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奉命率6个军精锐救锦州,却一心往海边跑,最终仅逃出万余残军

1948年9月辽沈战役开始后,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大举南下包围锦州城,这里是东北和华北两大地区连接处,也是北宁(北京至沈阳)、锦承(锦州至承德)两大铁路线的枢纽,一旦被占领,就可以对东北地区55万国民党军形成“关门打狗”之势。为了确保这座“大门”,远在南京的蒋介石先后飞赴沈阳、北平,下令东北和华北“剿总”分别抽调援兵,东西对进,救援锦州城。

沈阳6个军驰援锦州

华北方面的援军系从各地抽调,因此需要时间。沈阳城内的东北“剿总”主力却早在5月初就组建了机动兵团,随时准备出动。该兵团集中了新1军、新3军、新6军、49军、52军、71军、青年军207师及“剿总”直属的重炮、坦克部队等,近20万人。其中,新1军、新6军都是位列国民党军“五大主力”的头等美械精锐,攻击力很强。

但无论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还是机动兵团指挥官廖耀湘,对救援锦州都无丝毫兴趣,也没有什么信心。卫立煌坚持认为,沈阳兵工厂每月可以制造大量步枪、机枪和小口径火炮,周边所产粮食也可以保证军需,只要继续坚守,1年后就可以装备更多部队,转弱为强,没有必要主动出击。

兵团司令消极避战

廖耀湘则没有那么乐观,他从部队出发时就打定主意,要趁此机会撤离东北战场,保存实力,避免与东北野战军主力决战。此前,他就一直向卫立煌建议,拿下辽南地区的营口港,那里兵力空虚,距离又近,急行军1天即可抵达;拿下营口后,可从海路获得充足补给,还能随时乘船撤退,让仅有步兵的东北野战军追之不及。

应该说,廖耀湘“不愧是在法国圣西尔军校吃过洋面包的”,其从营口撤退的方案恰恰一直是中共中央最担心的一步棋。好在这一方案不仅卫立煌不支持,蒋介石更是极力反对,听到前去督战的参谋总长顾祝同转述该计划后,气得第二次飞赴沈阳,不顾廖耀湘“出营口连一副行军锅灶都不会丢掉”的庄重承诺,强迫其立即增援锦州。

杜聿明力主经营口撤退

心不甘情不愿的廖耀湘不敢违抗命令,但行动起来非常消极,直到10月15日锦州城破,守将范汉杰等人被俘时,其还在北面200里外的彰武踌躇不前,再次遭到劈头盖脸的训斥,不得不继续南下,配合被阻击在塔山一线的东进兵团共同收复锦州。但此时锦州城下云集了东北野战军近50万人,仅12万人的廖耀湘兵团怎么看都像送菜的。

10月19日,总算有个明白人来到东北。刚刚从徐州“剿总”副总司令调任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冀热辽边区司令的杜聿明支持经营口撤退的方案,并极力向蒋介石争取,最终廖耀湘兵团接到了撤退的命令,立即全军向营口港进发,可惜为时已晚,刚走到黑山、大虎山一线就遭遇了东北野战军10纵的阻击,整整苦战3天依然未能突破,被随后赶到的东北野战军主力6个纵队30万人合围,又经过3天激战,廖耀湘兵团被全部歼灭。

但该兵团也有个幸运儿,就是所属第52军。当初增援锦州时,该军被留在沈阳以南的辽阳城,防止东北野战军北上偷袭,接到从营口撤退的命令后,其直接从辽阳南下,绕过了黑山防线,侥幸抢占了营口。尽管后来乘船撤退时遭到炮击,加上拥挤导致沉船等事故,但该军依然逃出了万余人,也是辽沈战场逃脱的唯一成建制部队。

上一篇:武则天大权独揽,为何只对薛怀义情有独钟?其他人不具备这4点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