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兵部尚书,一个皇帝,为何不阻止千八百人的“夺门之变”?

于谦当了一回“乱臣贼子”,怎么还有勇气当第二回。“土木堡之变”时,于谦不顾明英宗(朱祁镇)的死活,把明代宗(明景帝、朱祁钰)推上皇位,还可以用“国家兴亡”、"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等词汇去大义凛然的搪塞。可到了“夺门之变”时,俨然已成为人家老朱家自己家的家事。如果这时于谦还要站出来“多管闲事”,比如把石亨、张辄,许彬、徐有贞、曹吉祥等人以谋反罪正法。那前有推代宗上位,后又有阻英宗复位。前后诟病之下,于谦便真成了“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了。

另外,作为兵部尚书的于谦,手握军政大权的同时,还身披拯救大明王朝的外衣。不管他有没有功高震主的得意,总之,他干出什么事都不足为奇。英宗在奉天殿行即位之礼时,奉天殿的山呼万岁之声在代宗耳中,他最先的惊问却是:是于谦吗?在得知是他哥哥英宗复位后,代宗只说了句:“好,好!。这可不可理解为代宗很庆幸:不是于谦夺位,是他哥哥复位,江山还是老朱家的,他没有对不起列祖列宗。

于谦和朱祁钰这对“难兄难弟”,互相成全了名垂青史,也互相深深背负了名不正言不顺的内心感受。英宗之所以能够轻易地“夺门”,无外乎有于谦和朱祁钰默契地配合。一个是兵部尚书,一个是皇帝,不要说垂死挣扎,就算动动手指头,那千八百人的队伍岂能“夺门”成功。

“夺门”前,于谦得到消息后一声叹息:算了,“夺门”后,朱祁钰也是静静地躺在了床上,这表明来的这一切对这对“难兄难弟”来看 :是终于解脱了。

明代宗景泰帝朱祁钰是明王朝为数不多的一位好皇帝。明史评价他:临危受命,稳定朝政,安抚人心,招贤纳士,发展经济,当了八年皇帝,政绩伟大。不足之处是把他哥软禁在南宫,废了他侄子,立了自己儿子当太子。他这个政绩没得说,至于不足那纯属是为了应景。自己把国家治理好了,凭什么还给他侄子,肯定得留给自己儿子,这个太人之常情了。至于软禁了他哥,他不软禁怎么办,谁给出个更好的主意,他没把他哥弄死就不错了,对人评价前至少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再说。他唯一的错误就是病重之际所托非人,让石亨、曹吉祥和徐有贞钻了空子,弥留之际识人不明。

1457年,英宗复位,废朱祁钰为郕王,软禁在西苑。同年朱祁钰去世,享年三十。英宗给了他一个恶谥:戾(罪),并以亲王之礼,葬于西山。不管怎么说,算以怨报德。

英宗“夺门”复位后,李贤提醒他:“夺门”太难听,就叫“迎驾”吧。你弟弟没有后代,皇位自然是你的,你完全没必要冒这个险。幸好这事成了,如果事先败露,石亨他们死就死了,可皇上怎么办!英宗说:是呀!李贤继续说:郕王(明代宗)真要死了,满朝文武定会请你复位,不用如此大费周章。石亨这帮人之所以让你以身犯险,无非是想借拥立之功升官发财。《易》曰‘开国承家,小人勿用’,皇上你看呢!这时英宗终才缓过味来,于是,把“夺门”有功的4000多人全部革职,石亨、曹吉祥被处死,徐有贞被流放。

英宗在李贤的提醒下,算是对他弟弟有了些许愧疚。至于对于谦,那是杀之而后快,绝无悔意。

英宗复位当日,于谦被捕。英宗惺惺作态:于谦有功社稷,不忍杀他!这时候最不缺的就是会来事的。徐有贞上前一步:皇上,不杀于谦,您复位无名。也是,不杀了他,是他错了,还是咱错了。

于是,英宗成全了于谦的:“千锤万凿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也成全了他成为他偶像文天祥的夙愿:“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更成全了他“西湖三杰”的千古牌位。但作为著名的历史悲情人物,于谦可是比文天祥和岳飞强多了,他起码完成了他的政治抱负。

于谦出生在官宦之家,曾诗云“赤帝子,斩白蛇当道”。从这看出,不干出点傲世的成绩真对不起自己。于谦的仕途可谓官运亨通。他对上对下刚正不阿,虽然得罪不少人,可每次都是因为上面有人罩着而有惊无险。就连权衡朝野的王振也没把他怎么样,最后反是于谦铲除了王振的党羽。

于谦一生中最重要的“北京保卫战”,说到底也是英宗给的机会。要不是被英宗称为“先生”太监的王振出去“战争旅游”,玩命地折腾一番,于谦也许会终老在兵部侍郎这个副手的位置上。

“北京保卫战”,以于谦的全胜载入史册。可于谦成功之时,埋他的坑也让他顺道给自己挖好了。那就是“乱世用重典”“慈不掌兵”,战斗过程也是得罪人的过程。

还有于谦这个人性格过直,二杆子劲头十足。他总是怕自己为国为民的一腔热血洒不出来,整日的用自己那套标准去衡量别人、要求别人,就是通常所说的道德绑架。那些勋臣贵胄自然是没几个能入他的法眼,更别说别人。这个为国为民的慷慨陈词,偶尔来一句那是振奋人心,可偶尔的多了便成了扰乱人心。

于谦对上对下的刚正不阿,也可以说是“侠骨柔情”,做得过了头。朝廷不可能都是于谦,更不可能全让滑头占据。于谦自然不会讨好于谦,滑头自然会讨好于谦。

石亨违反了军法差点丢了命,于谦给了他机会重返战场。石亨凭战功得到世袭侯爵。为了报答恩公,拿于谦的儿子做文章,结果于谦非但不领情,还开始瞧不起石亨,这种热脸贴冷屁股贴伤了的事,最让人尴尬的想死。

于谦还有个毛病,不容人犯错,一有错就往死里骂、往死里整。徐珵因为提出迁都南京,让他一通臭骂,最后连名字都改了(徐有贞)。还有内侍曹吉祥,也差点被于谦弹劾死。

虽说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可历史上像于谦这样的人都十分类似,当了救世主,却总是第一个下地狱。不光得不到同情,还让人觉得死有余辜。这种性格使然,一面满足了自己,另一方面“伤害了”别人,到头来还是被让他“伤害过”的石亨、曹吉祥、徐有贞组团给灭了。

上一篇:二战最大输家,丢失了百分之99的领土,如今成二流国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怎么跟双子男复合

    我跟我前任分手了61天,原本分手的时候还有好好做朋友还会聊天 可到一两个礼拜后就开始不聊天 然后他退追我唉居封锁我FB删除我冰棒好友,见面的时候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