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最可爱的人?英雄赞歌!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安安静静坐到办公桌前计划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向孩子嘴里塞着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悠闲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你也许很惊讶地看我:‘这是很平常的呀!’可是,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

这段话,相信很多人都有一见如故之感,即便不能逐字逐句背诵出来,也必定像是见了老友一般倍感亲切。

这是节选自人民日报头版发表魏巍采写的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谁是最可爱的人》是作家魏巍从朝鲜战场归来后所著报告文学!

《长津湖之 门桥》这部春节档电影以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中的长津湖战役为背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七连战士们在伍千里等结束了新兴里和下碣隅里的战斗之后,七连战士们又接到了更艰巨的任务,为阻止美陆战一师撤退,在连长伍千里的带领下,慷慨奔赴咽喉之处,炸毁水门桥阻击敌军。

大家都知道电影《长津湖之水门桥》是《长津湖》的续作,和《长津湖》一样,它仍然基于抗美援朝战争第二次战役中的长津湖战役。这部电影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监制,徐克执导,每位导演负责一部分,呈现给观众不一样的视觉感受。

电影从伍千里手捧大哥的骨灰罐回家探亲开始。

在和父母见完面后,当晚收到紧急通知停止探亲,外出打仗,年迈的父母只能目送孩儿,希望他胜利归来。

为了不要美国军队越过“三八线”、跨过“鸭绿江”,不得不被迫背井离乡,踏上异国他乡

出发之前的动员会总是少不了的

伍千里的弟弟伍万里为了让二哥看得起自己偷偷跟着去当兵,桀骜的毛头小子上来就要枪,一副谁都不服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刺头

一个蛋从外面被敲开,注定会被吃掉,你要是能从里面自己啄开,没准是只鹰。

伍万里拉开火车门,结果映入眼帘的是万里长城,是落日余晖,是血色山河,更是波澜壮阔的气势,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钢铁意志,是秦时明月汉时关。

这场战争困难重重,那里的温度最低达到零下三四十度,他们穿着单薄的衣服,上空美军侦察机不停的盘旋,他们来不及装运御寒的棉衣,急匆匆跳上火车!

刚过鸭绿江军队火车被巡视的美军飞机发现后不得不转移阵地,保护电台、背起装备徒步前行。

他们在前后无草无树无山体遮挡的情况下,躺在一堆石头上面,假装“尸体”一样纹丝不动,美国人的两架飞机不停的在上方飞行巡视。

由于没有发现敌人,他们为了一己之乐,便在他们以为是“尸体”的地方投放炸弹。伍千里眼看着身边的战士被炸死,内心十分难受,但为了以少保多不被全军覆没,安全抵达战场,战士们遵守纪律,只能默默忍受。

有惊无险的完成送电台任务,稍作休整!伍千里还在想着他的房子,要雷爹跟他一起住,娶个媳妇,生两个崽子,养个猪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两军交战前,是美军感恩节前夕。零下40度,中国志愿军贴着峭壁,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冰冻“嘎嘣”硌掉牙的黑土豆果腹;另一边,美国兵不只是带着坦克、轰炸机、炮弹来中国的领土,他们甚至打仗都不忘带上火鸡、培根、咖啡、高脂肪的饼干巧克力和各类罐头……就是这样,美军还抱怨着天气过于寒冷。

伍万里问大哥牺牲的时候二哥有没有在他身边,伍千里说:“哥下半身都炸没了,他的肠子,我怎么塞都塞不回去。哥说他冷,我抱着他。哥的嘴唇是酱紫色。哥说,让我帮帮他。”

伍万里说:“哥,一会我也跟着你冲吧。万一我也像大哥那样,你也帮帮我吧。”

没有冻不死的英雄,更没有打不死的英雄,只有军人的荣耀

雷公牺牲前,身体被弹片打得千疮百孔,下半身更是被吉普车压断了。面对死亡,雷公却是硬汉落泪,害怕孤独,不想让自己的尸首埋骨他乡。雷公曾教诲伍万里要注意保命,但他自己却用生命带出标识弹,为战友赢得生存机会。这正是七连的大伤亡换来了大部队的小伤亡。

我女儿问我,为什么我要去打仗。这场仗我们不打,就是我们的下一代要打。我们出生入死,就是为了让他们不打仗。

杨根思率领一个连的部队,硬生生阻挡了美军大半个特战师一天一夜。最后,杨根思还选择了和敌人同归于尽。三不相信,正是杨根思的人生格言。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美国军队在撤退途中误以为有敌人,他们走近一看,竟然是冻死在山上潜伏的中国士兵。一个个被冻僵的士兵端着步枪趴在雪地化成冰雕,面对如此决心的敌人,终将无法战胜!

梅生重伤几近失明,驾车冲入桥面,狙击手平河被坦克碾压的最后时刻,引爆炸药,顺利炸毁水门桥。

悲凉和心疼感不自觉由内心最深处散发开来。难以想象,这样的故事是多年前那样一群人真实经历过的,甚至,他们所经历的可能比电影中描述的更多

“当我跨过鸭绿江,看见对面炮火的时候,我的身后就是祖国”。

上一篇:古代最强忍者,妃子出墙,他为何熟视无睹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