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斩恩公“伯乐”,视太监为仇敌,竟使天子两度禅位的乱世叛将!

常听人说“嫉妒心”和“忘恩负义”之心,是为人处世之中的大忌,可在漫漫千年历史当中,却曾有过这样一位“好汉”,正因为“见不得别人好”,居然把自己落难时,提携帮助过自己的“大恩人”给亲手加害,这位“大恩公”还曾是他父亲的老朋友,可谓世交了。

当然这位“恩公”也有不是之处,但毕竟罪不至死,而这位“好汉”最终还是带着他的好搭档“一步登天”,甚至将皇帝宝座都给掀翻了,还把皇帝给押到了寺庙当中关了起来,自己又逼着两岁的娃娃登上龙椅了,总计做了二十六天皇帝。

后来纸包不住火,天下勤王大军扑至,“好汉”化作“叛逆”,竟丧命于乡间土财主之手,到头来只收获了一个凌迟之刑,真是让人叹息!说到这里,看官们必定会问其人是谁?说出此人姓名,恐怕许多朋友都会感到比较陌生,然而史册之中,正因有此叛将,竟险些让秦桧这样的大奸臣都毫“无用武之地”了,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至此,小编就来讲讲这位乱世叛将及其“最佳损友”的传奇故事。先讲其人“损友”生平,“损友”姓苗名傅,北宋年间上党郡人,即今山西长治。他的爷爷名叫苗授,是宋神宗赵顼元丰年间的殿前都指挥使,相当于禁军统领了。他的爸爸名叫苗履,靖康之变的时候,金国大军攻陷京师开封府汴梁城,宋徽宗赵佶第九子康王赵构在南京应天府河南商丘,建立天下勤王兵马大元帅府。

邢州信德府,即今河北邢台,守将梁扬祖带兵一万余人前来投奔赵构。当时苗傅、张俊、杨沂中、田师中这些人都曾在梁扬祖的麾下效力。康王赵构的大伯宋哲宗皇帝赵煦的第一任皇后孟氏,也就是被废的“元祐皇后”,南渡长江时,苗傅是她的统制官,带着所部八千兵马充当扈卫,并驻扎在杭州。

而“好汉”本尊名叫刘正彦,本是浙江金华汤溪人,他的爸爸刘法曾经做过宋徽宗政和年间的熙河路经略使,并战死在抵抗西夏大军的沙场之上,刘正彦于是由阁门祗候升任为朝奉大夫,后来因为犯了小错又受到了降责,没有了官职。

他父亲的部下王渊当时做了天子御营都统制,刘正彦就跑过去投奔,归为麾下。王渊为了报答刘法的恩情,就向朝廷举荐刘正彦为官,不久之后正彦被授予武德大夫一职,这个武德大夫曾经是宋江受招安时获得过的一个头衔。刘正彦还被派往濠州做知州,没过几天又被提拔为御营右军副都统制,相当于做了王渊的副手,王渊还分给了他精兵三千统领。

淮南寿春豪杰丁进,江湖人称“丁一箭”,像梁山花荣一样是个神箭手,起初聚众反金,投入在抗金名将宗泽大元帅麾下,后来宗泽大呼三声“渡河讨贼”而病逝,丁进见朝廷腐败无能,又落草为寇,自立为王,王渊奉旨征剿,刘正彦在平定“丁进之乱”中立有大功,被晋升为梁山卢俊义当过的武进大夫,又授予威州刺史一职。

刘正彦进军之时,还请来了严陵人刘晏同行,这个刘晏本来是辽国汉人,还在大辽中过进士,宋徽宗“宣和盛世”的时候率众来投降。刘正彦便以刘晏为军师,刘晏献计让大军改换旗帜作为疑兵,最后突袭成功,并擒斩了丁进。

刘晏于是由通直郎晋升为朝请郎,刘正彦却没有受到相应的封赏,心中大为恼火,一怒之下竟将皇帝御赐的金帛全部散给自己麾下将士,不久之后,宋高宗安排他护送六宫妃嫔和赵家诸宗亲皇子前往陪都杭州临安府。

宋高宗建炎三年,皇帝赵构听从王渊的意见,从镇江渡过长江来到杭州,当时刘光世、张俊、杨沂中、韩世忠四员猛将都被派去分守沿江各处要塞,御前只有御营统制官苗傅在左右。

王渊则派出大船十余艘,声言装载着宫中的御用之物,亲自从扬州押送到杭州来,杭州人见了却说道:“船上所载,都是王渊平定陈通之乱时,劫杀当地富户所夺来的家财!”吓得杭州的财主们个个战战兢兢。

当时宋高宗身边的内侍太监康履深得恩宠,甚至假借朝廷的威福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到了杭州之后,便经常派出打手强夺民居,极为暴虐蛮横,苗傅非常憎恨这样的人,并对麾下将士说道:“天子颠沛至此,阉宦却如此胆大胡为!”部将张逵更是愤怒地对士卒们说道:“王渊及内侍康履之恶,人人得而诛之,朝廷岂能遍罪天下人乎?”

没过多久,王渊被宋高宗任命为同签书枢密院事,相当于代理枢密正使了,掌握了天下所有兵马的调度和朝廷军事行动的决策。王渊最早跟宋高宗提出迁都“临时安置”之所,也就是杭州临安府,最后高宗在康履等左右宦官的怂恿下,同意了王渊之议。

后来王渊做了枢相大人,基本上也是宦官们在皇帝耳边吹了不少风。苗傅认为自己是皇帝一手提拔的亲信宿将,见到王渊这个“外来和尚”突然如此显贵,心中很不服气。

刘正彦虽然是王渊举荐入朝的,但到了杭州之后,王渊就将刘正彦手里的兵马给夺去了,因此正彦也非常怨恨他。而苗傅与王世修、张逵、王钧甫、马柔吉等久不得志的将领开始一起谋划“清君侧”,这些人大多都是燕赵之士,性情极为豪迈,因此又号为“赤心军”。

不久苗傅骗王渊说临安县附近有盗匪,欲图将他的兵马都外调而去。太监康履则得到密报,说“金田两统制作乱”。田乃指“苗”,金乃指“刘”,一贯奸诈机敏的阉宦康履立马看出端倪,赶紧跑去告诉王渊。

王渊大惊,慌忙派出大军设伏在宫城之下,第二天,苗傅也派兵埋伏在宫城北桥下,只等王渊退朝出城,当时刘正彦也在苗傅军中。后来王渊果然中伏,苗傅等人都说王渊勾结宦官谋反,刘正彦嫌他们废话太多,冲上去亲手一刀将王渊斩杀,并率兵围住了太监康履的私宅,凡是见到没有胡须的男子全部诛杀,接着众人又提着王渊的人头,冲向皇宫。

原本御前中军统制吴湛把守宫门,可他却早与苗傅私通合谋,于是打开宫门,带着众人跑到宋高宗前面奏道:“苗某不负天子国恩,只为天下除害也!”皇帝只是冷笑,久不能语。

杭州知州康允之得闻兵变,率领自己的官属跑到宫中来保卫皇帝,并请宋高宗登上御楼躲避,朝中文武百官也一同跟随。后来殿帅太尉王元也跑了过来,大呼“不得有犯圣驾!”并撑起帝王伞盖,将宋高宗扶上高处,苗傅等人见到天威赫赫,吓得只好跪地叩拜,山呼万岁。

宋高宗这才凭栏呼苗傅、刘正彦二人上前询问他们为什么要起兵作乱,苗傅厉声答道:“陛下信任阉宦中官,士卒们有功者不赏,却私下对内侍太监各种封赏恩赐,内阁宰相黄潜善、汪伯彦等奸臣误国,陛下却喜欢听他们拍马屁,都没有流放到远恶军州,王渊遇到金国大军就打不过,也不肯出力死战,却因为和太监康履是好朋友,就当上了枢密使这么大的官。

臣战功赫赫,才勉强做了一个遥领偏远外郡的团练使,这太不公平了,臣已将王渊斩首,如今乞求陛下让臣斩杀康履、蓝珪、曾择这三个太监以谢三军!”宋高宗只好下旨将三大太监流放到琼州海南岛去,并让苗傅与所率将士归还营地,又传诏言道:“授予苗傅御前承宣使、御营都统制,刘正彦为御前观察使、御营副都统制!”

可苗、刘皆不肯退,宋高宗则问百官该怎么办,浙江安抚司副官时希孟说道:“大祸是由太监引起的,如果不杀光,恐怕祸事不能了!”宋高宗发怒道:“寡人身边难道不需要使唤的人了吗?”军器监叶宗谔说道:“陛下只要不怜惜太监康履就好办了!”宋高宗只好命吴湛将康履捉来,推到清漏阁下,苗傅亲自将他腰斩,吓得宋高宗不敢目视。

苗傅这才觉得皇帝半点天威也没有了,一点也不可怕,于是又口出狂言道:“陛下不当即大位,要是徽宗太上皇和钦宗皇帝归来,尔当何以处之?”宋高宗平生最厌恶听到从金国黄龙府迎回老爸道君太上皇帝和兄长渊圣皇帝这句话,苗傅想强迫高宗皇帝走下楼去安抚发狂的将士,高宗很是为难,只好命人将大臣朱胜非用绳索吊下御楼,去对兵变的士卒进行宣慰。

接着苗傅又请隆祐太后,也就是元祐皇后再次垂帘听政,并遣使与金国议和,宋高宗只好下诏从命,可苗傅、刘正彦闻诏却不肯下拜,还指着高宗皇帝说道:“你不用做皇帝了,自有皇太子可立!”张逵说道:“今日之事,陛下当为百姓社稷谋福利!”时希孟也说道:“陛下要么率百官死社稷,要么从三军之请禅位给皇太子吧!”

杭州通判大人章谊听到这些“反贼”个个都敢对皇帝指指点点,实在忍不了下去,对着他们大声喝斥道:“天子自有天命,从三军之请是何意?”宋高宗害怕把事情闹到不可收拾,急忙对朱胜非说道:“寡人自当退位让贤,你去向太后请旨!”

朱胜非很不愿意去,在皇帝面前百般说不可以,其实他很明白,只要一出殿门就会被“反贼”杀死,他可没那么傻。这时大臣颜岐说道:“只要太后亲自传谕,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

当时天气寒冷,殿中连帘帏都没有设,宋高宗只坐在一张光秃秃的竹椅上,等到太后到来,高宗起身站在一侧,苗傅、刘正彦赶紧向太后下拜行礼,并说道:“今日百姓无辜,臣等为国肝脑涂地,望太后做主!”隆祐太后冷笑道:“徽宗皇帝以蔡京、王黼为相,更改太祖太宗的礼法,又使宦官童贯为帅轻起边衅,以致今日金人之祸!如今皇帝赵构圣明仁孝,并无失德,只是被黄潜善、汪伯彦所误,二人都已被窜逐,二位统制独不知乎?”

苗傅被说得哑口无言,半天才硬着说头皮说道:“臣等定议,必欲立皇太子为帝!”这里说的皇太子名叫赵旉,是赵构的独子,当时只封为了魏国公,年仅两岁。太后却说道:“如今金人在外,你们让我这样一个妇人隔着帘子抱着两岁娃娃临朝,何以号令天下?”

刘正彦等人则大哭哀求,并呼众人道:“要是太后不答应臣等的要求,臣等只有待死受戮耳!”于是当场做出脱衣解甲的无礼举动,太后吓得赶紧阻止他这样做,苗傅又说道:“事久不决,恐三军生变!”接着又对朱胜非说道:“宰相大人为何不劝一劝太后?”朱胜非吓得不敢说一句话。

这时颜岐走到孟太后跟前,对她说道:“皇帝陛下令臣奏知太后,陛下已决意顺从苗傅等人的请求了,现在就请太后宣谕!”孟太后一声冷笑,依旧不肯答应,苗傅等人只好说出更难听的话来刺激太后娘娘。

太后只好转身要走入后宫,宋高宗只好派人来说他同意禅位,朱胜非大哭道:“臣甘愿为大义而死,请陛下准臣去痛骂二贼一番!”高宗则让左右太监退下,对朱胜非说道:“寡人后面还有计策,如事果不成,爱卿再死未晚!”朱胜非这才有所醒悟,答道:“二贼的心腹王钧甫方才对臣说,苗、刘二人凶狠有余,可才学不足,陛下好好留意,此为后图也!”

这一天,宋高宗住进了显忠寺,孟太后垂帘听政,废黜高宗帝位,尊为“睿圣仁孝太上皇”,并以显忠寺为“睿圣宫”,宫中只留太监十五人服侍他。等到宋高宗的退位诏书送到平江府,大将张浚立马意识到朝廷发生了变故,于是不接受诏书,也不下拜。

诏书传到江宁府,制置使吕颐浩也写信给张浚,痛心疾首地叙述了他所听闻的兵变,张浚于是立马起兵勤王。原本太后垂帘听政时,需要有两个大臣同时在场,可由于苗、刘二将极为嚣张,朱胜非只好一人面对太后,但又害怕苗、刘二将疑心,于是每天都带着一个随从入殿,苗傅拜见太后的时候,太后对他各种慰劳和勉励,让他大为惊喜,再也没有什么疑心,其他大臣也就都很顺利进去参拜,朱胜非等人才得以与太后商议让宋高宗复位的对策。

除此之外,朱胜非还与王世修结交深厚,并把他安排到自己府中做从官,以此来对付苗、刘二人。不久之后,苗傅想要更改年号,而刘正彦又想迁都到建康去,太后则对朱胜非说道:“要是这两件事都被太后您驳回去了,恐怕二贼就会生起变乱来!”于是太后允许改元“明受”,也就是明着接受改朝换代的意思。

这时张浚写信给苗、刘二人,对他们的“忠义”之举进行了安抚和慰劳,过了几天,百官都到睿圣宫朝见高宗皇帝,苗傅被晋升为武当军节度使。这时张浚又派进士冯轓到行宫,请宋高宗再次亲政,并写信给马柔吉、王钧甫,要他们及早弃暗投明。

接着张浚又以檄文约吕颐浩、刘光世一齐会师平江,苗傅则写信命张俊赶往秦州赴任,同时命赵哲前去夺取张俊兵权,赵哲不从,后又改命陈思恭前往,陈思恭也不听指挥。不久,谏议大夫郑瑴晋升御史中丞,武功大夫王彦做了御营司统制,这个王彦就是山东八字义军大首领,武功极高。郑瑴当面羞辱苗、刘二人,王彦则假装发疯,两人在当天都被罢官而去。

这时大将韩世忠已领兵到达常熟,辛道宗对张浚说道:“要是二贼捉住陛下逃往海上怎么办呀?”张浚于是立马派水师防贼入海,接着又奏请以辛道宗为节制司参议官,专门统管水师。

过了几天,太监曾择、蓝珪被流放到岭南,苗傅派兵追斩曾择,这时苗、刘二人又想以自己的部下代替宋高宗的禁卫队,并邀请高宗皇帝巡幸徽州、越州,大臣张澄、朱胜非吓得赶紧婉言劝阻。

不久之后,冯轓来劝说苗、刘二人向宋高宗认错,交出军政大权,重新做忠良之臣,苗傅按剑怒目直视冯轓,刘正彦不想杀人,于是说道:“等张浚大人来此,我们就改过!”于是将赵休与冯轓放回张浚那,希望他们劝说张浚投降。

吕颐浩的勤王大军先行抵达丹阳,刘光世所部也前来会师,几天后,韩世忠也领兵至平江,张浚大喜道:“本帅已遣冯轓以美言诱贼投降,如今攻打临安,会投鼠忌器,逼虎跳墙,大伙儿不可太急!”

这时,苗、刘二人派出张彦、王德声带兵防备淮河一带,不想王德声趁张彦喝醉,兼并了他的兵马,并从采石矶渡江投降了刘光世,张彦也很快被部下所杀,张浚这时又担心韩世忠兵马太少,于是将张俊麾下二千人拨给了韩将军,然后大军从平江进发。

冯轓回到平江,张浚再次派他到临安以大义相劝,晓喻祸福,好让他们虽死无悔。苗傅听到传闻说张浚集结了各路节度使兵马全都压过来了,他还不肯相信有这么快,等收到张浚的劝降书,才相信这是真的。

于是,他奏请太后下旨令天下兵马受他节制,并诛杀张浚。太后却只是下诏命张浚去做黄州团练副使,并安置他到郴州去。这种做法是宋朝的一种特色,就是把你贬为新疆地方官,然后实际却把你放到海南岛去受罪。

郑瑴却上书说张浚是忠臣,不应该当责受贬,他又密遣亲信谢向变更姓名,跑去告诉张浚要他持重缓进,不要太心急,惹得二贼对皇上和太后不利,等他们自己人心离散,二贼必然自行逃跑,张浚听说之后,深以为然。

苗傅又派苗瑀、马柔吉将“赤心军”成员及王渊旧部派到临平县驻防,以拒勤王之师,冯轓也跑到了临平,见到马柔吉之后,吊缒入城,他再次劝说苗傅,苗傅则骂道:“尔尚敢来邪?”说完就要拘押冯轓。

而张浚当初就料知苗、刘二人不会悔改,便写了一封虚情假意的书信塞进了冯轓衣中,这时苗傅搜出了这封书信,原来上面讲张浚深知他二人对朝廷并无异心,所以这次派冯轓再次到来,以表共图大计的诚心。苗、刘二人看完书信后,大喜过望,认为冯轓也被他家张大帅给耍了,于是立马将他释放了。

没多久,张浚得到朝廷的贬斥令,他害怕将士们知道后,不明白这是朝廷无奈之举,因此导致大军解体,于是欺骗朝廷特使道:“我会很快去赴任的!”这一天吕颐浩也来到平江,与张浚哭在了一起,说道:“要是救不了皇上,我们都要被灭族的!”于是命幕僚李承传檄四方,宣告天下勤王。

苗、刘二人听说天下勤王大军云集,立马叫来冯轓、朱胜非商议对策,并答应让赵构恢复帝位。又过了几天,张俊兵发平江,刘光世跟随其后,苗、刘二人也派兵三千屯于湖州小林,这时朝廷明发诏书以张浚为知枢密院事,总领天下兵马。

朱胜非也召唤苗、刘二人到宰相都堂商议高宗复位之事,并率百官三上表文请赵构再登龙椅,不久之后,赵构回到宫中,临安军民大悦。宋高宗在前殿上朝,下诏正式尊孟太后为“隆祐皇太后”,废少帝赵旉为嗣君皇太子,又将苗傅调往淮西做制置使,刘正彦为副使,并削去“明受”年号,恢复“建炎”王朝。

不久吕颐浩、张浚大军抵达临平,苗翊、马柔吉还要领兵阻挡勤王军过河,韩世忠率先锋力战,张俊、刘光世在后面拼命地帮忙进攻,苗军大败,勤王军进入临安北关,苗傅、刘正彦吓得跑到都堂,赶紧拿出所赐免死铁券傍身,并引精兵两千,大半夜从涌金门逃跑,吕颐浩、张浚大军入城,韩世忠活捉了王世修交给有司处治。

苗傅带兵进犯富阳县,统制官乔仲福带兵追击,苗傅只好跑到桐庐作乱。不久,吴湛被韩世忠斩杀,宋高宗见到韩世忠,握着他的手痛哭流涕,说他是天下第一忠臣名将,就像和他爷爷仁宗皇帝时的名将名相韩琦一样,这把韩世忠感动得一塌糊涂,实际他与韩琦并没有直接的亲缘关系,可当年让西夏人尽“胆寒”的大忠臣韩琦是何等声名!

这时苗傅跑到了白沙渡,将浮桥烧掉以断官军之路,他又进犯了寿昌县,还捉当地的百姓黥面刺脸充作兵丁,接着又南下衢州,守臣胡唐老力战,才将他们击退。苗傅又攻入江西玉山县,进驻沙溪镇,宋高宗钦命韩世忠为江、浙制置使,任由他追击贼军。苗傅在浙西南和赣东北得势之后,又在浙江衢州和江西信州一带疯狂发作。

韩世忠受到宋高宗极大鼓舞之后,一口气斩杀了王钧甫及马柔吉父子,苗军进入到了福建浦城县,与韩世忠大军夹溪对阵,并据险设伏,准备截杀韩世忠,结果官军统制马彦溥战死,苗军乘胜冲入韩世忠中军,世忠怒目急呼,挥兵迎敌,最后将刘正彦一脚踹下马来,活捉了回去。贼将孟皋、张逵也都先后被他阵斩于马下,苗翊也被他生擒了去。

而苗傅则弃军变换姓名,大半夜逃到了建阳县,结果被当地的大财主詹标当作是盗贼所捉,送到韩世忠军中,押解回了临安,当年秋天,韩世忠向宋高宗皇帝献俘,高宗赵构下诏将苗傅、刘正彦凌迟于建康城菜市口,这才奠定了南宋一百六十年的半壁江山。

不过这次发生在南宋开国的“苗刘兵变”,也直接把赵构的亲儿子赵旉给害死了,宋高宗复位后没多久,这位做了二十六天皇帝的幼儿受惊而死,终年还不到三岁,被赐谥号“元懿太子”。

而赵构从此再也没有过子嗣,这是他刚坐上皇帝宝座第三年发生的大事。后来他只好在晚年将皇位禅让给了自己的远房侄子赵伯琮(也就是宋孝宗了,“八贤王”赵德芳六世孙),宋朝帝位也由此传回给了太祖皇帝赵匡胤一脉,也这正可谓是天道循环,有拿有还吧!

除此之外,赵构也由此落下了不信任朝中任何一位大将的毛病,后来的南宋“中兴四将”岳飞、韩世忠、张俊、刘光世四人,除岳飞外,张俊、刘光世都经常纵容下属或“亲力亲为”做一些不法之事来自污,以博得赵构的“放心”,当然这也招致了后人无情的唾骂,在当时也是实属无奈吧。

而韩世忠一生忠勇正直,却没有受到后来奸臣秦桧的残害,许多朋友大为不解,认为这对万众敬仰的岳元帅太不公道了,要是想想“苗刘兵变”当中,韩忠世可是宋高宗亲口认可的“救命恩人”,试问秦桧敢动他否?而岳元帅因忠见戮,为千古所悲,岂无由乎?

一人独抗天下士大夫,毁坏天子“名节”,书法造诣却极高的名相!

上一篇:八路军2个主力团留守陕甘宁,一个迅速发展,另一个为何销声匿迹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小ck 短夹帮选ಥ_ಥ

    想买短夹放在小包包可以方便带出去,有两款有点选不出来,想听听大家意见~选手1,最近被烧到的可爱方胖胖,但不知道实不实用,选手2⬇️,特别的是还有背带,可以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