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医因杀害杨虎城被枪决,34年后沈醉收到一封信:我丈夫不是凶手

1985年5月,时任全国政协委员的沈醉接到了一封令他思虑万千的来信,信中明确写道:

“目前,中央正在大批平反冤假错案,为此,我特郑重地向你申明一个事实,这就是我的丈夫张静甫没有参与杀害杨虎城将军。而且,我丈夫在云南起义时,还遵照你署名的卢汉将军起义通电手令到昆明市军管会作了登记。可是,你在你写的《军统内幕》等书中指明我丈夫是杀害杨虎城将军的主要凶手……”

张静甫是谁?

他是山西省太原市人,是一名军医,自1939年开始,担任杨虎城的随行医生,1950年12月8日在昆明被捕;四个月后,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以“参与杀害杨虎城”罪,处张静甫死刑。

写这封信的正是他的妻子曾庆云。

而沈醉,在解放前,是国民党军统局的高层人物,深受“特工王”戴笠的信任,他与陈恭澍、赵理君、王天木并称“四大金刚”,又与周养浩、徐远举并称“军统三剑客”。

1949年12月,沈醉参加了云南起义,协助卢汉投诚,后来,被政府特赦,担任中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专员。1981年11月1起,还当上了全国政协委员。

看到信中的那句“我的丈夫没有参与杀害杨虎城将军”后,沈醉陷入了无限沉思:建国以来,关于杨虎城将军被害案的著作数以百计,都是把随行医官张静甫当做主犯来写,当然,这一说法都是来源于自己所写的《军统内幕》一书。

想到这里,沈醉不禁大感疑惑:如果张静甫不是杀害杨虎城的凶手,为何在判处死刑时,他本人和家属不提出异议,甚至,在之后的30多年里,没有任何一位亲属为他翻案申诉?

何况,如果张静甫和他手下的14名特务没有参与杀害杨虎城将军,毛人凤又怎么会将他们全部列入有功人员名单,甚至,在1949年10月,张静甫还作为立功代表到重庆领取了赏金,这又是为什么?

越想越想不明白,越想越感到蹊跷。

思虑万千的沈醉,抓紧拿起纸笔给时任云南省公安厅复查历史遗留问题办公室的孙川写了一封信:

“孙主任:又有事要你费神查明一下,以便落实政策,原在保防处任副科长的张静甫,1950年12月9日在保防处被扣押,第二天被释放。1950年12月18日又被捕,1951年4月15日被镇压。如当晚他在场,应属随我起义或投诚人员。现其家属希望弄清这一经过,务乞费神一查为感。”

沈醉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给张静甫及其家属一个交待,但是,在信中,沈醉压根儿就没提杨虎城将军被害的事情,只是讲到了“起义”、“投诚”等字眼儿,因为他是有担心的。

一来,在当时杨虎城被杀案是震惊世界的重大事件,也是政府盖棺定论的铁案,现在说凶手另有其人,就意味着要推翻以前的结论,这会是何其难,怕是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案子。

二来,沈醉自己在《军统内幕》中指明张静甫就是杀人凶手,现如今没有有力证据可以证明张静甫是无辜的,万一,他不是杀人凶手,那么,作为揭发者,沈醉该如何解释?

为此,沈醉没有直截了当地告诉孙川自己的目的。

可是,孙川是一位正直而又甘于承担风险的人,她接到沈醉的来信后,马上付诸于行动。

“查来查去,四条证据,足以证明张静甫有重大嫌疑”

接到沈醉的来信后,孙川立即行动,她先是拜访了张静甫的妻子曾庆云。

曾庆云明确地告诉孙川:“1949年9月6日,杨虎城将军在重庆被害时,我与丈夫均在贵阳,并没有在重庆”。

曾庆云的这句话十分重要,孙川边听边记,她要把这些重要信息记录在案,以便后续调查。

说完,曾庆云又补充道:“1950年3月24日,我的丈夫在昆明市军管会公安机关办理了投诚登记手续”。

这些都是曾庆云的一面之词,并不能根据她的叙述来证明张静甫不是作案凶手。

这一点,曾庆云心里明白。

而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复查人员,孙川心里更是跟明镜似的,虽然感觉事有蹊跷,但是她也不能完全采信,还要带着这个疑问去调查张静甫的档案,如此,才能将这件事调查个水落石出。

在档案馆里,孙川查阅了大量的特务档案材料,调阅了众多特务的口供和笔录,除了看到张静甫的个人信息之外,孙川还总结出了4条证据,而这4条证据足以证明张静甫有重大嫌疑。

第一条,张静甫出面说服杨虎城从贵州转移到重庆,刚到重庆,杨虎城即被杀害。

1949年8月25日,蒋介石飞赴重庆,召见了保密局局长毛人凤。

期间,毛人凤向蒋介石请示:“要不要将杨虎城转移到台湾?”

蒋介石说:“今天之失败,是由于过去杀人太少,把一些反对我们的人保留下来,这对我们太不得了,留着他做什么?早就该杀了。”

说完,蒋介石又嘱咐道:“一定要将杨虎城带回重庆,秘密解决。”

而此时,杨虎城一直被关押在贵州麒麟洞,任凭保密局局长毛人凤、西南长官公署第二处处长兼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副区长周养浩轮番上阵,以委员长要在重庆接见杨虎城讨论西北问题为由,进行诱骗,均未见效。

但是,当张静甫出面劝导时,杨虎城欣然前往,谁知,刚到重庆,杨虎城即被杀害。

第二条,张静甫代表14名特务到重庆领取了奖金。

1949年10月26日,张静甫代表看守杨虎城的14名特务到重庆领取了杀害杨虎城的奖金。

第三条,铁案如山,早已盖棺定论。

1949年12月9日,此时还是国民党保密局云南站少将的沈醉,在向人民政府检举揭发军统罪行的材料中以及所著《军统内幕》、《我所知道的戴笠》等文史资料中,明确指出张静甫是杀害杨虎城的主犯,而且,经过云南省、昆明市盖棺论定,已是板上钉钉的铁案。

第四条,没有人为张静甫提出异议。

1951年4月15日,张静甫被执行枪决,在这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以及其后的30多年中,家属没有提出任何异议,甚至,就连一向嗅觉灵敏、消息灵通的外界舆论都没有表示出任何不同的声音。

这4条依据,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只能增加张静甫杀害杨虎城的嫌疑,何况,张静甫的妻子曾庆云拿不出任何可以证明张静甫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

而法律讲究的是证据,没有证据,就无法认定张静甫是被冤枉的。

虽然没有调查清楚张静甫是否参与杀害杨虎城将军的问题,但是,孙川找到了一条非常具有价值的线索,这条线索足以向沈醉交差。

“一条记录,让孙川找到了蛛丝马迹”

孙川调查到的这条有价值的线索是一条原始记录,记载的是1950年3月24日,张静甫来到昆明市龙井街军管会公安部履行投诚手续的事情。

这条原始记录不仅可以让孙川回答沈醉在信中所委托查询的问题,同时,还让孙川隐隐约约看到了揭开杨虎城被杀案的真相。

在孙川看来,沈醉既然可以确定张静甫是杀害杨虎城将军的主犯,想必,他知道其中的细节。

于是,孙川来到沈醉家中,请他谈一谈当年具体的事情。

沈醉告诉她:“1949年9月30日,他接到了毛人凤的电令,毛人凤说杨虎城已被处决,负责看守的特务队就此解散,并由特务队副队长张静甫率领14名特务到云南站工作。”

说完,沈醉又补充道:“一个月后,张静甫带领14名特务来到云南站,向自己报到。10月26日,张静甫作为特务代表回到重庆领取了杀害杨虎城的奖金。”

听到这里,孙川更加疑惑,如果张静甫没有杀害杨虎城,他为什么要去重庆领取奖金,而且还是有关杀害杨虎城将军的奖金?

难道,张静甫的妻子曾庆云在胡说八道?

难道,张静甫的妻子在糊弄孙川?

孙川对待工作非常负责,既然张静甫的妻子喊冤,她就不能坐视不管。

显然,沈醉的描述虽然可以推定张静甫的有关罪行,但是,他的话,还存在一个明显的破绽。

那就是,沈醉并没有亲眼见到是张静甫参与杀害了杨虎城。

要想弄清楚张静甫有没有参与此案,就要找到当年在杀人现场的特务。

时隔34年,当年的特务有的逃往到了台湾,有的被处决,有的已变成了七八十岁的老人。

这些老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人身意外,他们若是死去,这个案子就会无法定论,从此,给关心杨虎城被杀案的人们留下永远的遗憾。

刻不容缓,孙川立即动身,从四川赶到浙江,又从浙江赶往湖南,然后,又奔赴广东,北上贵州……,她的足迹踏遍了10多个省、市、自治区。

一路上,她舟车劳顿,马不停蹄,寻找着一位又一位当年的见证人、参与人等有关知情人士。

当年,经费缺乏,孙川就自费出差,来到异地他乡,她一向节约再节约,晚上她都是找10块钱以下的小店住宿,吃饭总是用几个馒头就着白开水,如此节俭,就是为了用有限的经费,打一场调查“持久战”。

可惜,曾经的见证人及其家属,并不怎么配合她的工作,为了联络感情,孙川又自掏腰包请人家吃饭、给人家买礼物。

即便如此,周围还是有不少人给孙川泼冷水。

他们有的说“万一查不出这是错案,这不是给自己和政府抹黑吗?”。

还有的说“杨虎城被杀案已成铁案,你一个身患心脏病、胆结石、高血压的老年人,只剩下了半条命,走路都走不稳,何必去受这种罪?”

可是,孙川并不这么认为,她依然紧锣密鼓地开展调查,一条一条地去否定,一条一条地去排除,用自己有限的精力去梳理着纷乱如麻的线索。

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虽然遭受了不少白眼,受了不少委屈,好在,她的坚持得到了张静甫家人的理解。

张静甫的妻子曾庆云和长子曾从军了解到孙川为此事耗费了大量的心血,遇到了不少阻力,仍然一如既往地努力查案,他们于心不忍,同时,他们也对平冤昭雪丧失了信心。

于是,张家人多次要求撤诉。

可是,孙川并不愿意半途而废,也不愿意让无辜的人受到不公平待遇。

她耐心地劝说张家人:“不要考虑我个人得失,要相信我们会查个水落石出,要相信政府会做出公正的结论。”

那么,孙川的调查有结果吗?

答案是有的,而且,调查结果颠覆了以往的认定。

“苍天不负有心人,谁是真正的凶手将要浮出水面”

经过千辛万苦,孙川的调查结果有了初步的答案:

1949年8月25日,蒋介石飞抵重庆,特意召见了毛人凤,并交待毛人凤要秘密处决杨虎城。

毛人凤、徐远举和周养浩三人商议,认为在贵阳处决杨虎城容易走漏风声。

于是,他们决定将杨虎城转移到重庆中美合作所,并实施杀害。

可是,在贵阳麒麟洞,任凭徐远举、周养浩和负责看守杨虎城的特务队长张鹄如何劝说杨虎城,杨虎城都不肯答应前往重庆。

甚至,徐远举等三人一再以“蒋委员长要在重庆与杨虎城见面,商讨西北问题”为由,劝导杨虎城前往重庆,杨虎城都无动于衷。

没有办法,徐远举决定隔山打牛,他问周养浩和张鹄:“在看守人员中,谁和杨虎城的关系最好?”

“张静甫,他陪伴了杨虎城11年,两人不仅是有同乡之情,而且还有政治上的共鸣,就是因为这,在1947年12月,龚国彦队长将他关进了白公馆监狱”,张鹄答道。

确实如张鹄所说,张静甫与杨虎城的关系非常好,在经济上,杨虎城经常接济这位收入不高的军医,而在孩子的教育上,张静甫在杨虎城软禁期间,经常教杨虎城的儿子杨拯中学习英语、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知识。

徐远举听后,想了想,说道:“只要张静甫能劝动杨虎城去重庆,就放了他,让他官复原职。”

“这个方法不行,放了张静甫会酿成后患,走漏风声,坏了大事”,周养浩说道。

“委员长催得那么急,都火烧眉毛了。我们顾不了那么多了,对于张静甫,我们不让他知道核心秘密,就行了;事不宜迟,赶快把张静甫带过来”,徐远举打断了周养浩的话。

大约过了1个小时,张静甫被带到了徐远举的办公室;几天后,张静甫来到了贵阳麒麟洞,按照徐远举的指令,以“蒋委员长要在重庆与杨虎城见面商讨西北问题”为由,劝杨虎城赶往重庆。

可是,不等张静甫说完,杨虎城就反问他:“张医官,西安已被解放军占领,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我早已看透了蒋介石,他心狠手辣,什么坏事都能做出来。当初,张学良将军送他飞南京,我就看出凶多吉少,果不其然,张将军有去无回。”

说完,杨虎城顿了顿,接着说道:“张将军与他有亲戚关系,他都容不下张将军,何况我呢?别忘了,在事变中,我可是主张杀蒋以谢国人的。现在,蒋介石对我恨之入骨,让我去重庆,怕是要对我下毒手了。”

说到这,张静甫并没有答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杨虎城才好。

只听杨虎城说道:“你劝我去重庆,要么你是幼稚,要么是与他们串通好的。我宁愿相信是前者。”

此话一出,张静甫感觉不好意思,他慌忙解释道:“将军别急,他们知道我与将军的关系不一般,我这次来,是徐远举长官许愿,如果我能劝说你回重庆,他们就放了我。”

此时,只听杨虎城长长地舒了口气,叹道:“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谁不渴望自由呢?既然蒋介石要害我,在贵阳也可以下手。只要能换取你的自由,我这个老乡也心甘情愿,就当做是感谢你这11年来的陪伴吧。”

就这样,杨虎城才答应从贵阳麒麟洞转移到重庆。

即便张静甫与杨虎城感情深厚,而且,尽管张静甫并不知道徐远举等人背后的核心秘密,但是,这也不能排除张静甫杀害杨虎城的重大嫌疑。

他有没有与杨虎城一同前往?他有没有在案发现场?

这一点非常关键,孙川调查得非常仔细。

1949年9月6日上午,杨虎城、宋绮云及徐林侠、小萝卜头等一行6人被押上汽车,转往重庆。

至于张静甫,并没有随他而去,周养浩命令张静甫率领原先看守杨虎城的14名特务在贵阳麒麟洞原地待命两个星期。

这一点,正好与张静甫的妻子曾庆云的说法不谋而合,当时,曾庆云告诉孙川:“杨虎城将军被害时,她与丈夫均在贵阳,没有到重庆。”

至于真正的杀手,毛人凤和徐远举早已安排妥当了,他们分别是:白公馆看守所所长陆景清、看守长杨进兴、看守班长杨钦典、特务安文芳、王孝先、熊祥等人。

因此,从这一点来看,张静甫并不是杀害杨虎城将军的凶手。

但是,话又说回来,既然张静甫不是凶手,他又为什么会以立功代表的身份前往重庆领取杀人奖金?

这一点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奖金人人有,并不是杀手独有的奖励”

经过几番周折之后,孙川调阅了重庆中美合作所的有关档案材料,1949年10月10日,毛人凤在重庆召开了处决杨虎城有功人员领奖会,作为主要策划者及凶手的周养浩、熊祥、王少山、杨进兴等人仅得银元200元,张鹄150元,其他特务各得50元,最少的仅仅只有2元。

而据沈醉交代,1949年10月26日,毛人凤他安排张静甫、夏德贵、陈琼、徐钟奇四人前往重庆领取奖金,当时,毛人凤共批给4600元银元和7根金条。

至于,为何由这4人去领取奖金,是有两个目的的。

第一个目的是由张静甫代表看守杨虎城的14名特务去领取奖金,但是,这个奖金并不是奖给张静甫等14名特务的,而是被分成了4份。一份是策划者,第二份是现场执行者,第三份是参与者,第四份是曾看守过杨虎城的特务。

也就是说,这项赏赐,人人有份,不管是不是杀人凶手,只要参与了从看守到杀害的整个过程,就会有奖励。

第二个目的是,沈醉让这4人领取云南站的活动经费,而这项经费,事后,由张静甫和财会人员王静涵如数交给了沈醉。

至此,才弄明白,张静甫领取了奖金,并不代表他杀害了杨虎城,只能说他参与看守过杨虎城将军,当然,也是经他做的思想工作,杨虎城才肯前往重庆的。

就这样,经过3年多的努力,孙川查清了事情的真相,弄清楚了张静甫并不是杀害杨虎城的凶手,这一下,可以给死了30多年的张静甫及其现在的亲属一个交代了。

“真相大白,张静甫得到了平反,张家人与沈醉和解”

经过此事,孙川得到了三个结论:一是,张静甫不是凶手;二是,张静甫属于起义或投诚人员;三是张静甫属于错杀,应予平反,恢复名誉。

可是,这只是孙川的一己之见,她还要征得公安机关及执法机关的同意。

毕竟,早前认定的杨虎成案已是铁证如山,倘若轻易推翻,或许会引起国内外不小的震惊,甚至,会引起外国媒体的抨击。

公与平者,即国之基址也!

孙川立即就有关问题向云南省公安厅做出了详细的报告。

当时,负责此项工作的彭建飞副厅长批准了孙川所拟为张静甫按起义或投诚人员平反的报告,并向上级组织做了请示。

经过上级组织的复查,1989年4月2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审判:一、撤销昆明市军事管制委员会1951年4月15日对张静甫判处死刑的决定;二、恢复张静甫投诚人员的名誉……

至此,张静甫被错杀一案得到了圆满解决。

当张静甫的长子曾从军从孙川手中接过判决书时,激动地流下了眼泪,他情不自禁地跪在孙川面前:“孙主任,我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父母。但是,今天不跪你,不足以表达我和全家人的感激之情……”

后来,曾从军又拜访了沈醉。

在沈醉家中,曾从军一五一十地向沈醉讲述了父亲错案已经得到平冤昭雪的事情。

沈醉对自己当年的轻率感到十分愧疚,他懊悔地说道:“当年,我接到毛人凤让你父亲去领取奖金的命令,就以为是你父亲参与杀害了杨虎城,才会得到奖赏,谁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小插曲啊。”

曾从军并没有怪罪沈醉,他十分体谅当时沈醉的处境,此时沈醉已是75岁高龄的老人。

面对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曾从军选择了原谅。

在张静甫一案中,不得不说是孙川的一再坚持,给张静甫及其家属带来了一片阳光;是孙川的责任担当还事实一个真相。

事后,沈醉称赞孙川:“娥眉豪气三分高,须眉雄伟千丈低。”

最后,附上张静甫的妻子写给沈醉的信:

“目前,中央正大批平反冤假错案,为此,我特郑重地向你申明一个事实,这就是我的丈夫张静甫没有参与杀害杨虎城将军。而且,我丈夫在云南起义时,还遵照你署名的卢汉将军起义通电手令到昆明市军管会作了登记。可是,你在你写的《军统内幕》等书中指明我丈夫是杀害杨虎城将军的主要凶手……我丈夫被镇压后,我一直把秘密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不敢申诉。即使申诉,在那极左思想占主导地位的年代,谁又会相信我这个反革命刽子手的家属?我被迫改嫁,儿女们也被迫改姓,不能入团入党,不能提拔重用……原来,我想30多年都熬过来了,无所谓了。但又转念一想,子子孙孙怎么办?难道也要让他们永远蒙受冤屈耻辱吗?难道让他们空抱着满腔爱国心而报效无门吗?看在你受多年教育的份上,看在我丈夫曾是你部下的份上,请把我丈夫杀害杨虎城的证据拿出来,以便让人民政府把真相搞……”

上一篇:【百家姓】姓氏起源之秦姓起源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不喜欢中间被卡时间

    我真的真的很不喜欢,一天属于自己时间的假日 硬是被插了一个时程,尤其是根本不是我的志愿,因为你们年纪够了抵达了 想买房,我反应了我还年轻 还没有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