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5年,红军团长被女特务诱降,解放后找谭余保求情,结局如何?

1949年12月,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百废待兴。全国上下都在迎接新生活之时,也不忘清理隐藏的敌特工作,揪出以前迫害过人民的害群之马,将叛徒和特务绳之以法。

一天,湖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谭余保的外出视察完工作回来,正准备批阅文件的时候,警卫员敲门进来报告:“首长,外边有个农民说是您的老相识,想见您!”

“哦?老相识?他有没有说叫什么名字?”谭余保放下手中的文件转身问道。

“叫曾开福,他……”听到这个名字,谭余保惊了一下,但还没等警卫说完,马上就说:“让他进来!”

只见曾开福进办公室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谭主席,我对不起您,对不起组织,我有罪!看在过去的份上,您一定要救我啊!”

谭余保打量着眼前这人,只见他皮肤粗糙黝黑,双目无神,老到已经认不出了。曾开福本该是一位带兵打仗的将才,不曾想会落到这步田地。自1935年分开后,两人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不是什么兄弟重逢的团圆场景,而是一场对叛徒的清算。

谭余保与曾开福之间的恩恩怨怨,还得从他们年轻时代讲起。

一个理论扎实,一个打战勇猛

谭余保和曾开福都出生在湖南省茶陵县的农村,在革命思想的召唤下前后参加了革命队伍。谭余保小时候读过几年书,1926年参加农民运动后,从事组织筹备工作,并于1927年入党。

在顾顺章之后,谭余保曾经担任过“中央特科”行动科科长,也就是俗称的“打狗队”,专门负责锄奸。在那段时期,他见到了很多被叛徒出卖后的同志的悲惨遭遇,因此对叛徒恨得咬牙切齿。在“中央特科”时期,别看他是负责行动的,但他总是利用各种时间,学习革命理论,没多久就成了理论基础扎实的“书生科长”。1932年,谭余保被调回苏区,成为湘赣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兼财政部长。

而曾开福则从小没上过学,仅凭着内心的向往,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加入了赤卫队,后来转到县游击队,并入了党。由于曾开福身体强壮,打战时经常冲在最前面,敢打敢拼的个性,让他在队伍里很受欢迎,没多久就成了排长,后来游击队被编入湘赣边界独立红军。曾开福鬼点子多,打仗很灵活,带队打了好几场漂亮仗后,成为红六军团第5团团长。

在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红军主力准备长征。在商讨留守掩护的人员时,谭余保和曾开福由于是当地人,对地形和风土人情比较熟,被组织安排留下来坚持游击战。于是谭余保被推选为中共湘赣省军政委员会主席兼湘赣游击司令部政委。而游击司令部司令,则有曾开福担任。

一个司令,一个政委,按说应该平级,但为什么曾开福会是谭余保的部下呢?这是因为谭余保还兼任着湘赣省军政委员会主席,湘赣省内所有的中共军队,都归他管。

1935年6月,中共湘赣省委书记陈洪时叛变投敌,谭余保临危受命,组织起被破坏的省委机关,组建临时湘赣省委,他也兼任中共湘赣临时省委书记,负责带兵打仗的曾开福也被选为省委常委,成为第二号人物。

谭余保和曾开福两人本来就是老乡,是当时中共留守湘赣地区的一二号人物,再加上这两人一文一武,两人相处和工作配合都十分和谐,谭余保也非常信任曾开福,将其视为好战友、好兄弟,不断在思想上帮助他,提升他的政治修养。

中统布局美人计

对于部下曾开福,谭余保其实已经非常了解。这人打仗很有一套,头脑灵活,在游击战中表现得非常出彩,唯一的缺点是,生活作风不检点,喜好女色,经常流连于县城的妓院,还因为这个问题受到过处分。谭余保一直想提升他的革命修养,就是为了让他能改掉这个坏毛病。

在陈洪时叛变后,在“中央特科”工作过的谭余保,也曾想过曾开福这个缺点可能会被敌人利用。但当时留守的人中,一时还找不出能替代曾开福指挥才能的人,而当时两人也在一个地方工作,谭余保认为在他眼皮底下,曾开福可以随时被他监督,不会出什么乱子。

即便是后来两人需要分开,曾开福在安福县七都山带队打游击到处跑,谭余保和省委机关在武功山深处驻扎时,谭余保也没忘记派人在曾开福身边监督他,以防他犯错误。但即便是这样,曾开福嘴上应承着,心里依然放不下美色,去不了县城妓院,在山里见到女村民都会多看两眼。

而另一边,陈洪时叛变后,立功心切,回想了一圈,谭余保“油盐不进”,投降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而曾开福的缺点,陈洪时太了解了,于是便向国民党献计,用美人计来对付这个老熟人。计划报到了江西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熊式辉那里,熊也觉得可行,于是便在南昌的中统系统中抽调了一个名叫凌燕的美女特工来执行。

凌燕本是一个师范学生,受了国民党的反动蛊惑,下决心“以身报国”加入中统。奉命来到安福县后,经过一翻观察后,凌燕觉得老本行老师这个身份是一个非常好的掩护,于是让县长曹征写了个工作介绍函,来到凤子岗小学当老师,利用这个身份等曾开福上钩。

凌燕对凤子岗小学的校长说,她22岁,因家里逼婚,只能逃出来,本来想到安吉投奔亲戚,但由于匪患严重没能成行,流落到安福后机缘巧合认识了县长,得知她学师范的,于是推荐来凤子岗小学教书。

就这样,凌燕成了一名小学老师。如果只是普通的教书上课,那凌燕可能这辈子都接触不到曾开福。她的做法是,在学校里一有机会就宣传抗日救国,声讨蒋介石,还教孩子们唱《松花江上》《毕业歌》等进步歌曲,而且天天打扮时髦,在穷乡僻壤中犹如一股清新的空气,很快就成了村里男人们的梦中情人,大家闲着没事时都会往学校去看两眼这个美女老师,凌燕的名声越传越大。

一整套“连环拳”打下来,当地的人都知道了凤子岗小学来了个年轻貌美的进步老师,游击队自然也知道此事。

虽然凌燕的表演很逼真,曾开福也很快就知道了这个女老师的存在,但碍于当时的谭余保对游击队制定的规定,曾开福也不好私自下山。

色诱曾开福

凌燕原本打算,表演出一个进步女青年的形象后,共产党会主动与她接触,然后她就可以借此接近游击队,色诱曾开福。

但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共产党依然没有来学校跟她接触,她依然还是没有接触曾开福的机会,这时她又生一个苦肉计。在与县长曹征商议后,开始实行。

1935年4月2日,安福县保安团派了四个人来到凤子岗小学抓捕“通共”的凌燕。为了苦肉计逼真,保安团的人并不知道凌燕的真实身份,抓捕后将她打得浑身是伤。由于一直宣传进步思想,凌燕被抓是很多人都能想得的,有村民马上将这个消息跑去告诉了山上的游击队。

曾开福一听美女老师被抓,还被打,当即表示一定要救下来。游击队其他人也觉得,这个老师在白区宣传抗日,抨击国民党,思想上一定是接近共产党的人,因此都同意曾开福的决定。

当遍体鳞伤的凌燕被保安团的人押着离开学校,往县城走时,在半路埋伏的曾开福及游击队冲出来,几枪就解决掉四个保安团的人。第一次见到凌燕的曾开福,马上就像被摄走了魂魄。本来就在山里待得久,很少有见陌生女人的机会,而眼前的这个女老师,虽然浑身是伤,但衣着打扮及样貌,完全是曾开福没见过的“仙女”级别的。

带着凌燕上山的路上,曾开福依然还在回味这个妩媚动人的女老师,不时嘘寒问暖。到了游击队驻地,有人觉得凌燕受了伤,应该安排一名女同志和她住一起,方便照顾。但曾开福却推脱说:“凌燕老师是讲究的人,我们的人个把月都不洗澡,都臭烘烘的,她肯定会不习惯。”于是给凌燕安排了一个远离大家宿舍的单独住处。

此后,曾开福每天都借着关心伤势的名义来看望凌燕,每次看她都魂不守舍。而凌燕早已看出曾开福已经上钩,与他聊天时故意表现出对这位游击司令的崇拜和爱慕。其实曾开福常年在山里,皮肤粗糙,衣衫褴褛,也没文化,凌燕违心地说出那些爱慕的话后,估计都要吐了。

但曾开福听了觉得很受用,眼前的美人让他忘乎所以,吹起自己的战史。很快,凌燕就被他的打战才能“迷住”了,竟然让他帮忙在后背上涂药。

两人就这么厮混在了一起,曾开福觉得,凌燕的命是他救的,美女配英雄理所当然。高兴了好多天,觉得老天待他不薄,空投了个美女给他,于是日日不理军务,只顾着与凌燕在房里偷欢。

带着女特务跑了

当时谭余保并没有跟曾开福一起在七都山,而是带着省委机关驻扎在武功山。曾开福与凌燕的异常行为,让谭余保派在他身边监督的两位同志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两位同志觉得,凌燕身份不明,虽然在学校表现出进步青年的样子,但她说的身份未曾核实。另外,她与曾开福即便是有感情,也太快了,而且曾开福一个大老粗,她一个知识青年看中他什么。而凌燕还经常有意无意地向游击队打听情况,这让监督曾开福的两位同志觉得这事必定有蹊跷。

他们以下山侦查为名,向武功山谭余保汇报了曾开福和凌燕的情况。谭余保一听这情况,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敌人的圈套,马上排了一个班的战士来曾开福这边,准备把凌燕带回来审查身份。

而当天,曾开福在和凌燕缠绵后,顺口说有两名游击队员下山了。这让凌燕大为紧张,加快了策反进度,直接开门见山地说:“曾司令,你这么大一个领导,窝在这山里,吃不饱睡不好,还随时可能掉脑袋,图什么呀?”

曾开福吃了一惊,但还是说道:“我们在这受苦,是为了劳苦大众啊,等解放了广大的劳苦大众,日子会好过的。”

凌燕步步逼近,她知道曾开福的小心思:“你们红军主力都撤了,把你们留在这穷乡僻壤中,说白了就是抛弃你们了,你们几百人,国军几万人围剿,你觉得你能活着吗?那些比你当官大比你有文化的,看得比你远,都效忠党国了,比如陈洪时你认识吧,在我们那边顿顿大鱼大肉,出门有车,一家人风风光光,去哪都备受尊敬。”

“你是国民党特务?”曾开福这时候,已经意识到这个之前温柔的美人,是个敌人的特务。

“是啊,你好歹也是个司令,党国派我来拯救你,你到了那边,待遇和陈洪时一样,上校军衔肯定有。”凌燕见曾开福陷入沉思,马上亮出“杀手锏”,接着说道:“跟我一起回去,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难道你想让我跟你在这山上过野人的生活吗?这里连张大床都没有,我们怎么生活?再说我身份暴露了,不走就是死,你想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杀我吗?”

这几句话,正中曾开福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这段时间他已经被凌燕彻底征服,满脑子都是跟这个女人一起生活的美好想象。如果现在不走,凌燕必死无疑。曾开福决定不再犹豫,收拾好东西,带着凌燕乘着夜色溜了。

曾开福叛变后,将游击队的秘密全部交代了。得知曾开福离开队伍可能叛变,谭余保马上命令游击队转移,但还是遭受了一定的损失,在各村建立的情报点,武器藏匿点以及多位革命同志被捕。而曾开福在国民党那边,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他交代的情况,很快就失去了价值,被视为废物。而号称要跟他在一起的凌燕,回去没多久就将他一脚踢开,消失得无影无踪。

找谭余保求情

曾开福被国民党抛弃后,因为背叛过共产党,不敢回茶陵县老家,只能隐姓埋名在湖南浏阳一个山里开荒种地。听着偶尔进山的人说,共产党一步步发展壮大起来了。每当听到共产党又胜一战,曾开福就会叹息一次,肠子都悔青了。

曾经,他跟对了组织,而且也在队伍里表露出才华,成为了领导者,但这一切都被好色这个毛病给毁了。

1949年,湖南解放后,各地都在开始清理隐藏的敌特。曾开福在大山里也没法再隐居,他的身份,他的来历,必须交代清楚。

曾开福开始慌了,他知道共产党的政策,开始想各种能保命的办法。他打听到曾经的老领导兼老乡谭余保现在已经是湖南省政府副主席,他想起过去两人的交情,觉得如果去找谭余保求饶,兴许谭会念及旧情,替他说句话,饶他不死。

于是,曾开福来到长沙,求见谭余保。但他没想到,在谭余保的办公室,他跪下求饶后,谭余保刚开始还只是心平气和地问他问题,当他提起过去后,谭余保马上高声斥责道:“你这个败类,竟然还好意思说过去,警卫班,把他抓起来!”

叛徒曾开福主动“送”上门后,被公审后判处死刑。谭余保不仅没有救他,还在审判时作为证人,指证曾开福叛变后为虎作伥,带敌人围捕湘赣省委机关及游击部队的罪行。

多年后,当身边的人问起曾开福这个大叛徒时,谭余保依然带着遗憾地表示:“我与曾开福过去也是很熟悉的。平心而论,此人指挥打仗是有一套的,可是他贪色的毛病总改不了,以致于后来跌落在敌人美人计的深坑里,葬送了自己的一生。如果曾开福不叛变一直在革命队伍的话,至少也是个能够佩上两颗“金豆”的将军。”

其实曾开福可能到死都不了解自己的这位老领导,谭余保可是在“中央特科”行动科担任过科长的人,专业就是锄奸,能在顾顺章之后,接手行动科,说明组织对他是放心的。而这样一位铁面无私,信仰坚定,痛恨叛徒的人,怎么可能会帮曾开福脱罪呢?

上一篇:王五武功有多高?他的一把大刀保存到1958年,为啥被销毁了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