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位参加长津湖战役的老战士,他是三个冰雕连中唯一的幸存者

辣条向革命先烈致敬

《长津湖》上映7天,电影票房一路高歌成为中国第十三部破30亿的电影。目前33亿,增长势头依旧很猛,50亿票房应该不在话下。电影也将那段岁月重新展现到人们面前,相信在电影院流泪的人不少。

电影火热后老战士也重新被人们知晓,有媒体就发出了4张参加长津湖战役的老战士照片。71年的岁月在他们脸上留下了清晰可见的痕迹。

王德云,102岁

1919年出生,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所属机炮连,在长津湖战役的时候十个脚趾被冻掉。

王德云所在部队是从南方直接赶过去入朝作战,很多基本物资都没来得及带上,以至于众多人员被冻伤。

王德云老人说,皮肤连同衣服粘在一起,根本脱不掉。冻到膝盖根本没法打弯,冲锋都是向前倒下,向前倒下。握枪的手根本没有知觉。

吴茂和,101岁

1920出生的他,1946年参军,1950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担任第20军高炮营副排长。

他所在部队的任务是保护公路桥,以免别敌机炸毁,这桥是志愿军物资运输的生命线。

最终他们将来袭的五架敌机,击落三架,击伤一架。

于芝林,96岁

1926年出生,1941年参军,他是一名军医,战争中被炸伤右腿,落下终生残疾。那是在第五次战役中,一颗炮弹落在了他附近,炮弹直接将身边的马匹、警卫员、炊事兵当场炸没了。

于芝林老人说,他们是经过五六天的急行军才赶到长津湖一带,由于物资匮乏,药品根本供应不上,没有麻药他们就用雪把肌肉冻麻木后在进行手术。

蒋时忠,90岁

1931年出生,1949年参军,1950年入朝鲜参战。入伍后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名字里的“中”改为“忠”,

蒋时忠所处机枪连,经历长津湖战役后连队120人最后只剩下十几位。当年的他们为了急行军,及时阻挡敌军,把身上碍事的东西全扔了,也包括厚衣服和鞋子。支撑起他们奋勇直前的就是家国意志。

杨兰亭,92岁

1929年出生,1947年参军,1950年作为通讯兵参加长津湖战役。通讯就是战场的眼睛,无形的电波就是他们手中的利剑。

当时他的部队就驻扎山的背面,老人说当时弹药消耗如流水,由于两军枪支弹药不通用,打完了就用手用嘴,身边有有什么就用什么。虽然我们没有钢铁般的武装,但是有钢铁般的意志。

阎福斌,93岁

1928年出生,1947年入伍,在长津湖战役中主要负责,运送伤员和后勤保障工作。土豆是比命还重要的物品,匍匐前行运送食物,由于天气太过于寒冷,食物冻得硬邦邦,他们将食物捂在胸口。

周全弟,87岁

1934年出生,1949年入伍。长津湖战役三个冰雕连,仅仅两人生还,周全弟就是当时其中之一。而如今只剩下周全弟一人。由于当时仓促带的东西不够,吃了上顿没下顿,一连几天不吃饭的情况时有发生。

由于当时零下40℃,在雪中卧了三天三夜的周全弟在听到冲锋号后,无论如何挣扎都爬不起来。此时的周全弟手脚已经被严重冻伤,最后不得不截去四肢。那一年周全弟才16岁。

之前周全弟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没有完成任务,对不起党,对不起祖国,对不起人民,这使我一生难忘。”

看来周全弟老人还在为自己当时没能起来上阵杀敌而痛心。

如今山河犹在,国泰民安,相信他们会很欣慰的。

#长津湖#



上一篇:东陵大盗孙殿英是怎么死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