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日军何不进攻陕西,然后南下重庆?计划了两次,但不敢行动

1938年开始,日军就开始因为兵力不足,从而调整他们的对华战略,从刚开始的全面占领变成了重点占领,将兵力集中在沿海的大城市和重要的交通枢纽。而且为了维持占领区,他们还积极拉拢汪伪政府企图“以华制华”,此阶段他们在关内的作战的方式是以运动战为主,企图通过会战来消灭国军的有生力量,从而将重庆政府拉到谈判桌上来。

这个作战方式一直持续到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事实上日军在之前的长沙、桂南、中条山、枣宜会战皆是如此。不过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日军为了避免中国战场拖住太多的精锐,以及害怕国军的到盟军的援助可能展开反攻。所以他们对重庆的态度从拉拢变成占领,只有拿下重庆他们才能从中国战场脱身,将其当成自己的后方与美军决战。

而在进攻重庆的作战中,从3次长沙会战和宜昌保卫战,已经证明从两湖地区正面进入重庆路线很难。因此日本最高大本营只能重新挑选路线进攻重庆,其中的最佳路线是从日本华北方面军在1942年1月提出的“西安洛阳作战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是占领豫西和陕西,然后沿着曹魏灭蜀的路线,从陕西出发,越过秦岭从汉中进攻重庆和成都。

其实从1942年-1945年,日军就两次提出过这个构想,并将其取名为“5号作战计划”

第一次作战构想

1942年3月,当时的日军总参谋长杉山元(绰号傻瓜元),将第一次“5号作战计划”,对当时的裕仁天皇进行汇报,整个汇报的主旨是:

现在的国民政府对于日本的“和谈”反应冷淡,鉴于太平洋战争可能会长期化,想通过打服欧美再来进攻中国的计划是不现实的,而目在苏联保持与我国关系和平的情况下希望利用东亚的有利局势。将中国问题彻底解决。对中国事变要彻底解决”

在通过之后,日本参谋本部就开始执行作战部署。5月大本营参谋次长田边盛武(此人还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从日本亲自飞往南京的中国派遣军总部和畑俊六洽谈具体细节。其作战构想是:

从1942年9月初开始开展“西安作战”,其主要作战兵力是以冈村的华北方面军5个师团,作战目的是消灭的陕南的胡宗南第八战区,如果条件允许可以分兵消灭延安的我军总部,在进行修整之后在1943年开春(4月)从汉中南下,同时以华中方面军11军3个师团从宜昌出发齐头并进,牵制两湖地区的第九战区,从而的一举攻占的重庆和成都大后方,摧毁重庆国民政府。(引用自服部卓四郎改编自《东亚战争史》)

在作战命令发出去之后,日军就开始积极调兵在备战,连在华北的日军你都开始准备开拔进入河南,日军的侦察机和情报人员也开始散出去收集情报,工兵也开始修公路,各兵站也在运输和储备会战物资。甚至于当时日军华北方面军参谋长安达二十三还亲自带领参谋团通过飞机观察黄河对岸的陕西地形地貌。

不过就在中国派遣军摩肩擦踵准备作战的时候,作战计划却开始出现了变数,首先是42年6月,日本联合舰队在中途岛被击败,联合舰队损失惨重。虽说海军吃败仗陆军应该高兴,但海军的失败也意味着日军在太平洋只能采取守势,需要有更多的军队投入到太平洋的作战中,于是大本营只能暂缓4942年9月的“西安作战”,改为1943年等太平洋局势好转再执行。

不过到了1942年9月,太平洋局势越打越不利于日军,在瓜岛的惨败,让日军在太平洋的兵力捉襟见肘。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开战不到1年的日军的燃油、橡胶、钢铁和弹药储备直线下降。在太平洋和中国战场都需要的情况下,只能有限供应于太平洋,想要展开“5号作战计划”的作战物资只能等到1943年7月份才能全部备好。

致命的是原先准备的进行作战的16个师团,需要征调一部分去太平洋战场,比如十一军的第6师团,在1942年下半年被调到了瓜岛。同属于于11军的51师团(原先关东军的,为了此次作战特地南调的)也被调到了太平洋。

最终最高大本营,还是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太平洋诸岛,从而属于配属地位,且一斤拖延了半年的“5号作战计划”进行了无限延期。其实即使不延期,以当时日军的状态、士气,以及后勤压根就很难执行会战。就这样1942年日军针对陕西-重庆的第一次作战计划就这样以闹剧收场。

第二次作战构想

虽然日军大本营否定了“5号作战”,但是在中国派遣军内部尤其是以畑俊六和岗村为代表的日军仍认为——不解除重庆威胁,就不能打开大东亚战争的突破口,因此他两不厌其烦地游说大本营。但大本营还是认为,就这样保持的重庆国民政府的对峙关系也很好。就这样在拉拉扯扯中来到了1944年,而这一年进行的一号作战计划(我们称之为豫湘桂作战)却又再一次让“5号作战计划”重新被提上了日程。

其实之所以当时大本营会统一再次开启“5号作战计划”主要还是对个面的国军给机会了。豫湘桂作战中50万饿着肚子的日军,竟然可以赶着250万的国军到处跑。在豫湘桂作战中,也是和之前的西安作战计划一样,由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方面军进行的联合作战,日军该战役最远都打到了贵州的独山,对西南的国民政府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从而这一仗不仅让盟军对国民政府的失望,更让大本营觉得面对这样的重庆国民政府——有戏。

中国派遣军认为此战之后,日军完全可以乘胜再发动一次战役。

于是日军参谋们又开始在地图上作业,针对于地的当时国军的部署,他们制定了的《进攻四川作战大纲》,具体的细则是:

1945年3月以第六方面从衡阳和柳州,向进攻贵州和湖南,然后进入四川和重庆,再沿着四川向东进攻,沿着长江进入两湖,打通重庆和内地的联系,同时华北方面军同样按照之前的作战计划,从河南进入陕西一点消灭胡宗南和汤恩伯的第一战区,将西北和西南作为抵御美军的后方。

不过还是那个的问题,当时的日本已经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

在1944年的菲律宾作战失败之后,从南洋往日本输血的大陆交通线就没了,这个时候的日军完全没有资源再进行作战,就连当时豫湘桂的“大捷”还是完全靠国军帮衬。实际上在豫湘桂作战之后日军的50万大军已经是疲兵状态,华北日军南下之后,剩下的只能躲在炮楼里挨饿,我军通过几次大的反攻收复了多数的华北县城。华中方面的11军在衡阳城下损兵折将6万多人,

短期内的日军已经的没精力和资源再去发动一次和豫湘桂差不多的“5号作战计划”。

同年的雪峰山作战中,已经证明当时的国军已经能在局部进行反攻,虽然中国派遣军有上百万兵力,但实际上因为防区以及兵员素质问题,让他们不能像刚开战那样对国军形成碾压。而且随着国军美式装备的更换,防守尚且有压力,更不要谈进攻了,因此大本营直接否定了的中国派遣军的第二次“5号作战计划”……

毕竟都要全民玉碎了,你们这帮陆军马鹿还想着进攻。与其花大功夫去做没有把握的事,还不如赶紧准备本土决战。

至此到日军投降,5号作战计划两次都拟好了方案,却又因为国际情势以及中国派遣军自身的实力问题受挫。

雨田君说

日军对于5号作战计划中从陕西南下巴蜀的作战构想,虽然看似完美,而且还有成功案例,但实际上这个作战构想,更多的是未经过验证,或者说仅仅是纸上谈兵。

甚至于即使他们实行了这个作战,对于当时的国民政府来说也并并在灾难型打击。

首先陕西南下这条路不好走,复杂的陕南地区,根本就不利于当时日军的骡马和机械化部队展开,特别是华北方面军的精锐的第三坦克师团(指望坦克跋山涉水?),而且真的入陕作战,华北精锐一调走,我军可以发挥特长通过运动战掐断其补给线,入陕西作战的日军反而有被我军和国军胡宗南部夹击覆灭的危险。

其次是假设日军拿下汉中和重庆又如何?国军从迁都重庆开始,就考虑了他的失守问题,因此还在西昌搞了一个办公机构,以便重庆失守可以转移到此。而且还是同样问题,拿下重庆但不能逼迫国民政府就范,那就很尴尬了,西南、西北、华北和沿海全是战场,兵力分散的日军恐怕都会有被分割包围的逐个攻破的危险。

因此,日军的进攻和陕西和重庆的5号作战构想,不过是陆军马鹿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Theend—

上一篇:秦始皇陵全是黑科技?考古学家重新勘测秦皇陵,五个惊奇浮出水面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男友的脾气

    先说 其实在一起前没有完全想好和了解他就在一起了,但是在一起后,我有认真的在对待这份感情,只是在这段关係里面,我觉得有很多我不舒服的地方,特别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