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成本最高的再婚案:富婆带资改嫁 继子状告阻拦 两位宰相被贬

家庭财产分割,历来都不容易。宋真宗时期,有位寡妇要求再嫁,因财产被继子状告,官司打到最高一级,需要皇帝出面摆平。此案轰动一时,剧情几经反转,最终五败俱伤,甚至两位宰相因此同时被贬,堪称史上一桩成本最高的再婚案。

宰相家中是非多

这桩再婚案中的女主姓柴,原是宋太宗时的宰相薛居正家的儿媳妇。

薛居正生于五代十国时期,后唐时期高中进士,在后唐、后晋、后汉、后周都做过官。北宋建立后,也深受重视。晋王赵光义即位,薛居正加左仆射、昭文馆大学士,后又进官位为司空,官居一品。

薛居正深得宋太宗的信任,死后为他辍朝三日(薛居正位居一品,按例两日即可),还让他配享自己的庙庭。宋理宗赵昀时,命人画二十四功臣像于昭勋阁,薛居正就位列其中。薛居正还是一位史学家,《旧五代史》就是他主编的。

这样一位史上有名的宰相,却是个怕老婆的“妻管严”,因为惧内不敢纳妾,老婆又不能生,眼看要绝后,无奈之下只好收养了一个同族孩子继承香火。这个男孩后来就是女主柴氏的丈夫,薛惟吉。

薛居正对薛惟吉十分溺爱,长大后的薛惟吉成了汴梁的一名纨绔子弟。整日与同为豪门的恶少们追逐打闹,踢球纵酒,还喜欢与伶人们在一起吹拉弹唱,爱好十分广泛,就是不喜欢读书,名声逐渐臭大街,就连深宫中的宋太宗都有耳闻。

薛居正的葬礼上,宋太宗前来吊唁,安慰了薛妻后,厉声斥问:“那个不肖子安在,能把臭毛病改了吗,若是不能如何继承薛相的家业?”

跪在地上的薛惟吉,听到皇帝的责问后顿时又羞又怕,被这么一吓唬后,从此浪子回头洗心革面,史称“尽革故态”。宋太宗后来任命他为澶州知府、扬州知府,后又升任左千牛卫大将军,正四品。可惜薛惟吉命短,四十二岁时就死了。

薛惟吉有过两任妻子,柴氏是薛惟吉的续妻,薛惟吉的儿子薛安上(前妻所生),再度上演败家子的故事,也长成了汴梁城中有名的游荡公子。宋真宗继位后,担心老宰相薛居正的家业被这个不争气的养孙儿败光,专门下旨:薛家祖产不得外售。

继母柴氏想要再嫁?不行!

寡妇再嫁天经地义

北宋理学家程颐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南宋时朱熹提出“存天理,灭人欲”观念,后世逐渐用礼教束缚女性婚姻自由,但在宋代尤其是北宋之时,理学影响还是微弱的,妇女的婚姻自由度很高。宋代律法,从来也没有明文禁止妇女再嫁或是改嫁,且表扬守节妇女的模式也尚未确立,对于再嫁妇女也保持平常心看待,并无轻视之意,程颐自己家中就有两个再嫁的寡妇。南宋人洪迈所著《夷坚志》一书,就记载有宋代妇女改嫁61例,其中有6位嫁了3次。

宋真宗的皇后刘娥,就是再嫁,还有宋光宗的张贵妃就曾“出嫁于民间”。宋朝的贵族也好平民也罢,都不忌讳女子再嫁。宋代还规定女性从娘家带来的嫁妆,是不计入夫家财产的,属于个人所有,分家时嫁妆不参与其中。如果丈夫死后,妻子要改嫁,是可以带走嫁妆。

所以柴氏再嫁,既不违俗也不违法,天经地义。薛安上也没有理由阻拦,他状告继母柴氏的理由是:柴氏霸占了薛家祖产以及祖父、父亲留下的书籍,想卷走不属于嫁妆范围内的家产改嫁。

案情还有意外收获

接到案子的主官是刑部侍郎权知开封府事寇准,打开状纸看后,却犯了难,原告是老宰相薛居正的养孙,被告除柴氏外,还涉及当朝现任宰相!

原来柴氏自丈夫薛惟吉死后,孀居在家,当朝两位宰相向敏中、张齐贤争相追求,而柴氏最终的选择是张齐贤。柴氏能得两位宰相争抢,凭借的不是美色,说起来都是钱闹的。

上文说到宋代寡妇可以带嫁妆再嫁,柴氏出身富豪之家,当初进薛家时的嫁妆也多。柴氏是个十足的富婆,据后来审案得知,柴氏总资产达两万缗[mín](一缗等于一千文钱)。也就是说,柴氏有两千万钱,着实是一笔巨款了。在财富与爱情面前,两位宰相大概率是更喜欢前者的。程颐后来一针见血地指出“为其有十万囊橐故也。”

这也与当时北宋的风气有关,北宋相比唐朝,门第观念逐渐淡化,当时人们对婚姻考虑越来越多的是财产,发展到后来神宗朝时,高彩礼厚嫁之风愈演愈烈,司马光对这一现象在《书仪》中批判道:“今世俗之贪鄙者,将娶妇,先问资装之厚薄;将嫁女,先问聘财之多少。”

寇准感到棘手,于是甩给了御史台,由其转呈御前,请皇帝亲自处置。宋真宗觉得事关朝廷脸面,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派了个司法系统外的负责看门的小官去了解,最好通过私底下调解解决。

结果薛安上和柴氏丝毫没有懂得皇帝的苦心,双方各执一词,不肯罢休,宋真宗只得交给御史台处理。

御史台很快查明,薛安上说的是事实,柴氏改嫁时携带的财产,确实有一半是属于薛家。第一回合薛安上胜!

但柴氏提出上诉,认为审案不公,继子薛安上背后有人,矛头直指宰相向敏中。

剧情反转真相如何

柴氏上诉的理由是,向敏中曾向自己求婚,但被拒绝怀恨在心,所以插手案件,包庇薛安上。

向敏中立即上书,为自己申辩,说他妻子刚刚逝去,没有心思再婚,柴氏诬告他。

宋真宗这次信了向敏中的辩解,不理柴氏申诉。但柴氏不依不饶,敲响登闻鼓告状。

宋真宗于是只得再派人前去调查,结果证据不利于向敏中。原来向敏中,看中了薛家的宅子,以低价从薛安上手中购得,这就违背了宋真宗说的薛家祖产不能出售的旨意。柴氏也称,向敏中此前求婚就是打着“以娶代买”的主意,既得人又得房。

向敏中摊上事儿了。这时,时任盐铁使王嗣宗也站了出来,向宋真宗报告称向敏中撒谎,因为不久前向敏中说好了要娶王承衍的妹妹,宋真宗在得知真相后大怒,对向敏中“恶其不直,遂罢相”从宰相高位降到户部侍郎,并赶他出京城任职,“出知永兴军”。第二回合,柴氏胜出。

但事情还没完,因为经调查,柴氏的上诉背后有人指使。这个人就是张齐贤的次子、太子中舍张宗诲。通过审问柴氏的心腹仆人,还发现张齐贤父子二人教唆柴氏,私藏了一笔两万缗的巨财,作为陪嫁。

这下事情闹得就更大了,宋真宗不得不再次出手,将张齐贤贬为太常寺卿,从手握大权的宰相变成了掌管祭祀乐器的闲职。儿子张宗诲也被贬出京,任海州别驾,从一个前途光明的太子中舍变为了地方官的佐贰官。

五败俱伤一地鸡毛

一名寡妇为争家产和再嫁,牵扯相门三家,折了自己两位当朝宰相,宋真宗烦心透顶。

柴氏嫁给张齐贤、成为“宰相夫人”的美梦最终破灭了,名声也坏了,想再嫁都难。柴氏最终因私藏钱财,想要携带薛家财产外嫁,判笞刑,两万缗资产被统统充公。因其还是朝廷册封的命妇,所以可以用封荫来赎。

薛安上因违背诏令私下出售祖宅,又状告继母违背“孝道”,最终宋真宗下令将这个不肖子打了几十大板,命他拿钱按照市价赎回薛家祖宅。

至此这桩再婚争产案,才正式结案,柴氏、薛安上、向敏中、张齐贤、张宗诲因这事,五败俱伤,没有赢家。

最初接案的寇准倒是在两年后,进位宰相。

上一篇:杜月笙逃往香港前,曾多次警此人,留在这必死,三天后字字应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