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阀轶事趣闻,历史课本上没有讲!

1、邓锡侯是四川军阀四巨头之一,从底层小军官做起,一路升到川东绥靖公署主任,官拜陆军一级上将军衔。他能步步高升的原因无他,每逢局势变化,他都能应时而变,有所得利,势力也是不断壮大,职位越升越高,堪称是一个不倒翁。川军中人给他起了个外号“水晶猴子”。

1949年末,他在成都率部起义。之后,他对记者说,这次不仅是军事上起义,政治与阶级上都要起义,是彻彻底底的起义。

2、民国时期,河南南阳土霸王别廷芳辖区内没有法律,境内出了事都找别廷芳来审断,全凭他一言而决。一布商在路上丢了一匹布, 布商怕说啥了不重视,说丢了两匹布。别廷芳命令士兵包围附近村庄,挨家逐户搜查。果然在一家农户里搜出了一匹布。

别廷芳叫来布商喝讯道:“到底丢了几匹布?”布商回答说,记错了,多报了一匹。别廷芳听罢冷哼一声,一摆头,手下的士兵抬手就是两枪,布商与捡到布匹的农民双双倒地而亡。

3、冯玉祥对孙中山非常崇拜,曾在给孙中山的信中说:中国已濒于危境,真正救中国者只有先生一人。但是两人从来没有见过面,1924年末,孙中山抱病北上到达北京,冯玉祥避而不见,找种种借口推托两人的会晤。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去世,冯玉祥闻之,又异常悲痛,放声大哭,并下令全军戴孝7天以示哀悼。

4、四川军阀罗泽洲认为鸦片祸国殃民,三令五申,严禁手下士兵抽烟,但他自己却每天从早吸到晚。不论是会客还是议事、发布命令都离不开烟盘子。他烟瘾很大,下面士兵背地里给他起了个“烟灰”的外号。

5、民国时期,四川军阀多如牛毛,个个据地称王,在统治区内巧取豪夺,积累了巨额财富。这些军阀多数迷恋吸食鸦片,当时四川从印度进口的鸦片称红土,一两要卖到银洋2元,属于上上品。来自云南的烟土,每两1.2元,可列为上品;本省产的称川土,每两0.4元;其他省份产的烟土均等而下之。军阀们抽的鸦片至少在南土以上,其他地方的鸦片是不屑一顾的。

6、在1933年,刘文辉、刘湘这对叔侄之间发生大战。刘文辉的军事防线被攻破,他匆忙后退,因为形势很紧张,临撤退时连地图与印章都来不及收走,却唯独没有忘记烟榻上的烟枪。此烟枪由象牙制成,管上装饰有琥珀、翡翠,两头用黄金包肚,色彩斑斓,光耀夺目。每次抽完烟,他都让人小心翼翼地擦拭,珍藏起来。据说他的这套烟具价值千金,足够当时一个中农一生的吃穿用项。

7、流氓军阀孙殿英以盗掘清代陵墓而闻名一时。中原大战时期,孙殿英与冯玉祥会面,冯玉祥握着孙殿英的手说:“老弟的革命精神最是让我佩服,在反对满清这一点上,咱俩各有各的道。我把溥仪驱逐出宫,干的是活的,你挖墓干的是死的。”

8、袁世凯出任大总统后,电召阎锡山进京。阎锡山到北京谒见袁世凯时,被袁世凯的凶横之态吓得汗流浃背,跪拜于地。后来,阎锡山常对人说他生平所畏惧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袁世凯。那么袁世凯对阎锡山怎么评价呢?袁世凯同身边心腹谈及阎锡山称其“貌憨心诈骗。”

9、直系军阀吴佩孚率兵驱赶走湖北督军王占元后,升任两湖巡阅使,也称呼起了大帅。不仅跟他的老上司曹锟平起平坐,其名声与威望也有压过之势。不久,他的头像还出现在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上,被称为“中国最强者”,这是中国人在《时代》杂志封面的第一次亮相。

于是,围绕在曹锟身边的幕僚便为曹锟策划,让曹锟改称“老帅”,以示比大帅高一个等级。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曹锟是唯一称老帅者。

10、1928年,蒋介石为拉拢冯玉祥,亲自前往开封、郑州与冯玉祥交换庚帖,结为拜把兄弟。蒋帖所书:“安危共仗,甘苦同尝。海枯石烂,生死不渝。”冯玉祥的回帖为:“结盟真意,是为主义。碎尸万段,在所不计。”似乎亲密无间了。

没过两年,这兄弟两人就兵戎相见,在中原战场展开了厮杀。

上一篇:这俩上将都不敢与他搭档,彭老总发了脾气,张爱萍只好去当政委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实体,我真的好焦虑!

    如题,伟大的时钟伟大的慈大,让我们恢复实体上课了,流感化讲的很轻鬆,事实上会留下什么后遗症都不知道,老师们也纷纷寄信表示下週恢复实体,但就在刚刚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