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新郎王简堂问一个问题,方君瑛听后却摔门而出:离婚

民国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特殊时期,从名义上,此时的中国已经结束了几年来的封建王朝轮回,迈入了新时代。

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讲,几千年来的封建思想仍然未能消弭。

特别是男女平等方面,在这一时代,仍然有不少人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

而到了婚姻上,这种不平等更为严重,“三妻四妾”、“丈夫婚内出轨”等现象十分普遍。

在当时的主流价值观看来,妻子就是依附于丈夫的一件“物品”。

她们没有自主权,还要从生活上和精神上对丈夫“逆来顺受”。

然而,在当时却有着这样一个奇女子。

她不顾他人另类的眼光,在面对丈夫的怀疑时,毅然选择出走,与自己的丈夫离了婚,她就是方君瑛。

留日期间,与未婚夫王简堂的“八字不合”

方君瑛出生于1884年,是清末民初著名的女子革命家。

早期活跃于中国社会之上的女革命家并不算多,能够被世人普遍赞誉为“女侠”的更是屈指可数。

真正获得这个称号的人除了秋瑾以外,还有一位,那就是方君瑛。

单从表面上来看,方君瑛面容和善,是一位堪称“温婉”的女子。

但正是这样的一位“温婉”的女性,曾经一度主掌暗杀团,从事革命工作当中最为凶险的部分。

方君瑛的家庭可以称得上是“人丁兴旺”,共有四兄弟七姐妹,她排行第七。

由于国内形式混乱,方君瑛与家人们一起远渡重洋来到了日本进行留学。

革命早期的日本可以称得上中国革命的主要根据地,包括孙中山在内的无数革命志士都是在这里进行交流和组织。

方君瑛一家可以称得上是革命家族,在接受到相关宣传以后,她的四嫂曾醒、六哥方声涛、六嫂郑萌、妹妹方君笄、弟弟方声洞义无反顾,全部加入了中国同盟会。

方君瑛为人聪颖,办事负责,接触一段时间过后,她便受到了孙中山的重视,赋予了她更大的责任和使命。

事实上,虽然方君瑛一家人走出了无数革命志士,但是方君瑛的父亲思想还是较为保守的。

在其前往日本留学之前,就已经给她安排了一段“包办婚姻”,对象正是同样留日的王简堂。

王简堂出身富贵,与方君瑛的家庭可以说是“门当户对”。

但与方君瑛不同的是,王简堂为人十分保守,对于在日本的各种中国革命组织向来不屑一顾。

王简堂谈不上是什么纨绔子弟,在日本留学期间,他埋头念书,学业成绩在学校也是名列前茅。

可是他并没有认清当下的形式,和中国千百年来的无数秀才举人一样,在他心目当中只要能够读得圣贤书,便能够飞黄腾达。

只不过以往的“圣贤书”是四书五经,而今的圣贤书是“经济学”罢了。

方君瑛和王简堂可以说是八字不合。

两人一位思想开放投身革命,一位思想保守陈旧、一心看重仕途,注定走不到一起。

但是父命难为,对于这段已经“商量好了”的婚姻,方君瑛始终没有当着家人的面提出过异议。

在日期间,她从来没有和王简堂多说过一句话,多见过一次面。

可是,王简堂对于自己的妻子却格外重视。

他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来到方君瑛一家的住处,询问打听方君瑛的情况。

当得知方君瑛及其兄嫂等人参加革命活动以后,王简堂十分不满。

曾经多次当着方君瑛家人的面进行抱怨,其愤怒鄙夷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对于王简堂,方君瑛的家人们早就有不满。

可是想到这是老爷子指定的“女婿”,众人倒也没说什么,每次王简堂前来都会有人陪着“附和”两句,草草打发。

而至于方君瑛本人,则是能躲则躲,留学日本东京几年里,几乎从来没和王简堂见过面。

早期革命困难重重,当时的革命党实力较弱,想要推翻清王朝的统治,单从在实力不对称的情况下显然是不现实的。

因此,经过考虑,革命党人士最终决定以定点清除的暗杀手段对付清廷,而方君瑛正是这一活动的领导人之一。

1905年,中国同盟会建立“实行部”,专门负责此事,方君瑛被推举为部长。

王简堂日常来骂街,方君瑛照常搞革命,双方看似没有一点交集。

可是在留学结束回到国内之时,方君瑛不得不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和王简堂正式结婚。

新婚当夜,因一句话而彻底崩塌

留学日本几年以后,方君瑛终于坐上了回国的轮船,她的第一站就是上海。

当来到这座中国的最大都会时,望着十里洋场内的纸醉金迷。

看着眼前的污浊腐败与混乱,方君瑛的心情跌入低谷。

而与方君瑛不同的是,同样路过上海的王简堂却展现出来了截然不同的态度,他痴迷于这里的灯红酒绿,甚至为此流连忘返……

方君瑛的一生都在追求革命理想,这样的她怎么可能会愿意与王简堂成婚?

因此,在回到家中以后,一向孝顺恭敬地方君瑛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向父亲摊牌,要求退婚。

方君瑛的这一举动引发了父亲的勃然大怒,如果方君瑛固执己见,那么将会被锁在家中,寸步难移。

当时的革命工作正进行到关键时期,为了不耽误工作,也为了不因为此事引起外界关注,方君瑛最终选择了妥协,同意与王简堂结婚。

在父亲的操办之下,两人的婚事很快就被提上了日程。

婚礼当天,无数亲友赶到了现场。

在众人的见证之下,方君瑛与王简堂正式在这一天结为了夫妻。

当婚礼结束,众人散去,房间里便只剩下了方君瑛与王简堂两人。

对于这段婚礼,方君瑛的态度始终是矛盾的,更确切地说,她是为了革命事业才勉强同意的。

至于自己的丈夫王简堂,方君瑛并不感冒,也没有丝毫兴趣。

新婚之夜,在宾客散去后,两人简单收拾了一番,便决定休息了。

方君瑛长相出众,在那个时候是有名的美女,望着眼前美丽动人的新娘,新郎王简堂的心情激动到了顶点。

看到丈夫的表情,方君瑛倒也直接,表示有话就说。

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丈夫居然问了一个足以令人“鄙夷”的问题:“我在之前听说你们家里曾经遭土匪抢劫过,你有没有被他们侮辱过?”

这句话放在过去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倒没有什么,可是放在方君瑛这里,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方君瑛对眼前的王简堂感到了深深的失望,压抑已久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她明白,与这样的人结婚并不是痛苦的终结,而是痛苦的开始。

当听闻这个问题以后,方君瑛脸色突变,她站起身子,当即就摔门而出。

看着新娘离去的背影,王简堂当场就被吓懵了。

等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便连忙追了出去,想要挽回妻子。

可是此时追出去已经晚了,方君瑛心意已定。

王简堂追上方君瑛后不停道歉,但是方君瑛只是冷眼看着他,从方君瑛的眼神当中,王简堂只看见了冷漠与决绝。

两人这样相识许久,不发一言。

过了好一会儿,方君瑛开口了,她只说了两个字:“离婚”。

当这两个字出口以后,王简堂彻底傻了眼。

在他“狭小”的认识里:哪有妻子敢跟丈夫提离婚的?哪有刚刚办完婚礼就要闹离婚的?

方君瑛该不会是一气之下的气话吧?

可话虽如此,此时的方君瑛已经越走越远,走出了王家大院……

之后的日子里,王简堂并未死心,他求爷爷告奶奶,甚至还找上了方君瑛的父亲,要求重新撮合这桩事。

听到女婿的要求,方君瑛的父亲满是同情,与方君瑛大吵了好几架。

但可惜的是,此时的方君瑛已然下定决心,无论父亲说什么,她都再也不同意。

之后的日子里,为了能够找到方君瑛重归于好,王简堂可以说是神出鬼没,无论方君瑛在哪,他总能找上门来。

忍无可忍之下,方君瑛后来干脆以留学的名义前往了法国,直到这时,她才彻底甩开王简堂。

革命终身,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严格来说,方君瑛前往法国并不单纯是为了躲避王简堂,更大程度上还是为了能够为革命出力。

在接连几次刺杀行动失败以后,方君瑛认为,想要救国,可以从科学做起。

此番前往法国,她的目的就是在波多铎大学学习数学,为未来的革命积蓄力量。

为此,方君瑛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在法国获得硕士学位的留学生。

1922年冬天,方君瑛回国,重新投身革命工作,此时她负责主掌广州执信学校。

但该校仍在草创筹备期间,除了薪金无从谈起之外,人员学员都是问题。

由于在法国期间曾经遭遇车祸,方君瑛的身体并不好。

为了能够节约经费,在这段时间里,她与自己的寡嫂、子侄、弟妹一起生活,一面办学,一面筹钱。

诚然此时的民国已经建立,方君瑛作为早期革命党领袖,曾经不少同志都已然在民国政府内任高官,当然可以向他们来求助。

可令人意外的是,当方君瑛找到昔日的战友之时,她却猛然发现,当年的“组织”已经早已不在了。

方君瑛发现,当年的那些不惜抛洒热血的革命者几乎全都腐败堕落了起来。

他们在民国的官场之上追名逐利,甚至较之清朝官吏也是不遑多让。

如今的孙中山也并不好过,不久之前,陈炯明发动了公然背叛……

种种乱象刺入眼帘,方君瑛虽有一身学识却无用武之地。

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当年所追求的革命彻底失败了。

然而此时,多年前的丈夫王简堂也“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在得知方君瑛回国以后,王简堂急忙发来了电报,想要与方君瑛再续前缘。

方君瑛留学期间,王简堂一直未娶。

这使得从某种程度上,他在道德上占据了制高点。

电报当中,他“振振有词”,以一种“赏赐”的口吻,想要与方君瑛复合。

然而方君瑛又怎会同意?

在回复“死者不可复生,断者不可复续”以后,便彻底与王简堂断绝了联系。

此时的方君瑛的苦闷万分,一生拼搏到头却是一场空。

在这样的苦闷生活当中,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过的夜晚,最终萌生了自杀的想法。

有一天,方君瑛对好友陈璧君的母亲卫月朗说:“我今无牵挂,随时可死。”

卫月朗以为方君瑛心情不好,随便说说,就问她:“爱你之人奈何?”

方君瑛的回答相当澹然:“渠等哭数日就无事。”

1923年6月12日夜,方君瑛吞食大量鸦片,被人送往医院救治以后,最终抢救无效于6月14日下午3时不幸离世。

方君瑛离世之前,曾经委托卫月朗留下过一封短暂的遗书,遗书当中,对自己的死因做出了如下解释:

“君瑛之死乃出于自愿,非他人所迫也。盖因见社会之腐败不可救药,且自己无能,不克改良之,唯有一死耳!”

方君瑛的一生,可以说是处处都在逆流而上。

作为大家闺秀,她原本可以尽情选择无数道路,但是她偏偏选择了最难的那一条——革命。

方君瑛的一生几乎从来没有“幸福”过。

年轻时,她致力于推翻清王朝,可当清王朝终结以后,摆在她面前的却是革命战友的先后背叛。

这种令人窒息的黑暗,最终碾碎了她最后的信心。

方君瑛怎能不爱这个世界,对于生前的亲人和“爱我者”,方君瑛的遗书当中流露出了万分抱歉:“我已去矣,所有之恩惠来世再报罢。”

一代女杰,赍志以殁,方君瑛之死,令人痛惜。

参考资料:

1.张红萍.女性先驱者的足迹——近代女留学生对中国社会和妇女解放的贡献:《社会科学论坛(学术评论卷)》

上一篇:《且试天下》雍州世子之争丰兰息大获全胜,青州战事起,平乱大婚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关于开放式关係

    我无法接受开方式关係,男友可以接受开放式关係,已经有沟通过了,我不能接受所以他不会去做会让我伤心的事,但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能让另一半去跟别人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