询问他三餐吃了什么,心情是否舒畅等,事无巨细。

等侍从一一说完,姚冶诚才会和儿子一同坐上汽车。

陈洁如并不是狠心的女人,对待他俩之间的往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而是蒋介石提心吊胆,能写信便绝不见面。

蒋介石是“真爱”陈洁如,也“真爱过”姚冶诚,但这“男女之情”终究抵抗不了“权利的诱惑”。

1927年6月,北伐战争结束,蒋介石手握军权。此时的他已有吞天野心,想要另立政府。

单凭蒋介石一人,独木难支。为了寻求政治联盟,他决定追求上海富豪名门宋氏家族的小女儿宋美龄。

宋美龄对于“总统夫人”的名号很感兴趣,1927年12月,蒋宋的“世纪婚礼”登上全国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

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合后,姚冶诚想见蒋一面更难,因为宋美龄的醋劲远比陈洁如大。

甚至在儿子蒋纬国的婚礼上,姚冶诚不被允许出席,只因宋美龄会在婚礼上讲话,让姚冶诚痛心终生。

【5】

新中国成立前夕,姚冶诚跟着儿子蒋纬国到台湾生活。儿子虽孝顺,但需要经常去美国出差,不能常伴身侧。

姚冶诚独自在台过着形影相吊的日子,心情十分郁闷,整个人迅速衰老下去。

1966年,姚冶诚病逝台湾。

远在国外的蒋纬国悲痛欲绝,飞回来奔丧,却没有在报纸上发现任何关于母亲的消息。

他跑到蒋介石面前,哭喊:“爸爸,母亲虽然是我的养母,但她待我比亲生儿子还好,她就是我的亲妈啊!”

蒋纬国妄想用眼泪换回母亲的一点体面,让她以“蒋家人”的身份宣布去世。

但蒋介石只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手指夹着香烟,蒋纬国看不清他的神色。

“为了蒋家声誉,不必大肆声张。”蒋介石半晌挤出一句话。

“爸?!”蒋纬国喊得声音都变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想再说什么,抬头却看见他的父亲闭着眼,腮边挂着两颗泪珠。

蒋纬国好像明白了什么,站在原地愣了一会,转头推门出去。

回到母亲住处,却见灵堂已搭好,他扑到母亲的灵柩前,嚎啕大哭。。。

姚冶诚活了79年,与蒋介石从相识到相爱不过半年。

两个人满打满算在一起10年,这10年却是姚冶诚所言:“一辈子最快活的日子”。

她不如宋美龄,没有出色的政治天赋和庞大的家族势力;也比不上陈洁如,不能满腹经纶和蒋介石谈古论今;甚至赶不上原配毛氏,没能在蒋家族谱留下任何存在的证据。

姚冶诚不是蒋介石的“必需品”,她是一株蒋介石的家养植物,当他累了倦了,回到家中抬眼就能望见;她拼命绽放自己,也只为他眼中片刻的惊艳。

蒋纬国在他的日记中曾提到:“近日与母亲话谈,常提及法租界的日子,我听后亦戚戚然,每言及父亲,母亲精神极高,滔滔不绝,快活似从前。”

姚冶诚为蒋介石付出了一辈子,蒋介石却只施舍她十年。你可以为她感叹,痛骂蒋介石“渣男”,但不必可怜她。

因为姚冶诚在那十年里绽放了最美的、最热烈的自己,或许遇见蒋介石,是她此生最幸运的事吧。

. END .

【文| 雨晴】

【编辑| 小龙】

#文人中会哄老婆的人物#



上一篇:《左手挺经右手冰鉴》近期必追好文,越看越上头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