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州之战,李自成用三堵墙战法大败孙传庭

李自成政权战系列——保卫荆襄

“凡行阵参伍弥缝之际,略觉鼓馁旗靡处,得健锐兵数十屹立其间,则整而复进。”

【《圣武记》·魏源(清)】

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道德经》·老子(春秋)】

二败孙传庭

新兴的政权就像刚出生的树苗,不经历风雨,难以成参天大树,李自成的政权亦如是。

明廷面对中原腹地的“奉天倡义营”,崇祯其实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统治已日薄西山,不过谁不想垂死挣扎一番呢?

明廷现在还有三支部队,一支辽东地区的山海关部队,还要防备北方的皇太极;一支在江西和湖北之间的左良玉部队,不过“兵无纪律,不肯用命杀贼”;另外一支就是潼关附近的孙传庭部队。但这是明廷最后的希望,如何不持重。

战前准备:

阵容如下,

总兵马爌、秦翼明随陕西巡抚冯师孔,取道商洛进河南南阳地区作为偏师;

孙传庭主力以牛成虎、卢光祖为前锋,由灵宝入洛;高杰为中军。调白广恩来汇合,统火车营;调河南总兵陈永福来洛阳会师;邀左良玉统兵西上。

李自成所部决定在战略上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把主力部署在郏县以南地区。至于从潼关到郏县的广阔地带,除留下为数不多的巡逻部队以外,“凡郡邑城俱不置守具”。同时在淅川、内乡派重兵防守商洛;在汜水与荥泽防守黄河以北的明军。

郏县地理位置太重要了,位于洛阳到南阳的交通要道上,左有熊耳山,右靠嵩山,近临汝水之便。所以郏县是双方必争之地。

战役推进:

二十一日,师次陕州,檄河南诸军渡河进剿;

洛阳占领后,本应该修整一段。储备粮草,修复城市,然后再出发,但孙传庭不敢逗留,依然南下。

根据李养纯的情报,

九日,抵宝丰城下。十二日城破,屠城;

别部十二日破唐县,杀家口殆尽;

这已经不是朝廷对于流寇的做法了,这完全就是两个政权之间的血腥斗争,兴亡,百姓皆苦。

十四日,双方大战于郏县。

李自成的前锋营果毅将军谢君友战死,李自成部撤退到襄城。

明军围困数重,李自成镇定自若“无畏!我杀王焚陵,罪大矣,姑决一死战。不胜,则杀我而降未晚也。”

战役转机:

恰逢大雨七日不决,久雨道泞,粮车不能前。明廷的士兵在郏县附近只能杀马充饥。

同时李自成派刘宗敏率一万骑兵,绕至汝州,切断了孙传庭的粮道。

二十一日,孙传庭闻讯怕军心不稳,传令白广恩从大道、高杰从小道迎接粮饷,陈永福守住郏县大营。

陈永福,河南总兵,非陕西嫡系。

二十三日,李自成部发起反击,白广恩部战败逃跑,奔往潼关;高杰部迎战失利,孙传庭移师南阳,陈永福看孙传庭撤至南阳,也率兵跟随。

李自成率主力追杀孙传庭,双方于南阳展开大战。

明史记载“贼阵五重,饥民处外,次步卒,次马军,又次骁骑,老营家口处内。”但此时李自成已经建立政权,所以不可能携家属作战了。

应该是孙传庭碰上了李自成的三堵墙了!

双方鏖战,明军士兵逐渐不支,其中火车营士兵大呼:“师败矣”,解开火车,骑上马开始溃退。

火车载火炮甲仗者,战则驱之拒马,止则环以自卫。

火车营溃退后,步兵、骑兵也开始溃退。

致使孙传庭全军大败。

李自成部士兵人均手持大棒追击,被击中者头盔俱碎。

孙传庭部由南阳至孟津跑了四百余里,死者四万,兵器辎重丢失无数。

孙传庭单骑过垣曲,与高杰收拢败兵归于潼关。

至此,明末三大主力部队已三去其一。

节语:

1、天气恶劣:从过程看,明军还是能打仗的,只不过饿着肚子,谁也受不了;

2、赌徒心态:崇祯就像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次次梭哈,最终输的精光;

4、作壁上观:秦翼明与左良玉都按兵不懂,处于观望态势,孙传庭两翼都受威胁,不败才怪;

5、擅杀百姓:明王朝作为正统,不应该做出此举,有伤天和,一时胜利,也不能维持太久;

6、哀兵必胜:唐县的李自成部老营,全部遭袭击,这更加断了投降的念头,奋起反抗才是唯一出路。

7、士无斗志:兵事以人才为根本,人才以志气为根本。兵可挫而气不可挫,气可偶挫而志不可挫。现在的孙传庭部队早已经没了志气,没了斗志,焉有不败之理!

上一篇:雍正五十八岁突然驾崩,弘历为何拼命掩盖死因?死因有点丢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