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军营长历尽千辛万苦把孤军带到印度,却受到军统特务的刁难

1943年,中国远征军军长孙立人会见营长杨鹏冠,表彰他在弹尽粮绝孤军奋战的情况下,仍然把远征军孤军带到印度兰姆加,功勋卓著,当场表示要把杨鹏冠升至团长。

但是这个时候在兰姆加监督军队的军统特务赵一廉,却反对孙立人的意见,不同意给杨鹏冠升职,原因虽然赵一廉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重庆方面担心孙立人和美国人走的太近,有拥兵自立的危险,所以派赵一廉过来监视,禁止孙立人培植自己的实力。

齐邵方副师长把杨鹏冠送到了一处比较清静的营地之中,挥手让警卫退开,脸上露出恼怒的神色,对杨鹏冠说道:“汉民,真是抱歉呀!有些事情你可能不了解,这里有些事情,并非孙师可以一言而决,而那个姓赵的,乃是上面派下来的,有时候不得不给他一些面子!我也知道,你对于以前的事情,有些避讳,但是我不想多问,你自己要考虑好说辞!接下来那个姓赵的恐怕会在你出身的事情上为难你!

不过你也放心,有我齐某在,就算是那姓赵的一手遮天,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不过短时间看样子给你安排官职恐怕不太方便了!你不要太介意!”

杨鹏冠听了齐邵方副师长这番话,内心是相当感动的,齐邵方副师长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算是对他推心置腹了,像这样的关系,齐邵方副师长这样的高级将领往往都是避讳莫深的,轻易绝对不会对外人说出这样的话,但是齐邵方副师长却还是告诉了他,可见齐邵方副师长对他是相当够意思的。

于是他点了点头笑道:“不瞒齐副师座您,其实今天我也看出来了,那位赵长官应该是重庆那位派过来的吧!就是怕孙师你们任人唯亲,把持新三十八师的兵权,所以这种事我能理解!

您只管放心,我沈某身正不怕影子斜,做的事情是问心无愧!自然不怕鬼敲门!至于我的身世,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并非刻意隐瞒,还请齐副师座多多见谅!

至于当不当官,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杀鬼子,其他事情都不算什么,要是因为我让你们为难的话,我宁可现在离开,回缅甸去,反倒杀鬼子更方便一些!”

齐邵方副师长很惊讶的看着杨鹏冠,他没想到杨鹏冠居然对于上面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也这么门清,这可不是一般普通人能想得到的事情,同时他也甚为感动,立即说道:“不不不!你不要这么想,你孤身一人,虽然我知道你一身好本事,但是毕竟你一个军人无论如何也杀不了多少鬼子,只有留下来,你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这件事你先受点委屈,我会想办法的,这段时间你真是受累了,只当是在这儿先养养身子,养精蓄锐,回头我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孙立人和齐邵方副师长他们对待杨鹏冠,也确实算是相当尽心了,给杨鹏冠安排的住所很舒服,另外考虑到杨鹏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干脆就把之前跟着杨鹏冠的王烁、吕晴宴留在了杨鹏冠身边,负责照顾杨鹏冠的生活。

像杨鹏冠这样的身份,目前无官无职,连正式的军人身份都没有,却有两个护兵,这在军中已经算是特例中的特例了,杨鹏冠住下之后,这日子倒是过的相当舒坦。

只是接下来的日子里,那个姓赵的家伙,却像是一只苍蝇一般,围着杨鹏冠乱转,时不时的以谈话的名义,对杨鹏冠进行甄讯,反反复复的追问杨鹏冠的身世,让杨鹏冠恶心的要死。

原来杨鹏冠是在抗战初期,被委派到缅甸搜集情报的,这个身份要严格保密。

于是杨鹏冠干脆又在原来的基础上,编造了一个新的借口,说他虽然是生活在曼德勒,但是因为日军飞机轰炸曼德勒的时候,他的家被日军飞机炸毁,他的家人都死于日军飞机轰炸,而他自己,也受到了剧烈震荡,所以在他苏醒之后,已经记不清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他只记得家人都是死在了日军手里,对于之前的种种事情,都已经完全不记得了!而他只记得他似乎以前当过人,所以熟悉丛林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姓赵的也许是长期从事军统生涯的本能,对于其他证人证词一概视而不见,偏偏就咬住了杨鹏冠身世的问题,像是跗骨之蛆一般,反反复复的逼问杨鹏冠这方面的问题,甚至还找来了军医,让军医为杨鹏冠检查身体,看看杨鹏冠到底是不是真的得了失忆症。

对付军医,杨鹏冠更是轻车熟路,战士生涯中,就有专门的反审问的训练,所以面对军医的检查和各种提问,杨鹏冠应对的很轻松,把那个赵一廉派来的军医糊弄的一愣一愣的,最后只能给赵一廉得出了一个含混的结果,既没有明确杨鹏冠确有失忆症,也没有明确杨鹏冠没有失忆症。

孙立人也多次过问这件事,试图给杨鹏冠谋一个军职,但是赵一廉可能是觉得新官上任三把火,如果在杨鹏冠这件事上让步的话,让他会很没有面子,于是一口咬死杨鹏冠来历不明这一条,坚决阻止孙立人给杨鹏冠授官,于是杨鹏冠的事情也就拖了下来。

在杨鹏冠抵达兰姆伽训练营之后,因为有孙立人和齐邵方副师长的特别关照,即便是赵一廉怀疑杨鹏冠,但是其他那些新三十八师的兵将们也没有限制杨鹏冠的活动。

杨鹏冠每天吃饱喝足,就随便在营地里转悠,除了一些特别重要的地方,不便让他进去,其余的训练场和普通营地,他都可以到处走走看看。

杨鹏冠利用这些天,一边猛吃,补充身体所需的营养,另外也开始展开了恢复性的训练,每天早晨五点起床十公里负重越野跑是必修之课,另外全天一千个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也是必修课,如此高强度的训练,让看到的人都无不咂舌不已,背地里戏称杨鹏冠简直是头牲口,简直跟铁打的一般,难怪这家伙有本事在丛林里来去自如。

除了这些基础体能训练之外,杨鹏冠还每天进行攀爬、游泳、射击训练,以此保持状态,游泳攀爬都好说,营地里有这样的设施,附近也有河流,他想什么时候训练都行,对于射击训练,开始的时候有些麻烦。

当新三十八师移驻兰姆伽训练营之前,在史迪威的策划和斡旋之下,中美英三国最终已经达成了协议,英国因为缅甸战役的失利,被史迪威颇为不满,并且写成报告交给了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为此同样对英国方面表达了他们的失望和不满,这让英国人很尴尬。

虽然他们怕远征军队在印度驻扎,影响到英国对印度的控制,起初并不愿意让大量远征军队进驻印度,但是在史迪威出面施压,加上美国政府方面的施压,英国人知道不能太得罪美国人了,现在毕竟他们在欧洲战场上,如果没有美国人的帮助,他们一天都坚持不下去,所以最后不得不答应让远征军队进驻印度,进行训练,为之后的反攻缅甸做准备。

同时英国人准予美国人利用印度的汀江机场,为中国开辟驼峰航线,利用大批运输机为中国输送各种战略物资,并且在返航的时候,从中国运回兵员,到印度进行训练接收装备。

而中国方面重庆那位起初因为和史迪威之间的矛盾,并不愿意让远征军队掌握在史迪威手中,史迪威同样也以断绝对中国物资支援相威胁,同时制定了一个从印度反攻缅甸的作战计划,计划从印度开辟出一条印中公路,作为以后为中国输送战略物资的通道为条件,终于压得重庆那位不得不低头,终于答应了史迪威的要求。

所以在史迪威的努力之下,加之美国政府的施压,中美英三国最终达成协定,英国佬才被迫将兰姆伽划出来,交给远征军队充当整训基地。

美国佬的办事效率还是相当不错的,当协议一经达成,便立即开动了起来,动用各种运力,从美国本土开始朝印度输送大量物资,来补充中国驻印军所需。

现如今第一批装备远征军队的轻武器已经运抵兰姆伽,并且已经开始给新三十八师官兵进行换装,另外运往中国国内的物资,现在第一批也已经抵达印度,并且把美国陆军第十航空军的运输机也调入到了印度,开辟出了驼峰航线。

这一点充分说明,美国人的办事效率还是相当不错的。

英国佬方面也不得不按照协议,负责为兰姆伽的远征军队补充服装食品等物资,当新三十八师开赴到兰姆伽之后不久,大批美援的物资便开始从吉大港源源不断的通过铁路和公路,输送到了兰姆伽,同时作为教官的一批从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之中招募的美国军官和士官志愿者,也随船抵达印度,到了兰姆伽开始对远征军队展开训练。

新三十八师作为第一支在兰姆伽接受整训的远征军队,当然受益最早,当杨鹏冠到达

兰姆伽的时候,新三十八师的轻武器已经换装完毕。

以前新三十八师装备的那些杂牌武器,被史迪威命令全部淘汰,换装上美国提供的美式枪械。

有了美式装备,远征军可谓如虎添翼,战斗能立瞬间暴涨,为日后的大反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上一篇:他从小缺乏母爱,母亲联合弟弟抢夺王位,最后竟成了大孝子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