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蚕老人隐藏身份36年,连妻儿都瞒着,因工作人员填错地名而暴露

未能送达的立功喜报

1988年,为了给县里整理县志,四川合川县一所师范学校的校长王爵英,来到档案室整理材料。

档案室内到处都是布满灰尘和蛛网的旧书本,王爵英在其中翻找时,意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档案袋,上面写着《革命军人立功喜报》,立功军人名叫蒋诚。

一般来说,这样的立功喜报由军委寄出后,来到立功军人的家乡后,当地政府都会敲锣打鼓地将喜报送到功臣家中,这是体面又让人自豪的事。

可是为何这份喜报没有送去功臣家中,而是留在档案室中落灰呢?

仔细检查着这份喜报的王爵英还不清楚,他即将从这份看似普通的喜报中,找到一个尘封多年的大秘密。

写反的地址

王爵英在当上校长之前,在当地教过书,有个名叫蒋启鹏的学生学习刻苦,成绩优异,让他很是喜欢。王爵英记得这个蒋启鹏家中好像有一个哥哥,就叫蒋诚。

这个蒋诚会不会就是立功喜报上所写的功臣蒋诚呢?

刚刚联想到这里的时候,王爵英自己也觉得这个猜测太过牵强。但王爵英很快注意到,立功喜报上所写的功臣家的地址在兴隆乡,而巧合的是,蒋启鹏和他哥哥居住的地方叫做隆兴乡。

会不会是因为寄信的工作人员把地址的名字写反了,所以才没能将立功喜报送达呢?

王爵英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反正为了整理县志,他必须要去当地政府,王爵英决定立刻着手调查这件事。他很快带着这份立功喜报赶去了当地政府,到相关工作部门查找信息。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王爵英果然在当地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档案里,找到了一个名叫蒋诚的战士名字。档案上说,蒋诚不仅参加了抗美援朝,还曾立下一等功。

他果然猜对了!王爵英非常高兴,当即安排人将这份喜报送去功臣家中。

来到这家人门口,带着立功喜报的工作人员有些迟疑。眼前的这座房子虽然有二层楼高,但是从外面看灰扑扑的,十分不起眼。站在大门口往里看,依稀能看到里面破旧的墙角屋脊。

这真是功臣的家吗?工作人员探头察看,在院子里找到了一位老人。老人家看起来已经60多岁了,正在院中的一小块田地里忙碌。工作人员上前询问后得知,这位貌不惊人的老人就是一等功臣蒋诚。

工作人员用双手恭恭敬敬地将立功喜报交给了老人。拿过喜报的老人神色依旧平常,反而是他的家人都震惊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只知道自家老人当过兵,上过战场,可从来都没听他提起过立功的事,更何况这还是十分难得的一等功。

家人们冷静下来,默默计算了一下,从老人离开部队算起到现在政府工作人员带着喜报找上门,时间已经过去了36年。他们家这位老人竟然隐姓埋名这么久,安然过着低调的生活,就算家中日子过得清贫,也从未向政府提什么要求。

血战上甘岭

蒋诚在新中国成立后不久,便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一年他已经21岁了,可以说他的整个少年时期都是在战乱当中度过的。

当时四川重庆地区不是抗战前线,当地人民为了支援前线作战作出重大贡献。而侵略者为了打击中国人民的反抗精神,频频派出战机轰炸川渝地区。饱受炮火摧残的蒋诚早早就将参军报国的理想写进心中,一等到能够报名参军的机会,他便牢牢把握。

不久之后,朝鲜战争爆发,为了援助北朝鲜人民,中国人民组织起了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始抗美援朝。当时蒋诚所在解放军第12师就是其中一员。

虽然是头一次踏上战场,作战经验严重不足,但是无论是蒋诚还是他的战友,全都无所畏惧。蒋诚还因为作战表现出色,在1951年3月份被任命为所在部队的机炮连的一名副班长。

此后,蒋诚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经常端着手中的机枪,带着战友们在阵地上发起英勇的进攻。他在朝鲜战场上前前后后参加的战役足有400多场,还曾与作战彪悍的“土耳其旅”进行过了正面较量,打得对方溃不成军。

凭借着出色的表现,很快蒋诚就得到了组织批准,光荣入党。成为党员只是一个开始,蒋诚没有因此高兴过头,更没有忘乎所以,依然踏踏实实在战场上带头冲锋作战,发挥着勇于牺牲、敢为人先的精神。

1953年,上甘岭战役打响。我军与所谓的“联合国军”在这处战场上展开了反复争夺,一场远超第二次世界大战最高水平的激战徐徐展开。

这场战役持续时间极长,双方都在这处战场上投入了大量的兵力。美军仗着自己的武器装备更优越,疯狂派出战机来到我军阵地上进行轰炸。整个上甘岭的山头经过反复轰炸,表面一片狼藉,地表生生被削薄了一层。

根据战后统计,志愿军在这次战役中的伤亡人数高达1万1千多人。而我军也不甘示弱,奋起反击,就算美军的装备远远超越志愿军,也在这次作战中付出了伤亡1万多人的代价。

当时蒋诚所在的第12军也参加了这场战役,发起进攻的主要阵地在537.7高地,是上甘岭战役中重要阵地之一。537.7指的就是这处高地的海拔是537.7米,这里的地形远看像是骆驼的驼峰,敌军在南,我军在北,两相对峙,不断发起进攻。

在战役进行到第四天时,战况变得对蒋诚的部队十分不利。因为作战时间太长,志愿军战士们全都精疲力尽,伤亡惨重。蒋诚所在的机炮连战士都牺牲得差不多了,他们部队负责的是正面的防御,打到现在也只剩了蒋诚手边的唯一一挺重型机枪,用到的弹药也所剩不多了。

蒋诚没有慌张。他知道,作为机枪手,自己要是临阵退缩了,战友们可怎么办。他依旧保持着高昂的战斗精神,凭借着手中的这架机关枪,不断地将敌人的进攻打退。

不久之后,敌军见付出了巨大代价后,依然没有夺下阵地,不由恼羞成怒,再次派来战机到我军阵地上展开狂轰滥炸。轰炸机飞行时制造的噪音,仿佛是响在蒋诚的耳边,他被震得耳朵嗡嗡直响。

蒋诚依旧没有慌乱,冷静地观察着天空中飞来飞去的敌军轰炸机。当他注意到轰炸机即将俯冲下来时,蒋诚立刻将机枪口朝上,作出一定的预判后,开始对着轰炸机开火。等轰炸机不得不进行躲避,从阵地上飞走时,蒋诚还不依不饶地追着轰炸机的机尾继续扫射。

在蒋诚的不断尝试下,突然有一架敌军轰炸机在俯冲后准备离开时,机身上突然冒起了黑烟,很快便失去平衡,坠毁在不远处。蒋诚立了个大功,但紧接着也被落在身边的敌军炮弹掀翻在地,肚皮上还被炮弹碎片划伤,肠子都要流出来了。

蒋诚没有因此离开战场,而是强忍剧痛,继续对着敌军开火,直到战斗胜利结束。

战后,蒋诚荣获了一等功,志愿军军委也将一份立功喜报寄去了他的家乡,谁知因为寄信工作人员的一时疏忽,他家的地址名称被写反,直到36年后,这份喜报才成功来到了蒋诚的家中。

处处带头

随着部队返回祖国后,蒋诚很快也选择了退役。

他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普通农民。蒋诚并不清楚喜报的事,也从未对此纠结困扰。甚至他连自己在朝鲜战场上立功的经历都守口如瓶,在之后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他的家人只知道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却不知道他还立过不小的功劳。

为了让当地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蒋诚受到乡里委派,出去学习养蚕技术,回来后就开始带着当地群众开始进行蚕桑养殖。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养蚕的科学技术,蒋诚每天天不亮就出门了,坐到乡镇的广播站里,一遍一遍地通过广播进行宣传教育。光是这些还不够,蒋诚还经常上门给当地养蚕的人家进行手把手的指导。

每次到群众家中忙过头,被人家热情地留下吃午饭时,蒋诚总是毫不犹豫地婉拒。 他随身携带着馒头和咸菜,足够他吃饱,也不会给乡亲们添麻烦。

等到蒋诚完成一天的工作返回家中时,天色已经很晚了,甚至家里人都睡觉了。有时,蒋诚忙得都没时间跟自己的孩子说话。

后来,当地人想要修一条路,但是乡镇政府出不起经费,也请不到工人,蒋诚便主动站出来带着当地村民肩挑手扛,一点一点地修着公路。但不幸的是,原本就不充足的经费在公路修到一半时用光了。

参与修路的村民们心灰意冷,想要放弃。蒋诚看着大家,咬咬牙,当众招呼大家:“你们继续干,钱的问题我来解决。”

没有人知道蒋诚是怎样解决资金的问题的,但是他的确带来了充足的经费,当地的公路也得以顺利完成。当地人都非常高兴,而这背后的辛苦,只有蒋诚一家人才知道。

原来蒋诚为了筹集到足够的经费,竟然以个人的名义去农村信用社贷了款。当蒋诚如实将此事告诉自己的儿子蒋明辉时,蒋明辉整个人都惊呆了。他已经参加工作了,也辛辛苦苦攒下了1000来块钱。

当他冷静地询问父亲一共贷了多少钱,又需要还多少钱时,蒋诚几乎不敢看儿子的眼睛:“我贷了1000多元,加上利息,要还2400多元。”

这在当时简直是一笔巨款。

蒋明辉感觉眼前一黑,但是咬牙挺住了。这些年来父亲为当地人作出的努力,蒋明辉全都看在眼里,他没有责怪父亲,反而是在沉思片刻后,掷地有声地回答:“父债子偿,这笔钱我来还!”

之后,蒋明辉买了房子,拿出多年积蓄,又四处找人借钱,好不容易才将贷款还上,为此,蒋明辉差点连婚都结不成了。

“传奇老兵,永不褪色”

蒋诚这么多年的隐姓埋名,最终还是因为喜报的到来而暴露了。

大家都没想到,这个扎根农村种桑养蚕,不惜个人举债,也要为村里修路的老人,竟然还是国家的大功臣。当地干部群众都对蒋诚赞不绝口,像他这样默默无名,无私为先的老兵值得每一个人学习。

到2015年的时候,蒋诚所在乡镇为了脱贫攻坚,开始发展油橄榄种植。此时已经86岁高龄的蒋诚再次出马,带头将自己的土地流转出去。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村民们,蒋诚德高望重,绝不会害他们,于是在他的号召下都同意将土地流转出去。

后来,当地经济发展好了,蒋诚被当地政府安排住进了亮堂整洁的公租房,晚年生活安稳又有保障。

蒋诚老人虽然不求名利,但当地市政府没有忘记他的功绩。《重庆日报》还在2019年对他的英雄事迹进行了宣传。

“传奇老兵,永不褪色。”

这是当地政府对蒋诚老人一生的评价与认可,也是对他光辉而无私的一生献上的崇高敬意。

上一篇:刘文辉起义前,卢汉建议他扣押老蒋邀功,刘文辉为何没有采纳?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