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头子张雨新:放弃大生意,孤身闯东北,曾打死一名苏军副司令

1946年3月,贺晋年调任东北民主联军合江军区司令员,奉命前往东北指挥剿匪。此时的东北一片混乱,大大小小的土匪绺子四处活动,十分猖獗。在这其中,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孙荣久匪帮最为强大,号称合江“四大旗杆”。今天,我们就专门来聊聊张雨新。

东北剿匪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北平城内有个大老板,名叫张雨新,他同时经营着棉花铺、铁工厂、三轮车厂,生意很不错。那些日子举国欢庆,张雨新也迎来了一位老朋友。这位老友专门给张雨新介绍了一位贵人,国民党第十五集团军参谋长郭长生。

两人见面一聊,感觉很投机,郭长生又把张雨新介绍给了第十五集团军司令何国柱。何国柱二话不说,给了张雨新一张委任状,任命他为第十五集团军先遣军中将总指挥。张雨新看到委任状,差点蹦起来,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东西,自己一个小小的生意人,摇身一变就成了国民党的“中将”,运气好到爆棚啊!

那么,张雨新这个中将总指挥的手下,一共有多少兵力呢?一个兵也没有,张雨新要自己去东北,想办法招募士兵,组建起这个先遣军。怪不得委任状发得这么痛快,原来张雨新就是个光杆司令,一切都要自己想办法才行。

张雨新没有犹豫,当年十月中旬就放弃自己的大生意,乘火车直奔东北,开始了“梦想之旅”。

张雨新怎么胆量这么大,敢孤身闯东北?

奉军

其实,张雨新不是东北人,他老家在河北,绰号张黑子。他敢孤身去东北,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早年间,张雨新在奉军九十六团当过副官,曾驻扎依兰、勃利等地,有不少当地的熟人。后来日本人来了,张雨新投降,在依兰县开了个“源丰玉”,经营杂货铺兼烧锅,也认识了不少人。

后来,张雨新觉得东北不太平,就来到了北平,开店做生意,也算是赚了不少钱。这个人脑子还是很好使的,他知道日本人一走,东北必然一片大乱,此时能成为先遣军总指挥,日后必然前途无量。至于兵员问题,根本不用担心,凭着自己手中的委任状,到东北找到以前的熟人聊一聊,自然能拉起一支队伍。

张雨新的想法很对,他来到勃利县之后,立刻联系了曾经的老朋友。地主士绅、旧军官、伪警察,包括附近的小股土匪头子,听说张雨新成了国民党高官,纷纷前来拜访。张雨新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把这些人完全唬住了。最后,张雨新还要拿出那件黄绸子的委任状,上面有何国柱的亲笔题字。

这些人为了日后能混个官当一当,纷纷表忠诚,愿意跟着张雨新混。那个时候的东北,十分混乱,日军走时遗留的大量的武器,地主武装、伪警察和土匪都是有人有枪,张雨新很快就拉起了一支队伍。

张雨新很聪明,遇到那些大地主和土匪头子,就封他们一个团长,回去自己招兵买马吧。所以,仅仅十几天时间,他手下就多了十几个团长,地盘越来越大,手下越来越多。之后,他又赶往刁翎镇,联系了当地的熟人和伪警察头目,拿着委任状让他们看。这些人一看张雨新是“正规军”,自然觉得比当土匪强很多,纷纷归附。

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张雨新的“先遣军”。当时,我党干部已经在刁翎镇开始工作,保安中队长姜守仁就成了张雨新的眼中钉。张雨新先是派人去拉拢姜守仁,让他放弃共产党,加入先遣军,但遭到了拒绝。张雨新气急败坏,以开会的名义骗来姜守仁,将其杀害。之后,刁翎镇保安中队也编入了先遣军,成为第十三团,下属三个营。

很快,张雨新就组建了二十多个团,号称4万多人(实际骨干匪徒约4600多人)。不仅如此,张雨新还四处搜罗,弄到了92式步兵炮一门,轻重机枪数十挺,电台一部,汽车五辆。

队伍壮大了,张雨新开始飘了。

被抓获的土匪

张雨新并非酒囊饭袋,他非常有头脑。当时,我党在东北不少地区都建立了人民政府,但大部队还没有赶来,缺乏武装力量。于是,基层干部就接纳了一些投降的伪警察和土匪,这些人中的一部分,并不忠诚。张雨新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四处联络这些人,让他们“叛变”,跟着国民党“先遣军”混。

比如后来“四大旗杆”之一的孙荣久,当时就归附了共产党,被任命为勃利、林口、宝清收编司令。张雨新偷偷联系了孙荣久,许诺以后荣华富贵,孙荣久于是拉着队伍反叛,杀害了多名我党基层干部。

1945年12月,张雨新又拉拢林口县公安副局长郑庆志等人,内外勾结,攻打林口县。幸好苏军及时赶到,张雨新率队逃窜。此后,我党在林口的武装力量所剩无几,只能被迫撤离。1946年1月,张雨新的队伍顺利进入了林口。

就在这两三个月里,张雨新的队伍又获得了两次“大胜”,他通过埋伏偷袭的方式,在“福来屯之战”和“谭家店之战”中杀害了我军约两百名战士。此时的张雨新神气十足,他觉得自己兵多将广,又连打两次胜仗,该干一票大的了。

1946年1月下旬,谢文东、李华堂、张雨新、孙荣久,这“四大旗杆”联合起来,率军攻打合江军区主力部队驻扎的依兰县三道岗。张雨新是土匪的前线总指挥,部署手下星夜行军,从三面忽然包围三道岗,出其不意大举进攻。

但是,这毕竟是合江军区的主力部队,迫击炮和重机枪立刻朝敌人反击,张雨新的冲锋部队连续三次被打退,实在是进不了城。见形势不妙,几股土匪部队立刻撤退,张雨新只能暂时退到二道河子,再做打算。

张雨新此时还不知道,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剿匪部队

张雨新在短短几个月内闹出这么大动静,居然还联合“四大旗杆”攻打我军主力部队,确实有些太猖狂了。既然这样,合江军区决定立刻动手,杀一杀张雨新的锐气。

1946年春节,张雨新在二道河子过得很潇洒,一直盘算着怎么扩大战果。正月十六这一天,忽然有一支100多人的秧歌队,唱唱跳跳的来到了二道河子,说是要给先遣军拜年。张雨新一听,高兴坏了,这说明自己很得民心啊!于是,他派人把秧歌队迎进了镇子,敲锣打鼓放鞭炮,好不热闹。

当天半夜时分,合江军区主力部队忽然冲进二道河子,那100多人的秧歌队是三江人民自治军假扮的,他们早已占据了主要路口,和主力部队里应外合。枪声响起,整个二道河子一片混乱,张雨新被枪声惊醒,光着脚就往外跑。

当时是大冬天,张雨新跑出门才感觉到冷,他也不敢再回去穿衣服了,披上警卫员给他的皮大衣,坐上马爬犁一路狂奔。张雨新幸运地跑了出去,但是他的手下就惨了,负责掩护的十六团团长被击毙,参谋处长舒大光等500多人被俘虏。同时还留下了300多支步枪,5辆汽车,92步兵炮一门。

二道河子把张雨新打懵了,他一口气跑到了刁翎镇。刁翎这个地方可不简单,山高林密,粮草充足,易守难攻。

从张雨新孤身一人来东北到现在,还不到半年时间,就经历了如此的大起大落,换成谁都会有些懵。张雨新决定暂时收敛一些,稳住地盘再说,于是他加强刁翎的防守,拉拢附近一带的土匪队伍,很快又发展起来,号称有3万多人。

如此猖狂,必须消灭!1946年2月26日,剿匪部队和苏军一起出动,进攻刁翎。苏军乘坐汽车先到地方,一队士兵手持冲锋枪就冲上去了,没想到张雨新早有准备,安排一队枪法很好的匪徒埋伏起来,一下子打死了苏军60多名战士和1名副司令。

这下可惹怒了苏军,几十门火炮一齐开火,连续半个小时轰炸张雨新的老巢。之后,苏军以装甲车开路,一路攻入了刁翎。土匪已经被苏军火炮打得七零八落,此时只顾着逃跑了。

张雨新早已骑着马跑在了最前面,他的部队这次彻底被打残,死伤无数。张雨新带了少量部下四处逃窜,多日之后才悄悄返回刁翎一带,又搜罗被打散的手下一千多人,躲进了深山之中。当年五月和八月,剿匪部队又连续两次攻打刁翎,张雨新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被赶走了。“三打刁翎”都比较精彩,要详细描述占用篇幅太大,下次单独写一篇文章吧。

张雨新被打得四处逃窜,陷入绝境。

张雨新

从1946年10月开始,合江军区司令员贺晋年采取了新的打法,让各个分区直接指挥,派出多支小股部队出击,围追堵截,进山搜捕,残余土匪无处可逃。

当年11月下旬,贺晋年在亲自调查土匪俘虏时,发现有一人竟然是张雨新的副官。这名副官交代说,张雨新已经无路可走,现在就藏在三道通的深山里。贺晋年闻讯大喜,立刻派三五九旅八团二排长刘淑颜带领几十名战士,进山搜捕张雨新。

当时天寒地冻,大雪封山,战士们怀里揣着几个玉米饼子,押着这名俘虏当向导,进了深山老林。林子里大雪没过膝盖,战士们不敢休息,一口气走了100多里山路,才发现了张雨新躲藏的窝棚。

但是,此时张雨新已经离开了。大家发现地上的炭灰还有余温,这说明,张雨新刚刚离开不久。于是,战士们迅速上路,追踪痕迹又走了五六十里山路,终于发现了第二个窝棚。

张雨新万万没想到,大雪封山,剿匪部队竟然还能找到他。当时,排长刘淑颜命令战士们包围窝棚,然后朝里面喊话:“张黑子出来,你是张黑子不是?”张雨新垂头丧气的从窝棚里走出来,嘴里说着:“我运气不好,你们早来一个钟头,我还没到这里。你们晚来一个钟头——只要晚来10分钟,我就走了……”

张雨新就这么被活捉了,12月15日,刁翎召开了公审大会,张雨新和手下主要匪首,被当场处决。仅仅一年多时间,张雨新从一个大老板变成了大土匪头子,与剿匪部队激战达到数十次,这个经历也是够神奇的。总之,与人民为敌,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篇:徐皇后死后,朱棣身边最重要的女人是谁?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关于双子问题

    想问如果约双子,他都会答应,不会拒绝,但他不会主动找我,每次都是我主动找他,这样是被他当朋友吗?还是?讯息回覆频率不一,有时候会秒回,有时候会隔很久才回,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