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骨气的死刑犯,率部消灭100日寇,战后升他当营长却不愿意

1944年6月,长沙失守,日军大举进犯衡阳,第10军在军长方先觉的率领下死守衡阳。此时,第16集团军第46军新编第19师在桂林修筑防御工事,衡阳战役打响后奉命调往衡阳外围,准备攻打日军据守的雨母山阵地。

大战打响时,王玉福是19师的一名连长。在全军开往衡阳前夕,王玉福因不满重庆派来的石敬亭上将的风纪调查团所属宪兵的嚣张作风,在桂林街头与一名宪兵队长(宪兵先动的手)打架,将这名队长打伤。

这一下捅了娄子,风纪调查团抓住此事不放。白崇禧只得将王玉福抓捕,以军法论处打为死罪,择日枪决。王玉福从一名连长,成为了死刑犯。

白崇禧

就在将要行刑的前一天,白崇禧赶到刑场救下了王玉福。白崇禧的理由是衡阳战事紧张,枪决一名老兵着实可惜,不如让他到衡阳参加保卫战,以罪身报效国家。白崇禧的建议得到了上面的批准,于是王玉福这才暂时保住了命,但他依然是死刑犯之身,能不能戴罪立功就看他的表现。

第二日上午,军列抵达衡阳三十里外的三塘车站。王玉福被两名挎着驳壳枪的士兵押着,下了车站后径直去了团部。软禁到第三天拂晓,王玉福又被带到了前沿阵地。此时师长过来告诉王玉福:“王连长,这回就看你的了,拿不下雨母山阵地,你也要被枪毙的!”

雨母山遗址

师长训完话后,王玉福的手铐和脚镣才被解开,王玉福的任务就是率领一个连攻下日军在雨母山的据点。王玉福于是从一个团里选出100多名突击队员,带足手榴弹和爆破武器,轻装前行,以班为单位交错掩护,梯形跃进。王玉福是军中的投弹能手,最擅长扔手榴弹,于是他还专门选了4个士兵跟着他,专门为他背手榴弹。

攻击开始后,日军很快就发现了从山下猛攻而来的王玉福连,日军架起3门山炮朝突击连开炮,炮弹落在山腰处炸得沙石乱飞,灌木和杂草炸得燃起了火。王玉福早就熟悉了日军的大炮攻击,他命令众人以梯形跟进,听见炮声继续疾走,听见机枪声则快速卧倒。

整装待发

全连攻击急进,抵进一处日军前哨时,王玉福对身后背手榴弹的士兵喊:“拿手榴弹来!”士兵立刻递过来两个,王玉福嫌不够,又要来两个。只见他将两个手榴弹拉掉导火索后,向鬼子的前哨据点丢去。一声爆炸响起,鬼子还未来得及反应,第二波手榴弹又丢过来了。据点里的日军猝不及防,当场被炸死6、7人。

日军前哨被攻下后,突击连迅速跃进到半山腰,此时日军暗堡的交叉火力网突然想突击连开火,全连被日军机枪罩住,后续部队也被远远的隔开。山顶上的鬼子还不断向下开炮,日军一队步兵举着枪从山上冲来,距离突击连仅300米远。

日军重机枪手

危急时刻,王玉福匍匐在一处洼地里,他掏出未婚妻的照片,看了一眼,心中默念道:“现在还能看你一眼,等我上去后恐怕就见不到你了。”看完照片,王玉福将照片放进贴胸口的衣袋里,端起一挺轻机枪冲到队伍前头,向山上的鬼子发起了猛攻。

突然,一排机枪子弹扫射过来,一直跟在王玉福身边的排长钟勇坚不幸中弹牺牲。钟勇坚是王玉福最好的战友,毕业于黄埔军校,王玉福被押到衡阳戴罪立功时,他一路跟随在左右,一步未停。在开赴衡阳前夕,他的未婚妻到柳州来看望他,当时王玉福还未获罪,于是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单独的房间。

日军机枪小队

此时枪炮声又响起,喊杀声急,王玉福忍痛挥泪告别了钟勇坚的遗体,继续率领突击连向山顶冲去。全连弟兄满腔悲愤,越战越勇,在日军山头的碉堡不远处,王玉福一口气接连扔出去了30多颗手榴弹,两臂都扔得酸痛不已,躲在碉堡内的鬼子被炸得鬼哭狼嚎,纷纷毙命。

紧接着,他们一遍遍搜杀躲藏在碉堡内的鬼子,对于藏身在碉堡内的鬼子残兵,王玉福要求众人尽量就地消灭,因为鬼子被武士道毒害至深,往往不会接受投降,劝降的人反而被鬼子袭击,白白送了性命。

抗日勇士

清扫了战场之后,山顶上据点里的100多名鬼子全部被歼,碉堡里、山窝处堆满了鬼子的尸体。但就在王玉福将旗帜升起宣布占领了雨母山阵地时,突然不知从何处又冒出了200多名鬼子。原来鬼子将预备队藏在后山一个隐蔽的洞穴之中,而这个洞穴王玉福等人并未知晓于是遭到了日军的突然袭击。

此时战况危急,日军四面合围而来,王玉福下令凭据点死守,努力坚持到天黑。日军如蝗虫般冲来,突击连分路阻击,一场血战在山顶上打响,敌我位置互换,攻击者成为了守卫者。

日军指挥官

当时战斗非常激烈,突击连带去的9挺机枪打得只剩下了3挺,王玉福拿起一挺机枪哪边阵地危急就打到哪里。激战三个多小时,一直打到天黑,日军一波又一波往山上冲来,鬼子不要命地发起自杀式进攻,一个个攀着山上的岩石、山崖攻击,机枪打得山上石头乱崩,草木尽折。

日军丢下一具又一具尸体,但就是始终不肯放弃向山上进攻,继续朝山顶上的碉堡冲来。激战到天黑之后,周围的几个山头逐渐被日军攻占,山顶的碉堡危在旦夕。此时全连仅剩下了几十人,王玉福当机立断下令撤退。命令刚刚下达,日军就冲破了阵地。

藏在碉堡中的鬼子

夕阳西下,日军突破了阵地,鬼子的身影照在了碉堡上,但王玉福还在继续抱着机枪打鬼子。就在此危急关头,两个勤务兵拼死将他拖下阵地,将他从山上救了下来。下山时天已经半夜,全连弟兄已经走散,不见了队伍的身影。

一直走到山脚下后,王玉福清点队伍时才发现,全连士兵包括伤病员在内,仅仅剩下了10个人,150多名弟兄大部分壮烈牺牲在山上,少部分伤重被日军俘虏,鬼子残忍地将他们刺死在山上。回头看着山顶,王玉福痛苦难当,心中五味杂陈,懊悔不已。

扔手榴弹杀敌

回到团部之后,王玉福找到团长:“为什么不增援?我的人都死在山上了!”团长说:“我们增援了,上不去!”王玉福听后非常生气:”我们人多,装备也可以,为什么就上不去?只要人人肯杀敌就上得去!可怜了那些牺牲的弟兄!”

王玉福与团长争执了一番,团长被说得哑口无言,当日也许真是增援不上去,但事已至此,难过也没有用处,只能默默为那些牺牲的弟兄流泪。

被俘的士兵

在此战中,王玉福率领突击连攻下了雨母山阵地,歼灭鬼子100多人。但由于部队增援不及时,导致全连弟兄伤亡殆尽,王玉福为此深感愧疚、自责。战后,师部表彰了王玉福的功绩,免除了他的死刑,还将他升为二营营长。

在接到任命时,王玉福却拒绝当营长,王玉福的理由是:自己是戴罪立功,不死就是嘉奖,怎能再任营长?再说团长指挥无方、增援不力导致了众多兄弟的阵亡,他不忍心接任这个职位,他觉得该死的人自己,那些牺牲的弟兄大多没有成家,他无法面对他们。

抗战胜利后,王玉福主动辞去连长职务,回到老家务农为生,隐姓埋名,直至终老。

血战到底

写在最后:王玉福老人的经历为我们提供了当年衡阳会战外围战的具体情况,为我们了解那一段历史提供了重要参考,王玉福老人是最有骨气的死刑犯,是最有骨气的老兵,他的名字值得后人铭记。

参考文献:《正面战场·衡阳保卫战》

上一篇:秦亡之后,为何老秦人不复国?强秦大军不再,秦人眼里大汉即是秦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帮高调 宜兰虐童案件

    第一次发文文笔较差请见谅,之前只要有虐童案件新闻就会报的很大,但是今天这事件好像没有太多人关注,我在FB 突然滑到受害者妈妈的文章,文章还没看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