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团长长征失踪,为了家人重回组织,肖华:我们找了你几十年

中国工农红军,是抗日的八路军和新四军的前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它培养了许多革命先烈,为中国革命燃起熊熊火焰。这是一支英雄的部队,红1军团第2师第4团,是红军赫赫有名的英雄团。从这个团出去的开国将校不胜枚举,著名的有杨成武上将、张仁初中将、罗华生少将、刘金山大校、耿飚将军等。

这支人才济济的部队,战功显赫,在湘江血战过,在乌江强渡过,在四川抢占过泸定桥,在甘肃轻取过腊子口。而这个团在长征时期的团长叫卢子美。长征过程中,他突然离奇失踪了,有人怀疑他是受不了长征的苦当逃兵了,也有人说他是被敌人杀害了,还有人说他不幸遭自然灾害遇难了。众说纷纭,没个肯定的答案。

萧华上将等将军,对卢子美的寻找一直没停过,他们不相信卢子美是受不了苦逃了,或是被敌人杀害了,前前后后寻找了数十年。直到1979年8月,卢子美在兰州军区主动现身,见到萧华上将,历史才知道关于他在长征失踪的真相。而卢子美在这时候现身,不是为了什么名利,若是为了这些,早在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他就站出来了。

卢子美是农民的儿子,出生在1900年河南沈丘一村庄。少年时期的他还算幸福,父母尚在,缩衣节食地想办法供他上学念书。所以,卢子美在家乡上过几年私塾,有点文化在身。1924年,冯玉祥招兵买马,卢子美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进入了西北军当兵。关于革命,关于理想,关于中国的未来,他知之甚少,没人和他具体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1929年,卢子美所在的部队被蒋介石收编,成为26路军。1931年初的时候,26路军被调到江西宁都“剿共”。这是蒋介石常在军事上用的手段,改编来的地方派系部队,都会经历这个阶段:逼上战场,消耗实力。26路军来到江西,很快就吃了大败仗,于是在宁都驻扎休整。

26路军的前身冯玉祥的西北军,被蒋介石用不正当手段给夺取,改编成一路军,又遭老蒋这个“后娘”对待,战斗力能有多强,作战信念能有多坚决,绝对是谈不上的,吃败仗是必然发生的事。1931年,东三省爆发“九一八事变”,日军开始局部侵华。26路军的战士大多来自北方,他们迫切希望回到家乡抗日,让家乡免遭生灵涂炭。

可是一门心思在内战的蒋介石,哪有心思管这些,“攘外必先安内”的思想让他彻底魔怔。26路军的官兵,对蒋介石、对国民党、对内战都是恨透了,因此开小差、当逃兵的现象愈演愈烈,一副衰兵之相。当时卢子美在26路军80旅当了个小连长,也算是有点小权力的。可是这权力与义务完全不对等,他麾下有个小兵突然不见,正在招人没来得及上报,就被副连长报给了团长。

卢子美被团长劈头盖脸一顿乱骂,根本不给解释的机会,还被打了几十军棍。这件事,让卢子美对国民党彻底失望,躺在床上养伤的时候,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恰好,在西北军时期开始,就潜伏着的共产党人刘振亚同志、袁血卒同志、赵博生同志,对卢子美产生兴趣,觉得他是可以争取的对象。

因此,经过几番试探和波折,谈起家国天下,谈起蒋介石,谈起国民党,时机差不多成熟,时任26路军参谋长的赵博生,与卢子美说起共产党的思想和道路。极具正义感的卢子美,早就对共产党心生向往了,可苦于没有相关渠道入党。赵博生的话让卢子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紧接着赵博生亮明身份,卢子美当即激动地站起身,紧紧握住他的手,表示自己想要入党。

就在26路军,正被逐渐潜移默化地变为红色部队时,南昌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党组织在南昌的关系网遭到敌人破坏,关于26路军进步运动、26路军地下党员等资料,落入反动派手里。雷霆震怒的蒋介石,下令要彻查此事,必须要将26路军的”反动分子“全部抓出来。这件事促使26路军提前发生暴动。

1931年12月14日,历史上著名的“宁都起义”正式发动,26路军近两万人宣布起义,正式加入红军行列。“宁都起义”,卢子美直接参与其中,带人把守着宁都南关之地,做好外线警戒任务。宁都起义的26路军,进入苏区后被改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团,下辖13、14、15三个军,季振同是军团总指挥,肖劲光是军团政委,卢子美是红13军39师39团团长。也算是升官了。

之后,卢子美与赵博生、董振堂等红5军团的12名党员骨干,一同来到瑞金城外的沙洲坝,受到毛泽东、朱德等同志的热情接待。1933年9月3日,卢子美到少共国际师当45团团长。这是一支平均年龄不到18岁的队伍,他主要负责操练,指挥他们做一些不太危险的战争事情。第四次、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顺昌、龙岩、水口、东陂等战斗,卢子美都身先士卒地参加了。

1934年10月6日,少共国际师被合并进红1军团的建制里,准备开始长征。遵义会议结束后,卢子美的45团与红2师4团合并,原团长耿飚升任红1师参谋长,卢子美接任团长职位。这个团在卢子美手上,大放异彩,成为英雄团,什么硬仗恶仗都打过,长征途中红军遇到的一些困难的解决,都有这个团的影子在,例如四渡赤水、南渡乌江、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等。

关于卢子美等起义将士,毛泽东向来只有看好和夸赞:“在蒋介石那里,他们就是一群打糊涂仗的兵;在我们这,就成了战场上最勇猛的战士。”卢子美曾在对敌作战中,双腿中了七弹血流不止,死活不肯下火线,最后还是萧华强行派人,将他按在担架上抬下去。那一仗,一团击败了敌人一师。卢子美知道这样的战报后,非常高兴,觉得这样的负伤很是值得。

若是长征结束,卢子美不犯什么大错,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只要他顺利活到新中国成立,在1955年的全军大授衔上,拿下个上将军衔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可是,命运却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1935年6月,红军长征部队进入四川雅安一带。某天傍晚,部队驻扎在不知名的一处荒郊野岭。当时由于各种情况的减员,长征红军被再度进行整编,编制被压缩,卢子美被调到红2团做参谋长。这天晚上,他与往常一样,带着两名战士,巡查部队扎营周边的情况,以及寻找附近村子里的向导。没离开多远,卢子美等人就不幸被偷偷摸上来的敌人便衣队埋伏了。

三人分散突围,卢子美等不到那两名战士,又因天色渐黑看不清路,便决定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返回部队扎营地。走到半路,他看到前方迎面走来6人,天黑,误以为是接应自己的同志,便迎上去。没想到来者不是友军,而是敌人。卢子美一人独战,打得一颗子弹不剩,然后就被敌人俘虏了。

走到半路,卢子美看到迎面走来6个人,以为是来接自己的同志。没想到,这6个人是敌人,卢子美孤身一人跟他们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最终,因为子弹没打光了,要么束手就擒,要么被敌人打死。幸运的是,敌人并没有识破他红军干部的身份。当时红军干部的服装与红军战士的没什么大差别,所以卢子美十分幸运,身份没有暴露。

卢子美想留有用之身报国,便乖乖放弃抵抗。敌人审问他是什么身份,他回答说自己是刚入伍的“伙夫”,于是他就被安排到敌军后勤处工作了。一天深夜,趁着敌人放松警惕,卢子美逃了出来。他找人问了问自己的位置,又询问是否知道红军到哪了,只得到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卢子美孤身一人,寻找了两个多月,连红军的影子都没看到,而且白色恐怖愈发猖獗,他只得选择返乡另做打算。回乡后的卢子美,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归队伍、参加革命,可是信息的封锁和短缺,让他归队无门。1938年,卢子美终于得到红军老部队抵达陕北的确切消息,于是他决定动身陕北。

可是家中实在穷困,没有足够的路费,所以他鼓动三弟卢子华,与自己一起去买壮丁,卖完再逃出来。卖壮丁是国民党反动派统治区的一大特色,只拿钱替人去当兵。卖壮丁的钱刚好够路费,于是两兄弟逃了出来,朝着陕北的方向去。两人先徒步到郑州,再搭火车抵达洛阳。

在洛阳的某一天,卢子美在街头偶遇昔日西北军的老友。老友劝他们两兄弟留下,毕竟在那不是抗日报国,何必折腾。兄弟二人商量过后,卢子美继续前进,卢子华留下参军。要说卢子美对弟弟不失望,绝对不可能,但人各有志,无可厚非。卢子美几次渡河,碍于日军封锁过于严密,只得无功而返。到了陕北,又不愿继续给国民党卖命,所以他再次回到家乡。

1940年、1942年,卢子美两次卖壮丁,两次都拿卖壮丁的钱,前往大别山和湘西寻找红色队伍,但都无疾而终,原路返回。第二次去湘西那次,侄子跟他一块去,结果在半道上被日军飞机轰炸身亡。怀着悲痛和仇恨的心情,卢子美回到家中,决心不再花时间找组织了,自己就在家乡闹革命吧。

河南沈丘农村里,卢子美依葫芦画瓢,用在红军部队里学到的东西,发动群众对敌斗争,秘密宣传党的各种政策,培育了一大批思想开明的进步青年。解放战争开始后,卢子美带着自己发展出来的进步青年,打土豪、分田地、剿兵匪,曾仅靠几十把破枪,镇压俘虏了国民党军长李泽国、县里的县长刘霞仙等反动派。

1948年,当地乡政府成立,卢子美当选为刘堂乡首任乡长。在卢子美的带领下,这个乡自觉交公粮,为全国解放出一份力。因此,刘堂乡成为县里首个交公粮的乡,他本人也被县里面评为模范乡长。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卢子美都十分活跃,带着2000多名民工同志,做支前运动,安庆过江,南下100多公里。

接收物资的部队领导深受感动,奖励给卢子美2挺歪把子机枪、70条步枪。这一时期,卢子美曾向地方区委书记等领导,汇报自己当过红军的经历,询问能否党籍。县委、区委领导考虑到当时国情社情复杂,又没有资料和重量级人物作证,因此不敢给一个曾任红军英雄团长、与萧华等将军认识的老革命战士恢复党籍,因此回复卢子美说:日后查证,再做安排。

卢子美表示理解,便不再纠缠。新中国刚刚成立的那几个月,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萧华、杨成武等老首长、老战友的名字和照片,好几次都萌生了找他们为自己作证,重新入党的想法。当知道当初宁都起义时的上级领导赵博生、董振堂等人已经牺牲时,便放弃了。他想,自己已脱离队伍十多年,萧华、杨成武等同志应该认不得自己了,留在家里做革命工作、建设新中国也是不错的,红军岁月还是不要再提。

1952年,卢子美腿疾频繁复发(南雄战斗中弹七颗),身体实在是扛不住,经组织批准后离职休息,享受供给制的待遇。虽然离职,但他对党和国家的热枕依旧不变,抗美援朝运动,他捐出多年积蓄,近800元人民币;农业合作社运动,他不辞辛劳动员群众入社,拿出自己的退休金和医疗费500元,为农社购买大牲畜,还自愿当饲养员。1965年,村里办起了小学,师资力量匮乏,已是65岁高龄的他当起了老师。

可是一年之后,因当过国民党的兵、又多次卖过壮丁,卢子美和他的家人遇到过很多困难:他本人被清出教师队伍,外地教书的女儿被下放回村,孙子在部队提干受影响等等。这样有冤无处伸的日子里,卢子美带着家人们泰然处之,在家中客厅挂着“平地行舟非好汉,惊涛骇浪识英雄”的对联,坚定革命初心,等待沉冤昭雪的那一天。

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已到暮年的卢子美放下顾虑,决定向党组织再次申明自己昔日的苦衷和革命奋斗史。从入党参加起义成红军,再脱离队伍,寻找队伍,最后坚持在家乡为党继续工作,种种经历,一一陈明。卢子美口述,女儿笔写,一份份材料寄到中央军委、民政部等单位。

为了以防万一,查到萧华将军的工作地,卢子美在女儿的陪同下去了兰州。萧华时任兰州军区政委。

1979年8月,一位老农模样的人,坐在轮椅上由一个年轻女人推着,来到兰州军区大门口。站岗警卫问有什么事情吗?“老农”长话短说:“我叫卢子美,是红军时期的老团长了,从河南过来的,专程来找过去的老领导,现在是兰州军区的政委萧华上将。”听到这番回答,问话的警卫肃然起敬,说自己去汇报一下。

卢子美父女来到兰州军区的时候,恰逢萧华到新疆视察去了,他接到秘书从兰州打来的电话后,惊喜不已,连忙指示说要好好招待,自己忙完马上回来。数日过去,萧华风风火火地来到兰州军区招待所,两位多年不见的老战友一见面就紧紧拥抱在一起。

卢子美神情肃穆地敬了个礼,萧华一把拉住他的手,问:“这么多年你跑哪去了,怎么也不给老战友回个信?大家伙找了你几十年,还以为你身故了,没想到还健在,没想到我们还能再重逢。风风雨雨几十年,真是不容易。”

一番寒暄过后,萧华静静地听着卢子美讲诉起“失踪”的事情,并提出会反映他遇到的入党难题,安排有关部门尽快补还老红军的荣誉和应有的待遇。萧华将卢子美留在兰州住了一个多月,期间安排他在军区医院,做身体全面检查。临离开前,萧华赠予了卢子美一些衣服、书籍和500元钱。两人都依依不舍,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萧华说给卢子美办事,绝不是放空话,他很快就手写好材料证明卢子美的红军历史,给河南省委领导、河南省民政厅、周口地委、沈丘县委等写信,希望尽快解决卢子美的历史问题。卢子美给杨成武也去了封信,也复信帮忙作证,并给他送去一本《忆长征》回忆录。

聂荣臻知道此事后,也对这位失踪多年的老红军团长十分关心,亲自致电周口地委落实待遇和荣誉情况,委派卢子美的老朋友、已是民政部顾问袁血卒来探望他。在各级领导的帮助和关心下,卢子美被确认为在乡红军,增补为省政协委员、县政协常委。卢子美的党籍在1983年才得以恢复,1985年被确认为红军团长。

为了年老体弱的卢子美的晚年生活美好轻松些,组织将他在外省工作的女儿、孙媳都调回沈丘,他的孙子也被重新安排了好一点的工作。1985年1月26日,卢子美溘然长逝,享年86岁。新中国,正是因为有这些默默奉献的革命先烈才得以建立、发展和富强的啊。

上一篇:为什么慈禧死后一年才下葬?出殡时,送葬队伍为什么会臭气熏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