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鏖战砥平里:惨烈不输长津湖,一场错估敌情导致的悲壮之战

在电影《长津湖》将近三个小时的篇幅中,为我们展现了先辈们在严寒之下,如何在绝境中作战,力挽狂澜。电影完美展现出了9兵团的奉献和牺牲精神,通过七连的视角,以小见大,生动地诠释了他们的隐秘的伟大,特别是那一句“我们把该打的仗都打完了,我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就不用打仗了!”直接让影院里的很多人都破防。

《长津湖》中为了下一代的7连指战员们

回到当时的时代背景下,长津湖之所以能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除了是重创没陆战1师之外,更多的还是在零下50度的惨烈战斗。电影《长津湖》里血肉横飞已经够惨了,但相较于现实还是有很多删减。当然要说到惨烈,强度如打出范弗利特弹药量的上甘岭之战并不输给长津湖。这在电影《英雄儿女》《上甘岭》中都有描绘。

上甘岭战役插画

不过同样是是抗美援朝“四大惨烈战役”之一,1951年2月的砥平里之战,却始终没有被搬上银幕。而这场低调的战役,论惨烈和悲壮程度可不输长津湖和上甘岭。

那么这场被创作者们遗忘的‘砥平里之战’,又是一场什么样的战役呢?

砥平里之战

战前态势

在长清战役,也就是《长津湖》为创作背景的二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的情势是一片大好。二次战役虽然9兵团在作战中未能全歼陆战1师扩大战果。但整体而言,二次战役之后基本上将人民军的困境解除。为了扩大战果,在新年伊始,志愿军在短暂休整也准备开启第三次战役。再次击退美军,突破三七线,并占领汉城,虽然后期美军展开反扑,但志愿军仍牢牢占据三八线附近。

三次战役中的志愿军

三次战役期间,美军临阵换帅。

而此消彼长,在志愿军前三次战役之后,美军士气落到了谷底,一向爱立FLAG的麦克阿瑟此时也回到东京,保持沉默。更为雪上加霜的是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中将,在作战中居然忙中出错,在开车前往战场途中遇到车祸而亡。

士气低落,再加上主帅中途报废,让美军的无疑无人可用。

美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左)

在这时,美军国防部可能做出了在抗美援朝期间,他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人事调动。

他们将擅长山地作战的专家,在意大利山区作战的李奇微上将调到了远东战场。和很多典型的美式狂妄的军官不同,李奇微更像海军有着沉默提督之称的斯普鲁恩斯,他性格谦逊、沉默少语,但作战中又会像巴顿一样身先士卒,广受的士兵爱戴。

李奇微于1951年2月,也就是第三次战役结束后飞往前线。在接手第八集团军后,他先是整顿军纪,他以汉城为诱饵拖住志愿军,虽有调集重兵在飞机和机械化部队的冲击下,将战线重新推到了38线附近。可以说李奇微一战让美军又“活了过来”。

志愿军最大的对手李奇微

三次战役后,志愿军的横城反击。

在士气大振之后,美军逐渐开始往北平推,而为了打击刚获胜的美军,志愿军司令部以“西线顽强阻击,东线诱敌深入,打一个歼灭战”为作战意图,由志愿军副司令邓华将军指挥原13兵团第38、39、40和66军在东线伺机歼敌。

果然在的志愿军佯退之下,东线韩军第8师团和美军第二师一部,冒头突进,直接在横城地区遭到了4个军的志愿军主力部队,横城反击战一共进行了4天,合计消灭的韩军1.2万人,其中第8师团3个主力团全部被歼,支援过来的第三和第五师团损失将近4000人。除了韩军之外,美军也损失700多人,这一仗打得可谓是痛快,特别是战前一直叫嚣的韩军,直接被重创。

横城反击战俘虏的联合国军

当然如果横城反击战到此为止,我军肯定能为第三次战役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但随后的发生的砥平里之战,却为这场战役增添了悲壮的色彩。

惨烈的砥平里

在横城反击战进行的过程中我军为了扩大战果,想一举端掉美军东线的的补给站——砥平里。而从战役一开始就注定了其惨烈的程度。

首先,从战役的一开始,志愿军的情报就出现了。

由于当时我军情报有误,误以为在砥平里的只有已经让横城反击战吓破胆的美军4个步兵营,不到3000人,正面只有的简单的野战防御工事。而实际上志愿军正面的是美军是1个团、1个法国营,1个炮兵营和1个炮兵连、1个高炮连和1个坦克中队,总兵力6000余人,且守军拥有更强的火炮以及装甲部队。这些守军的火力相当于我军一个军,而且他们还得到了来自空中的飞机支援。

而情报的错误,让我军搂草打兔子,演变成了一场焦灼的混战。

准备砥平里作战的志愿军

其次,在战役开始之后,是我军在全面劣势下负重前行。

在仅仅不到4天的砥平里作战中,敌我双方的伤亡都超出一般军队所能承受的伤亡上限。其实有关砥平里作战,很多人一直被一些网络数据所误导,比如“砥平里战斗,志愿军5万参战部队,阵亡3万余人,抛下1万多具尸体”之类言论调。但实际上志愿军参战人数为8个不满编的步兵团和配属部队,人数在1.8-2万人之间,人数并不多,更没有丢下的1万具尸体的说法。

但参战人数少,并不意味战斗不激烈。

在野战中守卫阵地的美军

作战过程中,美军强大的火力优势。

美军在砥平里这个小地方发射了大量的炮弹支援作战,光战况最激烈的2月13日一共打出了24000发炮弹,这样火力密度意味着进攻的志愿军当天没人要挨上2发以上炮弹。甚至于因为砥平里战役让志愿军开始了患上了“火力恐惧症”的开端。其战役期间火力密度甚至要超过上甘岭,为单次战役美军投入火力之最。

砥平里美军155炮阵地

而且在白天砥平里的美军还得到了来自空军大兄弟们的支持。基本上在美军空军的威慑下,志愿军只能等到夜晚才能进攻。在徐国夫将军的回忆录中对砥平里战役中写道“美军四架飞机排成队从头顶往下倾泻凝固汽油弹,用火箭炮、机枪扫射,阵地都被炸开了。”也就是说白天志愿军只能在战壕里面猫着,等着夜晚进攻的。

因而美军的火力覆盖,确实让我军在砥平里寸步难行。

对志愿军威胁最大的美4联装高射机枪

最后,战役以我军主动退出结束。

其实在前几天进攻受阻后,当时邓华将军还是想要继续进攻砥平里,并将42军主力调到战场正面,但在温玉成将军的建议,以及我军糟糕的后勤条件下,我军才主动撤离战场

在作战中志愿军损失在单次战役中较大,整个战役下来志愿军付出了将近6000人的伤亡代价,基本上占到参战部队的30%以上。而且这些部队全部都是一线战斗兵员,在美军的军事理论中伤亡超过30%而能不倒就算一支强大的军队,而志愿军在作战中则是做到了这点。

由此可见其战役惨烈程度并不输给《长津湖》和上甘岭等战役……

战后李奇微给砥平里美军授勋

雨田君说

砥平里作战其实暴露出我军在后勤和攻坚上的短板,这让李奇微的弹性作战(以少部分兵力阻击,再集中优势兵力在装甲和炮兵吐防)理论得到验证。从砥平里战役开始,考虑到我军连续大规模疲劳作战,再加上后勤劣势在突破三八线后被无限放大。因此我军在其后的战役中,逐渐从大兵团突击变成了小规模的运动战,

而另一边,砥平里被美军称赞为“抗美援朝的葛底斯堡战役(南北战争转折点)”,从此之后志愿军也开始由守转攻与美军在三八线上对峙,双方在在战场上形成拉锯作战态势。

— The end —

上一篇:长坂坡围攻赵云的4员猛将,4流水平的武力值,却没有被赵云所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

  • 单身焦虑

    最近疯狂单身焦虑…,列一下我现在的状况,1.个性安静老实,不常跟男生说话,不太会讲干话,但是一个很好的听众,2.外表会整理乾净,平常穿搭简单,T+短裤或裙子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