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重庆一女特务自首,真实身份曝光引轰动:她是个男人

1950年的一天,一个身材玲珑、长发翩翩、婀娜玉曼的女子出现在重庆军官会门口,因她长相貌美,且穿着红色衣服,很快引起了警卫的注意。

这个女子在门口徘徊了很久,似乎有什么心事,过了很久后她终于鼓起勇气走了上来。警卫员问:“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吗?来这里有何要事?”

女子听了后一愣,犹豫了一回后,她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你好长官,我叫王琼,我是来自首的……”

话还没说完,警卫员一听“自首”两字,顿时紧张起来,将其带到了军官会,并由工作人员专门审问。

面对工作人员的严肃表情,女子不紧不慢的说着:“我是一个国军特务,解放前一直在北大、清华大学工作,隐藏身份获取情报,并监视那些特殊人士。1949年后,我又被上级派到了重庆,继续从事间谍活动。

伴随着重庆解放后,我和上级首长毛人凤失去联系,因长时间没有联系上,不知道下一步行动是什么,这让我内心比较恐慌。听报纸上说,自首可以宽大处理,我认为我应该接受人民的审判,因此我今天就来自首了!”

工作人员听了后点点头,说:“不错,你这个思想觉悟很透彻,只要能回归人民的怀抱,那我们都会敞开心胸。”

然而,还没等工作人员刚缓过神来,这个女子又说出了让人惊讶的话:“长官,那个,那,其实我不是女人,我是一个男人!”

工作人员听了后大吃一惊,眼前这个身材好、声音清秀的女人,怎么会是一个男人呢?

这个女特务到底是谁?她有什么真实意图吗?我们一起来看看。

说起女特务,大家印象里那些特务风情万种、冰雪高冷,例如1958年上映的《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女特工钮美波就十分性感,身材也吸引了不少人,正是凭着靓丽的身姿迷倒了不少男人,并获取情报。

难道上述那个女子,真的是男特务,为了完成特殊的情报任务而男扮女装吗?

1949年,随着渡江战役的结束,解放军一马平川,占领了南京,又很快解放上海。而国民党军队在我军的钢铁洪流中节节败退,等新中国成立时,解放军开始了解放大西南的进程。

10月15日,老蒋带着国民政府再次迁往重庆,企图依靠着大西南的天然屏障,进行最后的抵抗和破坏,并对集中营的革命进步人士进行了屠杀。

早在9月6日时,老蒋就将爱国名将杨虎城一行人押到了重庆,并当晚被特务秘密杀害。

自从“四一二”政变后,老蒋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就一直有着仇视和敌意,宁可错杀不能放过一人,想要对革命者斩草除根。

10月28日,在老蒋的过问下,重庆北区工委委员王朴、游击队队长楼阅强、川康特委委员华健等十名共产党员,再次被押到刑场枪决。

11月14日,被关押在渣滓洞的内的万县县委李青林、下川东工委委员江竹筠等二十九人又一次被国民党特务枪决。

在老蒋的指示下,11月14日,毛人凤专门飞往重庆,并联合二处处长徐远举等人召开会议,决定对渣滓洞、白公馆内关押的所有共党和革命人士进行大屠杀。

26日,被屠杀的名单被毛人凤交给老蒋过目,老蒋看了后,要求徐远举于11月27日当天进行屠杀,这就是“11·27大屠杀”的由来。

此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中,有近两百名共产党员、进步人士遭到国军特务血洗杀害,仅有少数人侥幸逃生。

据研究,从1949年9月6日到11月29日,国民党反动派残忍杀害了三百二十一名死难者,其中一百六十一名党员。

然而,老蒋并不满足,他又指示对重庆重要设施的破坏,不给我党留任何东西。

起初,老蒋还对“重庆保卫战”有幻想,11月中旬飞往重庆,并下令建造防御工事,并调集胡宗南的王牌军,企图在重庆和解放军一决高下。

然而,他来的半个月里,驻守川东的宋希濂部基本被歼灭,宋本人怕受到处分,狼狈逃跑。而守护川南的罗广文部也不堪一击,解放军运兵神速,朝着重庆围攻。

老蒋只能选择放弃抗日8年都没丢下的陪都重庆,让官兵全部撤离成都待命,他又幻想着“川西保卫战”,此时手里只有胡宗南这一张王牌,他企图让其和解放军周旋,等到“三战”爆发进行反攻。

但随着陈锡联的第3兵团到达江津、木洞镇等地,老蒋开始慌张起来,11月30日凌晨3点,他乘坐专机离开重庆。这天上午,解放军渡江,没几个小时就占领重庆。

老蒋请来的美国“爆破专家”还没进行破坏,重庆就已被解放。不过在离开重庆前,老将还留了一手,那就是在重庆留下了近万名特务。

当时整个重庆也才一百四十八万人,却有万名特务,他们潜伏在暗处,给重庆造成了不少破坏,重庆市长、川东军区司令陈锡联刚来到重庆不久就遭遇黑枪。

也正是这一枪,让陈锡联意识到不把特务清除,那对新中国始终是个隐患,随即,他派出人员进行搜查,见到可疑之人一个不放过,仅1950年1月18日就抓捕了一千三百名潜伏的特务。

接连多月的搜捕,抓捕了不少特务,而随后的“镇反运动”,再次让那些暗中的特务惶恐不安,很多人内心崩溃选择自首。

而那个穿着紧身红色衣服、留着长发、身材曼妙的女人,就在这一背景下选择自首,然而据此人讲述,他是一个男人,名叫“王琼”,家住北平,从小就十分柔弱,至于为何当特务,还要说起十二岁那年。

当时他放学回家时,因贪玩滞留在大街上,直到天快黑时才选择回家。然而,在回家的路上碰上一辆吉普车。

没多久,车子停了下来,一个男子从车子上下来,问他要不要去车里玩一会。

王琼自知此人不怀好意,并没有理会,然而这个男子却直接将他抓住打晕,等他醒来后才知自己被日本特务机关抓住。

这些人将他带到国外训练,并给他注射奇怪的药物,从而让他的第二特征出现了变化,声音越来越女性化,还出现了女性的第二生理特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女人。

这之后,王琼被关在一个地下室接受系统的训练,几年下来他学会了刺杀、枪击、密电、易容等。等他十六岁时,日本特务将他送到了中国。

为了让其适应“女人”这个身份,他被安排当女服务员,并和男人一起睡觉,时间长了,他也就适应了自己的女性角色。

1948年10月,王琼被安排在北平,并装扮成女大学生潜伏在北大、清华等学校,其代号为“109”,他的任务是监听学生的思想动态。

然而,1949年1月22日,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宣布北平和平解放,并将手里的二十多万军队改编为解放军。

随着北平解放后,王琼又接到了任务,让他去往重庆继续工作。王琼只能奉命行事,到了重庆后,他被安排歌舞厅当一个“舞女”,要求其趁机和高官保持密切关系,以获取情报。

就这样,王琼凭着火辣的身材,很快就吸引了不少高官的喜爱,他也为此获得了不少情报。不过安稳的日子还没过去多久,重庆解放后,他和上级失去了联系,这让他开始着急起来。

原来,王琼之所以有着女人的模样,其实还因定期注射雌性激素,一旦不再注射激素的话,那他的男人特征就会显现出来,到时候自己的身份就会被人怀疑。

因此,他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和上级街头,从而拿到药物。

等重庆稳定后,上级又和他建立了联系,王琼也终于拿到药剂,上级让他继续以“舞女”的身份现身,以打探情报工作。

此时整个重庆一万名军警日夜行动,对那些不稳定分子进行抓捕,王琼自知此时再抛头露面十分危险,但如果没有药剂,他的身份只会暴露更快,只能听从上级安排。

1950年1月,“扬子江”歌舞厅来了一批军警,对所有人说:“全部不能动,我们奉重庆军管会命令,对各位身份进行调查,所有人都要接受审查,任何人不能私自离开大门。”

此时王琼正在台前跳舞,听到这一消息大为惊讶,尽管上级给他伪装了一套证件,但终究是伪装的,很容易露出马脚,一旦深究自己的身份可能就会暴露。

看着军警对众人身份进行核实,并询问近期的动向,王琼很是焦急,他环顾四周,脑海中想着如何脱身,随即他将目光看向了歌舞厅的火盆。

此时才一月,天气十分寒冷,因此歌舞厅利用火盆烤火的形式给室内增温。而王琼的包里有一罐乙烷,这是一种易爆性的气体,一旦碰到明火就会爆炸。

王琼假装烟瘾犯了,装作弱不经心的样子,将包里的香烟拿出来,但同时他又将乙烷一同拿在手里。抽着烟的同时,他又假装上厕所,在这一期间将乙烷放在烤盆中。

等他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没多久,火盆直接爆炸,这一声巨响,让舞厅里等待检查的客人和工作人员吓得不轻,大家以为特务要将舞厅炸掉,连忙朝着大门口跑去,而王琼也顺着人流侥幸逃出。

但这之后,王琼就再也没有和上级取得联系,上级也没有送来药剂,两个月后,因没有注射药剂,王琼的喉结越来越明显,胡子也长了出来,声音变得粗犷。

如果被周围百姓知道,必然会进行举报,一旦被人举报,那处罚力度明显更大一些。王琼抱着最后的希望给上级发电报,然而这封电报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抛弃了,而窗外喇叭里每天都在喊着让特务自首,可以宽大处理。

其实早在1949年11月15日时,政府就制定了《重庆市治安肃特工作计划草案》,内容是:

“我党本着宽大政策,不仅对普通敌伪人员谅解,也争取对敌警、宪、特人员的教育,那些顽固分子必然会受到人民的制裁,妄图长期搞破坏的人也会绳之以法。

对接管敌党、宪、特等机构,要依照军官会的接管方式进行调查并接收,欢迎敌人投奔我党,自首者宽大谅解。接下来我军警会发动群众收集材料,掌握敌情,将目标敌人抓捕,逮捕后必然加大处罚。”

12月16日,这则公告正式发布,然而到1950年“1.18大逮捕”前,自首的特务并不多,才一百五十五人自首。

为了肃清敌特分子,1950年1月17日晚到18日下午一点,重庆军警进行了首次大逮捕,抓捕了了一千三百一十五人,其中包括八百二十名特务,之后又陆续抓捕了一批外逃又潜回的特务,1950年4月时已抓捕一千五百一十一名敌特分子。

“1.18大逮捕”后,很多特务被震慑到,在我党“宽大处理的自首政策”下,到了4月26日时已有一千五百二十一人自首。

不过这么多人自首的消息,并没有感染到王琼,他认为这是共产党在放“烟雾弹”,等敌特自首后就会变脸,到时候还是处以死刑,因此王琼开始时一直犹豫不已。

一天,王琼外出购买报纸时,被一个消息吸引住,上面写着:“重庆军管会释放了一批特务,这些人奉命在重庆潜伏,但没有迫害人民,也没有干其他坏事,且主动向公安局自首,因此军管会通过审议后,决定将其无罪释放。”

看到这个消息后,王琼内心很是高兴,此前的担心、焦虑、惶恐之心顿时消失,当即他就拿着报纸,来到军管会门口,说明了自己的“自首”之意。

工作人员对他的自首也十分欣慰,得知他因药剂而变成女性后,对他又十分同情。王琼表示,自己已习惯了女性身份,希望上级能为自己提供药剂,以保持自己的女性特征。

看守军警将他的诉求向上级申请,西南军政委员会知道他的情况后,也同情他的遭遇,同意他的请求。

王琼很是感激,没想到共产党这么好说话,他也对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感到羞愧,不过他并非主动当特务的,十二岁时就被人控制,一步步走到今天,他一直身不由己。

1951年的“西南公安展览”中,王琼将自己的不平遭遇向广大群众倾诉,激发了重庆百姓对特务的厌恶,大家也同情他的遭遇,对他“男身女相”也表示可以理解。

而王琼“女”特务“现身说法”的事情当时在重庆可谓轰动一时,几代重庆人的记忆中都有“王琼”的传说。

作家杨耀健当时是一个少先队员,他回忆道:“当时我是跟着学校去参观的,记得他说他是北平人,12岁时被外国特务机关绑架,并给其注射药物,让其身体特征变成女性……”

雷秉媛女士也回忆道:“当时我在江北城十六中读书,那一天老师带着我们坐船过河来到文化宫里看‘反特展览’,那个王琼个头有一米七,他站在台子上,身材很好,也非常漂亮,当时听说他是男人,同学们都不相信。不过因现场的人太多,他说什么我没听清。”

原重庆电力局胡明富回忆道:“当年我是一个青年工人,也参观了‘反特展览’活动,时至今日我还能想起王琼的美。”

“‘她’个头很是高大,穿着红色的紧身衣服,也有着长长的秀发,且胸部比较饱满,有着红润的脸蛋,眉毛之间更显水灵灵的丹凤眼,手指修长白嫩,还有着红色的指甲盖,看上去很是妖艳。尽管文字上写着他是男人,但我还是不相信。

他介绍说他的遭遇是某特务机关的所作所为,男扮女装刺探情报,现场不少人感到同情。1954年8月,我的老婆生下了闺女,一家人都非常高兴,等到取名字时,家人想了好久,我想到了‘王琼’这件事,将女儿取名为‘胡琼’,之后就一直喊着小琼小琼,在我看来琼是美好的含义!”

然而,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多年后,一个重庆人来到云南办事,得知“重庆展览”前,名为“王琼”的特务在云南文庙也曾进行“反特展览”。

同时,王琼在云南“展览”时所叙述的人生经历,和重庆的说法完全不同。在云南时,他说自己二十多岁时因长得比较清秀,且身材很是苗条,被国军特务看中,对其进行了训练,让其男扮女装,成为了一个特务,并在云南自首。

为何在两次“反特展览”中的经历不同?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实人生经历?

当时那个重庆人就将此事发表到报纸上,引来了热议和讨论。原重庆《公安报》编辑孙曙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调查,这才知道王琼先是在云南公安厅审判,然后再移交给西南军政委员会下属公安机构,也就是说王琼确实是先在云南“逮捕”的。

到了重庆后,为何王琼要撒谎呢?

孙曙带着疑问访问了曾在云南公安厅工作的朋友,这个朋友听了后,当即笑了出来,随即告诉他:“这个王琼可不是什么特务,那些经历都是他编造的!三中全会时曾对他的事情进行讨论,其结论是不予‘平反’,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特务,怎么平反呢?”

通过朋友的叙述,孙曙才知道王琼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云南人,尽管他性别上是男性,但从小就有着女性的认知,渴望当一个女孩子。因此长大后,他就购买了雌性激素的药物服用,幻想自己成为女人,且在穿着打扮上也是女性。

后来,他又参加了地方部队,成为了大家所公认的“女兵”,不过1949年12月9日,卢汉领导了云南起义,而王琼所在的部队被整编为解放军中。

为了更好的掌控起义部队,怕有些激进分子搞破坏,起义部队都会进行集体学习,不过在学习期间,因王琼身上的药吃完了,很长时间没有再吃药,想要出去买药也买不成,四周有士兵驻守。

结果没有了激素注射,王琼长出了胡须,和他一同生活的女兵被吓了一跳,纷纷指出他是一个“变态”,就这样,他的身份暴露,被重点审查。

即便是今天,“双性人”在这个社会上也没有太多认同感,更何况那些年思想更为传统,王琼也被当成了“大变态”。

看似王琼“变性”只是生活问题,但在军队中这就是政治问题,一旦审查后果很严重。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 王琼就谎称自己是国军特务,被抓捕后遭到“变性”成了女性,在培训下言行举止如同妙龄女人,且很难被识破,以方便从事特务活动。

然而,这段编造的经历“漏洞百出”,问其编号、部门、上级人员等,王琼直接哑口无言,他只能将真实情况说了出来。

等到“镇反”革命运动爆发后,上级便让王琼当个“托”,树立“反面教材”,让群众对其产生同情,从而对特务更是痛恨。因此就出现了在云南和重庆“反特展览”上口言不一的情况。

“女特务”的事件尽管是假的,但在当时产生了积极影响,让大家知道原来特务并非都是男人,女人也是可以当特务的。

当时社会也掀起了抓“漂亮女特务”的热潮,一旦某地有特务出现,大家都会集体出动抓捕“特务”,老蒋多年来派出的特务都被第一时间发现,仅1962-1965年间就歼灭了四十一股特务。

其实“男扮女装”自古有之,三国时期一个官员“何晏”就喜欢穿妇人之衣。1983年法国外交官布尔西科被抓,其罪名是向中国提供军事情报,他的中国妻子也被抓捕。

不过审讯时布尔西科才得知,自己的妻子时佩璞是一个男人,此时两人已同居二十年。这个荒诞的间谍案件震惊世界,可见“男扮女装”的“女”特务并不奇怪。

上一篇:北宋有一虎将,曾多次保护赵匡胤,被诬陷谋反时赵匡胤只说了2字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交流学习,勿作商业用途。
推荐文章返回首页>>

西斯