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奸王克敏出奇的好色,军统的锄奸行动,一计不成再出一计

王克敏出奇的好色,日本人招待他时,都投其所好,安排漂亮的艺伎。但军统特工一直都在惦记着他。

他是浙江人,晚清的举人,留学东洋,精通商务。

学成后,任驻日公使。北洋政府时期,曾三任财政总长,后还在张学良手下干过一段时间。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本人在华北成立伪政府,寻觅代理人。日本人首先想招募的是曹如霖。

曹如霖,看过中国近代史的,一定对他印象深刻,他是"二十一条"谈判的参与者。

也因此他的居所赵家楼遭梅思平等爱国青年一把火焚烧,这便是有名的“火烧赵家楼”事件。

他经过这一把火,如孙猴子从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出来,换成了另一个人。

每到天冷的时候,他便专门雇人力车,然后把一件件棉衣送到车夫手里。一方面顾及穷人的面子,另一方面亲力亲为防止有人侵吞。

他成立了一个“基金”,专门为北京市死后无人收尸的人提供棺木,让他们不再一张薄席裹身,使他们的最后一程有尊严地入土为安。

他还募集善款建立一所中央医院,专门为穷人看病,从来不收医疗费。自己任名誉院长,负责经费来源,但从来不领薪水。

日本人侵略华北后,想强占这所医院,他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找到日本人,告知他们这所医院属于慈善医院,医院才得以继续为穷人服务。

这也是日本人来后,他没有离开北平的原因。

前面我们提到的“爱国青年”梅思平后来却追随汪精卫,直接做了汉奸。

也许有人好奇,他是受了胁迫吗?答案是没有,他表演爱国无利可图,卖国利益丰厚便一抹脸做了汉奸。

他这让我想到了当今大学的一些高材生,满脸油光地喊着爱国,申请签证时一点不矜持,还毫无廉耻骂着自己的祖国,连国外的空气都是香甜的。

时穷节乃见,日本人请曹如霖出任伪政府的高官,他只答应担任虚职,并且任职之后,也是老僧入定,一言不发。

王克敏不含糊,曹如霖不行,我来嘛。他出任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政务委员会委员长。

他是汪精卫投敌前,三大巨奸之一(另两个是王辑唐和梁鸿志,我已编写过,可以点击我的头像查阅),能力颇受日本人倚重。

王克敏一生狂嫖滥赌,鸠形鹄面,因好色过劳双眼畏光,常年带墨镜,外号“王瞎子”。

在他出卖民族利益、左拥右抱时,蒋介石下令”王克敏必杀”。

锄奸行动由军统天津站站长、有“军统第一杀手”之称的陈恭澍等人实施。

王克敏好色,陈恭澍一开始想用美人计。由于王克敏刚刚投敌,警惕性极高,军统女特工无法靠近。

陈恭澍千方百计联系上了王克敏身边的警卫队队长,但警卫队队长只愿提供情报,不愿参与其中。戴笠几次催促,陈恭澍只得在没有内应的情况下,准备行动。

1938 年 3 月,警卫队队长提供情报,王克敏要和“临时政府”日本特务部长喜多诚一在煤渣胡同 20 号“平汉铁路俱乐部”见面。

陈恭澍将特工分成两组,一组负责刺杀,另一组负责掩护。

3 月 28 日下午,王克敏的专车驶入煤渣胡同,汽车在胡同口刚露头,骑自行车靠近的军统杀手立即射击。

当天下午天气不好,军统杀手精准命中后排座的人,击中后军统杀手想上前确认时,刺杀现场日伪军警已经包围过来,陈恭澍只好下达撤退命令。

可惜王克敏命硬,搭车的日本人山本荣治做了替死鬼,王克敏只受了轻伤。

军统特工撤退中,两名杀手被俘,在狱中受尽磨难,未曾招供,惨遭日军杀害。陈恭澍侥幸脱身,转入上海继续指挥刺杀行动。

陈恭澍在自己的回忆录之中写下:“假手于人,求功心切。即使不惜任何牺牲,也难以达成任务。”

王克敏遇刺未死,但对当时华北地区的汉奸阵营起到极大的震慑,让许多首鼠两端的墙头草没敢轻易下水,这个在曹如霖等的日记中也有记录。

汪精卫投日后,王克敏很看不上汪,认为自己的资格老(说白了就是当汉奸的时间长),跟日本人打交道,汪需要和自己学习。

汪精卫则认为自己是南京中央政府,王克敏只是偏安一隅的地方政府,然后将他的权力全部剥夺。王克敏和宣传部长周佛海抱怨:我已是六七十岁的老头,说不定哪天两腿一蹬就死了,而汪却带着一帮年轻精英下水,完全不顾年轻人的将来。

看看汉奸狗的心中一个比一个清楚,而嘴脸一个比一个可耻。

但王克敏的所言非虚,汪精卫带着20多个中央委员和58个将官投敌,一些部队成建制成伪军,八年抗战中伪军数量高达210万,超过侵华日军数量,是二战中唯一一个伪军数量超过侵略军的国家,绝对是一段耻辱史。所以说现在的爱国主义教育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抗战胜利后,王克敏在北平的家中被捕,在监狱中吓得尿床,1945 年 12 月 26 日于狱中畏罪自尽而死(还有一说是毒发而死),时年六十六岁。

佛说:回头是岸。若落水为奸,回头已无岸。

上一篇:因译电员的失误,造成3万人死亡,这场战争的惨烈程度不输长津湖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