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开国上将回家探亲,70岁老太唤其乳名,韩先楚当场落泪

1981年,一位老人刚刚退役,终于可以在花甲之年再回来看看家乡的样子。车子一路疾驰,马路两旁的树木交错而过,老人默默地看着窗外,他的心里越来越期待。他已经10多年都没有回过家乡了,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家乡现在的模样。

车子刚刚来到村口,老人就看到了围在村口等待着他的父老乡亲。看着乡亲们一个个温暖的笑脸,老人心里特别感动。他立刻命人停车,随后快速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就在这时,老人的耳边传来了阵阵呼喊声。人群中有一个人颤抖着喊着:“祖宝,祖宝。”

老人在人群中不停地探头张望着,痛哭着想要找到那个喊自己乳名的人。不一会儿,一位70岁的老太太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在家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到他的面前。老人看到老太太之后,立马就红了眼眶。老人哭着喊道:“秀姐,我回来了!”

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表达着对彼此的思念。

韩先楚

这位花甲之年的老人就是开国上将韩先楚,参与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还参与指挥海南岛战役,为祖国立下赫赫战功。他口中的这位秀姐就像亲姐姐一般,在他人生中最苦的那段日子里,是秀姐一直在身边照顾他,安慰他,给了他家的温暖。

身世孤苦,忍辱负重

1913年2月,韩先楚出生在湖北省红安县。他的出生让这个本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父母养不起这么多的孩子,就只好把大女儿韩先明送去了田家当了童养媳。在韩先楚两岁那年,六岁的哥哥生了一场大病,韩先楚的父母实在没有钱带他去看病,于是只能用土方子给他治病,最终土方子没有奏效,病魔无情地夺走了他的生命。在韩先楚的大哥死去之后,母亲也因为伤心过度病倒了,因为没有钱给母亲治病,不久之后母亲也离开了人世。

韩先楚的母亲离世之后,家里一下子就失去了一个主心骨。父亲没有办法照顾年幼的韩先楚,只好背着他去求田家。在父亲跪下哀求之后,田家终于同意把韩先楚留在姐姐韩先明的身边,但是田家表明了态度,韩先楚长大之后要替田家干活。韩先楚的父亲没有办法,只得连忙点头答应了田家的要求。就这样,年幼的韩先楚一直跟在姐姐身边,姐姐就像妈妈一样照顾着他。

韩先楚虽然年幼,但是为了讨好田家,从他记事起他就一直在帮田家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可是无论他怎么做,田家人却总是不满意,时常给姐姐和他甩脸色,甚至是出言侮辱。8岁那年,韩先楚有一次偶然听到田家人与姐姐的对话,才得知了自己的身世。

图源网络

这时他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自己为什么那么不受喜欢,也明白了田家人为什么这么看不起姐姐。姐姐为了他一直在默默忍受着,他深知姐姐在田家的痛苦,可是却无力改变,不想再拖累姐姐的韩先楚,一心想要离开田家。

姐姐知道后特别难过,8岁的弟弟离开了这里又能去哪里呢?于是她耐着性子说道:“姐姐想你在这陪我,我一个人在这挺孤单的。你回家了又没人陪你玩,父亲也管不了你,你想做野猴子是不是?”韩先楚从小脾气就倔,看着姐姐为了他委曲求全,还被田家人侮辱,他内心无比难过,所以他不顾姐姐的劝阻,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田家,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韩先楚在家里经常吃不饱,甚至有的时候一天也吃不上饭。有一次他饿得发昏,只能在田埂上坐着,等着父亲回来。就在这个时候,秀姐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红薯递给了他。饿得发昏的韩先楚,立马拿着红薯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秀姐知道韩先楚的家里条件特别困难,所以之后她每天都会带些吃的。

那个时候韩先楚刚刚从姐姐的身边离开,没有了姐姐之后,他吃不饱穿不暖,每一天都在思念着姐姐。就在这个时候,秀姐的出现给了他很大的温暖。秀姐还给他缝补衣服,让他不用再挨饿受冻。于是从那时起,韩先楚就把秀姐当成亲姐姐一样看待。

为了帮助父亲减轻一些生活压力,韩先楚跑到地主家,请求地主让他帮忙放牛来换取一些吃的。闲暇的时候,他还会学习编织竹篮。学会了之后他就一边放牛,一边编竹篮,等赶集的时候再把竹篮拿到集市上去卖。就这样,在他和父亲的不断努力下,家里的条件也慢慢地好了起来。在韩先楚12岁那年,父亲特意送他去读了私塾,可是好景不长,很快父亲就因为劳累过度病倒了,韩先楚不得不从私塾里回来,扛起照顾父亲养家糊口的重任。后来他去了武汉,在一个大户人家里做起了短工。

加入组织,战功显赫

1927年11月,回到家乡的韩先楚恰逢遇到了黄麻起义。由于长期遭受地主的压迫,家乡的百姓过得苦不堪言。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黄安和麻城两县的农民在当地进行了武装起义,反抗地主的剥削。早就对地主阶级痛恨不已的韩先楚,立马加入到了家乡的农民协会中,还担任了乡村苏维埃土地委员。

1930年10月,韩先楚加入了孝感地方游击队,并且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加入游击队之后,由于他的有勇有谋,带领大家打赢了多场游击战。1931年,由于他的优异表现,他被任命为独立团的团长,在黄陂、孝感、罗山一带进行游击战斗。在红军长征过程中,韩先楚带领的部队多次担任先头部队探路侦察,开路夺关。他数次掩护大部队转移撤退,并带领部队突破敌人的围追堵截,成功帮助大部队到达陕北,实现了战略转移的初步目标。

韩先楚带领的红15军团,在一次战斗中曾使用一个营的兵力牵制住了敌人整整五个团的兵力,并且成功地掩护了毛主席和彭老总。在解放战争中,韩先楚成为东北第四野战军中首屈一指的名将。1950年,韩先楚主动请缨发起解放海南岛的战役。

那个时候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欧美国家妄图分裂我国,国民党的反动派贼心不死,准备随时通过海南岛来威胁新中国。高瞻远瞩的韩先楚看出了国民党贼心不死,于是就主动申请带兵解放海南岛。在解放海南岛战役中,韩先楚身先士卒,担任了四个师的总指挥,经过长时间的浴血奋战,终于成功解放了海南岛全境。

在一个月后,中国为了帮助朝鲜发起了抗美援朝战争,韩先楚又立刻奔赴朝鲜参与了指挥作战,可以说如果不是他的高瞻远瞩,海南岛不可能那么快就被成功解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指挥参与的战斗更是让敌人落荒而逃,他的战绩后来也被美国载入了美国陆军史。

韩先楚

韩先楚一生经战无数,却无一战败。他被人们称为旋风司令,打起仗来有勇有谋还不要命。在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之后,韩先楚主动请缨担任了福州大军区司令员,一直戍守在福建海南岛一带,与对面的台湾遥遥相望。

阔别多年,故人重逢

1981年,征战了一生的韩先楚终于从工作岗位上退役了下来。在他的人生中,最让他遗憾的就是他的姐姐韩先明。姐姐在与田家人成亲不久之后,丈夫就因病去世了,田家人就把她卖给了吴家。姐姐在吴家生活了几年之后,就因病去世了,而这个时候的韩先楚,正在战场上打仗,对此一无所知,他一直觉得姐姐这悲苦的一生,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

韩先楚

这次退休之后回老家,他一直希望可以再见一见那个小时候对自己如弟弟一般的秀姐,他不想再留下遗憾。一路上,韩先楚一边看着路边的风景,一边回忆着自己在家乡时的日子。现在的他终于不忙了,终于可以去见一见那个自己牵挂已久的人了。

韩先楚下车之后,一声“祖宝”瞬间让他红了眼眶,他看着眼前这个满头白发的秀姐,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韩先楚紧紧地握着秀姐的手,激动地说道:“秀姐,我回来了,你身体还好吗?”

韩先楚

“好,好,你好不好?”秀姐一边说,一边拍着韩先楚的身体。在摸到韩先楚那只残疾的左手时,秀姐瞬间流下了心疼的泪水,秀姐问道:“疼不疼啊,祖宝?”韩先楚摇摇头笑着说:“不疼,不疼,是打仗的时候受的伤。”

韩先楚和秀姐一起到了秀姐家,两人一起聊着儿时的趣事。在临别之际,秀姐拉着他的衣袖泣不成声,嘴里一遍又一遍地说:“你好好地保重身体,有时间常回来看看,一定要回来!”

两位老人难舍难分的场景,让在场的人们不禁纷纷潸然泪下。秀姐在韩先楚最困难的时候带给了他许多的温暖,多年之后秀姐也成为了韩先楚在家乡最大的牵挂。

上一篇:宋史:伪女帝刘娥的野心和士大夫的阻拦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