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务营老八路血战苏村:日军兵力几十倍于我,还打出了毒气弹

众所周知,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直接遭受核武器打击的国家。按常理而言,日本应该对核力量有清醒的认识。不过二战后,日本在涉“核”问题上,却极其不负责任。

多年前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处理可谓是一团糟,如今的日本政府又一意孤行,决定将核废水排入大海,让整个海洋和全世界来为其埋单。

其实一个国家的民族性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形成的,同样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改变的。二战全面爆发距今也不过80年,而日军在二战期间的兽行就可谓罄竹难书,尤其是在我国境内便大量使用了细菌和毒气等生化武器。

如1943年的鲁(山东)西细菌战,便造成了大量中国军民死伤,有统计称死亡者高达42.7万人,很多村庄由此变成了“无人区”。

而在鲁西战场上,日军使用毒气作战的案例更是屡见不鲜,我们本文所述的苏村阻击战便是其中一例。

说起苏村阻击战,其实99.999%的中国人都不知道这一仗。网上经常见有网友说什么八路军打什么仗了,除了平型关和百团大战别的都没听说。请注意,你没听说只能说明自己的无知,别的什么也说明不了。

当然了,这也需要我们去经常讲,那成千上万的战例固然说不完,但能说一个是一个,能让更多人知道先烈们当年的事迹,那就是值得的。

潘溪渡战斗要图

苏村阻击战发生在1941年1月17日,是反日军“冬季大扫荡”作战中的一次重要战斗。而谈及这次战斗就不能不提10天前的潘溪渡战斗。

潘溪渡战斗是八路军鲁西军区杨勇(开国上将)、苏振华(开国上将)、王秉璋(开国中将)、曾思玉(开国中将)等领导商议后决定实施的。

此战由教导第3旅特务营佯攻候集据点,吸引郓城县日军出援,由教3旅主力7团打援,此外旅属骑兵连及分区部队担负二次阻援任务。

这次战斗全歼日军1个中队,重创伪军1个大队,毙伤日军160余人、毙俘伪军130余人,缴获1门92式步兵炮、2挺重机枪、6挺轻机枪、长短枪190余支、焚毁4辆汽车。

潘溪渡战斗的缴获

鲁西八路军展现出了全歼日军中队的战力,而且还缴获了日军步兵炮,这令当地日伪军大为震动。附近区域的日军立即集中了7000余人,并伪军3000余人实施报复性的“冬季大扫荡”,意图彻底摧毁我鲁西军区、教3旅领导机关,并打出了“夺回大炮,活捉杨勇”的口号。

当时我军虽然取得了潘溪渡战斗的胜利,但总体形势仍是敌强我弱,日军此战还集中了400多辆汽车、30多辆坦克和部分飞机助战,行动极为迅速。

面对日军的“扫荡”,我军的通常战法是不与其正面交锋,主力跳出合围圈,给其薄弱处以重击。

但日军也并不愚蠢,其在当地也有自己的情报网络,而且日军快速部队动作很快,我军的机关单位又有大量学员、兵工等非战斗人员,就很容易受到威胁。

1月17日,教3旅特务营(特3营,同时也是鲁西军区警卫营)受命营部率2个连进驻苏村,并构筑防御工事,阻击日伪军,掩护军区机关和群众转移。

特务营时任营长为钟铭新、教导员为邱良佐、副教导员秦光,所率2个连为9连和10连,9连连长黄学友、10连连长朱少清、指导员严海元,所部共计200余人,战前军区直属政治处主任邱如友下到部队,加强指挥。

特务营所在的苏村位于马颊河东岸、朝城以西的平原上,有100多户人家,村子中间有一条东西向的丁字街,西面的道路挖有半人多深的抗日沟,其余都是平坦地形。苏村原有围墙,但只剩下土埂和残垣,已不完整。

特务营进村后,天还没亮,为不打搅群众休息,部队在村中场院休整。天将亮后,老乡听闻要打仗后,立即动员起来,有的开锅做饭,有的帮助八路军战士构筑防御工事,很快便完成了基本部署。

这边刚部署妥当,满载着6辆汽车的日军就开来了。

钟铭新营长是老红军出身,立即下令等日本兵靠近了再打,日军被打了个突然袭击,损失颇大。不过这股日军仅仅是尖兵,这次“扫荡”的日军集中了不少汽车用于突击作战。不一会儿便有几十辆汽车陆续开来,日军兵力剧增。

不过特务营作为军区和教3旅的警卫营,指挥员都是老红军,老兵们战斗力也十分强悍,武器装备也较好,甚至还有苏式转盘机枪,故而日军盲目冲击之下并未占得便宜。

战至上午10点,日军暂停攻击,开始重新编组,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

我特务营虽然老兵多,但当时9连、10连中也编有2个新兵排。眼下的阵势,老兵们都清楚已是死战了。而还没有锻炼出来的新兵在这种战斗中很难发挥出大的作用来。

钟铭新营长与其他干部商议后决定,2个新兵排将武器、弹药留给老兵,然后抬着重伤员退出战斗。由已经负伤的10连连长朱少清率领撤回马集的军区留守处,同时汇报前线情况。

这样能战斗的部队还剩下4个老兵排,这几个排及营部原有130余人,除伤亡外此时还剩下不到120人。

日军在调整部署后,开始多线攻击,并陆续增调援军。日军肯定是判定,苏村方向八路军战力强悍,极可能杨勇的指挥部也在这里了。

而在日军彻底合围前,新兵排和伤员得以撤出,同时军区通讯队的4名电话员也将电话接到了苏村。

营长钟铭新在部署用重物挡住村口,以阻碍敌坦克通过时,被日军精确射手击中左臂,同时日军飞机也前来助战。

教导第3旅兼鲁西军区参谋长何德全(开国中将)与特务营通话,根据参谋长命令,特务营干部商议后决定:

第一:坚决执行上级命令;第二:做好与苏村共存亡,死战到最后的准备;第三:坚决将敌军挡在村外,如实在挡不住,便退入村中打麻雀战死死拖住敌军;第四:节省弹药,不放空枪;第五:销毁文件,防止泄密;第六:战斗中重伤员隐蔽,轻伤员继续战斗。

在营部形成决议之时,日军的大规模进攻开始,主攻方向在村东的9连。黄学友连长负重伤后与敌同归于尽,部队失去指挥撤了下来,日军随即进村。

钟营长命副教导员秦光到9连指挥战斗,老兵们用手榴弹加拼刺刀的战术,将日军又赶了出去;9连阵地刚刚稳定,10连阵地也告急了。

10连连长朱少清负伤率新兵排及重伤员撤离后,老红军出身的高云汉代理连长,高连长令2排掩护,自己带1排提着手榴弹沿墙突击,毙伤日军10余人后还夺得1挺机枪和1具掷弹筒。部队随后又接连打垮日军4次攻击,守住了阵地。

此时军区留守处命令特务营向马颊河方向撤退,同接应部队汇合,但具体细节尚未交代清楚,电话线便被日军炸断。

此时日军愈加判断这里被围的是八路军领导机关及主力部队,其已集中了数千人兵力,并集中炮火猛轰,包围圈也愈加紧密,突围已经不可能,特务营领导商议后决定死战,并伺机突围。

为了尽快突破苏村八路军防御,日军还调集了5辆坦克向9连阵地进攻,9连2排长刘勇重伤后将多枚手榴弹绑在一起,日军坦克驶近时与敌同归于尽,挡住了后续坦克的通道。我军趁机向日军步兵射击,特等射手周兴国将带队的日军指挥官击毙。

但苏村的我军毕竟只有100多人,此时已经只剩下几十人,日军则有上千人之众。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日军,已然无法将敌阻在村外了。

营长钟铭新被日军炮弹破片击中,肠子都流了出来,这位老红军将肠子又塞回去,用棉衣堵住伤口,还在用没有受伤的另一只手投弹。钟营长随后再次中弹倒地,附近的日军围了上来后,钟营长也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营长牺牲后,教导员邱良佐命令转入巷战,但不久后教导员也牺牲了;下到部队加强指挥的政治处主任邱如发被炸断一条腿后,硬是拖着一个日本兵滚进了冰窟窿,也壮烈牺牲。

日军攻进了村,剩下的老八路们便各自为战,10连代连长高云汉提着歪把子上房射击,遭敌集火射击,壮烈牺牲。

1937年在山西洪洞参军、学生出身的10连指导员严海元抓起歪把子机枪,再度向已冲进胡同的日本兵射击,不久后也壮烈牺牲。

战士们越来越少,苏村阵地上的最高指挥员仅剩特务营副教导员秦光。秦光命令各自为战,坚持到天黑后突围。

战至下午4点钟时,能够联系上的战士们只剩下20余人,但仍在村西南角的院落中坚持战斗。

在村落战中,日军的优势炮火被大大削弱,其步兵在特务营老八路的打击下也伤亡很大。而山东的冬天到下午5点多之后,就要天黑了。日军也明白一旦天黑后,被围的八路就可能突围而出。这时候,其悍然使用毒气弹来攻击八路军。

老八路对于防毒是有一定经验的,但我们毕竟没有专门的防毒面具,时间一长就顶不住。秦光等人晕倒后,被日军俘虏。

日军此前一直认为杨勇等鲁西军区领导在苏村,结果动用几千兵力,又是飞机又是大炮打了一整天,八路军只有百十号人。

因此用毒气弹熏晕俘虏剩余的八路军后,便百般折磨要求说出杨勇指挥部的去向。可特务营的老兵宁死也不会吐出一个字来,日军恼羞成怒将这些战士押解到村东南的麦田中刺杀或射杀。

副教导员秦光在押解途中趁机挣脱,但被日军子弹打倒后,又被补枪,子弹从右脖颈打进去从左肩出来。

然而秦光还是没有死,日军走后秦光被老百姓发现,隐藏在地窖中照顾,后来又被送到南进支队休养所抢救,最终活了下来。由于天色较暗,日军的屠杀并未将剩下的八路军全部杀死。

在苏村的特务营阵地上,还有营部文书孙玉文等7人脱险。而其余自政治处主任邱如发、营长钟铭新、教导员邱良佐以下126名干部战士壮烈牺牲。

他们的牺牲沉重打击了“扫荡”的日军,并成功掩护了军区领导机关及群众的突围。而从此战中的细节也可看出,日军即便是有兵力和武器优势,依然残忍地使用毒气作战,并在战斗结束后虐杀俘虏。

而且面对中国军民的不屈抵抗,在一年多后的1943年秋,其还发动了大规模的鲁西细菌战,造成大量中国军民死伤。这笔血债,我们一定不能忘记。

如今我们能够得悉苏村阻击战的若干细节,主要是战地指挥员之一的秦光(1955年,秦光被授予上校军衔,2019年4月9日,秦光病逝,享年102岁)重伤生还。秦光后来回忆苏村阻击战时这么说道:寒冬流尽战友血,浇得今日百花奇!

可在敌后的若干战斗中,很多时候参战部队是全部牺牲的,有些烈士们连名字都不知道。所以对于曾经的这些战斗,我们有必要多研究、多讲述,以让更多人了解真实的抗战。

上一篇:中国历史上五位太子超长待机,未能登基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我下船了

    在这种拉拉扯扯的关係里,晕船药现在才发挥作用,看不到方向的关係,我也累了,大哭一场后总是会格外的清醒,我下船了,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