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抢劫瑞士外交官的关中土匪

1933年3月的一天,时任陕西省政府主席的杨虎城收到南京蒋介石发来的一封急电,内容只有一句话:“恶匪王振邦务必尽快缉捕法办”。王振邦何许人也?竟然能让当时中国政府的最高长官亲自下令剿灭。

说起王振邦这个名字,在那个年代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提到王结子,在礼泉、乾县、永寿以及西府一带,如雷贯耳,是一个长期盘踞这一带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土匪。

王振邦也算苦出身,1904年出生在陕西乾县乾陵脚下,家里一无所有,一家人借住在别人的两孔破窑洞中,算是有个安身之所。父亲靠给人打零工维持一家生计。为了活下去,母亲不得不带着他和年幼的弟弟沿门乞讨,没少遭人白眼和欺辱,这段屈辱的经历改变了王振邦的一生,他开始仇恨富贵阶层,产生了强烈的报复社会的心理。

从此王振邦养成了生性强悍、脾气暴躁的性格,每当和其他伙伴玩耍的时候,稍不顺其意,就拳脚相加下死手,经常打的伙伴鼻青脸肿。或许是因为自卑心理的原因,当他和别人对骂时,则是磕磕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因此人们送了他一个外号“王结子”。

王结子15岁时,迫于生计,经人介绍到一个地主家里做长工。从小形成的暴躁性格,使得王振邦不受约束,经常和主家发生口角冲突。最终不愿意受人驱使的王结子逃出地主家,四处游荡。

飘荡多年的王结子,在乾县公安局的一次招工种被顺利录取,这一年王振邦23岁。虽然因长期不稳定的漂泊生活,使得王结子骨瘦如柴,但他身手敏捷。经过在公安局的系统培训,习拳练武,练得一手好枪法。公安局每有任务,王结子总是冲在最前,并屡建奇功,因此得到了公安局局长的信任。

对于王结子这样苦出身的人来说,在那个年代取得一份这样的工作实属不易,按说应该踏实地干下去,未来可期。但是没见过世面的王结子为了一点蝇头小利,竟然接受了土匪的收买,成为土匪在公安局中的眼线,公安局一有风吹草动,王结子就立即把消息通报给土匪。

很快王结子通匪的事情就被发现,还没等公安局的惩处,生性狡猾的王结子早已偷了公安局的手枪和弹药逃之夭夭。

乾县人张西昆,因荒年饥馑,为了生存,率众举行武装起义,随着势力不断扩大,当地政府无力剿灭,于是西路民军总司令麟游人甄士仁收编了张西昆的队伍,改编为民军第五师,张西昆为师长,率部入驻乾县县城,督管彬县、永寿、礼泉、乾县四县。

为了摆脱公安局的追捕,王结子必须找一个更强的靠山,于是他投靠了张西昆。因王结子的彪悍善战,很快得到了张西昆的器重,任命他为卫队营营长。

卫队营装备精良,一色的手枪。在与其他军阀屡次作战中,王结子连打胜仗,队伍也得到了壮大。他自恃有功,逐渐不把张西昆这个上峰放在眼里,大有分庭抗礼之势。

与此同时,新任礼泉县县长谢鸿章找到王振邦,送以重金让王结子帮忙除掉当时的中共礼泉县委书记兼游击队队长秋步月。于是王结子派心腹翟升子带领30余名匪徒在礼泉县南的纪村附近残忍地杀害了秋步月。

张西昆深知王结子的为人,认为此人不可留,必须先下手为强,除掉王结子。当张西昆派人偷袭驻扎在乾县县城内的王结子时扑了空,王结子早已离开乾县而投奔盘踞凤翔的土匪刘德才。

以王结子的秉性,绝不会长期寄人篱下。在凤翔的日子里,他表面上归顺刘德才,暗地里也在发展自己的人脉。在凤翔混迹两年之后,王结子认为时机成熟,可以独树一帜,遂脱离刘德才,带领亲信杨号魁及卫兵张彦彪、李金良等回到家乡乾陵一带,拉杆子占山为寇。

当时距离乾陵不远的铁佛寺一带,盘踞着以段老五为首的股匪,一山岂能容二虎,于是段老五打算设计除掉王结子。他派人拉拢王结子,二人还结拜为兄弟,为了稳住王结子,还给了王结子副首领的位子。

王结子也是久经沙场的人,表面上归附段老王,其实早已识破段老王的阴谋,不等段老五动手,便先发制人,杀了段老五,夺其枪支弹药,并且收编段老五大分部匪众,自己做了首领。

当时的陕西,遭遇百年不遇的年馑。自古以来,饥荒生劫匪,盗贼蜂拥起。王结子领着这帮匪众,杀害了乾县几家财主,掠抢了钱财、粮食和衣物,马驮车载,直奔乾县北部的瓦庙山插旗造反。

一时间,乾县及周边地区走投无路的各色人等纷纷来投,很快队伍就发展到1000余人,为了解决枪支武器短缺的问题,王结子托人买通乾县保安大队队长,购回枪支弹药,加强土匪队伍的武力装备。王结子把部队编为30个队,每队30至50人,各队设有队长,他自己为营长。

兔子不吃窝边草,土匪不抢家乡人。于是王结子决定拔营移窝,把队伍拉到了沟壑纵横、交通不便的五凤山北一带为巢,四处活动,出入西府各州县如履平地。

王结子的到来,使得五凤山方圆几十个村庄紧张起来,为了防止土匪的侵扰,他们自发组织起民团组织硬顶团,来对抗土匪。民团哪里是土匪的对手,王结子在五凤山一带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王结子的部下经常干一些拦路抢劫的勾当,甚至控制了西兰公路,不但抢劫普通商旅,连国民党政府运输物资也不放过,搞得彬县、永寿、乾县、礼泉一带风声鹤唳,鸡犬不宁。

1932年4月初的一天,两当兵变后的起义军北上陕北,途经宝鸡麟游山区的御庙地区时,与王结子的土匪相遇。这里是王结子的地盘,当时起义军还穿着国民党的军装,打的是起义前的旗帜。王结子以为是国民党的部队前来剿灭他,于是调动了骑兵百余人、步兵二三百人三面围击。起义军在子弹殆尽的情况下被击溃。除少数滚沟跑出外,其余的人全被俘虏。

当搞清状况以后,王结子对被俘人员讲了很多好话,说是这一场误会。在遣散被俘人员时还给每人发了三元钱做路费。王结子匪部烧杀抢掠民众,火并其他匪帮,主要是和国民党官军对抗,但在处理这次两当起义部队后事上还不是很反动。

国民政府对于土匪的态度向来是剿抚并举,能剿则剿,剿灭不了就采取安抚的政策。国民政府派凤翔警备司令刘文伯和杨虎城部高志岳团长率部对王结子几经围剿,均遭失败。之后,为了利益和官位,王结子被高志岳部收编,但以王结子的秉性,岂能久居人下。1932年11月15日,他亲自率领匪众潜入礼泉县城,占据县城五门,收缴了县公安局保安团的枪支重新为匪,国民政府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王结子早已忘了自己也是苦出身,每到一地,非常讲究排面,要求当地百姓必须开门相迎,备酒接风,从未受到过怠慢。但是在乾县北部的黄龙村,他却遇到了硬茬子。黄龙村的村民素知这帮土匪的秉性,拒绝他们进入村堡。该村地势险要,三面临沟,一面筑有城墙。

王结子派人强令黄龙村民众打开城门,或许仗着村寨易守难攻,黄龙村民众态度强硬的拒绝并开枪击毙了前来叫门的土匪。王结子恼羞成怒,率领匪众强攻黄龙村。双方经过一天的激战,直到深夜,土匪火烧毁城门,冲进村子,除了越沟逃走的青壮年外,全村的老弱病残惨遭杀戮,整个村寨被洗劫一空。从此,王结子的恶名远扬。

1933年3月的一天,西兰公路上行驶着一辆小轿车,当这辆轿车途径乾县境内的后窑头时,被一帮土匪所拦截,这帮土匪正是王结子的手下。王结子很快到了消息并迅速赶来。望着车里的洋人男女,王结子动起了歪心思。

他命手下抢走车上的财物,并强行掠走车上的洋女人,他把洋女人带到了山寨,想让她做自己的压寨夫人,洋女人誓死反抗。一怒之下,王结子奸杀了这位洋女人。

王结子不知道的是,他抢的这对洋人是瑞士的外交官,是一对夫妇。随之这件事被披露出来,瑞士政府向国民政府提出强烈抗议。身在南京的蒋介石知道这件事后,大发雷霆不知道骂了多少句“娘希匹”,立即电令陕西省主席杨虎城:“恶匪王振邦务必尽快缉捕法办”。

杨虎城接到电令不敢怠慢,立即指派十七路军十七师九十八团在王劲哉率领下进入乾县剿匪。王劲哉进驻乾县后,采取以打击流寇的战略,屡屡取得胜利。王结子见形势不妙,率匪众进入地势复杂的洞子沟,然而这里成了王结子的死地。王劲哉率部包围洞子沟,并在洞子沟西活捉了王结子,并押解西安,不久就被处决于西安的玉祥门外。

王劲哉因剿匪有功,被升任为十七师九十八团团长,并在乾县立碑纪念,此纪念碑迄今还屹立在乾县县政府大院内。

自此,盘踞在乾县北部为害数年的王结子匪患才得以清除。虽然这一股土匪被铲除,但是产生土匪的土壤和环境却没有改变,用不了多久另外一股土匪就会重新出现在这片土地上。民国的陕西历史就是一部陕西土匪的发展史。

上一篇:小匠人写字|典故《完璧归赵》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