挟制开国皇帝十九年,几乎诛锄满朝忠臣良将,竟得封王的“圣相”

历史中总有许多让人迷惑不解,甚至争议千年的事情。俗话说:“豹的纹彩在浮皮,人的成色在心里。”有的人功在千秋,在世时却不得善终,甚至含冤遇害,但他的正直和功业都记在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心中,最终还是获得流芳千古,成为一代民族忠魂。

而有的人生平做过许多坏事,可谓“恶贯满盈”,却利用手中无边的权柄进行了各种遮掩和粉饰,就像华丽且迷惑人心的“豹纹”一样,可到最后也逃不过千夫所指,万代唾弃。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人起初看似也不像坏人,却是在历史的某个关键时刻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经历,才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十恶不赦之徒。

今天小编就要来讲这么一位生平“大奸似忠”的人物,他究竟是如何从一介“忠直谏臣”转变成为了无恶不作的大奸雄的呢?他就是家喻户晓的南宋第一奸相秦桧秦大人。秦某,字会之,北宋江宁府人,即今江苏南京。他是在宋徽宗政和五年,即二十五岁那年考中的进士,当时被派到山东密州做候补教授,相当于当地的教育局长。后来又因学问精深,被晋升为太学学正,相当于北宋最高学府的训导主任。

宋钦宗靖康元年,女真金国大军围攻大宋东京开封府汴梁城,金太宗皇帝完颜吴乞买遣使索要北宋河北三镇,即河东路、河北西路、河北东路三大节度使所辖之地,这相当于将北宋的北面屏障全部拆除。

三十六岁的秦桧因此上书言“兵机四事”,他说金人索求无厌,最多只能给他们燕山一路,即河北东路,靠近故辽南京城的那片土地。其次,金人非常狡诈,京师和各地的防御是不能因议和而松懈下来的。第三,请皇帝集百官详议,派出合适的大臣前往与金主订立盟誓,达成和平条约。第四,金国使臣作为蕃邦夷族,只能住在外馆,不可以进入宫门上殿面圣的。

宋钦宗看了之后,觉得没有太大的实际用途,他只想金人立马退兵,要么就是天降神勇无比的勤王大军到来,逐退金兵,像秦桧这样啰里八嗦讲这些大道理,皇帝早已厌烦了。但鉴于当时秦某的“一片赤诚”,加上他确实有文才,于是就晋升他为职方员外郎,相当于朝堂上的小顾问。

后来宰相张邦昌总揽朝政,准备答应金人割地的要求,并着手落实,秦桧则被邦昌点名作为参与处理割地事宜的下属,秦桧立马言道:“相国大人一心要答应割地给金人,这与臣初议矛盾,失臣本心,因此臣不能参与这样的工作!”他还写了三次奏章进行推辞,宋钦宗最后没有让他跟着张邦昌做事。

当时朝中大臣大多数附议割三镇以息兵祸,最后宋钦宗实在找不到能办此事之人,就任命秦桧暂代礼部侍郎一职,与大臣程瑀同为割地使,跟着徽宗第五子肃王赵枢一同前往金营。

金军拿到割地合同之后,开始从汴梁退兵,秦桧和程瑀也到达了燕京之后才返回汴梁。御史中丞李回、翰林承旨吴幵于是共同举荐秦桧做殿中侍御史,宋钦宗则认为秦某大材小用,直接晋升他为左司谏大夫。

不久之后,北宋大臣王云、李若水见过金国粘罕、兀术这两位大王之后,也回到汴梁,并说金国还要更多的土地,不然将再次进兵直取汴京。吓得宋钦宗赶紧集百官于延和殿商议对策,范宗尹等七十位大臣都要皇帝答应再次割地,而秦桧等三十位大臣则坚决不反对,宋钦宗此时认为秦某是个忠直之臣,于是当场晋升他为御史中丞,跟明朝开国元勋刘伯温是同一个官阶。

可还没过一个月,汴京就被金人攻陷,徽、钦二帝都被金人“请到”敌营当中去了。靖康二年,金人决定带走这两位宝贝父子皇帝,并命北宋大臣另择一个异姓之人做汉人的天子。汴京留守王时雍召百官军民共议立张邦昌为帝,众官吓得失色不敢答,监察御史马伸则说道:“我们只服赵氏皇帝!我作为御史诤臣,岂容坐视而不吐一言乎?”

秦桧作为御史台的首长,顿时觉得很是尴尬,于是也立马赞同马伸的意见,并说道:“如今金人拥重兵南下,操纵着天下的生杀大权,非要将我们的大宋皇帝给易姓改朝,那阿桧我就以死抗辩,这并不是我特别忠心于宋室,而是要辨明宋金两国的利害罢了。

赵氏为天子至今也有一百七十余年了,作为人臣安忍畏死而不发一言哉?大宋在中原号令天下,可谓前古未有,德泽百姓,幅员万里,兴亡之命早有天数,岂能以汴梁一城之得失而决废立呢?昔日西汉被新朝王莽所灭,光武帝刘秀将其再次兴起,东汉被曹操父子所篡取,昭烈帝刘备复国于西蜀,唐朝被梁王朱温所颠覆,晋王李克用父子又以藩王之位承袭大统,这都是因为汉唐基业广大,根深难拔之故也!

张邦昌在徽宗道君太上皇主政的时候,就把国家搞得一塌糊涂,天下人本就把他当作仇人一样,如今你们还要把土地交给他,让他来主宰万民,就不怕四方豪杰群起而共诛之吗?这样的人也做不了金人的屏障,你们非要立邦昌为帝,就算京师之民可服,天下之民也不可服的,天下的赵氏宗亲也是不可灭的,阿桧我不顾斧钺之刑,说出这些话来,希望你们选出的嗣君可以安四方,这样不但让大宋蒙福,也使大金获万世之利也!”

金国统帅听闻了秦桧说的这些道理,立马将他押到军前进行“教育”。而张邦昌也很快被金人立为“大楚皇帝”,邦昌则写信给金国统帅要求归还孙傅、张叔夜、秦桧这几位北宋大臣,金人决不答应。后来徽、钦二帝北迁,秦桧与孙傅、司马朴等人一路跟随到了燕京,没过几天又迁往了韩州。

宋徽宗听说康王赵构已即位建立南宋,于是写信给金国粘罕大王完颜宗翰,要求金宋两国议和,并让秦桧替他着笔润色,而秦桧居然拿出重金厚赂粘罕,最后使得金太宗吴乞买将秦桧赐给他的堂弟完颜昌作为下属。

宋高宗建炎四年,完颜昌攻打山阳郡,秦桧和他的妻子王夫人及奴婢、仆从一家,被金兵用海船运送到了南方,而后秦桧跑到赵构面前投诚,宋高宗立马任命他为礼部尚书,并赐予银帛。

而秦桧对外公开说自己杀掉金国监守他的士兵,才得以坐船回到大宋,而被捉到北方去的宋臣基本都还被关在金人的土地上,只有秦桧一人得以归来。当时就有人指出,从燕云到吴楚总计二千八百里,越山逾海,秦某一介文官岂能私自斩杀虎狼般的监守金兵而南归?大家都说这是完颜昌刻意放他回来做奸细的,要是只让他从军效力,又怎会不拿他妻子王氏做人质,而一并放还呢?

当时秦桧的好友宰相范宗尹、同知枢密院事李回都拼了命地为他说好话,在宋高宗面前力荐其忠,在“廷对”的前一天,宋高宗命秦桧先与宰相见面,秦某居然说出了“要想天下太平无事,南方人全都留在长江以南,北方人则全回到江淮以北就可以了!”同时他又草拟了与金军主帅完颜昌的求和书。

宋高宗看了之后,说道:“阿桧忠朴过人,寡人得之喜不能寐,又从他那听到了父兄二帝及母后的消息,桧真一佳士也!”范宗尹想让秦桧给皇帝做经筵讲师,宋高宗说道:“他学问固然是好,但更应该让他做点实事!”于是就被任命为了礼部尚书,跟着秦桧一同南归的王安道、冯由义、水兵丁不异还有船夫孙靖全都授予了官职。

南宋朝廷一开始也多次遣使到金国,且战且和,并没有完全向金人屈服,而自从秦桧南归之后影响宋室,才产生了专门要与金人解仇议和,甚至屈膝乞降的状态。而金国朝廷真正首倡和议,也是从完颜昌放纵秦桧南归开始的。

当宋高宗将建炎年号改为绍兴元年,也就是说“重新建立炎汉天下”已转变成了“绍承兴起的半壁江山”。秦桧第一次当上参知政事,相当于常务副宰相了,他立马就将自己的好朋友,举荐人范宗尹排挤出朝,从此相位久虚,秦桧扬言道:“要是让我当上宰相,可有二策,可立马耸动天下!”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向皇帝提起,他说道:“如果不让我做宰相,是无法实行的!”

过了一个月,宋高宗任命他为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知枢密院事,并以文武兼备的重臣吕颐浩为宰相,与秦桧一同秉政,可秦某却很不喜欢刚直的吕颐浩,于是让下属官僚上书言道:“周宣王当年为了中兴西周,内修德政,外攘犬戎,文臣武将各司其职也!”宋高宗点头道:“颐浩专治军旅,阿桧专理政务,就像越王勾践身边的文种那范蠡那样!”于是命懂军事的吕颐浩跑到镇江去建立征北大都督府。

秦桧则开始大胆地剔除朝中所有反对他的文臣,后来吕颐浩从长江沿线回到临安府,想以自己强大的威望逼迫高宗皇帝驱逐秦桧,并引荐老丞相朱胜非来做宰相协助自己。可宋高宗却任命朱胜非为副都督,与他一同打理军务。

后来吕颐浩强行罢免了秦桧安插的许多官员,导致朝堂为之一空,而秦桧也很着急扳倒吕颐浩,于是和当时的所谓朝中贤士胡安国结为朋党,胡安国竟将秦桧比作曹操麾下的荀彧。驸马黄龟年首先上书弹劾秦桧,说他专主和议,只是想大宋不再收复失土,而他自己好培植党羽,专权干政,就和王莽、董卓没什么两样。

不久之后,宋高宗发怒说道:“秦某曾说南人归南,北人归北,则天下太平,寡人是北人,难不成还要自投金人牢笼之中去吗?”于是就罢免了秦桧的相位,降为观文殿学士、江州太平观提举,并表示永不复用。

绍兴五年,金太宗驾崩,完颜昌在金国主政,宋金两国最终达成了和议,宋高宗认为秦桧与金人关系匪浅,于是再次提拔他为资政殿大学士,接着又把他放到温州去做知州,第二年又升为绍兴知府。不久又晋升为醴泉观使兼御前侍读,并做了行宫留守。又过了几天,宋高宗再命他到尚书台、枢密院一同参议军国大事。

宋高宗前往平江府巡幸时,立马招秦桧至御前行走,据说这都是右丞相张浚的力荐。又过了一段时间,徽宗皇帝和宁德太后在金国病逝,消息传到临安,宋高宗大为哀痛,金国使臣来报丧的当天,高宗即授予秦桧枢密使一职,让他全权掌握军队的调度,并像宰相一样对待他。后来高宗又派出王伦出使金国,将徽宗、太后的棺椁迎回临安。

张浚见秦桧得势,就想辞官而去,宋高宗问他道:“谁可代卿?”张浚不说话,宋高宗又问道:“秦桧何如?”张浚道:“以前认为他是个忠臣,后来与之共事,始知其奸险阴暗!”宋高宗冷笑着说:“那就是用老丞相赵鼎为相吧!”于是将赵鼎请出来复为宰相。

张浚曾对赵鼎说秦桧如何如何好,赵鼎却说:“此人得志,我们这些人就没办法立足了!”张浚还不以为然,才会引荐秦桧入朝为相,后来一起做事才发现这人太过奸险,所以就不想再推荐他到皇帝身边了。

秦桧也因此非常痛恨张浚,反而对赵鼎说道:“皇上说要召恩相入朝,是张大人刻意迟留不让你面圣!”这样一挑拨,竟惹得赵鼎也想排挤掉张浚。秦桧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所有的事情都听赵鼎安排,本来赵鼎非常厌恶他,后来居然反而对他深为信赖。等到晚年的时候,赵鼎与张浚在福建相遇,说起这些事情,才知道都是被秦桧所卖。

当年十一月,使臣朱弁来报说金国粘罕大王病逝,宋高宗冷笑道:“金人暴虐,不亡何待?”秦桧却说道:“陛下只要积德行善,一定会等到中兴大宋的那一天的!”宋高宗冷笑道:“这一天是会来到的,然则寡人也要有所作为才是啊,不然的话,寡人哪能真正得志于天下呢?”秦桧听了之后,脸色都变黑了。

绍兴八年,宋高宗还是任命他为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吏部侍郎晏敦极为忧虑地说道:“奸人为相矣!”过了两个月,金国派乌陵思谋来议和,这个思谋是曾经在北宋宣和年间代表金太祖与宋徽宗签订“海上之盟”,共同灭辽的使臣之一。

吏部侍郎魏矼被派遣到秦桧身边作为陪同人员,魏矼推辞道:“我之前做过御史,一直都不赞成议和,如今不能去面对金使!”秦桧就问他为什么不主张议和,魏矼说金国的大军还在江淮一带,要防备敌情,议和有什么用。秦桧冷笑道:“魏公以智料敌,秦某以诚待敌!”魏矼则答道:“恐怕金人才不会以诚待恩相呢!”秦桧听了这话,认为魏矼出马必定会坏了他的好事,于是就改用了别人。

后来议和快要达成,宋高宗非常悲伤地宰相们说道:“先帝徽宗老爷子的棺椁已经有了明确归还的日期了,虽然还要等上两三年,而我亲妈妈显仁韦太后年岁已高,寡人非常想念她,欲早日相见,因此不得不向金人屈己乞和呀!”秦桧说道:“陛下屈己乞和,是人主之孝也!陛下你放心好了,宋金两国罢兵交好,是天下之福!”宋高宗说道:“你说的没错,然而议和可成,边备亦不可弛也!这就叫有备无患!”秦桧被说得一脸铁青。

又过了一个月,有一天上朝完毕,众臣都退去,秦桧一人独自留下来对皇帝说道:“群臣在议和问题上畏首畏尾,首鼠两端,都不足与之断大事也!若陛下真想迎回先帝棺椁,请回显仁老太后,就把这件事全交给臣一人前去与金人商议,不要让群臣干预臣的做法!”宋高宗答道:“寡人独委卿!”秦桧又说道:“臣认为陛下还没有下决心,请陛下再好好思虑三天,三天后臣再奏请这件事来做决定吧!”三天之后,金兵再度压境,宋高宗害怕秦桧撂挑子变卦,急着找到他要他前去议和,这样使得秦某独揽军国重事,从此说一不二,群臣都无法再干预了。

赵鼎见秦桧得势,力求辞官而去,宋高宗只好给了他少傅头衔出任绍兴知府。高宗皇帝失去独子之后,就一直没有子嗣,范宗尹请求他选宗室中贤明的子弟来做储君,最后选中了赵伯琮、赵伯玖两位入宫,他俩都是宋太祖的七世孙,赵伯琮先被封为建国公,并派赵鼎辅佐他处理政事,后来在秦桧的提议下,赵伯玖也被封为吴国公。

大臣们都认为:“两个储君,此不可行!”秦桧却不作声,反而去询问赵鼎,赵鼎冷笑道:“我自罢相以来,非议我的人都说我是建国公的朋党,今当避嫌,不论是非!”秦桧见他不上当,又相约说把选择哪个储君写到纸上,上朝交给陛下,结果赵鼎还是上当了,等到了宋高宗面前,秦桧又是一语不发,赵鼎只好硬着头皮交上奏本,说道:“今建国公在上,名虽未正,然天下之人都知陛下有此一子耳!且建国公贤明,储君之位,夫复何言!”宋高宗听了这话却很不高兴,认为赵鼎想拥立建国公,等着做新朝功臣,而秦桧又被留了下来,单独奏议国事,最后赵鼎又被罢黜出朝。

第二年,赵伯玖被最终授予保大军节度使,封崇国公,赵鼎也要外任,在辞别时,他对宋高宗说道:“臣走之后,必定会有人拿孝顺徽宗先帝,善待钦宗皇兄之名来胁制陛下!”秦桧听说之后,更加痛恨赵鼎。

秦桧独掌相权,一心与金人议和,朝野的贤士都相继离开临安,大臣们都说:“未有自己做不好,而能让他人正身者也!”秦桧就更加恨这些忠直之臣了。大臣王庶更是一连上几份奏疏,来抨击秦桧的国策,且对他说道:“你当年在东京汴梁为了保存赵氏,强烈反对金人立张邦昌为帝,如今怎么这样对敌人软弱呢?”秦桧再已不是当年的秦桧,如今他一心想挟金人之威自重于朝廷,所以尤其痛恨王庶。

枢密院编修官胡铨更是直接上书,乞求皇帝斩秦桧与王伦以谢天下,一时间舆情汹汹,秦桧居然将胡铨戴枷贬到昭州去。陈刚中却向胡铨道贺,秦桧大怒,将刚中送到吏部处治,最后被贬到赣州安远县做知县。赣州有十二邑,安远最为深山偏远,地恶瘴毒,当地俗谚有云:“龙南、安远,一去不转!”结果陈刚中果然死于安远。

不久之后,诸多大臣一同上书言道:“金人现在用一个和字得志于我朝十有二年也!他们总想要覆我王室,弛我边备,竭我国力,以懈缓我不共戴天之仇,以绝望我中夏讴吟思汉之赤子,以诏谕江南为名,要陛下向他们蛮夷行稽首之礼,自公卿大夫至六军万姓,莫不扼腕愤怒,岂肯听陛下北面为仇敌之臣哉!天下之人皆欲仗大义,以问秦相国之罪!”秦桧见到这份奏疏远的时候,大为“骇愕”。

过了几天,除了秦党之外,六部大臣几乎同班入奏,极言秦某议和之罪。新上任的礼部侍郎尹焞更是独自上书,强烈切责秦桧,阿桧气得骂天骂地。奉礼郎冯时行更是要宋高宗学汉高祖不怕“杀父分羹”以安天下,虚伪至极的宋高宗却说道:“寡人不忍听闻!”后来冯时行被贬到万州去了。

秦桧终于害怕群情激愤,于是和金国使臣商议,将“诏谕江南”改为“宋国”。京、淮宣抚使韩世忠更是连上四道奏疏,要求亲自带兵北上,因为当时金国已立刘豫为中原皇帝,准备彻底取代赵宋。宋高宗却不允许他出兵,并要求金使所过州县,官员们全都以臣礼相迎,等金使到了临安,秦桧又想让皇帝以臣礼跪拜金使,韩世忠当场发怒,骂道:“此主辱臣死之时,愿效死战以决胜败!”宋高宗慌忙劝他不要胡来。金使到了平江,江南诸地的守臣都不行叩拜礼,并纷纷辞官,最后金使对宋高宗说道,金国会先归还河南之地,并册封他为皇帝,退兵之事徐徐再议。

宋高宗因此极为烦恼,不退兵等于一切事情都是白谈,秦桧则反复强迫高宗行屈己之礼对待金人,高宗终于发怒道:“寡人承嗣太祖、太宗基业,干吗要受金人册封?”后来金使又提出要尽割河南、陕西之地,才肯归还徽宗棺椁及显仁太后等皇室亲族。气得赵构直接写好北伐出兵的御札分送给韩世忠、张俊、刘光世三大将,让他们做好与金人决战的准备,这才使得金人有所惧,不敢再乱提过分要求。

绍兴九年,金人归还河南,赵构赶紧派大臣前往祭扫汴梁八大帝陵,他对宰相们说道:“河南重新收复,寡人要派守臣前往安抚遗民,劝他们好好搞农桑,恢复生计,不可挪动江南的财资,来耗空国力!”这说明赵构还不是完全听信秦桧之言,也从来没有完全松弛战备。

当时张浚在永州,驰奏宋高宗,力言不能做后晋石敬瑭、伪齐刘豫之流,这时岳飞在淮西做宣抚使,金国“四太子”兀术斩杀了金国宰相完颜宗磐及叔父左副都元帅完颜昌,然后独揽朝政,并准备不再承认宋金之前达成的议和,秦桧得到情报,却不肯立马向宋高宗报告。

韩世忠却对宋高宗提出可以乘金国大丧出兵掩击,秦桧竟拿《春秋》说“义不伐丧”为由反对开战,宋高宗同意秦桧的看法,就这样失去了一次北伐的大好良机。绍兴十年,金国正式宣布背盟开战,四路大军同时南侵,兀术再次攻下汴梁,南京商丘、西京洛阳先后沦陷,河南诸郡县相继被金人占领。

宋高宗气得惨叫,下诏直接痛叱兀术无耻。可秦桧却担任宰相当达十八年之久,宋高宗也渐渐离不了此人,群臣再怎么反对都撼动不了他的地位。

这时为了反抗金兵,大将张俊攻克亳州,岳飞进取郾城,甚至差点活捉兀术,张浚、韩世忠都获得了大捷,秦桧却力主班师,宋高宗只好下诏命诸军回朝,岳家军闻诏之后,激愤万分,纷纷大骂皇帝和秦桧,岳飞喝斥他们都制止不了。结果淮宁、蔡、郑之地又被金人占有,宋高宗却在朝堂封秦桧为莘国公。

绍兴十一年,兀术再度举兵南侵,攻取淮南,进入寿春,南宋诸将拼命反击,兀术大败,秦桧见宋军连战连捷,吓得赶紧让赵构班诏退师,韩世忠大军抵达濠州后不再前进,刘锜兵马也放弃寿春而归,从此南宋王师再也没有北伐中原了。

没过多久,秦桧又想尽收诸将兵权,并密奏皇帝召三大将论功行赏,韩世忠、张俊同为枢密使,岳飞为枢密副使,而他自己晋升为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进封庆国公,将天下兵马独揽手中,后来又晋升为少保,加封冀国公。兀术害怕岳元帅,于是决定以淮河为界,并求割唐、邓二州,然后罢兵议和,宋高宗听了之后很快答应了这些条件。

三个月之后,秦桧将岳飞下狱,大将张俊又诬蔑岳飞旧部张宪谋反,于是岳飞与其养子岳云俱被送到大理寺受刑,御史中丞何铸本是秦桧爪牙,却被岳元帅忠义所感,表示再也审不下去了,秦桧于是改谏官万俟禼论其罪,又过了两个月,竟以“莫须有”之罪斩杀岳元帅。

秦桧又对宋高宗说道:“岳元帅曾自言与太祖皆三十岁建节封为节度使!”高宗这才下了决定赐死岳飞,并将岳云、张完全部斩杀于菜市,天下军民大呼其冤,不无痛哭流涕。绍兴十二年,徽宗皇帝的棺椁终于回到了临安,显仁太后也住进了慈宁宫。宋高宗认为秦桧功劳极大,加封太师,晋升为魏国公,后又封为秦、魏双国公,古今空罕有,除了北宋大奸臣蔡京外,恐怕已找不到第三人。

秦桧之子秦熺考中了进士,秦熺本是秦夫人王氏哥哥王唤的儿子,王夫人没有生儿子,就把这个内侄收为子嗣。秦桧又不让高宋宗再度巡幸江上,从此就在余杭临安苟且偷安。朝中的昏官们个个都称颂秦桧为“圣相”。绍兴十五年,宋高宗又赐秦桧豪宅,并亲临其府,加恩于秦府家人,并书写“一德格天”的匾额挂在他的书房。

绍兴十七年,秦桧被改封为益国公,十八年,秦熺被授知枢密院事,秦桧问大臣胡宁道:“我让儿子做这么高的官,外议如何?”胡宁答道:“恩想独不知蔡京之迹乎?”秦桧脸色大变,只是冷笑。绍兴十九年,宋高宗又亲自为秦桧画像,并为画题赞。秦桧又禁止民间私作野史。

绍兴二十年,殿司小校施全在秦桧上朝路行刺,结果不中,秦桧将他凌迟处死。从此,他总要带五十名精兵持长枪出入。不久之后,阿桧病重,上朝居然乘坐皇帝的銮舆,由二孙搀扶,并免下拜。绍兴二十一年,朝散郎五扬英上书请让秦熺代其父为宰相,秦桧高兴地将王扬英晋升为泰州知州。接着他又无情地兴起各种冤狱,残害了无数的忠臣义士,搅得天怒人怨。

绍兴二十四年,秦桧之孙秦埙又考中了状元,秦氏一门的子弟也都登科及第,天下之人大呼不公。当这些人的考卷送到宋高宗面前时,皇帝一读便知是秦桧替孙子写好的答卷,于是将考生张孝祥亲自擢拔为状元,而秦埚被降为第三探花郎。

后来衢州有人造反,秦桧私自调遣宫中殿前司将官辛立率一千人前往征剿,却没有向皇帝禀报,后来晋安郡王入宫侍奉的时候,告诉了宋高宗,皇帝大惊,急忙召秦桧来问为什么调动御林军,都不向寡人请示。秦桧居然答道:“不足上烦圣虑,故不敢闻!”后来他得知是晋安王所言,立马让有司不要给晋安郡王发放俸禄,宋高宗只好从自己的内帑接济晋安王。

不久之后,又有人赠诗给秦桧说“宁令汉社稷,变作莽乾坤”,就是把秦某比作篡汉的王莽,又有大臣请议给秦桧封王加九锡,阿桧都认为理所当然,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为了坐上皇帝宝座,秦桧又将平生所恨之人如赵鼎、胡铨等人姓名写在书房之中,并兴起大狱,共计要残害天下贤士五十三人。本来要办理这场大冤狱,可秦桧却突然病重不能写字了。

宋高宗亲自到他府上来探病,秦桧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流泪不止,当秦熺说自己可以代父为相时,宋高宗冷笑道:“卿不当与!”于是命权直学士沈虚中拟旨让秦桧父子辞官荣归故里,秦熺还不死心,依旧要秦党官员上奏为自己当宰相提出请求,宋高宗只是加封秦桧为建康郡王,秦熺进封为少师,全都罢官归府,秦桧得知之后,当晚就死掉了,享年六十六岁,宋高宗还追封他为“申忠献王”。

秦桧两次做宰相,共计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祸心,一味误国。当时南宋的忠臣良将,都被他诛锄殆尽,秦桧为相时,他的密探遍布京城,宫中的内侍宦官和太医都是他的细作,秦桧死后,宋高宗才对大臣们说,这些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到了宋孝宗即位的时候,秦桧被强行追夺了王爵,并改谥号为“谬丑”,后来到了明武宗正德年间,天下之人非常怀念岳元帅这样的忠义之臣,并极度痛恨秦桧这样的大奸大恶之徒,就把秦桧夫妇的模样铸成铁像,一直长跪在岳王庙门口,受尽万世的遗臭和唾骂。

称帝不敢穿龙袍,只爱前朝妃嫔,连秦桧都看不下去的“叛逆忠臣”

上一篇:1653年肇庆之战:明军企图以挖地道的方式攻入肇庆城内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