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帛“说”——由扁鹊三兄弟医术想到的

由扁鹊三兄弟医术想到的

作者:赵竹帛

因武汉疫情宅在家中,再度引发了我对中医文化的兴趣,循着对用气、阴阳、五行、形神、天人关系去探究医学中的问题,施以望、闻、问、切之法,辩证施治,用君、臣、佐、使之法配伍用药,也感到愉悦而充实了。尤其是翻阅了《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千金方》、《本草纲目》及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等医事名方,特别是再阅“扁鹊三兄弟”医术之事,更感启迪开悟。

在中学时学过“扁鹊见蔡桓公”课本,知道扁鹊乃春秋战国名医;今再阅“《鹖冠子·卷下·世贤第十六》,更知扁鹊二位兄长医术更在其之上。

魏文侯问名医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到底哪一位医术最好呢?扁鹊答,大哥最好,二哥次之,我最差。文侯再问,那为什么你最出名呢?扁鹊答说:我大哥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发作之前,由于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能铲除病因,所以他的名气无法传出去,只有我家里人知道。我二哥治病,是治病于病情刚刚发作之时,一般人以为他只能治轻微的小病,所以他只在我们的里巷内小有名气。而我扁鹊治病,是治病于病情严重之时,一般人看见的都是我在经脉上穿针放血、在皮肤上敷药等大手术。所以他们以为我的医术最高明,因此名气响遍于全国。(魏文侯问扁鹊曰:子昆弟三人其孰最善为医?扁鹊曰:长兄最善,中兄次之,扁鹊最为下。魏文侯曰:可得闻邪?扁鹊曰:长兄於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於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於闾。若扁鹊者,鑱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於诸侯。魏文侯曰:善。使管子行医术以扁鹊之道,曰桓公几能成其霸乎!”出自《鹖冠子·卷下·世贤第十六》)

再读此文,感慨万千,联系今时,言语自有不吐不快之感。治国犹如医人,扁鹊答魏文侯的“子昆弟三人”医术之问,联想到当下各地各级领导干部,如何治理一域一城一单位,能力水平高下优劣立见。“长兄”常治无病之病,盖因其“防患于未然”,能够置“一旦成名,则富贵可期”的诱惑于不顾,此为圣者;“中兄”能医小病,行“防微杜渐”之技,慧眼识“萌芽”,且懂铲技,可称高手;“扁鹊”擅医大病,“痛定思痛”后,动刀子,下猛药,“亡羊补牢”,算作能人;不行“防患”,不识“萌芽”,不敢动刀,或乱动刀,或乱行药,“乱上加乱”,纳为庸人。

“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黄帝内经》)。事后的纠偏,不如事中把控;事中把控,不如事前消弭。而遗憾的是,我们许多人,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尤其是“肉食者”不能深切体会到这一点。如能及时发现端倪,能做到事前消弭,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为最佳;出现问题需解决,因错误的决策或未及时正确决策贻误战机,造成了重大损失灾害才寻求救治处理,把控得当、纠偏得及时,弥补过失得好,为次之,亦会赢得声名鹊起,做到“亡羊补牢”,还算说得过去;有的“补牢”,没补好,给补得更糟乱差了,那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当下各地防控疫情拙劣“补牢”并不孤见,频现漏拙,尤让人心痛。

“上医治未病”,观武汉之疫及后波及国内各地的应对之法,各地各级领导干部是否应该向“扁鹊三兄弟”学习呢?我窃以为,当下乃至今后,如何识人、选人、用人?其眼光、标准、格局、境界应以“扁鹊三兄弟”为参照。如扁鹊长兄者为最佳,如扁鹊中兄者次之,最次也应如扁鹊者;如不如扁鹊者,当另眼相看,另当别用。

“肉食者”和志于成为“肉食者”者,也许当思,当鉴,当戒,当为!

(2020年2月26日写于家中书房)

上一篇:1975年,上将叶飞到浙江视察,对省委书记说道:我想找一位女同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