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简史(3):窝阔台后裔的绝唱,鬼力赤的野望

建文四年

鬼力赤,在北元的历史上着墨不多。

尽管,后世的史家都承认他是蒙古大汗。但是,从鬼力赤、阿鲁台杀掉蒙古大汗坤帖木儿自立为汗,到鬼力赤被阿鲁台所杀,一共不过六七年时间。他在位时期,引人关注的有三点:

1、改称鞑靼

2、汗廷设在甘肃边外

3、毒杀哈密忠顺王

改称鞑靼这件事,其实也有一点点争议。似乎在蒙古文的史料里,是没有这回事的。而且,即使是去掉了元朝的国号,改称的也不是“鞑靼”,而是一直自称蒙古。改称鞑靼,只在明朝的史料里出现。

“有鬼力赤者篡立,称可汗,去国号,遂称鞑靼云。”

就在鬼力赤杀汗自立这一年,燕王朱棣也成功进入了南京,成为明朝皇帝,并以第二年为永乐元年。

1402年,明朝与蒙古,同时“易主”。

靖难之役,属于明朝的内讧。这一场耗时三年的战争,使得明朝对蒙古的北征暂时停止。而永乐帝在位初期,主要精力也在明朝内部,也无暇对仍然是敌对势力的蒙古进行征讨。至迟到永乐六年以前,明朝对蒙古也是以招抚为主。

巧的是,朱棣在做了皇帝后,谋划着要迁回北京。而鬼力赤做了大汗之后,也要把汗廷往南迁。

甘肃边外

蒙古的内部因为易主,开始更加不稳定。因为鬼力赤是篡位上台,更难以服众的是他的血统。有传言他是吉尔吉斯人,也有说他是窝阔台后裔。即便窝阔台后裔也是黄金家族,但其距离元裔(忽必烈子孙)也还是太远。

基于此,实力强大的瓦剌人立刻就跳出来反对鬼力赤。

当时,西蒙古瓦剌、东蒙古鞑靼的格局,还没有出现。鬼力赤面对瓦剌人的进攻,选择的是:把汗廷从和林迁到甘肃边外。

其实,说是迁到“甘肃边外”,具体是什么位置,也没说。

甘肃边外,这个概念很大。这里的甘肃,指的是明朝九大边镇之一的甘肃镇,就相当于现在的甘肃省吧。九边之内,是明朝直接管辖;九边之外,才是蒙古人的活动区域。就算鬼力赤把汗廷迁到紧邻甘肃镇的边墙之外,这个位置大体上就是现在的阿拉善地区。

鬼力赤避开瓦剌人的锋芒可以理解,但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汗廷向南迁呢?因为,鬼力赤的直系祖先是窝阔台的儿子合丹。合丹,被封为陇王,且子孙世袭。鬼力赤,疑似是第三代陇王火郎撒的后人。

陇王的封地,就在甘肃。

鬼力赤不仅仅是窝阔台后裔,更是元朝陇王后裔。鬼力赤把汗廷迁到甘肃边外,相当于回到了老家。

不仅如此,在鬼力赤的汗廷以西是西域门户的哈密。哈密附近,有窝阔台后裔的属民乜力克人(游牧的维兀儿人)。哈密以西是东察合台汗国、帖木儿帝国。

不仅是战略位置重要,哈密更是明朝与西部蒙古人的贸易中心。

当初,蒙古大汗稳坐漠北的中心——和林,也是仰仗西域的物资供应。一旦掐断西域与漠北的交流,和林就会迅速衰落。之前,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以漠北为基地)争位,就是先断了西域的察合台汗国与和林的供应,才使得阿里不哥落败。

鬼力赤在甘肃边外活动期间,也经常去哈密互市。这实际上,就是将哈密作为其物资保障基地。所以,鬼力赤要想坐稳大汗之位,就必须控制哈密。

一旦哈密在鬼力赤手中,也就得到了乜力克人(也先去世后,乜力克人癿加思兰、亦思马因曾经先后控制蒙古)。人马、物资都有了,鬼力赤甚至可以做到对瓦剌的碾压。

可惜,鬼力赤终究没有得到哈密,反而给明朝送去了一份大礼。

永乐二年,哈密

哈密的统治者是元朝的肃王安克帖木儿。洪武二十四年,明朝军队曾经攻陷哈密,使之臣服。

但是,安克帖木儿在永乐二年,才遣使请求封爵——表示真正的归顺在明朝的统治之下。从洪武二十四年(1391)到永乐二年(1404),一共十三年。这十三年中,哈密属于不统不独的地位。很可能正是鬼力赤在1402年到1403年间的南迁汗廷,使得哈密受到威胁,才主动请求投靠明朝,成为属国。

哈密的主动归顺,却激怒了鬼力赤。永乐二年三月,明朝册封故元肃王安克帖木儿为哈密忠顺王。永乐二年十一月,鬼力赤就毒杀了安克帖木儿。

明朝刚刚封了哈密王,就被鬼力赤杀了。但还没等明朝反应,鬼力赤就遭到了东察合台汗国的讨伐。

原来,哈密王属于察合台后裔。安克帖木儿的曾祖父是察合台汗国豳王出伯第十五子。东察合台汗国又是哈密的西邻,自然是唇亡齿寒。鬼力赤妄图毒杀安克帖木儿,以控制哈密,无异于火中取栗。

至于明朝的反应,一方面嘉奖东察合台汗王沙迷查干,双方从此交好;另一方面,永乐帝任命脱脱为新一任哈密忠顺王。

脱脱的身世,有些说不清。

明朝方面,坚称脱脱就是明军攻打哈密时,俘虏的哈密王子,也就是安克帖木儿的侄子。被俘时,脱脱还是少年,在明朝皇宫长大,并在成年后被选为皇帝的宿卫。这样的成长经历,使得脱脱成为明朝皇帝可以信赖的人。

可在哈密方面,并不承认脱脱是曾经的哈密王子,并在脱脱回到哈密继任忠顺王的当年,就被其祖母逐出。

这样又引得永乐帝诏谕哈密大小头目,并派遣军队护送脱脱回到哈密。军队到达哈密后,立刻设立了哈密卫。

哈密忠顺王,还有一个独特之处——设有长史、纪善等王府辅佐官职,由明朝派遣任命。这是只有亲王府才有的配置。而哈密是藩属国,这在其他藩属国是不存在的。

但这一番操作,表明了明朝对哈密的看重,也加强了明朝对哈密的管控。这也就是使得鬼力赤更加无从下手。

同一年,曾经被鬼力赤毒杀的首任哈密忠顺王安克帖木儿之妻竟然带着儿子离开哈密,投奔鬼力赤去了。这也可以看做鬼力赤在哈密的布局彻底破产。

东去

鬼力赤自愿改国号,是为了讨好明朝;控制哈密,是为了立足西北,发展图存。而这一切,也是为了对抗与之征战不休的瓦剌。

结果,非但没能得到哈密,鬼力赤可以施展的空间反而被严重压缩:西进哈密不得,南下明朝更是不可能,北上又有瓦剌,守着阿拉善,你让我玩沙子呀?

那就只有一个方向——蒙古高原东部,阿鲁台的地盘。在与瓦剌的有一次战争后,鬼力赤随着阿鲁台率部跑到了海拉尔河之地。这也可看做鬼力赤失去自主性的一个转折点。

此后两三年,元顺帝曾孙本雅失里从帖木儿汗国归来。鬼力赤作为旁支,已经失去利用价值,被阿鲁台废弃。

全文完

欢迎关注

上一篇:弱得要死?雪中里人猫韩貂寺号称地仙之下无敌,他是怎么死的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