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兵团到达东北,贺晋年脱掉棉衣扔进火车:这样入朝是要冻死人的

1950年6月25日凌晨,朝鲜人民军七个苏式装甲师在一个拥有苏制T34坦克的装甲旅协助下,实施从战略到战术的全面突击,准备完成朝鲜半岛的统一。南朝鲜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不断地向南撤退,但是北朝鲜的军事行动,迅速引起了美国的反应。

朝鲜战争爆发的当天,美国就操纵联合国安理会谴责北朝鲜的行动,并通过了干涉朝鲜半岛内政的决议。1950年6月26日,也就是朝鲜爆发的第二天,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进驻台湾高雄,基隆港,巡弋在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美国的这一侵略行为严重危害了中国的国家主权。

6月27日,驻日美军派出空军轰炸朝鲜人民军,公然武力干涉朝鲜内政。7月8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任命美军远东总司令麦克阿瑟为联合国军总司令,指挥所谓的“联合国军”,准备派出地面部队和朝鲜人民军作战。

美国是当时的世界第一工业强国,有美国势力强力介入,北朝鲜的失败就只是时间问题了,中国很清楚这一点。但是朝鲜半岛的安全直接关乎着中国当时重工业基地东北的安全,其实从隋唐开始,朝鲜就是中国的附属国,对中国的国家战略安全有很大的影响,每次朝鲜半岛遭遇敌入侵,中国都会出兵支援,这次也一样。

1950年7月13日,中央军委抽调第13兵团第38军,第39军,第40军,第42军,炮兵第一师,第2师,第8师以及高射炮兵一个团,汽车兵一个团,组成东北边防军,保卫东北边防安全和必要时支援朝鲜人民军,抗击美国侵略者,后来又将50军调到了东北,但是五个军的火力不强,必须还要有一些预备队。

8月18日,毛主席钦点宋时轮的三野九兵团和杨得志的一野第19兵团调到陇海线,津浦线附近,以策应东北边防军。第九兵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精锐之师,这个兵团成立于1949年2月,下辖20、第27、第30、第33军,共13.8万余人,宋时轮担任司令员,陶勇担任副司令。

1950年1月,第8兵团的第26军奉命归第9兵团指挥。1950年1月16日,华东军区决定第30军军部调归海军,第30军番号撤销。1950年11月,第三十三军番号撤销,所辖第九十七师、九十八师、九十九师分别改为华东公安军第十四师、第十五师、第十六师。

第三野战军九兵团最开始是担任攻台战役的第一梯队,早在上海战役结束后不久,粟裕就解除了这支部队的淞沪警备任务,并把23军调到九兵团,四个军作为攻台战役第一梯队,共同进行渡海登岛作战的训练。

但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仅靠一个志愿军第十三兵团是远远不够的,志愿军九兵团这支虎狼之师便被派上了战场。1950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1950年11月1日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

九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早期曾毕业于吴佩孚的军官教导团,1926年毕业于黄埔五期,红军时期,宋时轮就是军长,抗战爆发后,宋时轮又担任八路军第120师358旅716团团长,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等职务。解放战争开始后,宋时轮又担任山东野战军参谋长、渤海军区副司令等职务。1947年起,宋时轮担任华野十纵司令员,他所率领的十纵,由于擅长阻击,被誉为“排炮不动,必是十纵”。

志愿军第九兵团副司令陶勇也是员虎将,他指挥的华野四纵,和华野一纵,华野六纵被誉为粟裕手下的三只虎。1949年渡江战役期间,陶勇指挥部队进行了炮击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紫石英号事件。

第九兵团的三个军都是华野的主力,20军的前身是华野一纵,这支部队的一部分是由坚持过三年闽东游击战争的红军游击战改编而来的,抗战时期又先后战斗于苏南,苏中,浙东等地区,后来的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曾担任该纵队首任司令员。解放战争期间,一纵参加了华野所有的大型战役,是当之无愧的华野第一纵队。志愿军20军军长张翼翔也是老红军,淮海战役刚开始,一纵司令员叶飞因病留在后方,副司令兼参谋长张翼翔率一纵一对一三天干掉黄百韬一个军。

第27军的前身是华野九纵,而九纵的前身是八路军胶东军区的八路军,华野九纵的首任司令员是大名鼎鼎的许世友上将。许世友的资历也很老,红军时期就是红四方面军的军长,在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胶东保卫战,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等战役中,九纵在许世友,聂凤智的率领下攻坚拔寨,兵锋所指,所向披靡。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彭德清和刘浩天分别担任该军的军长和政委。

第26军的前身是由抗战期间鲁中军区部队整编而成的华野第八纵队,八纵的首任司令员是后来的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司令员王建安上将。这支部队很擅长打阻击,入朝时候张仁初担任这支部队的军长。志愿军九兵团的这三个军无论哪一支部队,都是三野一等一的王牌部队,尤其是20军和27军,这两个军是华野,也是全军的王牌。

1950年9月初,九兵团接收到军委命令,解除攻台整训任务,各部队立刻集中待命,随时准备开赴山东兖州进行以入朝参战为目的地训练整补。为了更好适应出国作战,华东军区将第30军88师,第89师和第32军第94师分别调入第九兵团所属26军,20军,27军,使各军都下辖四个师,并将在苏南,上海等地招收的数百名青年学生和在四川起义的原国民党军第16兵团1.5万人补充到九兵团各部,基本达到了每个师一万人,每个军五万人,全兵团共三个军12个师15万人的规模。

1950年9月20日,九兵团下达命令,各军从10月1日起,按照27军,20军,兵团司令部,26军的顺序,依次北上,进入津浦铁路山东段。九兵团部队众多,一时间,江南各地铁路系统变得十分繁忙,铁路,公路,水路都装载着粮食,火炮等物资,九兵团最后一批部队于1950年10月28日到达山东。

到各部队到山东集结的时候,很多官兵还不知道是要入朝参战,讨论着哪个军会担任解放台湾的主攻任务。1950年10月29日至10月31日,朱德总司令在山东召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团级以上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九兵团团以上干部共有300多人,在这个时候,九兵团的十余万大军才知道,九兵团的作战任务并不是解放台湾,而是进军朝鲜。

九兵团入朝的时间很仓促,这支部队在出发的时候还穿着华东温带的冬季服装,团以上干部的棉衣都没有发放。1950年10月30日,九兵团在确定了入朝的事情后,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找到总后勤负责同志和华东军区后勤部讨论补给问题,结果总后勤部发出命令,由东北军区负责棉帽,手套,袜子,棉鞋的制作,华东军区负责制造棉衣,棉被,而且必须在11月之间补充完毕,此时距离九兵团出动只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就算是神仙,也不能在一个星期内制作出十几万套的棉衣,棉被。

后来华东局紧急改制了一批棉衣,但是第三野战军的某位领导干部忽略了温带棉衣和寒带棉衣的区别,制作的棉衣只能适应华东地区零下五六度的冬季气候,至于朝鲜半岛冬季动辄零下二三十度的气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

1950年11月8日,20军只到达了沈阳,但是在20军到达沈阳的前两天,东北军区后勤部将原准备发十三兵团而未运走的三万五千零九十件棉大衣赶运皇姑屯,沈阳的仓库里一件棉衣都没有,当地后勤部门从各处临时搜集了几百件棉大衣送给了20军,所以最先入朝的20军四五万人大部分都是穿着单衣入朝的。

11月10日,九兵团司令部和27军到达沈阳,此时沈阳只有从后方紧急运来的2980件棉衣。东北军区会副司令兼参谋长贺晋年是宋时轮的老相识,当年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贺晋年担任红十五军团81师师长,宋时轮担任红十五军团作战科长。

宋时轮随兵团部到达沈阳后,贺晋年看着九兵团官兵穿的单衣,惊讶地愣住了,他对宋时轮说:“你们这样入朝,不用打仗,冻也得冻死了。”贺晋年立刻下令将军区仓库存放的原日军大衣,棉鞋全部调拨给九兵团,贺晋年在火车站带头把自己的棉衣棉帽棉鞋都脱了下来,往火车上扔,铁路沿线东北军区的官兵们也纷纷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往火车上扔。

后来高岗和贺晋年又从东北军区各地调了22万件棉衣补充九兵团,不过由于九兵团入朝时间紧急,再加上运力严重不足,实际上发放了不到五万件。而首批入朝的志愿军第十三兵团,是实打实地领了30万套的棉衣,经过数月的准备才入朝的。

九兵团当时不仅缺乏棉衣,还缺乏粮食和汽车,九兵团所行军的东线长津湖地区,都是山地丛林,并且被大雪覆盖,即使是有汽车,都很难行驶。最先入朝的20军,27军出现了连续三四天断粮的状况,到战斗开始之前,兵团后勤部门才终于将一些冻得比石头都硬的土豆运送到了前线,战士们不得不土豆往怀里慢慢焐热,焐热一点啃一点。

和志愿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军的后勤保障能力却很强,美军陆战一师14000万人,就拥有各种车辆1400多辆,必要时还会有空军的支援,而志愿军27军五万多名官兵才有110辆汽车。美军陆战一师还拥有防寒帽,厚呢军装,毛衣,大衣,皮靴,鸭绒睡袋等保暖工具,连队帐篷里还有火炉,前沿阵地有专门供热的电炉和小汽油炉,即使是最差的C种野战口粮,都有牛肉,豆类制品做成的熟食罐头。即使是这样,美军在长津湖战役中的冻伤人数依然高达7313人,更别说志愿军了。

入朝一天,九兵团就冻伤800多人,27军79师一个星期减员700多人,最先入朝的20军最惨,20军一个师三天冻伤2000多人。战役开始之前,很多部队整班,整排,甚至是整连地冻死在阵地上。1950年11月27日,这支拥有钢铁般意志的部队向当时世界上最强悍的部队—美陆战一师,发动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上一篇:许世友睡觉睁着眼睛,枕头下面一直放着枪,是真是假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