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门宴》近期必追好文,越看越上头

暴秦末年,天下大乱,英雄四起,预世灵童南宫姐妹预言能问鼎天下的将是一阴一阳两大枭雄,阴煞者正是楚国将门之后楚霸王项羽;阳豪者则是尽得天下民心、斩蛇起义的刘邦。

两雄相遇,一时杀得难解难分。天下公认两雄在鸿门宴之会是刘邦反败为胜,最后逼至楚霸王自刎的转折点。而宴会中的玄机却鲜为人知,自刘邦得天下后,曾参与鸿门宴的文臣武将亦先后自尽或者被杀,刘邦又亲自在鸿门殿内立了七个无名无字的灵位,春秋二祭都亲自拜祭,这一切,令鸿门宴更加疑点重重,扑朔迷离。而这鸿门宴的魔魇却一直未停,成为千古兵家之谜。

时值刘邦驾崩后六年,又是隆冬季节,北风哀哀,冰雪夹杂,一队一行八人之马队逆风而至,朝鸿门殿缓缓而来。

这一行旅者为首的是当朝兼掌大汉皇室档案的太傅刘崇,身后七人,六人年方弱冠,另外一位只得十二岁,他们全属汉室宗派,亦全部都是太傅门下的太学生。

众人一身贵气,金玉配饰,器宇轩昂,胯下尽是西凉骏马,身上尽披珍兽毛皮。

众人在大殿外长方形的青石广场下马,穿过了一座座冰封了的宏伟宫殿,众学生见这些楼宇殿阁气氛诡异,于是开始疑心重重,都纷纷背着太傅议论起来。

只见一学生摇头晃脑的说得煞有介事“我听说鸿门殿很猛鬼!”

另一学生立刻就接过了这个话头“那是西楚霸王的鬼魂作祟,我听说他自刎时立了咀咒,死后鬼魂时常会在鸿门殿出现!”

“他们见到的不是项羽鬼魂,而是高祖,听说他时常一个人独留在鸿门殿里不知做什么!”还是一位青衣学生提出了不同的见解。

“他就是要祭奠他亲自立的七块无字牌,你说这些鬼怪厉害不厉害!”第一个说话的学生不甘心被抢走了话头,回身接着续道。

此时的殿顶刚好有一阵风云吹过,更让当下众人觉得风声鹤戾,焦急地四处张看,生怕那项羽的鬼魂就在自己身后。众人之中只有那年纪最小之伯符竟似一点儿都不怕,一声不吭,且越听越兴奋,一双乌黑滴溜溜的眼睛不停地乱转。

汉高祖刘邦已然驾崩了六年,太傅带皇族子弟亲临遗址,一则在高祖刘邦发迹之地瞻仰致祭,二则是要把高祖的睿智口播心传。

在鸿门殿里,汉家王族把昔日鸿门宴时的一切陈设都原封不动,大厅四面尽数保留当日鸿门宴所有文臣武将的坐椅,看似人去楼空,却彷佛英魂尚在。

一入鸿门殿堂之中,太傅就急不及待,对自己学生们侃侃而谈“我高祖皇帝威震三霸,名继五王,朝中文臣都是九 州豪杰,麾下武将皆为四海英雄。”他顿了顿,走前去抚摸一座位的红木椅靠,接着道“刘邦俊朗不凡,美须髯,仁而爱人,豪气干云﹗礼贤下士﹗昔日暴秦虐民,秦皇出巡染病而死,秦二世继位,暴政不改,叛乱爆发。高祖不忍万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慷慨激昂,为民请命,舍身忘我,大举义兵反秦!”

伯符和学生们哪里管得太傅在那里抒情诗意,却只是好奇地四处观看,根本就不太留心听讲。

太傅却丝毫没有觉察,嘴里越说越起劲,不断大赞刘邦,高声感叹“高祖轻财好施,和易近人,天下文武倾心归附﹗……项梁与侄项羽一路,联合领兵叛秦,项梁立楚怀王的孙为王,仍号楚怀王。项梁战死。项羽破釜沉舟,大败秦军﹗……高祖、项羽成为当时两大英雄﹗……但是项羽残暴,又岂及我们高祖高风亮节,真是令人无限景仰﹗……”说到这里,他居然仰天朝做拜状,声音有些颤抖老泪纵横“……鸿门宴上,项羽以泰山压卵之态压迫高祖,高祖有勇有谋,项羽放虎归山﹗……”

鸿门殿占地辽阔,后又经汉朝王家多次修葺增添,所以学生们都已经走开得远了些,有的几乎没了踪影。

太傅依然在那大殿之中,歌功颂德着“高祖以十面埋伏、四面楚歌大败项羽﹗逼得西楚霸王项羽竟要乌江自 刎﹗失败收场﹗……诸侯拥戴高祖为帝,开创大汉王朝,定都洛阳,后迁

都长安﹗……”

太傅果然名不虚传,背书确有一手,一下子就想由高祖斩蛇起义开始,如何受项羽压逼、在鸿门宴一议会中凭过人机智反败为胜、最后把项羽迫至乌江自刎,几乎把整个楚汉春秋都一字不漏地背了出来。

那小学生伯符却一直盯着大殿东面所安奉的那六个灵位。灵位分前二、后四,按此排列,尊卑已分,伯符再看西面座位后亦放了一个灵位,斜阳照下,倍觉孤单,这些灵位正如学兄所说,都是无名无姓,只字未题,在这阴暗的大雪天中,颇为神秘诡异。

伯符禁不住回头问太傅“老师,这些灵位供奉的是谁啊?”这六块无字碑,史书并无所载,一直是鸿门殿之谜,太傅又如何能答呢?

不说自己不知道,反强说自己有理,太傅有些微怒,斥责道:我背书你不好好听,问这无聊问题!”他的书兴被断,所以干脆就取出携来的香烛酒礼,慢慢招呼他的学生们“来!我们一起准备向高祖皇帝行一个大礼。”

伯符负责上香,他恭敬地点燃手中的长香问道“太傅﹗高祖皇帝应在那方座位啊?”

此言一出,周围重新被聚拢的众学生们都忍不住都笑了出来,太傅铁青着脸,挥动长袖斥责道“你这小儿平时上课就不留心,为君者坐北向南,当日项羽自以为君,当坐北边,那高祖皇帝不坐对面之南方,难道会坐项羽身旁么?”

说毕,众人由太傅带领,向南面正准备三跪九叩之际,一阵笑声,由殿内深处传出。

正在行礼中的众人大吓一跳,这笑声苍迈,连绵不絶,在遗址四周回荡着,众人吓得毛骨悚然,认定这十有八九就是那厉鬼。

“什么人?”倒是伯符眼睛最尖,发现那大殿深处有异动。

果然,一个青衣老人在大殿深处现身,那青衣老人向他们走前一步,众人就后退一步,直至青衣老者现身着光之处,众人看到了他的影子,才确定他不是什么鬼怪。

大家回神过来,居然发现太傅竟然躲避在学生们之后,眼神交流略有不屑,太傅倒是把那害怕的丑态一收,脸上重新回复大义凛然。

他迈着官步,侃侃而前朗声问道“你是谁?我们拜祭高祖皇帝,你竟敢耻笑?”

那青衣客面色凝重“太傅少罪,老夫本不敢多事,只是。。。只是见到你领着学生向高祖皇帝致祭,连方向都弄错了,所以才情不自禁…”他没说完居然忍不住笑了一下,赶紧捂住嘴巴。

太傅不甘示弱,连忙反驳“难道你敢说高祖皇帝不坐南面吗?”

青衣客慢慢走向东边六灵位前,指着前面二面的左边灵位,直言道“高祖灵位正正在此!”

太傅连同他身旁众人皆同置出不信眼神,倒是伯符想起自己刚才的疑惑,先就询问“先生﹗那高祖皇帝后的几个灵位又属谁啊?”

青衣客低头看着那些灵位,淡淡地说“他们全是高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太傅哈哈大笑“你这不是信口开河么?要是高祖皇帝身边重要的人,要为他们设立灵位,又怎可能不写姓名啊?”

青衣客长叹一声“高祖皇帝又何曾不想把他们的名字都写上去啊!”

太傅也被吊起了兴致,手指着西面的灵位问道“那西面供奉的又是谁啊?”

青衣客神色淡然“灵位所供奉的不是别人,正是项羽!”

此言一出,众人均觉此青衣客强辞夺理。

太傅抚弄着长长的胡须,出言警告“高祖又岂能将此不世宿敌供奉起来,你休得胡说!”

青衣客没有丝毫的惧怕,据理力争“刘、项关系又岂尽是敌人,要不是怀王之挑拨 ,二人未必就打起来。”

“楚怀王祇是傀儡皇帝,又有甚么能力左右刘、项二人?”太傅大感惊异。

青衣客目中光若闪电,字字珠玑“怀王实乃悲剧人物,年祇十八,被项氏捧出作为义帝以抗秦,眼看项氏手下全是虎狼之士,心知灭秦大事一了,定必兔死狗烹。于是问计于被传为灵童转世之南宫姐妹,此姐妹二人,姐哑妹聋,但军政大事,瞭如指掌,天机国势,句句通玄!”

上一篇:《雪中悍刀行》韩貂寺号称地仙下无敌,却无法入天象境?原因有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男友会软掉

    第一次交男友~不知道这是否正常所以上来问问其他有经验的人~目前交往半年,我是第一次,终于决定要将自己交给男友时,碰到ㄌ在进去前会软掉的困难!(我们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