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局成立,戴笠是副局长,此人才是正职,去世后被葬入了八宝山

提起军统,那绝对是家喻户晓。电视剧《潜伏》中的保密局,前身就是军统。在它存在的几十年时间中,既为抗日战争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也在中国的革命进程中干过不少缺德事。在人们的印象中,号称“中国近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人”“特工之王”的戴笠在军统一手遮天,是绝对的控制者,事实也确实如此。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戴笠在军统一直都是副职,真正的正局长,其实是一位和我党有着很深交集的人,在他去世后还被葬入了八宝山革命公墓。那么此人是谁?同时在国共两党中占有重要地位,他又有什么过人之处呢?他这个正职,为何存在感不高呢?

军统局的正局长,名叫贺耀祖,湖南宁乡人。贺耀祖家境殷实,所以他从小就受到了很严格的正统教育,十二岁就进入玉潭书院读书。他的书念得很用心,也很入心,这让他成为了一个侠义、仁德的人,富有同情心和正义感。只要家门口来了乞丐,他肯定是第一个施舍的。

1905年,贺耀祖考入湖南陆军小学,4年之后又进入武昌陆军第三中学学习。由于成绩优异,他被清政府选派去日本学习。结果没想到,贺耀祖在日本接触到了同盟会,反倒成了革命者的一员。辛亥革命后,他再度赴日本,进入著名的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毕业后,贺耀祖回国参加了由孙中山领导的讨袁、护法等战争。再之后,贺耀祖一直在国民党军界任职,而且身居高位,在各个部门出任主任、部长级高官,军衔更是达到了上将级别。

可以看到,贺耀祖在国民党内,真的算是老资格,蒋介石在他的面前也只能平辈论交。但其实,贺耀祖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有另一番天地。在北伐战争之前,他就结识了后来在“延安五老”之一的谢觉哉,而且引为平生知己。正是听了谢觉哉的建议,他才从一个军事理论派人物走入军界,开始亲自指挥部队。而且,贺耀祖的妻子倪斐君,也是一位共产党人,她也是由谢觉哉介绍的。从友情到爱情的熏陶,让贺耀祖的思想非常进步。

贺耀祖和蒋介石的关系十分微妙。对于其他的国民党员亲近共产党,蒋介石从来都是要打击报复的。可唯独对贺耀祖,他却没有这么强硬,甚至还会答应一些比较“过分”的要求。1937年4月,贺耀祖任兰州行辕主任,兼任甘肃省政府主席。此时红军西路军刚刚失败,大量的指战员被国民党部队逮捕。

此时谢觉哉找到贺耀祖,晓以大义,希望他能够释放兰州监狱中的部分红军。一番运作后,贺耀祖释放了红四方面军刘瑞龙、魏传统等四名干部。关押在兰州监狱的很多政治犯,也被贺耀祖释放。不止如此,贺耀祖还给蒋介石发电报,希望释放被扣留在西安的红军战士。虽然当时国共双方名义上已经再次合作,但贺耀祖如此行事,还是让人为他捏了一把汗。好在最后,蒋介石并没有找贺耀祖的茬。

1938年和1942年,贺耀祖又干过两件极为“危险”的事情。一是在出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上将主任的时候,他营救被特务机关关押的进步青年,还发给他们路费,鼓励他们去延安;还有一件事是在1942年,一架从苏联起飞、给延安运送药品的飞机由于没有得到放行令,被扣押在兰州机场。

贺耀祖瞒着蒋介石,以侍从室主任的身份电令兰州航空站放行,延安也因此得到了这批宝贵的药品。蒋介石知道此事后虽然免除了贺耀祖的侍从室主任职务,但是不久又任命他为重庆市长。

从以上的事件可以看出,虽然政见并不一致,但贺耀祖和蒋介石的关系绝对非同一般。那么,他又是为什么会当上军统局局长的呢。

这就不能不说一下戴笠了。

戴笠,名头响彻海内外。美国的《柯莱尔斯》杂志称他为“中国近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人”,此外还有“中国的盖世太保”、“特工之王”、“蒋介石佩剑”等称号。他出身黄埔军校第六期,与蒋介石的爱将胡宗南是过命的好朋友,与蒋介石的“师兄”杜月笙也是关系匪浅。

他头脑灵活,执行力、管理能力都非常强,在情报工作上更是有着惊人的天赋。也因此,蒋介石对他非常信任,从成立“特务组织调查通讯小组”到组建“复兴社”,戴笠一步步的成为了蒋介石手下的头牌大特工。

戴笠的行事方法是典型的“唯结果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为了收集情报,可以去威逼、利诱当事人,甚至不惜杀人越货,必要时还会对其家人下手。对于党内的敌对势力,比如说“力行社”以及后来的中统,还有一些和蒋介石意见不同、利益不同的国民党军政元老,戴笠也是毫不手软。

而且在面对进步青年、我党同志的时候,他也是手段狠毒,拘押、殴打、暗杀等黑招层出不穷。虽然戴笠在抗日战争时期有过不小的功劳,刺杀过不少的大汉奸,但是仍然不能否认他名声不好的事实。让他去独立领导一个部门,蒋介石也怕一些人会说三道四。

除了对面子的考虑,蒋介石更顾忌戴笠的领导能力。在戴笠任复兴社特务处处长时期,他表现出了一种非常强悍的领导力。复兴社特务处,可以说是国民党党内少有的公平部门。戴笠制定的规章制度周密而严格,谁触犯了规定就必定会受罚,有了功劳也一定会被奖励,不管此人是什么身份、谁的关系。

而且,戴笠也会用尽一切手段,保证手下的收入,从不拖欠工资和奖金。这在当时贪腐横行的国民党政府内部,已经是非常难得了的。这也正是戴笠可以令行禁止、工作效率出众的原因之一。蒋介石最害怕的,就是手下的威信过高,影响了自己的统治,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来制衡戴笠。

1938年,蒋介石虽然将戴笠领导的复兴社特务处扩大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即军统),但是却将原来的特务处处长戴笠压到了副职。他对戴笠并不十分放心,所以必须要找一个人来压一下他。

蒋介石最后想到的人选,就是贺耀祖。贺耀祖虽然和自己政见不同,还有“亲共”倾向,但是此人足够正直,绝不会让戴笠的歪门邪道来得太过火。而且以贺耀祖的身份,戴笠也绝不敢太过猖狂。

不过,虽然贺耀祖是正职,但是蒋介石却在权力分配时,将最重要的人事权和财权交给了戴笠。这其实也是蒋介石的一贯作风,中统的徐恩曾和朱家骅也是这样一对组合。这也就直接造成了在军统的实际运行中,贺耀祖这个正局长成了一个摆设。戴笠有任何事情,都会直接向蒋介石汇报,从不通过贺耀祖。

而贺耀祖的命令,在军统内部也如同废纸,没人会在意。后来贺耀祖也基本不在军统局中待着,不是出任驻苏联大使就是出任重庆市长,和情报工作一点关系都没有。简言之,贺耀祖成了军统和戴笠的“面子”,职位高但没有实权。

1945年8月,毛主席、周总理率领共产党代表团,在爱国将领张治中的陪同下来到重庆,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这样面对曾软禁张学良的蒋介石,不能不说毛主席冒着很大的风险。贺耀祖在得知消息后,亲自前往机场迎接毛主席,并多次命令要加强安保工作。此举既保证了毛主席的安全,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贺耀祖和毛主席,既是湖南的“大老乡”,又志同道合,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为了进一步促成和平的实现,贺耀祖以个人身份邀请毛主席参加家宴,还特意安排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老乡见面会”。此事后来演变成了一场社交盛会,有二三百人湖南籍社会名流参加,在当时被传为美谈。

在多方的压力下,蒋介石最终签订了《双十协定》,和平暂时得以实现。但没过多长时间,蒋介石便又在全国各地掀起战火。贺耀祖对此失望至极,在1945年年底辞去市长之职,公开与蒋介石决裂。

1946年3月17日,戴笠的座机在南京西郊的岱山遭遇空难,这位神秘人灰飞烟灭。不久之后,军统局改为保密局,由郑介民、毛人凤出任正副局长。贺耀祖也就此与军统彻底脱离关系,开始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1947年,贺耀祖加入了"孙文主义国民同盟",在社会上开展反内战反独裁的爱国运动。后来他回到湖南,又秘密联络程潜、唐生智等人谋划"自救",与蒋介石割裂,迎接解放。后来大西南的解放进程中,贺耀祖的作用不容忽视。

1949年8月13日,贺耀祖又来到香港,与龙云、刘斐等44人联合发布起义通电,给行将就木的蒋介石统治集团又一记重拳。蒋介石此时恼羞成怒,派遣特务到香港要暗杀贺耀祖。但是此时的国民党情报机关已经是四处漏风,消息很快就被我党掌握。于是周总理立刻指示情报人员,对所有相关人员进行保护。后来得到机会,贺耀祖被安全地护送到华北解放区。当他来到北京之后,受到了毛泽东主席、周总理的亲切接见。经过了二十多年的颠沛,有共同理想的人终于欢聚一堂。

解放后,贺耀祖先后出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兼交通部长、中南行政委员会参事室主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而且还被选为第二、三、四届民革中央常委。1961年7月,贺耀祖结束了自己追寻光明的一生,被安葬于八宝山革命公墓。

上一篇:宋徽宗失势记:三个月沧海变桑田,亲信被撤大权旁落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