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演义64武状元宝丰县借兵,岑彭二战邳彤,王伦勇斗苏虎

老英雄杜颜一看武瘟神马武带着夷丘山人马并非是来骚扰他牛庄的,也就放心了。他遣散村民回到家中,把家务事全都安排好了,留下老管家杜升主持,父子二人带领众门徒离了家赶奔刘秀大营。

几十里地路程当天就到了,几十个人来到汉营的营门口,营门小校问:“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到我汉营何事?”

杜颜下马,把马交给杜茂,走过来说:“在下叫杜颜,曾在孝哀皇帝、孝平皇帝驾前称臣。如今听说汉太子兴兵讨贼,我带着我儿子杜茂与众徒弟前来投军,愿意为国家出力报效,请你给往里通报一声。”

营门小校说:“请老将军在此等候,我去给你回禀。”小校进营来到中军大帐,刘秀与邓禹、马成正在商议军国大事。小校回禀:“元帅,营门外现有汉室老臣杜颜带着他的儿子与三十几名徒弟前来投军。”

刘秀大悦,对邓禹说:“卿家,这杜颜在先帝生前曾为信都关守将,只因为王莽篡位他才辞官不做回家为民。如今他来投军,真忠臣也,元帅赏给他个面子才好。”

邓禹立刻吩咐:“擂鼓升帐。”中军帐内聚将鼓一响,将士儿郎齐至帐内伺候元帅。邓禹、刘秀落了座,大帅传令:“有请杜颜父子进帐。”

帅令传到营门外,杜颜命徒弟们在营外等候,带着杜茂进营。穿过辕门到了宝帐内跪倒施礼:“汉室老臣杜颜率子杜茂前来投军,愿为国出力报效,参见千岁,拜见元帅,望求元帅收留录用。”

刘秀用手往起相搀。邓禹说:“你父子有此报国之心,真忠良也!暂且留在帐下,待有机会立下功劳,本帅再保你父子实授官爵。”

杜颜父子又谢过元帅。元帅又命杜颜的徒弟们进帐,众人进帐施礼,元帅一一问过名姓,在花名册上登了记,然后给他们安排住处。

刘秀很是高兴。元帅一看没什么事了,刚要退帐,老将杜颜突然给刘秀跪下了,磕头请罪。刘秀问:“卿有何罪?”

杜颜说:“臣有家教不严之罪。”刘秀问:“莫非卿家之子不肖吗?”杜颜说:“不是,是我外甥不服训教。”刘秀说:“你外甥不服训教,那是你的亲戚,他不好可以疏远之。”

杜颜说:“不是。臣的外甥是逆臣岑彭。他自幼丧父,乃由老臣抚养,先习文后习武,不料他把文武艺学成之后,在逆臣王莽开科取士之时,他背着我姐弟二人私逃,中了武状元。”

“他贪图王莽的富贵,当了棘阳关的守将。千岁大军来到,他不知弃暗投明,扶保大汉恢复疆土,反而仗着武艺高强抗拒汉兵。这岑彭不明顺逆,抗拒汉兵,阻止义师,皆老臣之罪。”

刘秀说:“老卿家,要论岑彭不明顺逆,抗拒汉兵,应有灭门之罪。孤念你素有忠义之心,罪归岑彭本人,与你无干。”杜颜磕头谢恩。

杜颜又跟邓大帅说:“元帅,那岑彭虽然把棘阳关丢了,他并不甘心,必见王莽前去搬兵,望元帅加紧防范。”元帅说:“本帅知道了。然后退帐,自此杜颜师徒父子便在汉营当差,暂且不表。

却说岑彭纵马往西逃去。他把马放开了,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往长安而去。他的马匹脚力很好,每天能行四百多里地,所以半天的工夫儿他就到了宝丰县了。

岑彭正往前走,忽听见一阵金鼓之声,他顺声音一看,前边有座大营,营前排列着五千大队,遍打黄旗,刀枪密排,旌旗飘摆,军容严整。

岑彭见这支人马是王莽的兵将,把心放下了。他正观看这些兵将,忽听有人冲自己叫道:“那边是岑贤弟吗?”

岑彭顺声一看,在宝蓝缎子大纛旗下,有一员大将,面似熟蟹盖,头大项短,腰圆背厚,约有二十七八岁。一身青铜甲,宝蓝缎子战袍,四杆蓝缎子护背旗,肋下佩剑,胯下一匹青马。

岑彭认识他,此人是王莽驾前三齐王苏献的侄儿,名叫苏龙。现在昆阳王麾下调遣,官拜舞阳侯之爵。

苏龙与岑彭在长安城曾经见过不少次,也是口盟弟兄,焉能不认识呀?苏龙见岑彭来了很是纳闷,不知道他一个人何以至此,忙着呼唤。

岑彭一看是苏龙,便催马来到苏龙的马前。二人下马彼此施礼。苏龙问:“贤弟,你不在棘阳关,怎么上这儿来了?”岑彭就把棘阳关失守,马成献关归汉的事情说了一遍。

苏龙听罢,大惊说:“妖人刘秀如此猖獗,这还了得?兄弟,你如今意欲何往呢?”岑彭说:“我要奔长安,回朝搬兵复夺棘阳。”苏龙说:“上长安?兄弟呀,长安城你可去不得。”岑彭问:“怎么去不得?”

苏龙说:“你是外任的地方官员,非得有旨召见,你才能入朝面君哪!如今你要到了长安城,地面官人一定捉拿于你,说你是失城之将潜逃入都,御史们再递摺本参你失城潜逃之罪。到那时龙颜一怒.你的性命就怕难保了。”

岑彭说:“小弟早知如此,不如死在两军阵前。我要是死在阵前,倒落个忠臣之名;若是死在长安,落个罪臣而亡,有辱岑某之名。”说完叹息不止。

苏龙见他为难,便说:“兄弟你先到营内歇息歇息,有什么话营内细说。于是苏龙传令:收兵回营。”兵将们遵令,一齐回营。

苏龙和岑彭二人到了帐内,有人伺候岑彭净面掸尘,然后摆上了酒饭,二人吃酒谈心。

“我们去把棘阳关复夺过来,两全其美;如若打不下来棘阳关,损兵折将打了败仗,愚兄也有私自调兵之罪,谁让咱们哥儿俩交到这步了呢!”

岑彭说:“若能如此。小弟我是感恩匪浅。”苏龙说:“兄弟你不要客气,这件事虽然是顾全私交,打败了妖人刘秀,为国家也算出了力了。这是公私两尽的事儿,算不了什么。你喝酒吧!”

岑彭有苏龙借给他这一万兵将,能够复夺棘阳关,觉得心中坦然多了。两个人吃了个酒足饭饱,这才撤去了残席,又说了一会儿话,二更以后各自安歇。

到了次日早晨,岑彭早早就起来了,苏龙也让兵将们吃完了早战饭,立即拔营起寨,进兵棘阳关。于是这一万人马往棘阳关而来。

这一天,苏龙的大队人马往前走,离棘阳关没有多远了,忽见对面来了一支人马,遍打红旗。岑彭跟苏龙说:“兄长你看,妖人刘秀的人马来了。”

苏龙吩咐:“列阵以待。”炮声一响,一万大队阵势列开,苏龙在大纛旗下勒马停刀与岑彭压住了阵脚。

不一会儿汉兵就到了,一声炮响,两杆绿缎门旗往左右一分,五千汉兵如同二龙出水,冲出来列得一字队。

闹龙纛旗之下刘秀和帅纛旗下邓禹,二人压住了全军人马。一干诸战将如同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元帅。

岑彭此时是豁出这条命不要了,也要与汉营将帅分个强存弱死,真在假亡。常言说:一人拼命,万夫难当。何况岑彭又有状元之勇哪!

当下岑彭催马直奔阵前,勒坐骑喊喝声音叫战。老将杜颜与杜茂正在汉军队内,见岑彭人似欢龙,马如活虎,耀武扬威叫战,这父子二人不由得气往上撞。

杜茂跟元帅说:“俺杜茂愿往阵前与岑彭决战。”邓元帅说:“杜将军你不用着忙,自有人去杀他。”

杜茂见元帅不准出马,冲着阵前直运气,也没办法。大帅叫了一声:“邳彤听令。”邳彤说:“在。”“命你到阵前与岑彭一战。”

邳彤拍马直临阵上二人打过仗对过敌,谁也认识谁,便不答话,刀枪并举杀在一处两个人的武艺都是肩上肩下的能为,难分高低。

二马盘旋杀在一处,两军队内战鼓齐鸣,兵丁呐喊助战。二人杀了十数个回合不见输赢,汉军阵中怒恼了王伦王纲常,他手持点钢枪到了阵前,想把邳彤换回去。

偏偏苏龙错会了意,他恐怕邳彤、王伦俩打一个,便催马摆刀直奔王伦。二人互通名姓,刀来枪去,枪去刀来,四个人在疆场上杀成了两对,如同走马灯相仿,十六个马蹄儿把土荡起多高来。

); }

东汉演义 全本

¥120

购买

上一篇:14世纪的元朝奇景 蒙古骑兵打不过北亚骑兵 北亚骑兵打不过汉人骑兵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