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那些事》第二十讲

秦灭魏几年之后,他们不知道动了哪根筋了,突然要悬赏捉拿张耳和陈余这俩,悬赏价格分别如下,张耳一千斤,陈余五百斤。你不管秦国是要杀头还是要收买他们,反正外黄呢这俩人肯定是住不下去了。张耳和陈余也不得不改名换姓,躲到了陈县的一个街道办事处啊谋生。哎,不幸中的万幸啊,他们竟然还能在街道办事处啊这种破单位谋到一个破职业,什么呢?街道管理员叫礼监门,那个时候街道管理员不像今天的街道办事处啊,有事没事,东家窜西家走,到处的找人唠嗑唠唠嗑,到点给你发奖金。张耳和陈余没什么好事儿,他们工作就是天天面对面替人站岗。哎,有人站岗呢,就有人查岗。

有一回陈余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啊,被领导抓起来。哎,用这个笞刑啊痛打了一顿,这还了得啊。当初老子在外黄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跟哪旮旯里呢,是不是再说我这头颅还值五百斤呢,让你这么一打,你们值五百斤吗?你还敢打我,这名士的尊严啊,就像岩浆一般。就在陈余的心里边就开始涌动了啊,似乎呢这一触就要爆发了。他在心里默默的数着,你们,我告诉你们啊,不要逼人太甚啊。你再敢多抽我几下吧,立马我跳起来,我就杀人。当时张耳啊就站在陈余身边,眼睁睁看着自己这刎颈之交,生死兄弟被抽,那个心呢都在这滴血,可是疼有什么办法呢?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无论多痛,陈余,你一定要坚持到底。然而,陈余的忍耐已经到极点了,突然做出了一个要跳起来反抗的动作。张耳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大势不妙,立即踩着身一脚把他重新压倒在地。陈余也不知道被抽了多少鞭子,鞭彻完陈余,小吏就走了,张耳拉着陈余走到桑树底下。张耳不但没有半句安慰,还数了陈余你呀,你呀啊你忘了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了啊,连这么小小的一个耻辱你都受不了。你将来你干什么大事?陈余忍着痛啊,不无愧疚的连连点头,大哥,你说的对呀,小弟把您这话是铭刻在心的,时刻都要记住忍耐啊。

哎日子呢就这么忍过来了,茫茫前路还真不知道要忍到猴年马月,流年不利,诸事不顺。痛苦的忍耐是他们不能过上好日子,竟然也不能使秦朝放弃悬赏捉拿。这个时候,秦政府捉拿他们的布告又传到陈县的大街小巷来,并且每个街道办事处认真做好宣传工作,一旦发现,立即报告官府。哎,无巧不成书,负责向居民宣布配合政府捉拿张耳和陈余的工作,这个工作落在谁手里呢?就落在了张耳和陈余身上。哎呀,秦朝这招真是整人整得够猛的啊,干嘛就只跟我们俩过不去啊,真的是,让犯人自己去做宣传,然后再捉拿自己。就这种工作,那只有一个下场送死嘛。所以像张耳陈余这样处在这个危险境地,换成是别人早就安全第一溜之大吉了。来,如果我们如此小看张耳的和陈余的胆量,那他们就不是传说当中的名士了,他们要逃,可问题是他们能跑到的地方,哪块地盘不是秦政府的呀,能逃得掉吗?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他们就决定不但要留下来继续工作,还要陪着秦政府玩贼喊捉贼的游戏。于是,张耳和陈余就拿着官府悬赏布告啊,挨家挨户的宣传,父老乡亲们啊,你给我听好了,官府啊要捉拿两个大梁逃犯,一个叫张耳,叫陈余。捉住陈余赏五百斤,捉住张耳赏一千斤,加起来一千五百斤。大伙儿如果想得模范还想赚钱的话,赶快团结一致,马上行动起来,咱们千万别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呃,现在心理学啊有这么一个经典说法,就是有理不在声高。因为声音越高的人,往往就是心越虚的人,心里越是虚,就越是想提高声音,压住心虚。张耳和陈余就是符合了这种心理特点,他们越是吆喝的忙,放出的烟雾越大,那就越能保护自己。事实也是这样,张耳和陈余就是利用高分贝的心理战骗过的很多人。他们忙活了一段时间,不但出色的完成了宣传工作,人身安全还得到彻底的保障。

啊,牛人就是牛人啊,永远都是牛人是吧?如此牛人老天如果真要委屈他们一辈子,鬼都不相信。果然,话一说完,机会真的就来了。这个机遇就是陈胜、吴广起义。

陈胜造反以后,率军打回了老家陈县,张耳和陈余呢听说陈胜军呢经过陈县,立即前往投奔。陈胜。早就听说过张耳和陈余的大名了,不过稍让他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就潜伏在老家的官府眼皮子底下。哎,这陈胜一看,果然高人不一样,不服都不行。陈胜是如获至宝,收了这对活宝贝。但是好景不长,张耳和陈余啊以陈胜称王问题为开端,从而和陈胜闹不欢而散。于是呢走上了一条敌对之路。怎么个情况呢?是这么回事,陈胜不是喊过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吗?当时陈县的豪杰及父老紧紧的抓住了这句话,力争游说陈胜强烈要求的他称王。当然称王呢也正和陈胜的心意,于是陈胜呢就把张耳和陈余找来,装模作样的问说,你们对陈县人游说我称王这件事儿有没有什么看法呀?那陈胜这招叫什么,叫做戏啊,那意思就是什么呀?就是你看我现在想称王了,你们俩表个态支持支持我呗,对不对?张耳和陈余的是名仕啊,只要是两人公开表态支持,众望所归的借口,自然就成了个人野心的粉饰品了。那么理所当然呢,自立成王就被称为在太阳底下经得住阳光检验的大好事儿了。哎,陈胜打着这大算盘儿啊,太美妙了,但是美妙的泡沫往往经不住一缕阳光的考验。

他首先就过不了张耳和陈余这一关。张耳和陈余一致认为,陈胜这一招急功近利之术,只能满足陈县百姓那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心理欲望。但是如果真要走向自立称王之路,那么他付出的成本将是残酷的失败。于是,张耳和陈余摆出名士的远见卓识,就开始劝了。说这个陈胜啊应该缓称王,广结友,待时而动。他们的理由呢是这么说的。说将军您呐干掉暴政暴秦啊,当然是举国同庆之事了。但是现在天下还很乱,胜败呢目前还没法说,您就自称为王,那恐怕天下人都觉得您太自私了,不如您就慢一点称王,引兵杀向咸阳,彻底掀掉秦朝的铁锅,同时寻找六国后代,立他们为王。哎,这样就多多为秦国树敌,为敌人树敌,其实就替自己增加力量,人多肯定好办事的,只要敌寡我众,那么天下就可以控制在手里了。到时候您想称什么王,您就称什么王啊。说实在的啊,张耳和陈余这番话没有愧对他们头上那顶名士的帽子。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他们的见解十分正确,历史也充分的证明了称王这种事啊就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喝好汤你就得耐下心来,慢慢的熬。

千年之后,朱元璋举军起义抗元的时候,当时各路起义军纷纷称王。朱元璋也对臣下问及和陈胜一样的问题,那就是该不该称王,谋事朱生送了朱元璋一句话,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朱元璋深以为然,决定不敢称王这股浪潮,果然躲过了元朝的打击,并且一直笑到了最后,最终建立起了将近三百年的明朝大业。可是陈胜不是朱元璋啊,他不仅是一个心急的人,更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称王是为了谁呀?还不是想给天下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树立一个好榜样吗?啊,为他们悲惨的命运指一条明路吗?我也曾说过,王后将相,宁有种乎谁规定一定要六国之后当王,才能除掉暴君呢?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做主,谁劝都不顶用,称王,铁定的了。

于是,不信邪的陈胜立即否定了张耳和陈余的建议,启动了自力称王的病毒程序。可是,历史从来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啊,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陈胜仓促称王,仓促被灭,昙花一现,开了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首举必败的先河。这真是一道可怕的历史魔咒啊。自陈胜之后,不管哪个朝代,每每总是首难者倒下,反而是后来者踏着前人的鲜血勇往直前,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可是历史呢?从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时张耳和陈余劝诫不成,就知道大事不妙,陈胜靠不住,只能另立山头。可问题是另立山头就得有兵。那么张耳和陈余他们究竟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又是如何另立山头的呢?

上一篇:听闻妻子已牺牲,廖汉生无奈另娶他人,解放后“亡妻”却找上了门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救命 我真的不敢睡

    刚刚吹头完準备进房间,昏暗的夜灯下 一只一半拳头大的蜘蛛,蠢蠢欲动的在书桌旁地板,凌晨三点怕惊扰爸妈让我按奈住尖叫,颤抖着密熬夜的闺蜜求救,最后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