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教起义:清朝由盛转衰的标志,八旗和绿营的战斗力都不行了

世界没有不落幕的盛世,这是自然规律。在中国古代,人地矛盾往往是盛世结束的根本原因。如“文景之治”时期,由于推行无为而治,导致土地兼并严重,使得大量的农民沦为依附民,甚至沦为奴隶。唐朝开元年间,均田制瓦解,农民逃亡,“天下户口,几亡其半”“黎氓失业,户口凋零”。清朝同样无法摆脱这个规律。到乾隆末期,土地兼并严重,国家盛极而衰。而白莲教起义通常被认为是康乾盛世结束的标志。

一,康乾盛世的结束

1681年,“三藩之乱”平定,清朝正式进入了盛世阶段。到乾隆后期,康乾盛世已经持续了100多年,这在中国古代还是第一次出现。然而,从乾隆后期开始,社会矛盾就开始凸显了起来。

康熙年间,人口达到了1.5亿,乾隆后期到达了3亿。人口的增长,使得人均土地面积迅速减少。清朝的耕地面积为古代之最,土地单产量也是古代第一,但这些经济发展的成果都被人口的增长稀释了。加上土地兼并逐渐兴起,小农占据的土地资源也就越来越少了。地主官僚将土地租给失地农民,农民也就要承担比赋税更高的田租了。

中国古代人口增长趋势

与此同时,乾隆帝在吏治上也有所松弛,失去了早期励精图治的朝气。他六次南下江南,花费了2000多万两白银。上行下效,地方官僚的贪污腐败现象也加重了,当时出现了最著名的贪官,也就是和珅。而八旗、绿营军队也开始腐化起来,他们许多养尊处优,贪图享乐,导致武备松弛,战斗力下滑。

在这样的情况下,地方的矛盾也就加剧了,清朝内部开始零星地出现一些起义,如山东王伦起义、台湾林爽文起义、甘肃回民起义,湘黔苗民起义等,但是这些起义都局限于小地方,并未对全国局势造成多大的响应。真正能够对清朝统治造成一定威胁的,要属白莲教起义,这是康乾盛世结束的标志。

白莲教是一种由摩尼教、弥勒教、道教和佛教等宗教融合而产生的民间宗教,在元末正式称“白莲教”,主要以崇佛为主,他们宣称要建立一个平均的世界,这是中国古代农民的基本愿望。在清朝之前,白莲教就领导了多次农民起义,如元末韩山童起义、明永乐年间唐赛儿起义、嘉靖年间蔡伯贯起义、天启年间徐鸿儒起义。

1774年,山东爆发了旱灾,白莲教迅速在此传播,出现了王伦起义,起义军发展到了2000人,一度攻陷了临清城。由于起义军组织涣散、武器落后,很快就被清军镇压了,并未掀起什么风浪。1775年,河南白莲教支派首领刘松起义,也遭到了失败。

随后,刘松的弟子刘之协、宋之清转移到了川、楚、陕等地继续传教。三省交界一带,主要是秦岭、大巴山和巫山,这里重峦叠嶂,森林密布,地势险要。从明末以来,大量的农民流亡到此开垦。1772年到1773年,就有几十万人来到此地。他们除了租佃土地外就是当长工、短工,生活非常艰难。白莲教在此地有传播的社会基础。

当时白莲教内流传“弥勒佛转世,现已生在河南无影山张家,要保辅牛八起事”的谶言,这里的无影山张家暗指襄阳一带,“保辅牛八”暗指恢复朱明王朝。当然,他们并非真的要反清复明,而是打着这个旗号罢了。

二,王聪儿打起游击战,清军四面围剿

1794年,刘松、宋之清、齐林等白莲教首领被捕获,清朝四处搜捕,扩大了打击面,搞得民怨沸腾。同年冬天,刘之协、姚之富、张汉朝等在襄阳聚会,决定在1796年发动起义,口号就是“官逼民反”。

1796年正月初七,白莲教起义正式爆发,很快就蔓延到湖北、四川和陕西三省。清朝立即以永保总统军务,下令三省官员围剿。义军则组织混乱,各自为战,被清军各个击破,最终湖北的义军只有王聪儿、姚之富带领的一支继续战斗。

王聪儿

王聪儿是襄阳人,是齐林的妻子,是难得的女将之才。她担任义军统帅,又貌美如花,德行高尚,武艺高强,颇具魅力。她带领义军久攻襄阳不破,于是南下攻克钟祥。

永保调两路清军夹击,包围了义军。王聪儿先佯攻清军粮仓,转移清军注意力,然后翻山越岭突围。清军立即追击,结果中计,陷入了埋伏圈,遭到惨败。此战后,嘉庆帝将永保逮入京师治罪,以惠龄总管军务。

姚之富、王聪儿认为清军人多势众,选择了打游击战,实行“敌进我退,敌疲我打”的战术。第二年,王聪儿带领部队向河南转移,让清军疲于奔命。她还亲自组建了一支英姿飒爽的女军。随后,王聪儿又转移到陕西镇安,接着又趁清军不注意南渡汉江,挺进四川。

惠龄没有追上义军,嘉庆帝大怒,将他革职,让陕甘总督宜绵统帅大军。义军进入四川后,在东乡和徐天德、王三槐部会师。徐天德、王三槐是四川的义军首领,他们在悬崖峭壁上建设山寨,结果成为了清军的活靶子,损失惨重。义军会师后,四川义军的力量得到了壮大。

他们根据川北复杂的地势特征,“分屯山冈,延亘三十余里”,将义军分为黄、蓝、青、白等号,分别守卫要害。但是义军并未统一指挥,内部甚至还出现了相互防范、猜忌的现象。

王聪儿在四川难以立足,决定重返湖北。由于清军的重重拦截,义军未能到达襄阳,而是从大巴山一带转移到了陕西,并且击败了清军明亮部。嘉庆帝得知,又将宜绵革职,改由湖广总督勒保总统军务。

十月,王聪儿决定强渡汉江。她兵分四路,声东击西,先自己带领部队向汉东挺进,引诱清军。而高均德部则趁机从汉中西部渡过汉江,并袭西安。清军担心西安陷落,就去追击高均德部,于是王聪儿就带领义军渡过了汉江。

不过义军在汉中却遭到了清军的团团包围。为了减轻压力,李全、王廷诏带领部分义军袭击西安,最终因为孤军深入而失败。义军在汉中被清军击溃,也只能退守到湖北三岔河。清军又将三岔河包围,义军激战到最后,弹药用尽。最终,王聪儿、姚之富二人跳崖自杀,而余部也陆续遭到失败,被迫转移到川东北。自此,湖北的战争最终结束。

三,嘉庆惩办和珅,义军走到了尽头

湖北和陕西的战斗结束后,清军就开始镇压四川的义军起义。四川义军虽多,但是名目繁多,互不统一,适合各个击破。嘉庆三年,徐天德和王三槐会师,阻断了达州、开县等地的交通要道,嘉庆帝于是让勒保任四川总督。勒保看出了王三槐是一个立场不坚定之人,于是引诱他谈判。结果王三槐中计,遭到了捕杀。

王三槐被杀后,冷天禄领导东乡白号军据守安乐坪寨,继续和清军对峙。由于清军的封锁包围,安乐坪寨食物耗尽。冷天禄诈称请降,又在晚上突围,结果遭到了重创,从此一蹶不振。随后,清军主要围剿川北大山中的罗其清、冉文俦两支义军,经过几次艰苦的战斗,义军损失了超过6000人,退守大鹏山,同样被清军攻破。

不久,高均德、龙绍周等带领的湖北义军和徐天德、樊人杰、王登廷等部汇合,开始向陕西推进。清军只能放弃罗其清,转而围剿高、徐部,经过四天的战斗,高、徐部损失了5000人,被迫退守箕山。

义军在清军的围剿下,几乎已经走投无路。但是他们不断在大巴山中与清军周旋,打游击战,让清军无法彻底将之消灭。1799年正月,乾隆帝去世,嘉庆掌握实权。嘉庆帝认为之前的平叛不够给力,于是决定大规模改变。

乾隆时期,平定白莲教起义的任务基本由和珅主持,各将领“皆以和珅为可恃,只图迎合钻营,并不以军事为重,虚报功绩,坐冒空粮”。嘉庆帝亲政后,立即将和珅拿下,并处理了永保、惠龄、景安,宜绵、秦承恩,英善等一大批围剿不力的将领。随后以勒保为经略大臣,统一调动川、陕、楚、豫、甘五省的兵力。嘉庆帝还亲自写下《邪教说》,强调允许传教,但是“聚众犯法者必严加惩办。”

三省交界处的地形

清朝的政策也得到地方官僚、地主、乡绅的响应。他们纷纷组织乡勇、团练,帮助镇压义军,保障地方治安,仅仅在1797年四川的乡勇就达到了30万人。为了断绝义军的粮食“供应”,勒保采纳兰州知府龚景瀚的策略:大规模修建堡寨,让百姓自相保聚,甚至推行坚壁清野,如此义军就无法抢掠粮食,也无法扩充兵力。

然而,嘉庆帝却认为勒保安坐达州,空耗粮饷,就将之革职拿问,改以额勒登保为经略大臣。额勒登就立即带领清军主动出击,结果清军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就陷入了三次包围,其中一次在全军覆没。三月,清军在江油马蹄冈被冉天元部的义军猛击,又差点全军覆没。嘉庆帝不信邪,让清军猛攻马蹄冈,又差点全军覆没,还好杨遇春的援军赶到才转败为胜,冉天元被俘杀。

嘉庆帝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就让勒保担任四川总督。同时,经过马蹄冈一战,义军的力量已经大大削弱了,只有少量的义军在山林中打游击。1802年苟文明重整义军,结果遭到清军围剿,导致义军基本被消灭。当年十月,嘉庆帝宣布白莲教起义被平定,不过其余部的小规模斗争一直持续到1804年。

清朝中期的白莲教起义持续了10年之久,是清代太平天国运动之前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清朝为了平定白莲教起义,先后投入了10多万兵力,花费了两亿两白银,相当国库五年的财政收入,导致清朝国库亏空,标志着清朝由盛转衰。在平定起义之中,八旗和绿营的战斗力衰退,清朝开始重用地方团练,这是后来湘军、淮军等兴起的前奏了。

欢迎关注公众号:北斗维斟。本人喜欢历史,文化,文学,诗词等,自从毕业以来一直在阅读,在各大自媒体平台多有创作。我创立了的“北斗维斟”,主要在于深度解读历史以及中国的传统文化,欢迎你来关注。

上一篇:为何说一旦大战爆发,立陶宛将第一个消失呢?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