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葰:大清朝历史上唯一一位因为科举舞弊而被斩首的一品大员

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这一年按天干地支来算,是戊午年,也是大清朝三年一次的大比之年,整个顺天府的学子都赶往顺天府贡院参加顺天府的乡试。

顺天府乃京城所在地,对于在天子脚下举办的乡试,朝廷自然十分重视,咸丰皇帝任命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柏葰担任本次顺天府乡试的主考官,同考官为翰林院编修浦安,副考官是户部尚书朱凤标和都察院左都御史程庭桂。

经过三场共计九天的紧张考试,终于到了激动人心的发榜之日,当考生们仔细地在刚刚出炉的顺天府乡试的榜单上寻找着自己名字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榜单上看到了平龄的名字,平龄名列本次顺天府乡试第七名,这引起了考生的骚动,为此还引发了一些考生聚众闹市的情况。

平龄是何许人也?为何他中举会引起其他考生的不满呢?

平龄是满洲镶白旗人,他喜欢唱戏,还经常登台表演,许多考生曾现场看过平龄的演出。

根据清朝的法律规定,像戏子这类的伶人,是不能参加科举考试的,更别说还考到第七名的成绩,所以考生们才会如此激动,群情激愤。

考生闹市,这可不是小事,事情很快就报到了咸丰皇帝这里,事情涉及科场,朝廷历来对科场舞弊零容忍,所以必须彻查,于是咸丰皇帝就派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陈孚恩三人负责审理此案。

经过调查,这个平龄曾登台唱戏不假,但充其量只是个戏曲发烧友,纯属个人爱好,并不是以唱戏为生的戏子,没有法律规定,喜欢唱戏的人不能参加科举,所以平龄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是没有问题的,看来是场误会。

可是审理官员之一的陈孚恩多留了个心眼,他调取了平龄的试卷,结果发现了重大的问题。

根据科举考试的规定,为了公正,所有试卷除了要糊名,也就是要把考生的姓名等信息遮挡之外,还要把试卷进行誊抄,对誊抄的副本进行阅卷,以防考生通过字迹来作弊。

按理来说,考生所答的原卷应该与誊抄的卷子上的内容是一致的,但没想到,平龄的试卷二者并不一致,原卷上有七处错误,但誊抄的卷子上却将这些错误均予以了改正。

于是调查组立马将相关人员全部控制,经过审问,誊抄的官员拒绝承认收受过平龄好处,誊抄时发现错误,只是下意识将其改正,并非故意所为。可就在此时,关在牢里的平龄突然死了,这下死无对证了。

载垣、端华、陈孚恩经过商量,现在嫌疑人已死,案子就查不下去了,但作为主考官柏葰、副考官浦安等人,有失察之过,准备给他们罚去一年工资,以视惩戒。

案子的审理结果报到礼部尚书兼内大臣肃顺这里,他凭借敏锐的眼光,认定这个案远没有这么简单,背后肯定有严重的问题,岂是简单地罚俸可以了结的。

于是肃顺上奏咸丰皇帝,请求将本次顺天府乡试中举的三百人的试卷全部调出来一一查验。

对此咸丰皇帝也表示赞成。

此次对试卷的复验,由刑部和翰林院共同负责,凡事都经不起细查,这一查,发现了更大的问题。

这三百份试卷中,有问题的试卷有五十多份,其中有的是有错别字,有的是格式上不符合要求,更有甚者,试卷有涂改,按要求,这些问题试卷根本达不到录取标准,可是,这些不合格的试卷却赫然出现在录取单名里。

经过深入调查,真相终于大白。

原来有个考生叫罗鸿绎,广东肇庆人,他曾花钱捐了个刑部主事,因为是花钱买来的官,所以常被别人瞧不起,而且想继续升官的可能性也不大,于是罗鸿绎就想考取个功名,以提高自己的身份,但自己是什么水平自己很清楚,硬考是考不上的。

罗鸿绎就找到自己的同乡兵部主事李鹤龄,想请他找人帮帮忙,通通关节,看在同乡的面子上,李鹤龄将此事应承下来,并让罗鸿绎事先拟写好将来要在考卷上书写的固定字眼。

接着,李鹤龄找到了自己的同年副考官浦安,并递上了条子,告诉了浦安试卷上的关键字眼,到时请浦安给予关照。

考试结束,浦安在阅卷时找到了罗鸿绎的试卷,但罗鸿绎的文章写得一般,不够录取标准,可是,毕竟受人之托,于是浦安就把罗鸿绎的这份卷子推荐给了主考官柏葰。

柏葰看了卷子后,也认为不够录取标准,于是就将罗鸿绎放到了副榜,并派自己的家丁靳祥去通知浦安相关的情况。

可是等家丁靳祥回来回复柏葰时,告诉柏葰,浦安得知他推荐的卷子没有得到柏葰的认可,脸色十分难看,本场乡试,浦安就推荐了这一份卷子,就被柏葰驳了,太没面子了。

柏葰听家丁这么一汇报,觉得自己似乎做得有些不妥,于是碍于同僚的面子,柏葰重新把罗鸿绎的卷子挑出来,以二百三十八名录取了罗鸿绎。

事后,罗鸿绎付了500两银子,李鹤龄拿了200两,浦安拿了300两,柏葰并分文未拿。

还有副考官程庭桂,他的儿子程炳采仗着自己老爸是考官,在外面到处收取贿赂,拿了一大堆请求关照的条子给他老爸。

东窗事发后,程炳采在陈孚恩的诱骗之下竟然把这些条子交了出去,成为重要的证据,不过好在程庭桂还算正直,并没有录取条子上的人。

至此,本次顺天府乡试,从主考到副考,全部涉案,雷霆震怒,这么多平时官声俱佳的朝廷重臣,竟然集体腐败,而且是在国家科举考试上腐败,令咸丰皇帝痛心不已。

朝廷下令将浦安、罗鸿绎、李鹤龄、靳祥处斩,接受他人请托的程炳采也被处斩,至于程炳采的父亲程庭桂,其虽并未接受请托之人的要求,但对于儿子递上来的条子并未及时上报,理应处斩,但念其父子二人已有一人处斩,故改判程庭桂发配黑龙江。另外,本案中被流放、降级、撤职、罚俸的官员多达几十人。

那对于主考官柏葰如何处理,朝廷官员之间存在分歧。

柏葰是蒙古人,在道光年间考中进士,一生官运亨通,也很有能力,为官清廉,而且在本案中虽有舞弊行为,但他并未收取贿赂,如果判处死刑,似乎有些过重,所以很多朝廷官员都在为柏葰说情,希望能免其一死,咸丰皇帝也犹豫不决。

这时肃顺站出来,他坚持认为,科举考试乃国家选才大典,不可儿戏,柏葰自己也是科举出身,对于科场应该早已明了,他身为主考官,就因为家丁的一句话,就只讲人情,而视朝廷法度于不顾,对此,朝廷决不可姑息,必须严惩,于是在肃顺的坚持下,柏葰也被斩首。

肃顺通过科场舞弊案的处理,虽然有打击政敌,以便揽权的嫌疑,但客观上整肃了科举考场的舞弊,使得考场风气得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史书上说,经此一案,其后三十年,大清科场再无腐败。

这就是大清历史上三大科场舞弊案之一的“戊午科场案”,柏葰也成为大清朝历史上唯一一个因科举舞弊而被杀的唯一品大员。

上一篇:杜月笙虽是坏事做尽,但他有一个闻名全国的儿子,至今为祖国奋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