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痛,袁世凯的梦,都在这款瓷器上了!

海晏河清,时和岁丰,这是几千年来中国人所追求的理想社会,然晚清时一把火,将圆明园变成残垣断壁,里面注满了乾隆爷美好期待的海晏堂也被烧毁……之后,慈禧太后不顾国库空虚,耗费白银五百多万两,在仪鸾殿旧址上重建了海晏堂,但随着大清走向灭亡,慈禧的“海晏堂”几年后被改为“居仁堂”,成为袁世凯办公、会客、居住之所。

彼时袁世凯自命为帝,预备用“洪宪”作为国号,按照惯例,“登极时必造瓷以资纪念”,所以在登基前,袁世凯改前清御窑厂为陶务监督署,专门派人到景德镇专门专门督烧了一批瓷器,这批瓷器被称为“洪宪瓷”,落“居仁堂制”、“居仁堂”或“洪宪年制”底款。

“洪宪瓷”可以说是中国最后的“官窑”了,其胎质白润,绘画细腻,色彩清淡,玲珑轻巧,工艺水平上达到了清官窑的水平。而这中国官窑瓷的最后一次回光返照,背后离不开一个人——郭葆昌

郭葆昌是谁?与《快雪时晴帖》号为“三希”(乾隆爷的三希堂)的《中秋帖》、《伯远帖》,就是被他赎回的,当时这两帖被溥仪抵押在了日本银行。

郭葆昌是古玩行中出类拔萃者,他被后人评为北平四大收藏家之一。然最开始,他也是从个古玩铺小学徒做起的,因极其聪明,在一次进袁府送挂屏时,入了袁世凯的眼,被袁留下当差,人生开始高走。

在袁世凯身边,郭葆昌扮演了个尽职尽责的后勤主管角色。袁世凯修建养寿园,由郭葆昌全权办理,园落成预宴请宾客时,袁世凯散步至池边见里面无荷,随口感叹了一句,没想,郭葆昌连夜从北京丰台买了数百盆莲花,摆在了池中,等到宴会那天,荷花盛开,一片姹紫嫣红,袁世凯颇为惊奇,也将这人记在了心里。

在袁世凯就总统后,郭葆昌被委任为庶务处长,他将海晏堂改为居仁堂,做了总统办公厅,得外交部曹汝霖“竖子出风头”之评。

袁世凯要登基称帝,郭葆昌接到了上级烧瓷的命令,他后勤虽干得很溜,但这次担子也不轻松,因为原清王朝的御窑厂已经散了摊子,想要烧瓷,首先得解决人的问题。

此时,景德镇第一家官商合办的制瓷企业“江西瓷业公司”已经成立,且技术力量强,于是郭葆昌利用了江西瓷业公司的实力来给袁世凯烧瓷。他采用雇工、发彩的形式,花了大价钱聘回原先在御窑厂烧瓷的窑工,同时还选出一些民窑中的高手,让他们来烧制洪宪瓷。

而其所烧的洪宪瓷,不是像唐英督陶时那样,创烧新品种,郭葆昌是从清三代官窑彩瓷中挑选出一些,进行仿烧。(据说,他最开始是打算将传世极少的宋汝瓷作为仿烧对象的,还派人到实地进行考察,带回了一些瓷土,最后可能是觉得仿的条件太高,所以不得已放弃了。)

瓷器虽说是仿烧,但郭葆昌却定下了极高的烧造标准:入窑烧前,每件瓷器他都要亲自过目,看不上眼的不烧;出窑后他也件件检查,仿烧得不好的,砸碎不留。所以,在郭葆昌手下烧制出的这批洪宪瓷,可以说是不惜工本精益求精了。

在如此苛刻制瓷标准下,烧出的洪宪瓷也确实精彩,胎白而薄,无橘皮纹,色彩淡雅丰满,画工精细,小件瓶盘居多,而且多是成双配对,画面也是左右对称。

这批瓷器主要是粉彩器,多以人物、花卉装点,其上所刻画出的人物面部给人一种立体感,远近景物层次分明,浓淡相宜,器物观之小巧玲珑,令人爱不释手,与雍正、乾隆粉彩相比,也毫不逊色……

因为袁世凯仅仅做了83天的皇帝,所以洪宪瓷烧造的时间也很短,据说当时花费140万大洋,就烧出了约6000件瓷器,再加上袁世凯垮台后时局动荡,能保存下来的真品可以说少之又少……遇之可珍藏也。

上一篇:为何没杨秀清,翼王、英王、忠王等名将就玩不转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