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一大怪事:荒唐爹暗杀亲生儿子,两同父异母兄弟争相赴死

龙生九子(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负屃、鸱吻)各不同,形态品性和职责都不同。双胞胎都性格迥异,更不用说仅仅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了,品性更有天壤之别。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史上最荒唐的父亲,荒唐到什么程度呢?荒唐到和小儿子合谋暗杀大儿子;偏偏荒唐爹还有俩愚孝的儿子,就是那情深似海到争相赴死的俩兄弟。

话说春秋时期卫宣公的三个儿子。一个名急子,是其父与庄公之妾名夷姜的私通,生下的儿子,一直寄养在民间,宣公即位时就立急子为嗣。一个名寿,一个名朔,寿和朔是宣公纳的本是急子要迎娶的媳妇宣姜所生的两个儿子。虽然为人父者不着调,但两个儿子却品性纯良。

我们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又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急子温柔敬慎、纯孝至良,就连其父新纳宣姜之时谒见姜氏也全无一丁点的怨恨之情。公子寿也是君子之风温润如玉,天性孝友。两兄弟品惺相惜,如一母同胞般相亲相爱。公子朔却迥然不同,年纪虽小,却天性狡猾,心怀非分之想,暗地里招揽杀手,对急子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看待亲兄弟寿也是像看待毒瘤一样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矛盾积聚到一定程度就会爆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万丈高台,起于垒土。

一日,急子过生日,公子寿来庆贺生日,朔也列席参加了。这本来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谁知却因为自己的品性与他人格格不入,引发的嫉妒恨爆发而让对方付出生命代价。席间急子与公子寿说话甚是亲密,而公子朔平日里不经营兄弟感情,到了场合上却连插嘴都插不进去,心里所有的嫉妒恨全部爆发出来,就找了个理由早早离席,接着就跑到齐姜那里扯谎陷急子于不仁不义之中。

因为齐姜的身份特殊,当时是急子去齐聘来的,而让其父捷足先登了。朔就拿着这个坎说事,流着眼泪说:“孩儿好心同自己哥哥与急子上寿,急子喝酒后就戏谑地称呼我为儿子。我心中不平,说他几句,他就说你母亲原是我的妻子,你就是称呼我父亲,也是应该的。孩子再待争辩,他就要打我,幸好哥哥劝住,我才逃回来的。希望母亲告诉父侯,给孩子做主。”

这真是鳄鱼的眼泪啊!你道为啥朔能哭的如此凄惨,在席上不能入群受到冷落也着实委屈巴巴,正好和谎言应了景。

齐姜对亲生儿子自然是信任有加,对这些话是信以为真,就跑到卫宣公那里呜呜咽咽的如此这般的诉苦一通,还添油加醋的装点说:他还要玷污妾身,说‘我母夷姜原是父亲的庶母,尚然收纳为妻。况你母亲原是我旧妻,父亲只算借贷一般,少不得与卫国江山一同还我。’来败坏陷害急子。

这一通话可了不敌,任谁也是受不了啊!这有其子必有其母啊!寿已经编造的够精彩了,宣姜编造的更狠,直接挑战了宣公的底线。

急子一向表现得温良恭顺,宣公就召寿来问此事,寿说根本没有的事。宣公就半信半疑,但是仍然传谕夷姜,责备她不能教训其子。夷姜怨气填胸,无处申诉,上吊死了。公子朔就在齐姜面前诽谤急子说急子日后要让他们母子偿命。

宣公本不信有此事,但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啊!

卫宣公经不住宠妃妒妾和谗言不断的儿子朔的日夜撺掇,终于动了杀念,因为师出无名,还得是暗杀。卫宣公与公子朔商议让急子到齐国去订立出师时间,让他拿着白旄。你道为啥,白旄是作为记号设计的,到齐国的必由之路是莘野。

朔一直暗地里培育杀手正好让杀手假装盗贼以白旄为信在莘野杀急子。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凡有妖精出现都会刮一阵妖风的。

公子寿见父亲与弟弟朔私密议事,就心怀疑惑,去向其母打探消息,齐姜就把宣公密谋之事告诉了寿,并嘱托他不可泄露他人。寿赶紧私下里告诉急子父亲之计,让急子去别的国家。急子则以:为人子者,以从命为孝,不听父亲的命令就是大逆不道。世上哪有没有父亲的国家,就是去别的国家,以什么名义去呢?根本不理会毅然决然地去赴死。

公子寿苦劝不听,暗自忖度我的长兄真是仁人义士,我当代替哥哥先去,待他一死,我哥哥必然就死不了了。父亲知道我死了,也许能悔过。我也算是慈孝两全落得留名万古了。

这一想真是低估了急子跟他的感情,也高估了急子的求生欲,白白浪费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于是寿就以饯别的名义去把急子灌醉。兄弟情深义重,寿不能自已,不觉泪珠掉入酒杯中,急子连忙接过来一饮而尽。公子寿说:酒已经脏了还喝。急子说:就是要喝了兄弟这真情的。两人泪眼相对,彼此劝酒,公子寿有心留量,急子则是到手便吞,不知不觉中就醉倒了。寿自己拿着白旄去伸着脖子受刀,被贼党取头。

可怜公子寿为了兄长留活,从容就义,只是兄长性情完全不受你代死意愿支配,江山不足重,重在遇知己。情义二字,在这俩兄弟眼里就是全部了。

急子酒醒看到寿给留的字条,一时泪流满面,赶紧去追,唯恐弟弟被误杀,但已经晚了一步,急子看到公子寿的头颅是放声大哭啊!心疼寿没来由地被杀死,为弟弟喊冤。并告知杀手说自己是真急子,遂赴死。

两兄弟争相赴死,真山河不足重,重在遇兄弟。寿死为兄弟也为劝谏父亲,急子死既为兄弟又顺父亲,还为杀手着想。好好活着他不香吗?非得遂了恶人的愿,对不起生你养你的母亲啊!

史上最荒唐的父亲,虎毒还不食子来。人还不如禽兽了,不都说知子莫如夫吗?自己的儿子的性情如何,自己这个当父亲还没有个数吗?也怨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争相赴死了,有如此糊涂的父亲,怎么让儿子不寒心和绝望呢?

兄弟情谊虽深重,但是死得毫无意义,亲者痛,仇者快。是最愚蠢的人了。

急子和公子寿的死对公子朔而言是一箭双雕,正中下怀。

真相总是要浮出水面的。荒唐父亲也终要付出代价的。

原受急子和子寿之托的左公子泄和右公子职将两个公子被杀情由哭诉给宣公,宣公虽怪急子,却还是怜爱公子寿的,忽然听闻二子同时被害,吓得面如土色,痛定生悲,泪如雨下,连声叹息:“齐姜误我,齐姜误我!”自此感成一病,半个月就死了。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上一篇:草根皇帝朱元璋最霸气的4首诗,你读过几首?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有时候

    有时候半夜有时间会开始整理手机的聊天记录,以往都是整理近几个月的,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想都整理好,所以一直往下滑看 看到2019的时候,很仔细的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